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塔之魔女与魔王德尔】(05)逃走的机会和自由【作者:路过的友人A】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路过的友人A
字数:11315

前文:
【塔之魔女与魔王德尔】(01-04)【作者:路过的友人A】

  从楼下传来的音乐声,掩盖住了德尔写字的声音。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到德尔
真正意义上拿来办公处理魔王城上下所有事务的地方。实际上就是一个会议室。
而不是一个单独的小小的房间…

  一张巨大的圆桌,现在是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椅子。就是德尔自己做的那张,
石制的桌面上放着堆积如山的纸张,不知道又是哪个店铺的税收报告和军费使用
的情况。甚至连一些奇怪的审判都需要德尔自己去做。这里就没有什么法官什么
的吗。

  手边放着一杯泡好的,但早就已经冷到不好喝的哈比族上供的咖啡。这张大
桌子应该是开什么重要的会的时候用的。一下子可以围上好几十个重要角色的超
大桌子…

  「别动。」

  唔…如果要问我为什么连那杯咖啡的冰冷都如此了解,还知道德尔在处理什
么东西…那是因为,我现在像是只玩偶一样被德尔锁在怀里。头顶还被德尔的下
巴压着。

  「…你拿我当支撑柱呐?腰已经废到这种程度啦哈?」

  「我的腰好不好。你自己体会。总之不要动,我会被带着跟着你一起晃的。」

  …虽然很想跟德尔对着干。但是我还是不要乱做一些糟糕的事情了…不然到
头来糟糕的就是我了。

  「…既然想我不要动,那你别抱着我啊!」

  「不行。」

  「……烦死了。我渴了,放开我,我要去喝水。」

  德尔的右手还在写字,左手把那杯冷到发冰的咖啡抵到了我的嘴边!

  「喝这个。」

  「我讨厌苦的东西!唔?唔唔!」

  杯子并没有因为我的语言停下…直接把杯口撬开了我的嘴巴…微微倾倒强行
让那些苦的要死拿来提神的黑色液体倒进我的嘴巴里!我最讨厌吃苦的东西了呜!

  —咕…—双手抵住德尔的左手…但是无法阻止…魔力被吸收的我根本没有力
气去阻止…

  我可以扭开头或者是身体去不喝…或者是干脆不咽下去…可是那样…现在是
在外面。如果作为魔王的德尔身上被咖啡弄脏一大片…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姆呕…」

  直接给我…灌了…一大半…太苦了…忍不住的干呕…太难喝了…奇怪的是这
东西怎么还是粘粘的…是放了多少咖啡粉啊…

  拿出手帕在我脸上轻轻擦拭的德尔似乎是对我的服从感到喜悦…挺直了腰把
他的下巴从我的脑袋顶上移开了。

  「这种咖啡喝了之后,慢慢的会回甘。」

  「……不要让我再喝这种东西了。」

  从胃里面蔓延回来的微甜传上了喉咙。刚刚冷掉的咖啡接触到的所有地方都
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唔。的确是回甘了…

  但也改变不了难喝的事实!我宁愿直接喝糖水!

  德尔突然抱住了我的身体…左手一并夹住我的双臂,往下一搂抱住了我的腰
…直接把我捆在了他的腿上。这下好了…除了脖子那都动不了了。

  双腿不敢乱踢…因为是被德尔领出来了,穿着弥补我身高不足的高跟鞋…我
也不知道乱踢会不会踢到什么糟糕的东西…划破了德尔的裤子那我…也估计要不
好受的…

  「放开我。」

                —咚—

  呜!好痛…

  本来想用脑袋去敲德尔的胸口,让他吃痛放开我…但我还是太高估自己了…
更重要的是我似乎撞在了一个扣子上…

  后脑勺被德尔像是摸犬一样轻轻搓了起来…揉着我发痛的位置…

  「很痛吗?」

  「不…你还是快点处理事务吧。别管我。」

  「今天的事务已经处理好了。」

  笔直接被德尔放在笔盒里了…诶?

  「可是还有这么多……」

  「并不是一天要做完的。那些是以后的份,今天还有一场很重要的见面。」

  「…那我可以回去了吧?你跟谁见面关我什么事…」

  脑袋又被德尔的下巴压住,我甚至都没办法抬头去看这家伙的表情。双手还
被压到了身后背着。身体被强行贴紧…德尔有力的心跳一直在震我的身体。希望
他不要做什么蠢事…

  至少在现在这种情况别发情…在那个家伙来之前先整我一顿…把我吃干抹净
再去谈什么事。

  「不。那位来到这里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你。所以你必须出场。」

  「……哈?那是谁啊。」

  因为我?我…我还一时半会真的想不出来会是谁能让魔王德尔专门腾出一段
时间,同时还和我有相当重要关系的某个存在。

  老师?不太可能…她超级忙的。自从几年前她担任起魔女族的大家长后,她
基本没有时间到处乱晃。

  我那个巨乳丰臀的蠢徒弟温蒂妮?更不可能,她只是个学徒。不大可能能让
魔王腾出时间…

  那还能是谁?我记得我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

               —噔噔—

  会议室的大门实在是太厚太大了,用手不大可能敲出透过门板的声音。所以
必须用上面带着的魔法扣环…

  「她来了。」

  「究竟…」

  巨大的门被缓缓的推开,两个机械魔偶之间走出来一个身高相当高挑的女人。
虽然比老师矮…但比我高了不少。

  红色的头发勉勉强强碰到肩膀,头发的末端不像是修剪而是被一刀砍断的粗
糙感也不能掩盖那头发的顺滑感…比老师的蓝色眼瞳要幼稚但更明亮的眼睛…还
有这副浅浅的…有些温暖人心的微笑和气场,无一例外的都在表示这是一个各种
方面都相当优秀的女孩。

  多娜…我想起来了!这孩子是老师另外的一个学徒!是我的…后辈。

  「下午好。魔王德尔。」

  像是男装一样的打扮…没有像我一样被强行套上一套奇怪的晚礼服…但是不
用尊敬的称呼…

  「请坐吧。作为大魔女的使者,您没有任何拘束的必要。」

  在桌子最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张椅子,桌子上的文件一瞬间全部都隐形了

  …明明我也是大魔女的学徒…而且我还出师了,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反而直接被捆起来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

  唔…?

  「在正事之前,我有些其他好奇的事情呢。」

  多娜似乎…成熟了好多啊?语气里干练而不带一丝犹豫的…不不…她本来就
是个超级厉害的女孩子,只是现在稍稍更厉害了…

  我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我自己身上!这个…这个混蛋魔王左手死死地固定着我
的身体,右手…右手从我的礼服侧开叉伸进了我的内裤里!!

  「请说。」

  用手肘去顶德尔的腹部…但是被压的太死而且我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最重要
的是!不能让多娜发现!如果被…如果被发现了的话…

  作为前辈的威严…会全部消失,甚至可能会被当做奇怪的家伙的…但如果我
现在求救……

  不行!那样的话德尔直接就会…发怒的…我不能…在真正的机会到来之前,
我还必须忍一忍…现在多娜来了,只要私下…呃!

  「塔之魔女…是我的前辈,您知道吧?」

  「塔里顿也是我的妻子。」

  「嗯…外面的魔王报也在说你们的婚约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能分发到每个
人手里的通告…是叫做」报纸「是吗?」

  轻轻增加呼吸的频率缓解这份突然增加的刺激感…夹紧双腿…虽然阻止不了
德尔的食指摩擦小穴口的缝隙…如果我再胖一点就好了…呃呃…

  呜!中指也蹭进来了!被…小豆豆被捻住了…啊为什么我会把那个地方的本
能印象叫做…小豆豆啊…一定是德尔一直在我的耳边这么说…一定是…

  「没错,报纸。人类的纸张产能做不到每天生产那么多的纸张,但是我们有
植物族,墨水由海洋族和矿石族提供。所以回收和制作都很简单。」

  「矿石族?」

  「是啊,不仅仅金属,最重要的有些俗称煤炭的矿石人。虽然学者一直很纠
结他们究竟算是植物族还是不死族…毕竟他们是植物尸体转化来的。」

  小豆豆…呜…被揪住往左边拧了…啊…控制不住身体的抽搐…蚂蚁一样的酥
软感在吞噬我的力气…只能扭腰去减轻被拧动的程度,可是被捏住的力气…就像
是捏住了我的脑浆一样…不能思考了…

  不对…不对不对…一般来说不可能…这么敏感的…

  「可是呢,既然他们自己号称是矿石族,我们就这么称呼他们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大多数的煤炭人的伴侣都是矿石族吧…这样也方便,
他们的文化也和矿石族一模一样。文字啊,语法啊…审美也是。」

  「……」

  德尔这个混蛋…在利用我扭腰缓解的动作来回的拧我!不行…动作太大了会
被警觉的…可是太小了会被涌上脑袋的快感冲溃的…已经…已经…已经要去了…
下半身忍不住的抽搐起来了…

  不行…无论怎么样,至少脸…脸要绷紧…而且不能…出声…

  那杯咖啡…绝对是那杯咖啡…里面有什么东西…而且是我没有见识过的…我
没有免疫力的媚药…

  「唔…那么,塔里顿前辈…在这里过的还好吗?」

  不要在这个!这个时候…问我呜呜…德尔这个混蛋的手速加快了…而且中指
伸进小穴里面去了…变成拇指和食指在…揪我外面最敏感的小豆豆…失禁感…不
好…要去了…

  「!!!」

  嘴巴突然被德尔吻住…脑袋残留的意识和失禁感达到最高而控制不住的呻吟
全部都被德尔用嘴巴吸走了…啊…

  「……」

  下面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德尔的手指形状…脑袋里只剩下那根手指的形状了

  —啵…—舌头…被缠住拉出来了一瞬间…

  「你们真是恩爱呢。那么厉害的接吻我只在介绍植物族的书上见过呢!」

  「哦?」

  「爱娜温族的长泾花族,在结婚时就会把半米长的舌头伸进对方的肚子里。
是一种宣示所有权的行为。」

  多娜…多娜啊多娜…你看的是什么书啊…而且会想到那个地方去?…明明这
么糟糕…居然还没有察觉?不过也好…这样我的脸红和表情可以微微放松一点…

  下面已经湿到我自己都不想去感受的程度…呜呃…可恶…没有力气了…腿夹
不紧了…德尔的手全部都塞进了我的内裤里,微微低头就能看见我的胯下鼓了一
个大包,就像是德尔硬起来时撑起来裤子的模样…

  不行不行!越看想的越多!呜啊啊!两根手指…进来了!!

  「不过这样…看前辈并不抗拒的样子,你们也是很恩爱吧。祝福你们哦~」

  不是不抗拒…是我…根本没有能力…不行…必须忍下去…不然…

  被德尔的手指勾住的里面…这家伙是故意的!在故意的把我小穴里面的液体
往外拉…发出只有我能微微听见的淫靡声音…

  他在…逼我脸红…

  —啾…啾…—声音…从我那里发出来的声音…不要…要是被后辈听见了…

  「…塔前辈,感冒了吗?」

  「!!!」

  被发现了!绝对被发现了!要…要被当做奇怪的家伙了!

  「嗯?」

  「塔前辈的身体好虚弱啊。一点魔力都感觉不到,而且脸和体温都不对劲,
似乎一直还在吸鼻子。」

  虚弱是因为身上带了很多被强行吸走魔力的道具…脸和体温全都是德尔害的
…吸鼻子的声音实际上小穴里淫液被德尔的手搅动时发出的咕啾声…

  啊…认为我是感冒了吗…啊…也好也好…

  「咳咳…唔。」

  赶紧咳嗽两声…

  多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走过来了?!

  「我这就给您治疗。」

  「不…不用了!」

  张嘴说话都能感觉到嘴巴里全是因为失神而没有咽下去的口水…不行,绝对
不能让多娜靠过来,下面已经湿透了…不可能藏起来的…

  德尔这家伙居然不说话?真的…真的就打算…让我在魔女一族里名声死亡吗?

  「我对疾病和伤势的造诣很好的哦。」

  「我我…我…」

  德尔……德尔这个混蛋!不行…指望不了他了…想个办法…配合一下之前说
的话…

  恩爱…好啊…那就假装恩爱吧…

  「不要治我啦…多娜…」

  「唔…为什么?生病不难受吗?」

  「我生病了,德尔陪我的时间才会更多嘛…对吧?反正只是个小感冒…」

  「哦…哦~好吧。」

  远离的脚步声响起…多娜回头了…太好了太好了…呼…太好了。

  坐回椅子上的多娜用相当有趣的眼神看着我…呜…

  「不过我很不建议你们进行亲吻哦。魔女一族感染的疾病,在其他种族可能
会是死神一样的瘟疫。」

  「……嗯,我会注意的。魔女一族的疾病还没有过什么记载。」

  「因为魔女一族还是太少了嘛…」

  唔!突然被勒住了胸腔…

  「咳咳!!」

  德尔这家伙干什么…?虽然没有用力,但是吓到了我…还让我咳了出来…

  「请恕我失陪一下。我带塔去休息一下。」

  「唔…」

  「明日再谈可以吗?恐怕我会浪费掉一些时间,在您之后还有很多要商讨的
事情。那些都更加重要。非常非常抱歉…」

  「好吧。没关系。」

  ……啊嘞?

  「作为补偿,您可以在这里做任何事。只要不违法,都是免费的。我会吩咐
为您准备房间。」

  「…谢谢。」

  「再见。」

  「再见~塔里顿前辈,早点好起来呦。」

  多娜很平静的离开了…临走时还对我加了个油…呜呜…不要走哇…

  身体直接被德尔抱了起来,一个简易的魔法阵在他的脚下出现…一阵炫光之
后,就回到了卧房之中…

  —嘭…—直接被扔到了软软的大床上…被魔偶打扫好的床铺一下子就多了好
多褶皱,鞋子也被震掉到了地上。德尔一把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扔到了地上…怎么
做到一瞬间全脱掉的?时间魔法?!

  「挺聪明的。」

  还没等我缓过劲来…还没等我坐起来…德尔就一大只的压在了我的身上…两
只手压在我的耳朵旁边…其中一只手还粘着我的体液…散发着我自己的味道…

  「生病了…我陪你的时间就更多。没错,的确是这样。」

  「……」

  接下来肯定是要被狠狠侵犯了…这家伙一兴奋眼睛里就会多出一种混沌的颜
色…看这个兴奋程度…我做了什么?居然兴奋到…

  从以往被侵犯的经验来说…可恶,我居然都有经验了…

  我大概这次…要被侵犯到吐出来…究竟为什么啊!为什么这么兴奋啊!?

  「你…德尔…你轻一点…」

  「今天我很开心。我喜欢这样,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我…我不玩…」

  让我带上胸衣然后戳乳头游戏?还是一开始就不停下的强奸游戏?或者是搂
住我的脖子强行让我意识模糊在昏沉中无限失禁?

  不要…不要不要…

  「我们来比谁高潮的次数多怎么样?」

  「……!?哈!?谁…谁会和你玩这种鬼游戏哇?」

  双手推上德尔的肩膀…但立刻被反抓住手腕压在了床上…

  「呃!」

  「这对于女孩子来说不太公平,因为男性的快感会一次性释放而且有冷却,
女孩子的会一直积攒,同时释放的时候只会减轻一点。」

  「我不要和你玩…」

  「当然是有条件的。你拥有半个小时,我有五分钟,如果你赢了,我答应你
一个愿望。」

  「…愿望?」

  德尔的眼睛里除了那份混沌…似乎还有一份清楚到可怕的意识,总觉得里面
有什么我一直以来想要看到的…

  忏悔?爱惜?还有…什么?赎罪?重来?看不懂了…

  「什么愿望都可以。」

  什么愿望都可以…诶。那不就意味着我可以走了?!

  「你说的啊!这是你说的啊!」

  「不过如果塔输了的话……」

  哼!不可能输的!半个小时是我的回合,五分钟的进攻…再怎么说应该都坚
持得了吧?以前感觉一直都很漫长…每次都至少坚持了十几分钟吧?!

  「塔就必须给我生十个孩子。生完之前不允许离开我。」

  「行!我答应你!我先说我的愿望,如果我赢了…你必须放我走!而且不准
再…再来刁难我,再见面你必须对我用敬语…」

  不能太过分,万事要留一线…尤其是对方是个魔王的情况下。

  德尔指着墙上的钟表…另一只手脱掉了我和他身上所有的衣服…只剩下我不
太好脱的长筒袜…

  「来吧。半个小时。」

  直接就躺在床上的德尔以完全信任和一副打趣的表情看着我…那根肉质棍棒
直直的指着天花板…可以和小婴儿的手臂比比大小的东西就这么有精神的杵着。
上面的血管…一跳一跳的带着桃子形状的肿胀头部一起微颤…

  「……」

  「发呆也算时间哦。」

  呃…一下子被这个大东西吓住了…果然不论见几次都会觉得可怕…不说说实
话,我真的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给雄性处理…什么的…

  脑袋里突然出现了农场里给动物配种的农夫先生。啊…用手去撸动吗?

  —…—一只手都握不拢的粗细…微微颤抖的力气我居然都控制不住,像是一
头微型野兽一样的肉质棍棒…双手都抓住才能勉强让它不再晃动。是我的手的大
小和力气都太小了吗…这玩意怎么那么恐怖?

  坚硬…炽热…形状…咕。就是这个东西…

  撸它!使劲撸它!

  「……嗯…」

  左手不断的从根部直接撸到颈部…卡在那种肿胀头部下面时再顺回去,右手
握住那个大大的肉头,用拇指不断的刺激那个会射出让我耻辱的液体的小口…

  听着德尔微微加重的喘息,我居然突然有种…喜悦的虐待感…还有这份尊严
感…啊,好久没有过了。是啊…

  我可是…塔之魔女,旅者的噩梦,游行者最畏惧的东西。被我掌握在手中玩
弄,吃在嘴里骨头扔到火堆里的生命数不胜数…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脸上控制不住这份吞噬欲望的喜悦…

  「舒服吧~舒服吧~射吧…射吧~射出来很舒服的哦。」

  「……」

  本能告诉我施虐的最佳办法…

  拇指的指甲微微扣紧那射精的小口,偶尔腾出一只手摸上德尔的身体…轻轻
拂过或者是掐住那属于男性的乳头…这种东西长在男人身上究竟有什么用嘛!就
是个敏感点…对吧?

  轻轻在德尔耳边说话,不过我的身高还是不够…没办法凑的太近…

  「要射了吧…?越来越大哦。跳动也越来越厉害了哦…想出来了吧。」

  「……」

  「真是根过分的小○○呢~不需要忍耐哦,拿出那种在我肚子里的势头…直
接啾的一下…射上天花板吧?~」

  用力的去虐待…果然是会上瘾的啊…明明我就是个虐待的行家,为什么会忘
记这种感觉呢…

  「小○○还在挣扎嘛~?不需要哦~姐姐我会…」

  「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哦。」

  「……?」

  突然说话的德尔语气里带着轻微的喘息,但是…意外轻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不对…绝对是在逞强!加大…加大力度,加快速度!

  「嗯…虽然塔这么色,我没有想到。但是这种程度的刺激,比起你的小穴来
说弱了太多哦。」

  「……哈啊?」

  「在用过了你的小穴之后,其他什么都已经不行了哦。这种你觉得很强烈的
刺激…」

  德尔突然把手放到了后脑勺,轻松的像是在沙滩上晒太阳一样的模样…?

  「对其他男人来说或许很强吧。但对于你的男人我来说…真的比不上你的小
穴。」

  「……不…不可能!」

  「那就继续吧,这样一次都不会射的哦。」

  一次都不会?不可能…可是…德尔那个东西的反应又让我不得不信,因为一
点忍耐汁都没有出来。撸动变得顺滑只是因为我的手汗而已…我的手臂已经有一
点点微微的…呃,施虐欲望被打断了,疲劳感涌上来了…

  手好酸啊…连续十分钟…呃…

  「……」

  「哼…那我就满怀慈悲的…赏赐一下你这个糟糕的小○○吧…」

  如果真的是德尔那么说的话…那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让这家伙的那根东西…进到我的身体里来…

  「感激我吧!」

  跨坐在德尔的身上,那根东西挺立的力度根本不需要我去扶…微微对准…哼

  —咕…—粗大的头部慢慢的进来了…唔啊,腰部的力道控制不住…麻酥的感
觉冲上了身体…不妙…在被撑开的被征服感…明明我才是在上面那个…

  —噜…—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越是下去…要控制身体的力气越大,可是能
让我…控制的力气…越来越少…不好…好麻…好酸…控制不住了!呜!

                —啾—

  「呜!!」

  不知道该用什么感觉形容的冲击力和快感从脚底冲上了脑门…最后炸在了小
穴里…

  控制不住身体直接被重力拉到了最底下…直接被顶死住了子宫口…啊…那根
东西…在微微跳动瘙痒我…身体居然…动不了了…

  动不了…呼吸…必须…呼吸…一下子太深了…

  德尔这样躺着虽然是一副…满是破绽的模样…原来是为了这个…

  呜…动不了…还是动不了…被死死地撑满了…那根东西要从喉咙里出来的错
觉把我最后一点力气用来触发抬头的本能了…

  好丢脸…看着天花板…然后跪在德尔的胯上,那根东西像是木桩一样把我撑
着…

  「呼……呼……呼啊……啊……」

  「还有,十分钟哦。」

  「!……呃!」

  …我居然…花了十分钟才缓过来吗?真的不是那个时钟…有问题吗?!

  「你给我等着…德尔…呜呃。」

  双手撑在德尔的腹肌上,跪坐利用全身的力量…去用自己的身体上下刺激那
根可怕的东西…呜…刺激还是太强了…

  —啪…啪…—「呼…呃嗯…啊啊…」

  根本快不了…但是的确能够感觉到德尔那个东西在愉悦的抽抖动着…以及一
份想要把我摁住狠狠侵犯一顿的欲望…

  有用…绝对有用…

  —啪…啾—我肯定不能在我的回合里去了…这场比赛肯定是计算的总回合,
不是单独回合里的表现…可是这样的话,我不可能…让这家伙射出来…

  只有五分钟了…豁出去了!大不了就让德尔这家伙一口气射到脱力!

  —咕啾咕啾…—「嗯…嗯?豁出去了吗?塔。」

  「闭嘴嗯…射出来吧你…混蛋…啊啊…」

  加速的后果就是快感开始堆积了…子宫口不断的被顶撞…可是这样才能刺激
那个肿胀的头部…

  不好…子宫里面…在发热?我这就…没有动几下就…就要去了?!啊…对啊,
那个咖啡里的…

  「呜…呜…呜…」

  咬住嘴唇…用痛觉盖住快感…强行坚持着身体的挺动…快了…快了…那根东
西已经开始跳动变大了…

  身为雌性的本能告诉我,那个东西就要射出来了!加速…加速!

  「干的…不错嘛。」

  「笨蛋…烦死了…闭嘴…然后…啊射出来…」

  要来了要来了!那个东西变大了!开始抽动了!

  —啵!—立马把这东西从肚子里抽出去!我可不想再被射在肚子里了!既然
是我的回合,我绝对…

  「嗯…射出来射出来…射吧射吧?」

  双手立刻抓紧…上下来回的快速撸动…上面还带着我体内的液体…但也已经
管不了那么多了…用嘴!

  「咕…」

  吸住这个肿胀的头部…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下…可是…

  可是…德尔那种射精的冲动却慢慢的…消失了?!不可能…

  「说过了吧。只有塔…塔你自己的身体…里面能有足够的刺激哦。呼…真是
…嗯…尽力了啊。塔。」

  「………」

  没有…射出来…

  失败了…还白白让我自己的身体积攒了那么多快感…一定还有时间!究竟是
再努力一次还是休息下准备防御…必须要呃…

  「那么…接下来,是我的回合了呢。」

  双手被德尔抓住,巨大的力量压了过来…隔着长筒袜传来的巨大力量压制住
了我全身…

  钟表上…是已经过去了三十五分钟了…我…超时了…啊…

  「德尔…没有…没有中场休息的…嘛?」

  双腿…被德尔用大腿分开勾住…双手…被德尔一只手按在我的头顶上…德尔
另一只手摸在我的大腿上…在享受我被薄薄袜子隔住的腿…

  「没有。但我打算改一下规则。」

  「…诶……?」

  「我没有高潮呢。而且这临门一脚让我憋的有点不太舒服…呵呵…这样吧。」

  那个肿胀的头部…顶在了我的小穴外面,看德尔的腰绷紧的肌肉群…这一下
不知道要深到什么地方…

  「五分钟。只要你高潮不超过十次,你就赢了。」

  「…哈?」

  「开始了!」

  —咕啾!—「呜嘞………」

  耻骨直接碰在了一起…瞬间爆发的快感直接让失禁感达到最高…

  「一次。」

  「……啊…啊啊…」

  —咕啾咕啾…—不要…不要!还在…还在去啊…感觉才刚刚缓解了一点点就
又开始动了…不要…

  「不要不要…停一下…啊啊!!」

  「两次。」

  直接被顶死在里面…去了的失禁感刚刚缓解一点点…下面又开始被抽动…

  「呃呃呃呃!!」

  「三次。」

  不对不对…德尔…这个混蛋…呜啊啊啊!!

  「……!!」

  「四次。」

  已经…太刺激了…思考不了了要…要什么诶?

               —啪啪—

  「停下!停下来耍赖呜啊!!」

  「五次。」

  这家伙在利用我的身体构造…利用女孩子去了之后快感不会全部消失释放…

  而他在不断的刺激我…让我的快感像是在泄洪口的洪水一样…不断的超过又
微微的释放…他在…他在耍赖…我…去到停不下来…

  —咕啾咕啾…—「!」

  「六次。」

  输定了…不可能赢…这才…刚刚两分钟…

  投降…吧?至少…不用再受三分钟的苦…

  「认…认…认输认输…啊呃!!」

  「七次。嗯…认输了吗?」

  「哦哦…认…认输…」

  「那,赌注还记得吗?」

  什么…什么赌注…

  双手被压住的力道消失了,德尔捏住了我的下巴…亲住了我的嘴巴…吸允我
的舌头…

  「十个孩子。」

  「……」

  诶…什么?没有…听清…已经…去到…什么都…

  「现在就开始生。」

  —咕啾!—突然又被插到了最深处…又…又去了…

  理智的线无数次的崩断之后…德尔的眼睛里…只剩下糟糕到我都不认识的我
自己…

  ……

  …

  密密麻麻的理智线重新接上时…也理不清哪根是哪根,就是一团乱麻的清醒
了过来…因为我挣扎着…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还有机会…就摆在我的面前…

  睁开了如同压了一头牛的眼皮…已经是深夜的时间了…最后是结束于这个姿
势吗?

  双腿分开被迫坐在那个东西上面…身体被搂住,就连脸都不得不贴在那副满
是力量的身上…但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我没有被无形锁链绑住,而且没有被德尔锁在怀里!我…我可以立马离开…
只是…我不能就这么跑掉,不然突然没了重量…德尔会醒的。

  慢慢来…一步一步。

  「……」

  德尔的手还盖在我的屁股上…现在睡得像是只死猪一样。肚子里被大量浊液
撑起来的感觉…真糟糕,但也说明…德尔这家伙绝对是累了。

  呃…力气…用不上来…不过无论怎么样…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必须…离开
这里…在德尔这个家伙睡昏过去时…找到多娜…让她…

  竭尽全力…从德尔的身上翻了下去…

  —嘭…—「!」

  「……」

  压住了德尔的手…但似乎因为我体重太轻了,他好像没有什么痛觉…

  呜,他转过来了…另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身上,诶?没有死死地搂住我…嗯…
找个枕头,然后用我的头发好好蹭一蹭…然后代替我被抱住吧…

  从头上拿了一个枕头下来…抱在我自己的怀里。用我自己的长发去磨蹭…身
体还是太无力了…尤其是肚子里那种糟糕的感觉…是往我肚子里塞了个铅块吗?
可恶…哼。

  「塔…」

  「!?」

  「…今天…我带了…你喜欢吃的东西…回来…」

  一开始的话语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已经麻痹到失去知觉的后腰都突然抖了
一下。

  「……」

  「孩子们…没有被饿着…吧?」

  德尔小声地嘀咕着不存在的事情…是梦话…他在说梦话而已…

  「……」

  「辛苦…你了…塔…」

  手上轻轻用头发摩擦着枕头,让这个东西沾染上我的味道…德尔这家伙究竟
梦到了什么啊。

  「……」

  「以后…?不会了…已经…永远安全了…没有任何能够伤害…属于我…和你
的东西了。」

  竭尽手臂上的力量…把枕头塞进我和德尔之间的缝隙…

  再见了…不,永别了,德尔。等我回到了塔里…直到你放弃之前,我都不会
再给你任何机会了…我放弃所有外面的生活和乐趣…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抓住我的
机会…

  永别了…

  「……」

  「对不起…塔…」

  「…?」

  从德尔的怀里爬了出来,勉勉强强无声的落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居然回头看了一眼德尔…是那句道歉吗?我不知道也不
清楚…

  但是…德尔这家伙抱紧了那个粘着我味道的枕头…还好我已经离开了,不然
真的没有机会了…咦?德尔这家伙…在亲枕头?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

  「……」

  「好…我混蛋…我畜牲…」

  他在…梦到我在打他吗?枕头被抱得更紧了…但也不是那种失控的力气…

  我手上捡拾衣服的东西因为脱力而停下了…必须休息一下…

  「…让我…用一辈子弥补你…好吗…对不起…曾经…我怎么欺负你…我都记
得…」

  「……」

  「打我吧…骂我吧…但我永远都…不会再…那么做了…」

  「……」

  「不解气的话…等孩子长大了之后…就杀了我吧…」

  这家伙…德尔这家伙究竟再说什么…他究竟…梦到了什么?

  难以置信…微光下这家伙的脸上居然带着…相当可悲的卑微表情…作为一方
魔王…露出那样的表情…

  「……」

  「………」

  一瞬间…只有一瞬间,我看到了那个小小的…王子德尔。而不是这个拿我当
闹剧的魔王德尔。

  德尔不再说梦话了…我也穿上了能够遮体的衣服…虽说一条长筒袜已经沾满
了粘液被脱下来扔掉了,内裤也湿透才干了一半。肚子里的液体在站立姿态下一
点点的流出来…但起码被垫在内裤里的布料吸走…

  我可不希望…除了脱力以外的样子被后辈看见啊。

  「…永别了……哼……」

  鞋子都不穿了…走路不能发出声音,还要躲开警卫…多娜的休息室绝对不可
能…太低价,那就肯定在附近…

  走出了卧房大门,漆黑一片的走道里。我这套漆黑的礼服也算是相当隐蔽吧

  捂着微微鼓胀的肚子,扶着墙壁往前挪动…希望,逃走,自由…一切都…会
好起来的…但魔王卧房门口不可能没有警卫的吧…我怎么没有看见呢…

  从走廊黑漆漆的尽头有一个举着蜡烛的女孩子…往这边举起了烛台,似乎在
查看这边!

  「……?」

  啊!是多娜?!是她是她…

  「……多呜…」

  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吗…

  不行…我没办法移动到那么远了…但是…必须让多娜过来…没有魔力…也没
有声音…

  只能……用手敲一敲墙壁了。只希望…德尔…真的睡死了吧。除此之外…我
什么都做不到了…

  —笃笃…—多娜看过来了…太好了…唔…等一下…这里没有窗户,为什么会
有…

                —咚—

  风……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378.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