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迷路彷徨:戏火飞蛾】(2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迷路彷徨:戏火飞蛾】(21-22)

作者:云的那边

字数:5619

               二十一、

  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我赶紧跟一只眼打了个招呼,扯谎说女朋友暴躁了,
要我赶紧回去。

  我喝了酒,怕路上有警察查车,也没敢开车,打了台出租车赶紧往我住的地
方赶,一边给张叔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张叔接起电话问我也顾不得寒暄,忙不迭的问:「张叔,你刚才有
没有接到一个补胎的电话?」

  「是啊,是台宝马,你怎么知道?」张叔在电话里里有些奇怪的反问我。

  我紧张起来,赶紧问:「黄茵是不是在车上?」

  「对啊,哎呀醉的,吐得人家车里一塌糊涂的。」

  我总算松了口气。

  从酒吧街回我住的地方也就是十分钟的车程,一转眼我就回到了修车行,我
下了车就见张叔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打烊了,我顺口问:「黄茵呢?」

  张叔一脸的茫然说:「我哪知道?」

  我一拍大腿,知道大事不好,嚷嚷问:「她还在那台车里?」

  张叔有些莫名其妙的点点头说:「我跟她打招呼她也不理我,我也不知道怎
么回事,哪里敢轻易问人家?」

  我焦躁起来,转身去推摩托车,一边问:「那台车往哪边走了?坏了!」

  张叔也紧张起来赶紧问我:「怎么了?」

  「黄茵好像被他们下药迷倒了,有危险!」我嚷嚷着,跳上摩托车就往刚才
的酒吧街方向追。

  张叔在我后面朝我喊了几句什么,我也没听清,担心来不及救黄茵,心急火
燎地在酒吧街转了好几圈,却连那台宝马车的影子都没找到。

  就在我灰心丧气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张叔打过来的。

  「那姑娘找到了!没事,你赶紧回来吧。」张叔胸有成竹的说。

  「啊?在哪儿找到的?」我慌张的问。

  「我刚才就喊你说我知道在哪,你着急忙慌地就跑了,就在科学城环岛旁边
的一家宾馆呀。」张叔慢条斯理的说。

  我也顾不得问细节,赶紧又骑着摩托车回到了修车行。

  到了修车行,一楼的档口已经拉好了卷帘门,我三步并作跑上楼梯,正看到
张叔端着个盆子光着膀子从卫生间里出来。

  「你说说你,一天毛里慌张的,我那么喊你都听不到。」张叔看到我回来,
脸上有不悦地说。

  「她人呢?」我气喘吁吁地问。

  张叔朝黄茵的房间指了指,我见她的房门关着赶紧敲了敲门。

  「敲个屁啊,人没事,就是醉的人事不知,吐了我一身,幸亏我去的及时,
再晚点,就让那个小子给得手了。」张叔盆子里是一团已经洗好拧干的衣服。

  我使劲一推黄茵的房门,已经锁的严实了。

  张叔朝我一瞪眼睛说:「干嘛?人家姑娘家的房间你要进去干嘛?」

  我有些尴尬,挠了挠后脑勺说:「我想看看,她没事就好。」

  张叔把洗好的衣服挂在走廊边上的晾衣绳上,瞥了我一眼说:「没事了,你
不是说她被人下了迷药嘛,我刚本来想送她去医院了,不过她很快就醒了,我给
她弄了点酸梅汤,这会已经不吐了,让她睡吧,别折腾她了。」

  「那个小子呢?」我松了口气问。

  张叔轻蔑的笑了笑说:「一个毛头小子,我踹门进去的时候他正要脱黄茵的
裤子,让我打了几个耳刮子跑掉了。」

  我有些愤愤不平地说:「妈的,应该报警抓了他!」

  张叔瞪了我一眼,厉声说:「神经病,贼不见官,你不懂啊?」

  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吐了下舌头,缩了下头表示自己说错了话。

  我还要追细节,却听到黄茵的房间门响,我扭头看过去,却见黄茵穿这个胸
前脏兮兮的到处都是呕吐物的男式T恤,摇摇晃晃地扶着门框站在门口,蓬头散
发地肿着两只眼睛,脸上全是懵擦擦的样子嘟囔着说:「头痛死了!我要喝水!」

  我赶紧快跑了几部,从我房间里找出一瓶没开盖的纯净水,拧开盖子,递到
她手里,问:「你怎么样?知道刚才怎么了吗?」

  她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倒进嘴里半瓶水,长吐了口气,很虚弱的喘
了半天气,有些有些哀怨的对张叔说:「不是说了不要和别人讲,你这人真不讲
信用!」

  张叔有些委屈的耸耸肩说:「小宁又不是别人,他刚才还出去找了你好半天
呢。」

  她叹了口气,看看我,又看看张叔,转身退回房里,把门关了个严实。

  我正要回我自己的房间,她的房间门又打开了,她换了件干净的衬衫,端了
个盆子,摇摇晃晃地要往卫生间那边走,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赶紧伸手要去接
她手里的盆子,却见张叔已经一手接过盆子,一手搀住她的胳膊说:「你这是要
干啥?赶紧睡觉去,衣服放这里吧,我让小宁帮你洗了。」

  我赶紧也跟了过去,说:「是啊,衣服我帮你洗,你赶紧回房间好好休息吧。」

  黄茵的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晃晃的,明显药劲酒劲还在起作用,虚弱的点点
头,被张叔搀到了自己房间门口,看了看我,笑了笑说:「谢谢你啊刘宁。」

  这声谢谢说的我心里美滋滋,赶紧摇头说:「别客气,别客气。」

  黄茵回到房间立刻关了门,张叔看着她的房门,轻声叹了口气,小声对我说:
「这世道,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危险,今天这要不是有咱爷俩,这丫头让那个小
子给得手了。」

  我也有种冷飕飕的后怕的感觉。

  「你咋知道她在那家宾馆?」我奇怪的额问张叔。

  张叔瞪着眼睛说:「那小子给我打电话说车胎扎了,给我的地址就是那个宾
馆呀,我过去一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扎了哪里,我怀疑是给人放了车胎气吧,
给他充了气就回来了,刚回来你就过来说小黄有危险,我刚要喊你,你可好,没
头苍蝇一样就跑掉了。」

  我笑了笑说:「我今天和朋友去吃饭,偶然听到那个小子和别人商量要给黄
茵下药的事,我就把他的车胎气给放了,咱这的卡片也是我留在那里的。」

  张叔恍然的表情,朝我伸了伸大拇指。

  好像是做成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心里还真的好有成就感的感觉。

  帮黄茵把她满是呕吐物的T恤洗干净,回到自己的房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连刘晓丹给我电话,我听到她的声音都不觉的有什么厌烦的了。

  「小宁哥,今天饭店人多,我刚下班,你妈说让我问问你明天来不来吃饺子。」

  我笑着说:「去呀,不过你让她给我留点芹菜馅的,多加点肉,别那么抠门。」

  刘晓丹在电话里咯咯地笑,小声问:「要不……我今天过去你那里吧。」

  我也笑,很痛快的说:「来呀,你下午来送饺子不是说晚上过来吗?我还以
为你反悔了呢。」

  「才没反悔,店里今天人超多,真的是刚收档,所以先问问你,你要是不需
要,那我就和你老妈回去宿舍咯。」她说话的声音很低,而且感觉她好像心里很
忐忑。

  「来吧,要不我去接你吧。」我的心荡漾着,也顾不上自己刚刚还喝了不少
的酒。

  「不用,我坐公交车,更方便。」她回应的更加干脆。

  她说要来我这里的意思,我想不用说也能明白。

  我只是有点奇怪,我俩刚刚确立的关系,她就这么急于和我有实质进展,好
像她比我还要着急。

  我刚刚在KTV喝了好几瓶啤酒,虽然说不至于醉,不过,这一点点酒精还
真的有些刺激到了我小腹往下的某一根神经,一想到刘晓丹来了之后将要发生的
事,居然下面就开始涨热起来。

               二十二、

  晓丹之前已经给我送过来了一盒饺子,不过我没吃几个,喝了一肚子啤酒,
又跟着黄茵着了好半天的急,这会安定下来,还真的有些饿了,狼吞虎咽的把饭
盒里剩的凉饺子都吃了,拍拍圆鼓鼓的肚皮,突然开始莫名的期待一会就要来到
的美事了呢。

  想到坚守了二十一年的童子之身今天就要破除掉,还真的有些舍不得,这不
是矫情,是真的有些觉得不情愿。

  如果不是给刘晓丹,如果是给了另外一个女孩子是不是会少一些矫情?

  唉,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刘晓丹不是也挺好?

  至少,她现在一心朴实的想和我好,而且,我敢肯定,她九成可能是处女。

  这个不敢乱猜,反正,一会她来了,明早就一切都摆在桌面上了。

  望眼欲穿地等了半个小时,门外才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她敲门声很轻,我其实已经站在门前了,我故意没有马上开门,压低声音问:
「谁啊?」

  门外沉默了一会,一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小声道:「我……」

  「你是谁啊?」我明知故问。

  门外突然再次安静下来,好半天才才小声说:「你不开门我可走了啊。」

  我急忙扭开门锁,在走廊微弱的灯光中,刘晓丹笑呵呵地两只手每只手拎着
一只塑料袋站在门前。

  「说不用接你就不接,难怪人家那个大美女不喜欢你!」刘晓丹撅着嘴小声
说。

  这丫头说话也真戳人心窝子。

  我把她让进房间里,接过她手里的塑料袋看了一眼,一个里面是两罐啤酒和
一些零食。另一只塑料袋里则装了一些牙膏牙刷和毛巾什么的洗漱用品。

  还是人家女生想的周到。

  「还带了啤酒过来?你这是要跟我喝一下呀?」我笑着说。

  她使劲襟着鼻子瞪了我一眼,笑眯眯的说:「今天客人太多了,我就吃了两
个饺子,现在饿死了,而且我今天开心,想要喝点酒,不行呀?」

  「咋了?我妈给你发工资了?」我摸起一罐啤酒,拉起拉环就往嘴巴里灌。

  刘晓丹笑呵呵地看着我,看了一眼我已经收拾干净的床,却拧身坐到了地上
的椅子上,开心的说:「是啊,贺阿姨还多给了我400块说我表现的好,给我
做奖励呢。」

  我满不在乎的说:「又不是头一次发工资,有啥好开心的?你都来了多久了,
少说也有半年了吧?」

  她点点头,也摸起一罐啤酒,打开来像是和白酒一样小口抿了一口,脸上露
出厌恶的表情小声说:「这鬼东西有什么好喝的?一股骚味……」

  我笑着说:「你以前没喝过?不可能吧。」

  「喝当然喝过,不过我就是喝不出酒有什么好喝的,我看老陈没事就喝,还
是喝白酒,白酒就更难喝,辣嗓子。」她放下啤酒罐,撕开一袋薯片,先递到我
面前。

  我捏起两片薯片放到嘴,她看着我吃,笑的很甜。

  聊了些有趣的无趣的话题,她始终也没有把一罐啤酒喝完,最后还是交给我
来把所有的啤酒都清理干净。

  她在地上转了几圈,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我奇怪的问她:「找什么呢?」

  她看了看我,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我:「没找什么……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夜里差几分钟就到十一点了。

  「你要回去吗?」我问她。

  她看了我一眼,抿起嘴巴小声说:「你要赶我走啊?」

  我满脸坏笑的说:「不赶你呀,你要留下就赶紧过来睡觉把。」

  「你这里能洗澡吧,我要先去洗个澡,浑身是饭店的油烟味。」她脸上有些
泛红。

  我把我的洗漱盆子递给她说:「公共的,最里面的门是洗澡间,开了水要多
等一会才出热水。」

  她接过盆子,眼神却不敢看我,我看到她的脸色已经红的像红苹果一样了。

  「那,我洗完了……你也要洗啊……」她的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叫。

  我心中的暗笑,这丫头还蛮主动的,都说男女之间,都是男的急,到了她这
里,就变成了一直都是她在急。

  我不应该怀疑她的初心,这让我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负罪感,只是,我觉
得这种事情女孩子主动起来,让我这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人反倒有些不自在。

  也许是我过于矫情了吗?

  和我想的差不多,她洗澡用了二十多分钟,是我平时洗澡时间的差不多三倍
时间。

  她回来的时候并没像我预期的那样裹着我给她的浴巾,而是依旧穿回了她之
前的衣服。

  「你又把那些衣服穿上了,不还是一身的油烟味?」我有些奇怪的问。

  她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小声说:「还要走那么长一条走廊,
我怕让人看到。」

  我有些不理解她的思维和逻辑了,她大模大样地跑我这里来过夜,却还要担
心人家看到在我这里洗澡?

  我刚要问她,她笑着朝我笑着说:「你也去洗澡是吧,能不能求你个事?」

  「什么事?」我奇怪的问。

  她这次坐到了我的床上,低头不敢看我,小声说:「你回来,可不可以不要
开灯?」

  我觉得她的要求并不奇怪,她已经够主动了,只不过那孩子总还是有些羞耻
心在的。

  其实我平常上班时间不固定,没有任务的话,只要上午十一点之前去安装班
签个道说明我人在广州就行了,有任务都是电话联系直接到现场的,所以我一直
习惯睡懒觉到早上起床才洗澡。

  张叔就说我是老外的生活习惯,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老外都是早上洗澡的。

  卫生间里一股香香的沐浴露的味道,正是我自己的沐浴露香味,说实话,亲
眼看着头发湿漉漉的刘晓丹站在我面前,我都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可是现在
明明眼前只有空气,而空气中只有她用我的沐浴露洗澡之后留下的味道,我却莫
名地兴奋起来,一直到匆匆地冲洗完自己,却发现自己下面一直都是坚挺到连穿
内裤都费劲了。

  索性什么都不穿了,就这么光着身子把浴巾往腰上一缠,一手抓着洗漱盆子,
一手拎着衣服裤子,大摇大摆地往回走。

  路过黄茵的门前,她的房间里黑着灯,里面静悄悄的。

  我使劲摇摇头,满脑子里居然都是黄茵眯着眼睛脸蛋红扑扑的样子。

  在心里叹了口气,那种女孩子,根本就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为什么自己
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去想她?明明自己的房里有个心甘情愿的跟自己好的女孩子在
等我啊!刘宁你能不能清醒点?

  拉开自己的屋门,房里已经黑了灯,我习惯性地伸手去摸灯的开关,却听到
刘晓丹小声急切的说:「别!别开灯!」

  她的声音是从我的床上的方向发出来的。

  我在黑暗中摸索到我的床边,伸手往床上摸过去,果然,我的被子已经被铺
开了,被子下,一个软乎乎的身体在喘着气。

  掀开被子,把自己腰上的浴巾拽开,扔到椅子上,一转身,赤裸着身体钻进
了被子下。

  我触碰到她光溜溜的身体时,她浑身都是一颤,我伸手过去上下摸了摸,她
也是光溜溜的,不过是背对着我。

  「晓丹……」

  「嗯……」

  我的喉咙有些发紧,说实话,本来这点啤酒对我来说是没啥问题的,不过现
在也说不清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我脸上燥热的像是能摊煎饼了。

  这是我这辈子头一次真真正正地用身体和手在触摸一个女孩子的身体。

  出乎我意料,没我想象的那种嫩豆腐一般一碰即碎的那种软,但是弹性十足。

  「我能摸你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她就那么背对着我,也不转过身来,却使劲地点点头。

  我在她身后伸手到她的胸前,一下子就摸到了一坨肉乎乎的肉堆堆。

  她立刻抽了口气,发出一声来自喉间的低哼,立刻用手扣在我的手腕上,小
声嘟囔:「小宁哥,你爱我吗?」

  这个问题一下子让我呆住了,还扣在她并不算饱满但是柔软富有弹性的乳上
的手掌也停滞住了。

  是啊,我爱她吗?

  我没有回答她,是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未完待续)
=================================================================
有事请私信,千万别到处乱问,也别轻信谁说有我的新书,我从来都是自己发书,这世
道骗子太多了,各自小心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661.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