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美人图第一集第六章

第六章:恩深似海伊山近闭目盘坐在舱房中的床上,凝神修练。在经脉之中,灵力如涓涓细流般,源源流动不绝,运行了一个周天终于停下,缓缓纳入丹田。伊山近睁开眼睛,体会着身体轻飘飘的舒畅感,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六章:恩深似海

伊山近闭目盘坐在舱房中的床上,凝神修练。

在经脉之中,灵力如涓涓细流般,源源流动不绝,运行了一个周天终于停下,缓缓纳入丹田。伊山近睁开眼睛,体会着身体轻飘飘的舒畅感,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意。

海纳功修练达到了第二层的感觉,果然非常不错,不但灵力运行更加快速有效,身体的伤势也好得非常快,骨伤差不多已经好了。

自从上次受伤之后,他因祸得福,回房修练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一举突破关口,进入了海纳功的第二层。

他当然不知道是因自己积存百年的上古佳酿被蜀国夫人一口吞尽,妨碍灵力运行的阻力消失,才有今日的突破,只当自己苦修多日终于有所成就,更是苦修不辍,灵力逐日提升,变得更加充沛。

当午知道那一天的真相,却闭口不言,只是每天陪在他的身边,服侍得无微不至、体贴至极,就像一个温柔贤慧的小媳妇一样。

受伤的这些天里,伊山近大多数事情都要仰赖她来做,和这纯洁女孩的感情也一日千里,进境极速。

毕竟是出生入死过的伴侣,与旁人不同。伊山近虽然僧恨女性,但对于她,还有救过自己性命的蜀国夫人,都是十分感激,而论到与他的感情深厚,天下没有人能及得上当午。

自从失去了亲人之后,这一对少男少女便将对方视为最亲的亲人,相依为命。

白天的时候,伊山近一直体坐练功,到了晚上就和当午同床共枕,抱着她交颈而眠,只是怜惜她年龄幼小,加上他心伤、身伤都未痊愈,从来不试图与她交欢,获得了女孩更多的敬佩和感激。

他休息了一阵,又闭上眼睛,进行下一周天的修练。

进入第二层的好处之一,就是他可以用内视之桔,观察自己的身体内部。

灵力在骨裂处流动,可以感觉到骨头在渐渐地愈合,现在差不多都已经长好,只要不剧烈活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本小册子里面写的疗伤之汰并不详细,而且许多方法也不是海纳功第二层可以施展的。他也只是按照上面所说,让灵力在断骨处流动,果有奇效,原本要几个月才能好的骨伤,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这海纳功到底只是入门的功法,他心向高远,一心想要变得更强,也曾将仙府玉壁上面浮现出的金字功诀拿来修练,但总是无法入门,灵力根本无法进入那几处经脉,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他明知谢希烟珍视地隐在玉壁上的功法一定极强,但既然无法修练,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慨叹机缘不到,尚不能一窥仙机。

海纳功其实也是一种很强的修仙功夫,尤其适合初学者,而以他毫无杂质的灵童之体,修练进境更是极速。

如果其他的修仙者见到他,得知他修练了这么短时间就进入了第二层,一定会嫉妒得发狂,一怒之下说不定还会斩草除根,提前消除了这个祸患。

伊山近虽不知自己的修练进境其实已经比别的修士快了许多倍,却也晓得这急不来,只能耐心修练,期待着比那两个仙女更强的一天早点到来。

再睁开眼睛时,他变得神采奕奕、容光焕发、更充满着强烈的男子魅力。

当午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看他额头微微有汗,赶忙拿毛巾擦拭,却被他拦腰抱住,揽在怀里,轻柔地吻着她温软的樱桃小嘴,将舌头伸进口中,与她进行甜蜜的热吻。

当午羞涩地低声哼呜,却又被他的热情吸引,与他紧密相拥,缠绵蜜吻,直吻得娇躯绵软无力,才喘息着停下来。

伊山近轻轻地搂着她,微笑看着她娇慵无力的可爱模样,伸手轻抚她柔顺的发丝,心中充满幸福的快乐感觉。

就在这一对少男少女深陷温柔乡时,房门突然被敲响,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外面恭声道:「锄公子,夫人请你过去。」

伊山近无奈地轻叹一声,放下怀中清丽绝伦的女孩,叮嘱道:「你自己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当午柔顺地点头答应,望着他出门远去,眼中闪过依恋和不安的复杂情感。

可她性情柔弱,就算伊山近此去是羊入虎口,她也不敢留他下来,毕竟现在他们还都要指望着这位救命恩人的保护。

上次夜战之后,青蛟帮遭受重创,蜀国夫人立即发文给沿途州府,各路军兵迅速出击,将青蛟帮杀得七零八落,元气大伤,封遂潜踪逃走,剩下的副帮主宣布和他断绝关系,发誓要协助官府将封遂捉拿归案,才勉强留了一脉,没有被彻底剿灭。

事后,各路帮会迅速瓜分青蛟帮的地盘,青蛟帮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地盘被瓜分殆尽,其中骗他们进圈套的渔叉会则是其中得利最大的一个。

彩凤帮作为始作俑者,因为有强硬靠山的缘故,没有受到打击,现在仍在暗中虎视院耽,一旦他们离开蜀国夫人的保护,必然会遭遇可怕的命运。

伊山近跟着丫蓑在船上行走,来到前面的舱房中,看到美艳动人的蜀国夫人正在温柔微笑,等待着他的到来。

伊山近慌忙跪下磕头,蜀国夫人摆手微笑道:「锄公子,这些俗礼以后就免了吧,不然我司要生气了!」这丽人在轻瞠薄怒之间,别有妩媚动人的风情,伊山近看得心中一跳,慌忙低下头答应,脸庞微微胀红。

「好清纯、好清纯,啊,我不行了……己蜀国夫人心中狂喊着,只觉骨头都酥了,眼巴巴地盯着这鲜嫩可口的男孩,美目中似要滴出水来。

自从上次喝了伊山近的精液之后,她变得容光焕岭,彷佛年轻了好几岁,肌肤也更加雪白滑嫩,常揽镜自照,暗自赞叹。

她当然不知道那是百年陈酿大补的作用,却也把功劳记在伊山近的身上,想起野史中说过,女子性事适度才有益身心,深以为然。

这种情况下,她对于伊山近的身体更是渴望,每天都梦想着与他颠鸾倒凤,常常在床上翻来覆去,夜不能寐。

只是伊山近醒来后,就不像昏迷时那么好摆弄,船上又过于狭窄,往来人口众多,她总要顾及一下声名,不然这么多年在府中的威望都要丧尽了。

这些天在船上,她虽然心中情欲如火,也只能在白天请伊山近过来闲谈,考校他的才学,说说笑笑,打发一下时间。

谈及上次遇难的事,伊山近也不隐瞒,把彩凤帮与自己的恩怨说出来,自己家传的宝玉被骗走不算,还要被杀人灭口,引得蜀国夫人义愤填膺,声言要替伊山近讨还公道,绝不能让这些匪徒横行不法。

她又问起伊山近在失玉之后的遭遇,对他沦落为乞丐的事情大为怜惜,甚至还为他掬一把同情之泪。

见她这么关心自己,伊山近大受感动,心里暗自决定,一定要好好地对她,将来如果有出头之日,定要报答这位善良慈爱的尊贵夫人。

「母亲大人!」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文娑霓盈盈走进门来,行止娴静温柔,只是清丽面庞冷若冰霜,让人不敢亲近。

伊山近慌忙躬身行礼,文娑霓却傲不为礼,美目射出缕缕寒光,上下打量他一阵,冷然道:「母亲,像这样的下贱乞丐,为什么要收留下来,还容许他登堂入室?」

蜀国夫人俏脸一沉,喝斥道:「不许胡说!锄公子才华非凡,将来定非池中之物!如果不是你一心要与仙家结缘,我还有心将你许配给他。这次带他去你姨母家里,给你雨虹妹妹看一看,如果看中了,以后就是亲戚,要好好相处才是!」

文娑霓眼中闪过一抹讥诮笑容,转头看着伊山近,眉目中含着说不出的轻蔑僧恶,就像在看一沱屎:「不过是个下贱的乞丐,在我家当奴仆都嫌出身不干净,有什么资格与我家结为亲戚?至于许配给我,或是雨虹妹妹,那更是笑话。像这样的东西,不如一到济州就赶他走,能在我家的船上好吃好喝过上这些日子,足够他跟人夸耀一生一世了。」

蜀国夫人柳眉倒竖,怒喝道:「住口!我要留他在家里,谁敢说什么!·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多口?」

她们母女吵嘴,伊山近夹在中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慌慌张张地行礼告辞,逃也似地冲出门去。

即使走出好远,他还能感觉到文娑霓那冷漠尖锐的目光射在身上,如芒刺在背,羞窘不堪。「大好男儿,怎么能屈居在别人家里,受人凌辱嘲笑!等到伤养好了,还是带着当午赶快离开,不能再留在这里丢脸了。」

伊山近羞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快步地跑开,自叹人穷志短,只因为手中没钱,被人追杀,才会受到这侯府千金的侮辱嘲弄,男人的尊严荡然无存。

只是蜀国夫人说过,她的妹妹在济州认识修仙家族,而他也想要打听仙家的消息,如果能有确实的消息,还是早点离开,去投奔仙家为好,说不定还能得知冰蟾宫的一些事情。

舱房中,这对容貌肖似的美貌母女相对冷视,谁都不肯服输,丫鬓们早就躲了出去,不敢接近这里。

最终还是文娑霓收回了目光,带着淡漠的冷笑,柔声道:「母亲这些日子想是太过劳心劳力,性情都有些不同了。孩儿告退,请母亲早早休息,不要想太多了。」

她转身出去,在清风之中,衣袂飘扬,美丽优雅,彷佛世外仙子一般。

背对着蜀国夫人,她的脸色突然沉下来,现出一抹阴冷之色。知母莫若女,蜀国夫人这些天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心中充满忧虑,生怕她做出有辱家风的行为来。

「都是那个该死的乞丐害的!」她如秋水般的明眸中射出熊熊的火焰,纤手紧握,尖尖的指甲深深陷入玉掌之中,心中杀意无可遏止地狂涌而起:

「事不宜迟,要想不闹出丑闻,只有尽快杀掉那个下贱乞丐才行!」

※※※

济州府的码头上,人潮涌动,都是前来迎接蜀国夫人的。

因为是要迎接伯阳侯府的女眷,知府梁迪不方便亲自来,就委托了自己的夫人朱月溪与女儿前来,而她们正是蜀国夫人的亲妹妹与甥女。

伊山近站在船舷边,挽着当午的小手,遥望码头,只见迎接队伍之中,有一对佳人,被众人簇拥在中间,如众星拱月般,彰显尊贵身份。

那二人美貌异常,容颜相似,与蜀国夫人母女的相貌也颇有相同之处,显然都是有着亲密血缘关系的近亲。她们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那个满身绫罗绸缎、衣饰华丽的高贵美妇,显然是蜀国夫人的亲妹妹,.知府夫人朱月溪。

伊山近听丫鬓们说过,她们姊妹年轻时曾受当时的太后恩惠,服用了珍稀至极的仙药,因此容颜能够长保年轻貌美。

虽然她现在的身份只是知府夫人,但那是由于梁迪一向身体虚弱,常告病休养所致。最近这些年他经过医生用药物调理,精神渐趋健旺,有精力将济州府治理得蒸蒸日上,提拔高升指日可待,如果身体不出什么问题的话,进入朝廷中枢,成为国家重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朱月溪本来与现在的皇后就是表姊妹,让梁迪因此有政治靠山,身份高贵至极,一般官宦人家的夫人远远不能相比。

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儿,她外表看起来却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头上长发梳成样式高贵的发髻,仪态高傲端庄,唇边带着一抹欣喜的笑容,凝目望向大船,对于和姊姊见面很是兴奋。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漂亮女孩,与文娑霓差不多大的年纪,容貌美丽,满脸都是欢快的微笑,不住地向这边挥手,欢呼雀跃,显然是一个活泼女孩。

对于出身世家的千金小姐来说,她的表现稍嫌越礼,因此她母亲轻轻拉她的手,示意她安静些。梁雨虹收敛了一些,可是不一会就忍不住,又跳跃欢呼起来。

大船缓缓靠岸,蜀国夫人母女率先走下船去,欢喜地与妹妹、甥女拉着手叙话,又唤了伊山近过去,说是在路上遇到的一个少年才俊,介绍给她们认识。

蜀国夫人倒是真心想将甥女许配给他,那样就成为了亲戚,以后来往也都方便,实在不行,让朱月溪认为义子也好。

她稍微露了两句口风,梁雨虹就一脸厌弃地看着伊山近,鄙夷地道:「他?让他再长几年,长高点再说吧*二

其实伊山近长得不算矮,只是容貌颇显稚气,就像一般十二岁男孩的模样,与他百余岁的高龄颇不匹配。

文娑霓听得心里高兴,不动声色地微笑道:「这位伊公子,可是非同凡响,做下了好大的事,很快就要在济州扬名了!」

梁雨虹听得来了兴趣,拉住她的玉手轻摇,欢笑道:「到底是什么事?好姊姊,告诉我吧!」

文娑霓轻抿嘴唇,拉着她走到一旁,用柔和温婉的声音,将伊山近从前当乞丐、养侍女、被追杀的事都说出来,甚至还提到那个青蛟帮主说过的浑话,什么「当兔子、杀孤老」的话也都隐晦地说出来,弄得梁雨虹娇笑连连,目光闪动,好奇而又鄙夷地盯着伊山近看个不停。

文娑霓当众说出这些话来,虽然像是在说姊妹之间的悄悄话,却偏要说得人人都听到,让众人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异样。

伊山近的脸简直都要被丢尽了,满脸胀红地低着头,只觉所有人都在鄙视地看着他,恨不得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蜀国夫人狠狠瞪着自己的女儿,文娑霓却视若不见,仍是尖牙利齿地数说伊山近的下贱出身和卑劣往事,气得她玉颊微红,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希望她能阻止梁雨虹陪着她岭疯。

一看之下,她突然一怔,心中涌起异样的感觉。

朱月溪静静地盯着伊山近不放,雪白柔滑的玉颜变得腓红一片,眼中也在射出灼热的光芒,高耸酥胸快速起伏,显示着她心中的不平静。

在她眼中,这初见面的男孩肌肤白嫩,容貌俊美,简直就像白玉雕出来的俊美童子,模样可爱至极,让她忍不住想要和着口水将他一口吞下去。

蜀国夫人暗自叹息,心里明白,自己的妹妹和自己有了同样的心思,果然不愧是一母同胞的姊妹,连喜欢的男孩类型也都一样。

她却不知道,这与她们当年服用的仙药有关。那所谓的仙药,实际上就是谢希烟研制出的药方,后来流传出去,一些修士就据此炼些丹药,令女性长保青春。

这丹药的药性不是太强,凡人也可以服用,只是服用以后,遇到修练他这一门双修仙诀的修士,就会抵挡不住他的魅力,心甘情愿地拜倒在他的胯下,供他驱策。

谢希烟的好色之名倒不是假的,当初造这种药也是为了自己多收些性奴,只是这药后来改名为养颜仙丹,专供养颜之用,倒是他始料未及了。

伊山近在被仙女拘禁的那三年之中,每天都被强迫修练双修秘法,在醒后修练的海纳功,也是谢希烟修改创造的一种双修功法,虽然功力还不能强悍到让她们心甘情愿供他驱策的地步,但吸引她们注意、挑起这一对美女姊妹的情欲已经是足够了。

朱月溪凹凸有致的性感娇躯已经开始微微地颤抖,美目中射出的欲火也越来越强,蜀国夫人不想被人看到她当众失态,婷婷走上前去,挽住她的手,亲密微笑道:「妹妹,姊姊舟车劳顿,倒是有些倦了,不如先回你府上休息吧。」

朱月溪娇躯一震,猛然清醒过来,含含糊糊地点头答应,心中羞赧无限,生怕被人看出她对这年幼男孩的异样情思。

众人簇拥着这一对尊贵美妇上车而去,没有人看到文娑霓虽然挽着表妹的手温婉地转身离去,眼中却悄悄闪过一抹令人心悸的寒光。

※※※

清风拂起,正是吹面不寒杨柳风,在这春天最美的时刻。

温柔美丽、秀外慧中的二八少女,站在绣楼窗前,望着庭院中鲜花盛开的景象,默默地沉思着,一副娴静动人的模样。

她来到姨母的家里已经有几天了,这些日子,她冷眼旁观,只见自己的母亲和姨母常往那个乞丐无赖的住所跑,这让她既感可笑,又颇为愤怒无奈。

那个做过乞丐的家伙,出身卑贱低微,只靠着一张小白脸混饭吃,居然厚着脸皮赖在这里不走,实在是可恨。

每次见到,文娑霓都对他冷嘲热讽,希望能将他赶走。这家伙倒也知耻,多次向她的母亲和姨母辞行,却都被她们苦苦挽留住,不能成行。

她们的理由是他的骨伤还没有好彻底,一定要留下来多观察一段时间才行。为了留住他,姨母甚至还保证要收集彩凤帮的犯罪证据,将来好将彩凤帮一网打尽。

为此,一定要受害人留在本城才行,将来才好在大堂上指控彩凤帮杀人越货的行径。而他住在别的地方,会被彩凤帮找上门去杀人灭口,只有住在知府宅邸才能保证安全。

谁都知道济州知府极为惧内,如果他的夫人命令他整治彩凤帮,他一定不敢不从,也只是因为彩凤帮后台极强,所以官府现在还没有动手对付他们。

但那也只是时间问题,在文娑霓看来,母亲和姨母都被那个小乞丐迷了心窍,为了讨他欢心,已经开始不顾一切。

「这么做简直太蠢了!」文娑霓愤怒地咬住樱唇,心中充满了对伊山近的痛恨,杀意涌现。

彩凤帮不仅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帮派,在它的后面,还有强大的「侠女盟」。

七位名震天下的女侠,组成侠女盟,互相扶助,誓要将这江湖打造成为女侠的乐园。这样的雄心壮志,足以令无数闺阁少女倾倒着迷。

而赵飞凤正是七侠女中的一个,是天下赫赫有名的女侠,武功高强,更有其他六位女侠佐助,实力深不可测。

侠女盟的势力,已经深入到本国的各个角落,在朝廷中也颇有影响力。甚至还有传言说他们和仙家的修士门派有关系,就连皇室也不敢轻易招惹她们。

为了一个乞丐树下这样的大敌,殊不为智。为了除掉小乞丐,她派人和赵飞凤联系,双方谈好了合作条件,只要能骗他出府,立即就会有杀手出动,要了他的小命!

她轻轻地冷笑着,漫步走到另一扇窗前,看到在桃花林里,梁雨虹正在练剑。

那二八妙龄的美丽少女,手持寒光森然的宝剑,上下翻飞,动作优美潇洒之至。

花瓣纷飞,洒向她的身上,而她就在这漫天花雨中舞剑,仪态翩翩,美得动人心魄。

她自小习武时,本来不受父母支持,但她已经被宠惯了,哭闹着要学习武艺,父母最终还是拗不过她,只能请了女武师前来教导,经历了多年苦练,她的武功已有小成。

静静看着自己的表妹舞剑,文娑霓的娥眉微挑,突然想起一个主意:「如果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和那小乞丐在一起,并且有纶礼的举动,会不会一怒拔剑,杀了那乞丐?」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能想到这个办法,让她快乐地微笑,并迅速在心中拟定计画,将细节一一地填补进去。

她的目光转向远方,遥遥看到花林中的一座精致住宅外面,几个丫装正在采花,随意说笑。

文娑霓厌恶地皱起眉头,那座住宅,就是那个小白脸现在居住的地方。姨母居然还派了几个丫鬓去服侍他,这简直太不合规矩了!

紧接着,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姨母从那住宅里面走出来,满面春风,并肩走在桃花林中,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红晕,以及娇羞的微笑。

文娑霓愤怒得几乎呕吐。她们以为自己现在几岁,还在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

但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她看到一个小丫鬓拿着信匆匆地走向乞丐的豪宅,那是她的安排,只要母亲她们离开了那里,计画就会迅速执行。

过了不久,她就看到那个无赖牵着他下贱的乞丐情妇、一个叫「当午」的小丫头的手,匆匆地向着大门外走去。

就是这样!文娑霓紧紧地咬着猩红的嘴唇,双手将手绢拧紧,几乎把它当场扭断。

她设下的圈套,已经有了完美的结果。只要彩凤帮的杀手真像他们说的那样厉害,这个乞丐就休想活着回到这里!

一想到没有这个乞丐的生活该多么美好,她的心中就充满了快乐,整个人也轻松得像要飘到空中一样。

美丽贤淑的少女,温柔地微笑起来。

这一笑,彷佛在春天的花园中,无数鲜花盛开,美丽异常,让旁边随侍的婢女们都不由看得呆了。

好文啊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692.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