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食戟之灵《奴之皿》】【作者:桜芷】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桜芷
字数:10112

  装修典雅的宿舍,远月十杰第一席薙切绘里奈的闺房,这么说也不准确,说
是宅邸更合适一些,一把漆黑的圈椅,[ 女王] 高高在上,腿翘二郎,将橘黄色
的长发向一旁一甩,一脸不屑的打量着这登门造访的不速之客,她的妹妹…

  「爱丽丝,说罢,找我什么事…」

  对面的长沙发上侧躺着一个白色短发少女,绘里奈的妹妹,薙切爱丽丝,雪
白的长发,雪白的肌肤,以及那对赤红的双瞳通通遗传自她的母亲…

  「嘻嘻~就是来找姐姐大人打个赌~」

  「能不能不要用那种称呼,让人作呕…」

  微微皱紧的眉头,绘里奈讨厌别人这样阴阳怪气的对自己说话,两人的性格
截然不同,如果说绘里奈是把心思表现在表情之中,那爱丽丝就是把它深藏在面
具之下,这样的差距也导致二人自幼便水火不容…

  「哼~这不黑木场要跟幸平比赛了嘛~我寻思咱们要不要也加入…啊,谢谢
…」

  接过绯沙子递过的热茶,小啜了两口,看到绘里奈一脸疑惑与不解爱丽丝差
点呛到…

  「噗…咳咳咳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没听懂么?」

  「……没有…」

  绘里奈的手指在把玩着鬓角的一缕发丝,她不是没听懂爱丽丝的话,而是对
她说的话感到无聊,似乎是小孩子赌气一样的话语,真的是…

  「我是说啊~由我们亲自担任此次食戟的人体盛呦~」

  「哈?!不是请专业人员来么?我们凑什么热闹???」

  看着绘里奈错愕的表情,爱丽丝往前凑了凑,轻声说到:「你不觉得,这样
很有意思么?」

  「刺激什么的……」

  「赌上我们两个人的[***] ,你觉得怎么样~」

  绘里奈犹豫了半晌,爱丽丝则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她轻启朱唇,说
出了绘里奈无法反驳的条件…

  「……哼…这样的话,陪你玩玩也无妨!」

  「嘻嘻~」

        ——————————————————

  「赌上你第一席的名号,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对决吧!幸平!」

  「哼,乐意奉陪!!」

  远月学园,以料理以及培养料理界人才为目的而闻名世界的学园,虽然入学
条件较为宽松,但是每年的升学结业裁员的裁员率高达90% ,据学校前任总帅薙
切左仙卫门所说,这99% 的人只是为了磨炼那1%的人用的[ 弃子] !

  而就算你比较幸运,又或者料理能力比较出众,成功升学,也不过只是翻过
了一座小山而已…

  [ 远月十杰] ,就是这远月学园中十座高不可攀的高峰,[ 崇尚] 绝对的实
力,当然远月十杰是可以被[ 挑战] 的,这也涉及到这座学院最有特色的比赛方
式,[ 食戟] [ 食戟] ,就是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发起一对一或者多对多的料理
对决,由特定的人担任评委,裁判。题目,也就是料理的主题由评委讨论后给出,
所做的料理不能超出主题的范畴,在这范围之内,做最公平的[ 料理对决] …

  而如今,担任远月十杰第一席的幸平创真接受了与自己是同期生的黒木场凉
的食戟对决,而赌注自然是………

  远月十杰第一的席位!

        ——————————————————

  本次食戟的热度空前,远月学园中最大的比赛观赏席都被占满,[ 远月十杰
第一席] 这个头衔的影响力太大了…

  本次担任裁判的人是远月度假村的总料理长——堂岛银,而本次的题目相较
于前几次食戟来比较为特殊——[ 人体盛] 「经本人批准,这次担任人体盛餐具
的两位同样是本校现任远月十杰的两位,薙切爱丽丝与薙切绘里奈小姐!规则如
下,两人作为本次比赛的主要[ 餐具] ,以及[ 食材] ,由黒木场凉与幸平创真
在其身躯之上创作料理——」

  身材曼妙的少女,又是远月十杰的大人物,绘里奈更是新上任的学院总帅,
她们亲自担任本次食戟的[ 餐具] ,自然热度也不会太低,比赛当天光是想想也
会知道,肯定是座无虚席…

  「在餐具及器具不会对二位造成伤害的情况下创作料理,赌注是幸平创真[
远月十杰第一席] 的名号,另外…」

  少女们似乎认为这样并不尽兴,从而私下讨论且一并通过的一条追加赌注,
那就是少女们身体的归属权…

  「若是一方在料理过程中持续大笑或是最终绝顶,那她将成为忍住的一方的
专用[ 人体盛器具] ,而如果双方都没有忍住,则会成为学校人体盛教学课与食
戟专用的[ 餐具] ,尽情挥洒汗水,努力拼搏吧少年少女们!!」

  比赛现场的舞台之上,两张长条灶台,为了此次比赛特意打造的,一边躺着
一个[ 少女] ,这次幸平要跟爱丽丝[ 搭档] ,他需要在她身上制作料理,而黑
木场则是与绘里奈一队…

  少女们已经被柔软的红色细绳固定,褪去衣物,黑布蒙上了双眼,在没有视
觉的确认下,身体感官的敏感度会放大几倍有余,两人的姿势各不相同,为了带
来更多样化的视觉体验…

  爱丽丝正面向下,双臂举过头顶,手腕与脖颈处的细绳相连,微微染上一抹
粉红的双腋门户大开,双腿并拢向后弯曲,脚踝跟腰间用一根短绳束缚,绷紧,
每个脚趾都用细绳分开,在不伤害皮肤的前提下拉扯至最大张开幅度,雪白的脚
掌上空无一物,这也是比较重要的摆放食材用的地方,爱丽丝几乎是以一个U 字
形被固定…

  「还真是…有点羞耻呢……但是……这次我不可能会输的…」

  同样雪白的背部没有过多的绳结,因为那样会影响[ 菜品的美观] ,丰满的
胸部因为身体向后弓起也微微挺立,仿佛向观众们展示着傲人的身姿…

  看台上人头攒动,为了食戟来的跟为了看少女出丑的人五五开吧,当然最原
始的欲望每个人都会有,更何况两位的身材在这所学院可谓只是首屈一指,口哨
声,欢呼声不绝于耳…

  绘里奈则是一改平日的[ 风格] ,正面向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橘黄色的
长发扎成长马尾枕在脑后,这是黑木场特意让工作人员安排的,同样柔软的双腋
也暴露无遗…

  「咕唔…好……好羞耻!都怪爱丽丝的坏点子…真是为什么非要全裸啊!呜
呜……被看光了啊……」

  绘里奈的脸颊烫的厉害,她整个人几乎呈I 字形固定,这样对于食材来说会
有更多的摆放空间,但是造型相对平庸,同样挺拔的双峰屹立于此,等待着[ 攀
登者] 的到来…

  「这次的食戟由我担任总裁判,由以下几位担任本次食戟的评委………」

  堂岛银在台上对本次比赛的嘉宾进行介绍,黑木场跟幸平则在入场口等待,
两人没有说话,但是火药味非常的浓,似乎一点火星就足以点燃两人之间的[ 战
争] …

  没有交谈,只有观众们的欢呼声,堂岛银下来通知两人之后,随即二人便去
准备室挑选食材了,黑木场这次可谓是有备而来,参加这次食戟之前与久我照纪
切磋过十几场,对准备的特定料理的了解也更加深入,这次的比赛,他势在必得!

  反观幸平这边,悠悠踱步,好似逛超市一般,一点都没有先前那副紧张的模
样,这次他也同样决定尝试一些不同于先前的[ 特殊料理] ……

        ——————————————————

  「…时间定位120 分钟,那么,既然双方都做好了准备——比赛!开始!」

  随着一声哨响,头顶的计时器开始跳动,两人速度很快,却没有一丝慌乱,
幸平拿出一个较大的器皿,香草籽,初榨橄榄油,粗粒海盐与黑胡椒被他悉数丢
入其中,然后挤上半个柠檬的汁液…

  抄起短刀在砧板上快速切动着大把的欧芹,典型的西式烹调肉类的方法,调
配出腌制用的料汁…

  「咿呀~」

  [ 这…这是——] 只见幸平将混合好的料汁一点一点的撒在爱丽丝雪白的脊
背之上,冰凉的料汁与少女的肌肤突然接触,爱丽丝也发出了一声可爱的惊呼…

  幸平双手轻轻推动,让料汁在爱丽丝的胴体之上蔓延,脊背…双臀…大腿…
脚底,以及那挺立的双乳,不一会儿爱丽丝的身体就[ 油光放亮] ,清新的香气
异常扑鼻…

  「呼…没…没想到……你竟然一改之前的风格…做嘻嘻嘻…做这种菜…」

  「呵呵,人总是要变通的嘛…」

  [ 嗯…欧芹……橄榄油…真有你的呢幸平…就是这手法太粗糙啦呀,很痒呀
…] 幸平拿过几枝残留在盆中的百里香,碧绿的画笔在这雪白的画布上创作着它
的作品,不软不硬的尖锐叶片不停刺激着爱丽丝身上的敏感带,加上油脂的润滑

  「嘻嘻嘻嘻…停一下啦…为……为什么嘻嘻嘻…要用这种东西呀嘻嘻嘻嘻…」

  过了一会幸平将百里香攥在手心在爱丽丝的背上用力的推动,按摩着,奇怪
的触感一直刺激着少女的神经…

  「嘻嘻嘻…别…别用力呵呵呵呵…幸平…想不到…嘻嘻嘻嘻你竟然…呼呀~」

  粗粒海盐与身体产生的摩擦带来了些许笑意,爱丽丝惊呼喘息之余还不忘感
叹,不过幸平此刻可谓之是[ 心无旁骛] ,涂抹好料汁之后清洗砧板,准备处理
他挑选的鱼,这时——「哇呀哈哈哈哈!停…停下嘻嘻嘻嘻嘻…快停下!」

  赛场的另一段,绘里奈的笑声不绝于耳,原来是黑木场的双手在她身上不停
游走,这是他从久我照纪那里学来的,中华料理的厨师们往往在宰杀牲畜的时候
会让其放松,这样血液不会在宰杀时堵塞血管导致肉质又柴又硬…

  虽然这次绘里奈不是食用的食材,但是这种方法同样适用,用挠痒与按摩让
她放松,肌肉松弛下来对烹饪的难度也会相应降低…

  「停呀呵呵呵呵呵…不要…不要挠痒嘻嘻嘻嘻嘻…不行啦~」

  「闭嘴娘们!不要乱动!」

  [ 他在干嘛呀!很痒啊这样!嘶…躲…躲不开啊……] 绳子的束缚之下没法
左右躲闪,只得无助的轻微摇晃着身体,双乳也随之晃动,观众们的目光也随着
晃动而移动…

  绘里奈再笑下去兴许她就会输掉与爱丽丝的赌注了,差点跌入痒感深渊的绘
里奈被拉了回来,黑木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抄起一旁的一把斩骨刀,抽出磨刀石打磨了两下,便动身用力劈砍着精心挑
选的猪的小肋排…

  肋排被砍成大小均匀的[ 方正块] ,扔进盆中反复摔打,为了烹调之后肉不
会与骨头发生过量的粘连,为此特意准备的中华料理特用的去腥调料——黄酒,
在此刻登场!

  琥珀色的液体包裹住些许松散的肉排上的每一丝纤维,锋利的短刀与砧板之
间快速摩擦,宛若金银丝线一般的葱姜丝被丢入盆中,这种自己平时不是很熟悉
的食材也是他最近才开始投入料理中使用,黑木场处理食材的方式异常粗暴,可
是他的烹调手法又那样富有美感,真是…[ 好一个自相矛盾] …

  幸平这边正在处理一条上好的金枪鱼,外层那包裹着的透亮[ 银幕] 被揭去,
宛若绯红玉石一般的鱼肉暴露在空气中,新鲜的海鱼没有任何腥味,这只金枪鱼
从活蹦乱跳到现在被分割成一块块鱼肉只用了几个小时时间,鱼肉的清香与海水
的细微咸味挑逗着鼻腔中的细胞…

  「幸…幸平…你帮我弄一下,这些盐粒在往…下滑……好痒…」

  [ 呜…这……这是怎么回事…好热……还有这些东西…一直在往下滑…好痒
呀……] 「稍等,鱼肉优先级最高!」

  一旁的爱丽丝的喘息声愈发粗重,被油脂包裹,越发的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
的体温正在逐渐升高,脸颊有些滚烫,不知是香料的问题还是因为羞耻心……

  说罢幸平便不再理会,他在用心的与食材博弈,只留下爱丽丝一个人在一旁,
时不时娇嗔,时不时闷哼…

  粉嫩带点白皙的金枪鱼大腩正在被幸平温柔的[ 切割] 着,1.5 厘米左右的
厚切片,这段的金枪鱼肉是脂肪含量最丰富的鱼肉,也是最肥美的部位,幸平打
算做最简单的料理,寿司…

  「越是这等高端的食材,越需要最原始的做法体现出它的本味——」

  相较更加红润的赤身与中腹幸平则打算做一道冷吃,也就是刺身,将红润饱
满的鱼肉片切完成,又一块块摆回片去一半肌肉的金枪鱼主体之上,盖上方才褪
去的银色鱼皮,这样能保证鱼的味道在完成接下来几道料理的时候不会消散,而
且这也是个天然冷库,完全可以保证鱼肉的质感…

  黑木场这边已经开始烹饪前菜了,猪排放在一旁腌制,将精心挑选的鳕鱼与
贻贝进行清理,对于自幼生活在北欧港口餐厅的黑木场来说,这样重复过几万遍
的工作已经像是呼吸一样简单清理之余,往手上涂了薄薄的一层他准备的特殊酱
料,开始在绘里奈的小腹及侧腰部分涂抹,揉捏…

  「呀啊哈哈哈哈…这…这是什么呵呵呵呵呵…很痒呀哈哈哈哈哈…停…停下!」

  「别吵!这是提前腌制,你这女人还是改不了那副聒噪的毛病!」

  「我呵呵呵呵…我才没有!」

  [ 又来了!太痒了呀!被…被所有人看到我出丑的样子了……呜…] 涂抹的
差不多之后,将一块薄薄的黄油放在绘里奈的双峰中央偏下处,坚硬的肋骨就是
最平整的餐盘,第二片…第三片……接连放了几片冰凉的黄油之后,便转身准备
烹饪鳕鱼——切成三四厘米见方的小块,配以贻贝用黄油煎制,撒上蒜末与百里
香的叶片,烹炸至蒜香带有细微的焦味之后,就可以[ 装盘] 了…

  将鳕鱼缓缓盛放在绘里奈身体上方才铺有黄油的地方,黄油此刻起到了保护
少女肌肤的作用,防止它们烫伤少女的肌肤…

  「呼啊…这……这香味是…呀?!停…停下…怎么…在干什么呀!」

  「吵什么啊!能不能安静一点!」

  随着黄油微微融化,虽然不会被烫伤,但是保护层已经消失,黑木场的摆放
手法给绘里奈带来了阵阵痒感,时而是侧面,时而是另一侧…

  装盘结束,前菜已经准备好一道了,黑木场转身拿出一个他最近才接触到的
工具——蒸笼…

  细长的绿叶之上放上之前投洗好的上好糯米,传统中华料理中,端午节必不
可少的菜品,粽子。同样是切磋之余学会的,不过黑木场包的粽子比普通的粽子
大出几倍有余一个放上大颗的红枣与清香的莲子,而另一个则是倒上了些许酱油,
两颗鸭蛋黄与一块肥瘦相间的肉块,将两个粽子扔进蒸笼,便着手下一道料理的
制作…

  幸平这边将方才[ 冰冻的] 金枪鱼赤身取了出来,鲜红的肉块在锋利的刀刃
之间化作了条条细丝,切好后抓起一把轻轻放在爱丽丝的肩胛骨上,冰凉的触感
让少女打了个寒颤「嘶~好冰…这是……鱼肉么…」

  「是沙拉,做好准备呦~」

  赤身被切成0.5 厘米见方左右的细条,爱丽丝的背部成为调配它的舞台,鱼
肉,柠檬汁,薄荷碎,最后撒上海盐跟橄榄油,幸平直接用手在爱丽丝的背上[
抓挠] 起来,是为了让鱼肉更好的与之前爱丽丝身上的香料腌制的香味融合,可
是对于身下的少女来说…

  「哇呀呵呵呵呵呵呵…停…停下来…呵呵呵呵呵…又冰又痒呀嘻嘻嘻嘻嘻…」

  「很痒么?再笑你可能会输给绘里奈哦…」

  「呜…」

  [ 咕呜……为什么一在众目睽睽之下笑出声就感觉这么羞耻啊……我应该不
怕才对啊…] 调好了前菜,幸平将处理鱼肉之前蒸上的米饭准备好,倒进盆中放
上寿司醋来[ 腌制] ,待米粒稀松便可以捏至饭团了…

  幸平与爱丽丝更像是正常的对话,而黑木场这边快要跟绘里奈吵起来了,两
人的性格本就同样顽劣,加上黑木场现在是[ 戴上头巾后] ,厨房便是他的战场,
耳畔一直有人乱吵自然是烦躁无比…

  只见黑木场处理起了那只在旁边呆了一段时间的龙虾,手法可谓是[ 残忍] ,
却又有条不紊,放出龙虾排泄物,头身分离,一对巨大的鳌足也被拆分开来,虾
头虾身对半一切二,去掉脏器跟脏东西,用刀背将鳌足的硬壳敲碎…

  虾头入锅,大火煎出香味,微微渗出红色的油脂之后撒入欧芹,用研磨器擦
些许芝士的碎屑,随后将鳌足放入其中翻炒,一股香料混合着海味的香气席卷了
整个赛场,这香味比少女们更加吸引人,人们为之陶醉…

  虾尾切段入锅翻炒,海盐,黄油,些许脱脂牛奶,随后又是一大把欧芹,再
把方才处理好的贻贝也放入锅中,待它们张开漆黑的坚甲后——伴随着火苗跳动,
白葡萄酒沿着锅边烹入,香气瞬间提升几个档次,惊艳四座,甚至传来几声惊呼,
这是传统的法式料理…白葡萄酒焗贻贝反观幸平这边,晶莹透亮的白色米粒在温
热的手掌之间反复揉捏,团弄,他的指尖就似那湖畔蜻蜓一般,在酱油中轻点,
随即为白洁的[ 璞玉] 带来赤黑色的[ 花纹] ,再次轻点,山葵磨成的酱料为这
把玩在股掌之间的玩物填上了最后一抹色彩盖上厚厚的金枪鱼大腩,将丰富的味
道封锁在其中,一个…两个…三个…

  越来越多的寿司被摆在爱丽丝的脊背之上,在中央的凹陷中错落有致的摆放,
好像蜿蜒几千里的银色山脉一般,两人近乎没有语言交谈,爱丽丝也不发出任何
的喊叫,幸平也一改先前那热气方刚的烹饪方式,默默无言的[ 把玩] 着手中的
饭粒,静静观瞧着他的对手……

  「这香味…真有你的黑木场,想不到你对法式料理也这么了解……」

  被蒙住双眼的绘里奈仅仅是通过嗅觉就可以判断正在烹饪的料理,也让人不
得不感叹…

  「呵,你还挺厉害嘛娘们,一会别给老子叫出声!」

  「什…叽呀?!!」

  清凉的涂抹感,绘里奈感觉双峰之间的缝隙中被涂抹着什么,然后是…是胸
部?!

  「不…不要啊~咿呀~怎…不要揉~嗯啊~呵呵呵呵别…这样好痒~」

  泛黄的酱料被涂抹在绘里奈挺拔的双乳之上,不一会就成了两座[ 金黄的山
峰] ,乳沟处的酱料则更像是…白绿色?

  伴随着少女的叫声,观众们的目光又转移了过来,先是下头被摆在下脖颈处,
随后是虾肉,贻贝,最后把锅中的欧芹加上芝士,用余温烹至融化,淋在虾肉之
上,虾紧接着是贻贝,后面站队的是先前烹饪好的鳕鱼,还有小腹上的酱料…

  「你要做什么料理?从味道来看全是海鲜吧?」

  「哼,你就安心做好餐盘吧,不用管这么多——」

  两人这边争论的热火朝天,幸平这边就比较安静,安静到观众们都不会去关
心他在做什么…

  「幸平那家伙…这是…等等?!他…要做咖喱??」

  观众席的人群中传出的微不足道的惊呼,在所有人都被绘里奈的叫声与黑木
场那精湛的烹饪手法吸引过去时,总有那么几双眼睛盯着幸平的一举一动,熟悉
的香料香气勾起了叶山亮的兴趣,先前题材为咖喱的食戟中,幸平从来没有什么
出色的表现,他很想知道这次他究竟会有何作为…

  「你会怎样让我刮目相看呢…幸平…」

  只见幸平[ 久违的] 再次开始施展他的魔法,土豆、胡萝卜、圆葱、处理好
的鸡肉,还有剥好的虾仁,全数粉碎切成何时入口的小块,燃气灶喷吐出蓝色的
火舌,厚厚的黄油下锅,伴随着油脂的香味逐渐显现,姜黄、白胡椒、小茴香、
孜然粒、辣椒粉,悉数入锅,炒出香料的本味后撒入一把花椒,随后是一勺清水
观众们的目光开始左右飘忽不定,因为正式的比赛,现在开始了…

  食材互相融合,香味互相碰撞,现成的咖喱就做成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配
菜,过滤处香料残渣,调中火圆葱下锅,煨至软烂,随后转大火,胡萝卜土豆下
锅炒出香味,分到两个锅子之中,一边放入鸡肉,另一边放入虾仁,大火收干水
分,一个柠檬的柠檬汁被两者吸收…

  随后新鲜的薄荷叶,切碎,撒入咖喱之中,幸平竟然盖好锅盖将它们放入了
冰桶之中,众人疑惑不解之际,赛场的另一边传来了油花爆裂的劈啪声一条条处
理好的整虾被黑木场裹好面衣与面包糠,随后快速丢入锅中,随着丢便随着将先
前入锅的挑出来,高油温,达到瞬间塑型的作用,随后烹炸三十秒左右捞出,虾
仁自己的余温就能把自己焖熟…

  炸好的虾被一条条[ 粘] 在先前抹好酱料的双峰之上,盘旋而下,披上了一
层金黄色的[ 铠甲] 腌制了一个小时的猪肉放入油中快速炸脆定型,起锅烧油,
砂糖加水与醋炒至粘稠,勾芡,随后肉排下锅,翻炒两下加香葱点缀,便可以出
锅…

  粽子也已经蒸熟,放在一旁冷却,将炒好的糖醋肋排放在先前绘里奈小腹上
涂抹酱料的地方…

  「咕呜…啊嘞…这…咳咳…这是什么啊!咳咳咳咳…怎么这么呛!」

  醋被高温烹饪之后产生的酸呛味让绘里奈有些措手不及,被呛的连连咳嗽,
幸平与黑木场两人的料理都已完成大半幸平这边各种各样的寿司错落有致的分布
在爱丽丝这副雪白的餐盘上,金枪鱼沙拉在肩胛骨上摆出了一朵牡丹花一样的形
状,与这雪白的肌肤互相相称…

  幸平将方才剩下的米饭轻舀一勺在寿司的一旁,也就是后侧肋骨处慢慢堆成
一座不高的[ 小山] ,米饭已经冷却,不用担心会烫伤,但是不会丢失它的味道,
幸平这一点还是非常自信的…

  浇上冷却好,可以说是冰镇好的凉咖喱,定好形状之后便着手另一边的塑型,
全数完成之后下一道料理的制作…

  120 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比赛就以结束,更加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
评委品尝…幸平先来…

  「那么,幸平,你这道料理的名字是…」

  「嘿嘿…[ 月下银色的海畔] ,招待不周!」

  随着幸平说出那句口头语,评委们也开始观瞧料理的完成度,爱丽丝呈微U
型固定,整条脊柱的地方一路至尾骨都是错落有致的寿司,肩胛骨两侧摆着两朵
[ 花] ,一个是金枪鱼赤身条做出的菊花,另一侧则是更加粉嫩的金枪鱼中段做
成的牡丹花,寿司的一侧是一座隆起的白色山峰,顶端覆盖着棕黄色的装饰,虾
肉咖喱。还有双臀之上分布着细片的龙虾刺身…

  后腰眼处摆放着几片柠檬,上面铺盖着各种海鲜的刺身,红白相间,加以紫
苏叶点缀,这次的色彩也有着颇多,红润的双脚之上呈着三两团冰激凌球爱丽丝
可谓是昂首挺胸,提臀收腰,少女的姿色完美的展现出来,也是衬托美食最完美
的装饰,她就是那银色的海浪,衬着这五颜六色的,来自海洋的馈赠,身体周遭
被白色的玫瑰花花瓣包裹,层层花浪仿佛也在不停涌动…

  根据指示,先品尝两道前菜沙拉,拿起叉子轻轻卷起一团放入嘴中,赤身爽
脆清香微微带点酸味的口感这么久也没有意思褪却,就好像刚打捞上来的鱼一样
新鲜橄榄油的香气随后占领了口腔,然后是香料,还有一丝少女的体香,评委们
似乎仅仅是一道沙拉就足够满意了,叉子特意钝化的头在少女的肌肤上滑来滑去,
难免会产生痒感,这也是这次食戟最重要的一环,在评委品尝的时候两位少女也
不能笑出来…

  叉子似乎在身上不停游走,丝丝痒痒的,爱丽丝向蠕动一下身体减轻痒感,
可是这样的话她就会输掉…

  「咕呜…嘻嘻…噗呼呼呼呼…」

  努力抿紧双唇,但是通过通红的脸颊众人也知道,爱丽丝的忍耐已经快要到
极限了…

  沙拉享用完毕,随后是背上的寿司,捏起一个放入嘴中,优先于舌尖接触的
是富有少女体香的底部,随后是酱油的豆香,山葵的清新,最后以鱼肉的丰盈饱
满收尾…

  寿司的品尝过程是短暂的,随后是一侧的咖喱,轻轻舀出一勺,与口腔接触
的一刹那衣衫仿佛要爆裂开来一般清凉的柠檬与薄荷带动了整盘菜肴的味道,快
速的冰镇锁住了鸡肉与虾仁那丰盈的汁水,可是咖喱的口感却一点都没有改变,
咸鲜辣一应俱全,先是香料浓厚的冲击,随后是肉汤包裹着米粒的第二波袭击,
最后以清凉的口感结尾,这样新奇的创意难免让人会心一笑最后是双脚,左右两
边,一黑一白,两团冰激凌,左侧的白色团子周围插着白巧克力融化铺平后铲起
的细卷,点缀着些许香草籽,黑白相称而右侧的黑色团子则是用巧克力poki作为
点缀,包裹着巧克力的长棍饼干在四周层层堆叠,上层撒着一层薄薄的柠檬皮碎,
增加香味…

  冰激凌的底部由于跟少女炽热的肌肤接触,已经开始出现轻微的融化,而被
冰凉感刺激后的脚底显得更加的红润,诱人…

  「噗嘻嘻嘻嘻嘻…停…请停下来…」

  无数小勺在自己的脚底抠挖这,爱丽丝连摆动脚趾的权利都被剥夺,细细的
红绳夺走了少女最后一丝自由,而愈演愈烈的痒感也让她愈发无法忍耐…

  「咕呃呵呵呵呵呵…请……请停下嘻嘻嘻嘻嘻…不要…扣脚趾缝呀!咿呀哈
哈哈!」

  见爱丽丝已经笑出了声,几个评委也不近相视一笑,因为他们没有说品尝完
菜品,那就还在比赛期间,而且还有下一个环节,不管哪个环节笑出声了都是对
自己当时下的赌注的催化…

  爱丽丝跟绘里奈正在亲手将自己一步步葬送在深渊之中…

  爱丽丝与幸平的组合在五个评委的品尝过后,给出了47.5的高分,只差2.5
分就是满分,接下来是黑木场与绘里奈…

  绘里奈的造型好似那龙舟一般,平躺于小型木轿之上,双手背在脑后,胸部
高高挺起,锁骨中间是硕大的龙虾头,然后后面紧随其后的是贻贝烩虾肉,然后
金色的虾层层堆叠在涂满酱汁的乳房之上,白芝麻的点缀让金色不再那么单一下
乳中间是黄油煎炸鳕鱼块,黄油润滑过的皮肤也染上了一抹晶亮,紧接着是小腹
处的糖醋酥炸肋排,挂满暗晶红色的料汁的肋排也散发着有人的香气…

  绘里奈那一对傲人的长腿之上,却空无一物,光洁,白皙,随后是脚踝,两
只脚被绿色的粽叶包裹,轻轻扯开莲子的清香夹杂着丝丝薄雾,混合着少女的香
气在整个赛场之中扩散开来,随即是另一侧酱香与咸蛋黄的咸香…

  简单的品尝之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黑木场也是47.5分,也就是说两人
这次是平手,但是…

  「由于这次分数持平,所以我们统一决定,由观众担任最后的评分!一人一
分,请上台品尝随后给你们心仪的作品打分吧!」

  台上的观众仿佛那看到猎物的动物一般,一拥而下,而两位少女的地狱,才
刚刚开始…

  「呀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乱捏呀哈哈哈哈哈!会输掉啊!!」

  「嘎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停下哈啊啊啊啊好痒呀哈哈哈哈哈!」

  观众们更多的不是品尝料理,而且…享用少女们的身体,食材入嘴的很少,
涂抹的酱汁多半成为了润滑用的工具绘里奈与爱丽丝无助的求饶,但是因为绳子
的束缚她们连动都没法动一下,只能…享受着这绝望的痒感……

  「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嘻嘻嘻嘻嘻嘻不能再笑了呀呵呵呵呵呵呵呵
呵…这样会输呀嘻嘻嘻嘻嘻!」

  「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幸平哈哈哈哈哈哈!救我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们的身体成为了众人难得的玩具,身上所有的敏感带都在被不停抓挠,
挑逗这…

  「呀哈哈哈哈哈!胸部不行呀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揉!不要揉呀啊哈哈哈哈
哈哈!」

  「叽咿嘻嘻嘻嘻嘻嘻!脚底…很弱的呀嘻嘻嘻嘻嘻嘻…停下…停下啦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不知过去了多久,待人群散去,少女们身上的绳子只有几根还残存于此,身
上被五颜六色的酱料涂抹的乱七八糟的,双腿之间也早已有了一摊水渍…

  白眼上翻,微微抽搐,两人在这场比赛中双双败北,最后幸平以一分领先,
保住了自己第一席的位置,而两位少女则是…

  她们在学校的学籍被无效话,两人成为了远月学园新开设的人体盛课题与食
戟的专用人体…

  两人被囚禁在学校的器材库,被人当成宠物饲养,只是简单的维持着生命罢
了…

        ——————————————————

  「喂,娘们,笑两声啊!你这样做菜很没劲的啊!」

  「哈……哈哈…哈……」

  双眼无神的少女被束缚成羞耻的姿势,迎接着第无数次的食戟到来,对她们
二人来说,这个世界兴许没有希望可言了…

  对吧,爱丽丝,绘里奈?

  the.end 作者真会玩,这算是秀色吗?

引用:

原帖由 庄碧南子 于 2021-2-15 11:39 发表 【食戟之灵《奴之皿》】【作者:桜芷】
作者真会玩,这算是秀色吗?

高级。好看。近来很多佳作啊,写作手法与情节安排都有了新的突破和很大的进步,看着肉文撸起来比操丑姑娘更有感觉。最近感觉撸起来比操起来更舒服。运动少,不费力,想撸多久就撸多久,可以玩几个小时,比玩小姑娘还给力。感谢大大鞋吹这么好的撸文,码字辛苦,诚意致敬。 作者应该去起点写美食文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546.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