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催眠\送出门的修女秒堕的故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8148

            送出门的修女秒堕的故事

              

原作:信じて送り出された修道女が当然のように堕ちる话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2662402
作者:笹座早々
翻译:UZI
属性:MC
首发:物恋,心海
次发:一人堂,四合院,SIS会所
代发:伊莉,SIS色城
  (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无心写文,无心码字,继续咕

  PS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蕾拉将赫古教视为信仰,已经是15年前的事了。

  那是日后被称为『神怒』的巨大风暴让全国,以及她居住的村庄陷入饥荒的
时候。

  也许是村庄为了减少人口的行动,年幼的她某天被丢弃在教会门前,留下来
的只有写上『蕾拉』这名字以及说明她只有3岁的字条。

  这些都是养大她的神父事后告诉蕾拉的。

  蕾拉自己并没有被抛弃的记忆。

  在她懂事的时候,就已经住在这个小村落的教堂里,把头发半白的老神父称
为父亲,理所当然地跟随他一起信奉赫古教。

  虽然隐约猜想到附近某个村庄才是自己的故乡,可是蕾拉对归乡并无执着。

  日子如此朦胧地流逝,信仰15年甚么的也只是暧昧的数字,毕竟蕾拉自己
的记忆也只是差不多13年左右。

  可是,根据神父所说,在她模仿着对唯一神跪拜时是她被收养的那天,所以
算下来刚好是15年。

    *******    *****    *******

  「哇啊……这里就是王都了吗?」

  望向人生首次踏足的大城市,蕾拉有种置身梦里的感觉。

  犹如森林般翠绿的瞳孔左右摆动着,看向四周。

  跟她居住了很久的小村落比起来,建筑物的数目,四周来往的人们,城镇的
广阔等等,每一样都没法相比,彷佛是两个世界似的。

  对这里的居民来说,她这双眼生辉的傻呆模样怎看都是乡下人。

  可是,蕾拉的容貌却让居民们毫无厌恶,甚至抱持好感。

  其原因之一,就是蕾拉那使人注目的姣好容貌。

  虽然在教会生活的日子不算丰盛,可是她的肌肤却白晢得完全看不到晒痕或
是痘点,水润的瞳孔亮丽可人,流露出温柔的气质。

  浓褐色的头发形成波浪,来到她的腰际,随着她摆动脑袋的动作可爱地飘扬
起来;发出感叹声音,大大张开的嘴巴也不会令人侧目,配合她可爱的表情,就
好像无垢的小孩般纯洁。

  其原因之二,是她身上的衣着。

  跟一般的赫古教修女同样,她穿着灰色的宽松长袍以及戴着灰色手套,但是
作过修补缝合的长袍完全没法遮掩她那硕大的胸脯。

  然而,即使如此,旁人一看便知道她是赫古教的修女。

  在一年正中的这个月,赫古教正举办一个仪式,因此赫古教的修士跟修女也
会涌至这个城镇,对于住在王都的人而言,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

  蕾拉往四周打量的眼睛停在某个比其它建筑都要宏伟的地方。

  那是爸爸告诉她,叫作『城堡』的东西。

  而在城堡上面,有一个被蛇缠住的盾牌纹章。

  「啊啊,应该是那里了呢。」

  那是赫古教的纹章。

  根据蕾拉爸爸所说,能够看到这纹章的建筑物除了王城,就只有这次旅程的
目的地,大圣堂了。

  在大圣堂举行的是赫古教的仪式。

  跟王都居民想象的一样,她正是来参加这仪式的。

  『受役之仪』。

  这是赤古教修士跟修女必会迎接的仪式。

  根据教义,这世界的神灵只有赫古神,但是要让神之旨意传遍世界,需要将
教义宣扬开去的人,因此,信徒们就要在这个『受役之仪』中被赐授『使徒』的
身份,成为宣告神意的使者。

  只有这样,修士跟修女才能够真正地【感悟】信徒的身份。

  她的爸爸是这样说的。

  能够参加受役之仪的人,只有15岁以上,并向赫古神祈祷年数抵达5的倍
数的人;本来祈祷了5年或10年都可以参加,但是蕾拉当时并未到15岁,因
此在18岁的现在才初次来到王都,参加受役之仪。

  「爸爸说过,仪式一下子就会完成呢……」

  前往目的地途中,蕾拉回想着老神父的话。

  信徒们会前往大圣堂,在叫作祝福室的地方里跟教皇见面,进行祈祷,并得
到教皇赐下的『受役祝词』。

  直至日落前,信徒只要不断重复低念祝词,就会【顿悟】自己的身份。

  虽然不明白甚么是顿悟,可是蕾拉认为爸爸的话应该不会错。

  比起这个。

  ——难得前往王都,多花点时间放松心情,游玩下吧。

  这样说着,老神父给予她的旅费比正常要多。

  因此,她决定在仪式结束后,好好在这个城镇游玩一番。

  平常身处禁欲生活,这份心思几乎都要把她的脑海填满了。

  一边走着一边左看右看,她总能找到一些在村里不曾见过的店铺,让蕾拉不
禁哼着曲子,期待明天。

  「已经确认了来自狄恩神父的介绍信了。那么,请到这边来。」

  大圣堂比她想象中更少人。

  虽然在街上总能看到不少信徒,可是进入大圣堂后,人群就稀疏起来了。

  想了想,蕾拉就想起了现在还没到中午。

  要是现在就参加仪式的话,就要一直到日落后才能自由,反正教义并没绝食
的日子,可能其它信徒们也是用餐后再来参加吧?

  这样想着,蕾拉很快就被带到了祝福室。

  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在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小祭坛,以及一个男人。

  跟蕾拉一样,男人穿着灰色的长袍,以斗蓬盖住头脸,但是蕾拉一眼就能看
出男人身上的衣服比自己的来得精美细致。

  「你好,你就是蕾拉?」

  「啊,咦,是的。那个……」

  彷佛被街上途人搭讪似的口吻,让蕾拉不禁发出了惊慌的声音。

  看到她的模样,男人也笑了起来。

  「嗯,我知道你想说甚么,你想问司祭在哪里对吧?是我啊,我。我就是现
任教皇,依修鲁莫‧赫卡。」

  说完,他就拉开了斗蓬。

  跟『教往』二字的印象比较起来,他的容貌相当年轻。

  斗蓬下的是一张没有任何皱纹,线条纤细的黑发青年脸孔。

  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甚至可能只有十多岁——

  「我明白的。」

  这样想着的蕾拉被他打断了。

  「教皇普遍都是50多岁,我说自己是教皇,你也不会相信吧?」

  「不,那个,我并不是想说你说谎欺骗我。只是,你看起来真的很年轻,令
我吓了一跳……」

  「不是看起来,我也只有19岁啊。跟你应该差不多吧?」

  ——骗人的对吧?

  虽然不认为对方在说谎,可是蕾拉的内心也不禁这样想着。

  爸爸跟她说过,教皇是赫古教里侍奉神最久,经过多重严格考核才被推选出
来的存在,跟家境权势毫无瓜葛。

  再怎么说,比起依修,她的爸爸也肯定比这个人信奉赫古教要久,更不用说
有不少信奉赫古教超过20年的信徒。

  而且,19岁的话,跟自己只差1岁而已。

  这么年轻的男孩真的有资格当上教皇吗?

  假如他在说谎,那么他又是谁,真正的教皇又在哪里呢?

  望向彷佛冒出无数疑问的蕾拉,依修叹了口气。

  「我明白的。我也有不少——啊啊,比起说明,这样更快吧。」

  他再次说出彷佛看透蕾拉想法的语句。

  然后。

  「蕾拉,【认同】我是教皇。然后把我一切所说的【视为当然】。懂了?」

  以不允反驳的口吻吐出命令。

  剎那间,蕾拉翠绿瞳孔下的亮芒,彷佛溶化了似的消失。

  然后,她才好像感到恍神了似的眨了眨眼,眼睛也回复灵动的亮光。

  「我知道了,教皇大人。」

  之后,她就清晰地回答着。

  在蕾拉心里,残留着小小的违和感。

  ——为甚么刚刚对依修的话抱有疑问,却想不起细节呢?

  「我身为教皇却这么年轻,让你感到很奇怪对吧?」

  「啊?那个……教皇大人的确很年轻,可是教皇大人说自己便是教皇大人的
话,那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吗?」

  蕾拉以当然的口吻回答依修的提问。

  教皇大人既然那样说了,那他自然是教皇大人,根本不该存疑。

  ——自己感到奇怪一定是错觉了。

  蕾拉这样下了结论。

  看着歪头的蕾拉,依修好像感到很有趣似的,笑了起来。

  「嘿……真厉害啊,你的信仰真的有15年呢。5年程度的话,可不会这样
子哪……」

  「……嗯?那个,我是不是说了甚么奇怪的话……?」

  「没有,没事。」

  刚刚仍然心存疑问的蕾拉,现在已经连依修在惊讶甚么都不在意了。

  完全没弄懂状况。

  可是,教皇大人惊讶的话,那就一定是有甚么令他惊讶的吧,肯定不会错。

  一直站在祭坛前的依修终于笑了起来,慢慢走向了蕾拉。

  然后,他在蕾拉的注视下,伸出双手用力抓住她让长袍也要涨突起来,丰满
无比的胸脯。

  「那么,我这样子摸你的胸脯,你有甚么想法啊?」

  露出邪恶的臭容,依修如此询问着蕾拉。

  他的手掌缓缓开合着,蕾拉丰硕的乳丘也不断扭曲变形。

  蕾拉往下望,就看到他那对俨然在享受胸脯触感的双手不断抓捏着自己胸前
那两团嫩肉,将它们彼此挤弄着。

  「想法,吗?」

  「为甚么会被搓胸啦,或者玩弄女性胸脯的算甚么教徒,之类的啊。」

  从刚刚开始,蕾拉就无法理解眼前这位教皇的话。

  ——教皇大人玩弄我的胸脯,有甚么奇怪的吗?

  她一边被搓揉胸脯一边思考,却完全没有想到任何东西。

  「教皇大人想要搓我的胸脯,那么我被搓弄胸脯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我应该
感到光荣才对……」

  「嘿,嘿嘿!」

  也许修依对她的回答感到很满意,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饱满的乳肉在依修的双手下,形状不断变化着。

  「可是没甚么反应哪。蕾拉,被我搓胸的话就【兴奋】【发情】。」

  「——噫呜!?」

  蕾拉的瞳孔闪过一丝混浊。

  依修的手指用力抓捏下去,蕾拉突然发出了娇声。

  宽松的修女服随着抓胸的动作歪斜起来,依修的指头每动一下,蕾拉的呼吸
就变得急乱起来。

  「如何,舒服吗?」

  「咦……啊嗯,是的……好,好舒……服!啊……」

  「那就好了。」

  直到刚才为止也毫无感觉被任意搓胸的蕾拉被突兀涌现的快感翻弄着。

  ——教皇大人在搓揉的话,会感到舒适也是很正常的吧。

  她现在唯一担忧的,就只是在尊崇的教皇眼前发出不堪呼声这件事而已。

  「嗯……啊,啊啊啊!」

  然而,她已经没法停下呻吟。

  看到蕾拉这副模样,依修的手更是加剧动作,满意地点头。

    *******    *****    *******

  在那之后,依修就对她说了不少东西。

  「实际上啊,我也觉得这种事有够可疑的。你也觉得是吧?」

  「呼啊……啊……不,不是……教皇大人,这样说的话,啊,就一定是正确
的……嗯!」

  ——教皇是信奉赫古神最久的人,并会连赫卡这姓氏一起继承。

  ——教皇以外的人禁止使用这个姓氏。

  ——依修鲁莫的灵魂是过去的教皇转生而来。

  ——因为前任教皇收到赫古神的神托,才会安排19岁的他成为教皇。

  「对外的话,还是前往教皇呢。让1个人接纳很简单,可是要普罗大众都接
受就很困难了。」

  「的,的确,啊,是这样,呢,啊啊!啊,噫啊!」

  ——依修鲁莫完全没有前世的记忆,但是他相信神托,接受这事实。

  ——授予神托,赐予役位,君临人世的赫古神真的存在。

  ——各种国教或是其它教派,只要不相信赫古神都是假的。

  「可是啊,只让1个人接受现实很简单,你应该明白了吧?蕾拉现在也是这
样子就承认我了呢。」

  「那,那是……啊,教,教皇大人,说……啊啊,都是,都是当然啊啊!当
然,当然的事啊……!」

  这些话,蕾拉都是赤裸着身体,一边抚摸自己的阴部,一边听的。

  身无寸缕的身姿继续被依修搓着胸脯,她一边逗弄阴部一边听着。

  因为被说了【脱光衣服】【自慰到我叫停为止】,所以她对这些事情都不抱
疑问。

  由于被玩弄胸脯很久,她在脱掉衣服时,下墀身已经湿润起来了。

  现在,蕾拉阴部上因为旅途而没能修剪的阴毛,以及她不断抽送的右手手指
都已经沾满了爱液,完全湿透。

  她并没察觉自己的喘息越来越剧烈,但是既没有被叫停,又被揉着胸脯,更
被命令了【感到舒服】【不要忍】,她根本没法控制自己停下娇呼。

  「噫啊!啊……哈啊,啊啊啊!」

  她身体剧颤的瞬间没有逃过依修的眼睛。

  蕾拉攀登到了绝顶。

  但是因为没被依修叫停,她的自慰也随之继续着。

  这光景令他相当满意,相当兴奋。

  「教皇啊,是真的能够施行权能,成为神的代行人的存在。这都是赫古神定
下来的役位……【停下来】【躺下】【双手玩弄乳头】。」

  当他将双手抽离胸脯并下达命令时,蕾拉眼里的残光再度消散,然后就躺在
地板上。

  然后,她就用左手以及湿透的右手摸上胸脯,开始依照命令揉弄已经硬涨起
来的乳头。

  「啊,嗯!噫……啊啊……」

  蕾拉的身体已经发情起来。

  跟刚才不一样,即使没有命令,她也开始沉醉在快感之中。

  可是,方才给予她强烈快感的泉源已经消失,因此在命令下既不能忍耐又无
法腾出双手抚慰自己的蕾拉,已经焦孙地扭动下半身,大腿夹起来磨蹭着。

  「真是吸引人啊……赫古教的信徒信奉赫古神是唯一的神灵。虽然那是铁一
般的事实,可是被教义熏染的人听到神的声音,就会完全地盲信。」

  依修看着蕾拉的动作,吞了口唾沫。

  因为长年以修女身份过着节俭的生活,她的身体没有多余的肥肉,丰满的胸
脯跟屁股因此被突显了出来。

  随着她手脚动作缓慢地摇晃的美肉散发着强烈的色气,让依修不禁亢奋。

  当然,这都是他命令带来的结果。

  「身为代行者的教皇也不例外。生活越来被赫古教占据的多,对于赫古神以
及教皇的命令就会越是顺从,越是自然地接受。比起信奉的时间长短,倒不如说
是比例呢……【张开双腿】。」

  双瞳溶浊,蕾拉张开了刚刚仍在扭捏的大腿,把双脚大大分开。

  她湿透的阴唇暴露了出来。

  在这期间,依修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可是,能够接受这种跟性行为有关的命令的人,几乎不存在呢,毕竟赫古
教也不怎么严格啊。根据以前的记录,这类命令只能对50岁以上的人生效,不
过我没试过便是……毕竟谁都不想对老太婆作出这种命令啊。」

  怒涨的阴茎耸立于他的股间。

  握着明显已经『随时能干』的那话儿,他靠近了蕾拉。

  「赫古神说,只要不违背神的旨意,教皇要怎样下命令都没问题。现在,我
眼前的是几乎整个人生都信奉赫古教,美丽动人的年轻修女。最初下命令时我可
被吓呆了呢。明明思考被那样子大大扭曲,居然完全不抱疑问。而且……我也那
么年轻,嘛,会这样很自然呢……」

  依修的话,按捺着快感的蕾拉每个字都清清楚楚地听到。

  她对这番话感到了恐怖。

  根据他所讲,自己的思考被强烈地扭曲了。

  可是,听从教皇的命令,玩弄自己的乳头,顺从快感等等,都不该存疑。

  被扭曲了的,到底——

  望向朝自己靠近的依修,蕾拉忽然察觉到了某种违和感。

  「不,不可以的!」

  「哎呀?」

  在他准备将刚直的肉棒插进她的小穴时,蕾拉忽然扭过了身体。

  「哈,哈啊……教,教义说,不能,进,啊啊!不能进行,婚前,性,性行
为……啊……有这么,这么一条……啊,啊啊……规定的…………可是,教皇大
人,啊……可是,啊啊,噫啊!哈,啊……」

  任由快感令身体不断颤抖,蕾拉仍然说出来了。

  苦闷地扭动纤腰,她的双手仍然不断刺激着乳头,带来快感。

  可是,即使如此,蕾拉也不能背弃教义。

  跟依修说的一样,蕾拉的人生几乎都在信奉赫古神的日子中渡过,只要跟命
令没有冲突的话,她仍然会依照本来的价值观,坚持遵守教义。

  脸颊通红的她瞪向依修。

  对依修来说,被一个全裸并张开双脚的美丽少女瞪眼毫无阻吓性,但是她被
扭曲思想仍能坚守教义的意志,足以使他另眼相看。

  「唔……赫古神说,教义都是后世的人混加的呢……那么,这样好了。」

  可是。

  「蕾拉,【忘记教义】【求我插进去】。」

  「请教皇大人用雄壮的肉棒狠狠插进我湿透的那里吧!啊,啊啊啊啊!」

  被命令的话,蕾拉的心里就不存在教义,自然会恳求肉棒插入。

  火热的女性器溢出贞洁的处子血,就这样接纳了依修肉棒的侵犯。

  「啊……姑且【不要感到疼痛】好了……唔,哇,好紧!」

  「啊啊!嗯,啊,啊,呜,噫啊啊!啊,噫,噫啊啊啊!」

  失去处女贞操的疼痛完全不存在。

  难耐的肉穴彷佛无比满足般紧紧缠夹着依修的肉棒。

  依修抽后往后,然后用力前挺。

  他每个动作都让蕾拉吐出香艳的喘息。

  「啊,啊啊啊啊!啊,噫,啊啊,唔,噫啊啊啊!」

  早就准备就绪的肉棒很快就迎来第二波高潮,蕾拉的身体不断颤抖着。

  可是,依修的动作才不会就此停下。

  「唔……呼,好会夹……再陪我,乐个一下吧……!」

  蕾拉那不断抽搐箍勒的肉穴,让依修享受着未知的快感。

  依修本身也是个虔诚的赫古教信徒,直至去年才因为神托成为教皇,在那之
前是个依从教义生活的人。

  换言之,他也是个未体验过性交的孩子而已。

  这样的他被追求着快感的淫乱美少女如此索求着,自然没法忍耐多久。

  「啊啊啊啊啊!噫,啊啊,啊啊啊!」

  彼此抽动暗,蕾拉已经攀上第三次高潮。

  跟咬牙忍耐的依修不一样,蕾拉在命令下【不会忍耐】快感,完全变成了贪
求性欲快感的状态。

  奸淫着这样的她,依修也没法忍耐下去,只是死命抽送着,想要高潮。

  「咕,呼……蕾,蕾拉,很爽是吧?」

  「是的!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又,又要,啊啊!教皇大人,好舒
服,又,又要——」

  「不……【不要高潮】……!」

  被强硬施加命令,蕾拉的身体一瞬僵硬起来。

  在即将迎来第四次高潮的时候被强制打断,她的身体焦急在刺激着依修。

  依修也彷佛感到她扭动的频率变急了。

  被强制阻止绝顶的影响,让她白晢的肌肤泛起一阵桃红色。

  在活塞运动越发激烈的时候,蕾拉露出了半哭的表情。

  「啊,噫啊……啊呜……明明,要高潮……啊,啊啊,啊,噫啊啊啊!」

  在她脑海里,只余下高潮两个字。

  没有命令就不被允许绝顶的肉体追求着快感,拼命地扭动起来。

  然后,美妙的终点即将降临。

  「来……跟,跟我……【一起高潮】!」

  「——啊,啊啊啊啊,噫啊啊啊啊啊!」

  依修的肉棒射出浓厚的白浊。

  彷佛发出响声似的强烈感觉从体内传遍身体,蕾拉也迎来了最舒畅的绝顶。

  「呼……呼……这个,真爽啊……」

  依修把肉棒从蕾拉那被血水跟白浊液沾污的肉穴中抽出来。

  两人纷乱的呼吸共奏着。

  然后,看到她因为命令未曾解除而再度开始拧弄乳头的蕾拉,依修不禁苦笑
起来。

  「原来,就算这样子也会继续啊……」

  把嘴靠向沉溺在高潮余韵,却没能停下的她耳边,依修说道。

  「【停下手指】,然后,嗯……【舔干净这里】……来继续刚刚的话吧。」

  依修指向自己的股间,命令着。

  顺从着命令,蕾拉停下指头的动作,然后爬到了依修的胯间,开始用舌头舔
弄着他的阴茎。

  弄出响亮的水声,她小小的舌头正在努力地清洁着肉棒。

  望了望蕾拉的姿态,享受着征服他人的快感,依修继续方才的话题。

  「受役之仪,其实也是利用权能,命令他们成为正式的修道者,保持信徒数
目的行为而已。最少要5年甚么的,也是因为要让赫古教融入生活里哪。」

  把肉棒上的精液跟爱液舔干净之后,蕾拉就吻向马眼,用舌尖继续清洁,让
依修不禁爽得闷哼一声。

  完成命令之后,她就回到待机状态似的,坐在地上听着依修的话。

  「是说,我私下占些好处也是被允许的哪。所以,蕾拉……」

  说着,他就抓住蕾拉的肩膀,靠向她的耳朵。

  虽然被吓到,可是刚刚他还在跟自己共享鱼水之欢,一些身体接触也是没所
谓的;而且,被抓着肩膀也没违反教义,更不用说被教皇大人这样触碰是件很光
荣的事——

  然后,依修的耳语就传到蕾拉的耳里。

  「我要赐予你役位。你要成为赫古教的修女,【我专用的娼妓】以及【我的
妻子】。」

  「是的,教皇大人……我会成为教皇大人的娼妓妻子……」

  翠绿的瞳孔,混浊起来。

    *******    *****    *******

  「狄恩神父回信了呢。他似乎不反对你留在王都,而且还大赞成呢。」

  坐在椅子上,一边看着信件,依修一边说着。

  王都,大圣堂,赫古教信徒憧憬的教会。

  视如亲女养大的蕾拉被神托认可,能够待在大圣堂生活,让狄恩神父高兴到
不得了。

  即使没有这样丰厚的回报,他本来就是个会多给旅费让蕾拉享受一番,深深
宠爱着她的神父,自然对于女儿自立感到无比高兴,打从心底的祝福。

  「嘛,要是他知道你在这里做这些事,肯定会发飙了呢。你说是不是啊?」

  依修邪笑着。

  狄恩神父含辛茹苦养育成人的蕾拉,被他命令成为专用的娼妓妻子。

  虽然妻子并不是正式身份,可是在依修心里跟事实无异。

  没有听到蕾拉回话,他很快就想起来了。

  「哎呀,我忘了你现在不能作别的事呢。」

  他的视线往下挪移。

  蕾拉在他桌子下面的空洞里。

  上半身赤裸着,她用丰满的胸脯挤起乳沟,夹弄着依修的肉棒,不断努力来
回磨蹭着。

  【在我射精前一直夹】【除此以外甚么都不要做】。

  她忠实地执行着他的命令。

  「有点不够爽哪……继续夹,【用嘴含跟舔】。」

  被命令的蕾拉马上张嘴含住龟头,舔弄。

  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她被命令着。

  而且,即使不被命令,她也是教皇大人专用的娼妓妻子——

               【FIN】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778.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