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浪人与姬】4(月下的誓言)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trsmk2
2020/04/1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6,586 字

这个本来只是临时发散写的背景文,但不知道为啥就附加了这个我自已都觉的JB
乱的人物关系

总结一下:我绿了我父亲同时害死了母亲,然后爱上了四弟的女儿但是我父亲却
想绿了我弟弟,我觉得我就差把对方设定成主角的女儿了….

 作者:
2020/04/19发表于:
是否首发:否
字数:7,419 字

  浜町,是松永长秀所在的上屋国最大的城下町,同时也是因为靠海贸易的关
系,成为了连接各个国家贸易的重要城市,所以非常繁荣和发达。在这里可以看
到来自各个国度的访客,帝国,诸国同盟,或是边洲人都可以在这里自由的进行
贸易和生活,在街道上甚至可以看到武士和骑士还有侠客并肩走在一起的奇妙场
景。

  不过更吸引人的则是这里的花柳街,在帝国被叫作妓院,边洲则被称为青楼。
作为临海的大型贸易城市,这里理所当然地有着可谓下樱最大的人流聚集地之一,
所以娼妓行业也深深扎根于此。所在走在花柳街的时候,可以看到很多美貌的游
女抛头露面,对着行人行礼施媚,偶尔也可以看到来自边洲的青楼女子或是帝国
的妓女,各色风情毕露于此。

  浪人,松永黑元走在花柳街上看着那些招揽客人的游女们,的确这里有着下
樱国最好的游女,即使是周游各国的浪人也深然而此。但是对于他来说,有一个
俏丽的身影牢牢占据了他的心灵,再也挥之不去。

  天下五美姬之一,来自安云国的枫姬。她是浪人心中最理想的女人,但也是
父亲下令抓获的对象。对于父亲,被称为黑大名的松永长秀,浪人一直抱着矛盾
的心理。

  如果父亲真的是彻头彻尾的极恶非道的话倒是好了,然而父亲在对待家人方
面并没有可以指责之处,对待部下和朋友也是厚礼有加,正是这种枭雄般的特性
才让他得以成为了下樱的大大名,权倾整个西北地区。松永长秀有一个妻子,名
叫禾子,是当地上屋国的武士之女,但无论是出身还是容貌都相当平凡,然而作
为武家之女,禾子却忠贞地守护着她的丈夫,从小大名最终成为大大名,哪怕是
在长秀广纳妾室之后仍然默默地守护着丈夫,而长秀无论有多少美妾,那个容貌
平凡的妇人却一直是他的正室,从来末曾改变过。直到有一天,一位来自安云国
的妾室杀死了妻子开始,松永长秀对女人的态度彻底变了,无论是什么样的美人,
在他眼里只是用来玩弄和生产后代的工具,末曾有过一丝怜悯。

  浪人作为长秀的次子,对于父亲一直有所愧疚。那是一个只有他知道的真相,
当年叛逆的他偷偷在父亲的妾室里以公子的身份强迫美妾偷情,而对象就是出于
两国交好目的出嫁的安云国公主,本该是正妻的安云国公主当时一直位于松永长
秀的原配之下,却因为美貌被当时过于年轻的黑元看上,强迫她就范,多次之后
某日正好被母亲禾子看到,最终酿成了大祸。最终母亲被刺死,安云国公主也被
赶来的松永长秀不容辩解的斩杀。虽然松永长秀并不知道是自已的儿子强迫安云
国公主,不过心有愧疚的黑元选择了自我放逐,成为了一名浪人。

  然而多年之后,旅行中的浪人遇到了他心中为之一动的美人,安云国的枫姬。
看到和她母亲无二致,却更为年轻漂亮的枫姬时,浪人知道原来当年安云国公主
嫁给父亲前,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如此,童年的恋情和对父亲的愧疚开始再一次
命运般的重合,让浪人处于两难之地。

  银久屋是当地最大的商圈霸主,凭借着支持松永家的功劳,甚至成为了囊括
下樱西北的最大商人势力,和丸岛水军,外鬼众一起作为松永家支持者和功劳者。
银久家不仅从事普通的商业贸易,也是最大的花柳街老板,其开设的妓院囊括了
半个下樱, 和丸岛水军良好的关系也让银久屋拥有了更为广泛的人脉圈,从丸
岛水军抓来的女人会直接卖给银久屋当作妓女,或是通过银久屋作为中介卖给其
它贵人。另一方面,银久屋也会委托外鬼众忍者寻找美貌的女儿,抓来进行调教,
然后献给大名,或是通过丸岛水军售卖给奥鲁希斯各国,形成了一道完整的产业
链。

  银久屋的总店就在上屋国的浜町,作为浪人同时也是大名次子的松永黑元受
邀请来到总部,并得以进入只有最为尊贵的客人才能入内的尊品屋内。那里正在
拜访着一具让人垂涎欲滴的女体盛。

  所谓的女体盛在上流社会并不陌生,在先干净的赤裸的女体身上摆放着新鲜
的刺身供客人享用,这种极尽奢欲和淫媚的进食方式很快就流入奥鲁希斯各地,
包括帝国,西方同盟,边洲,塞拉曼等地都有女体盛供应,并按照当地的特产进
行了改进,比如在帝国在女体身上涂满了奶油的女体蛋糕就非常受欢迎。

  走进客室就可以闻到一种淡淡的女子之香,在装饰得十分华丽的客厅后面摆
着放大量的屏风,而屏风上面无一不刻画着天下五美姬之之,杏姬的春宫图。在
最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个豪华的女体盛。天下五美姬,松永长秀坐拥其二,这一
次主角不是温婉如水的杏姬,而是有着『霜玉美人』之称的北陆雪姬。这位冰雪
美人此刻全身赤裸地躺在一个拜访在桌子上的巨大盘子上面,下层全部铺满了冰
块,而雪姬赤裸的肉体就这样紧紧贴在冰面上,在冰晶的映衬下有着一种霜玉般
的华美感。雪姬身上每个部位都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刺身,特别是乳房,腹部,大
腿和阴道都铺满了上好的食物,而在旁边还放着更多可以随时放上来的食物。被
当成器皿的雪姬双腿和双手垂在桌边,反面抱住桌子,因为她身上是没有任何绳
子的,可怜的美姬不得不用自已用双手和双腿抓紧桌子保持不动,以方便更好的
取悦她的敌人,被称为北国之宝的雪姬脸上充满着屈辱和无奈。

  「这可真是豪华,不知道德平殿下叫我一介浪人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浪人
注意着已经坐在桌上的三个人,分别是银久屋的大老板——银久德平,丸岛水军
的首领——水野村吉,还有一名年老但精硕的老人,下樱国著名的绳师——绳老,
在银久德平旁边的坐位显然是留给他的。

  「黑元殿下,你是大名殿下的儿子,怎么会是一介浪人,可不要自谦了。」
银久德平穿着一身黄色的衣服,略比黑元年长一些,但在商圈大老板之中也算是
年算的,而且长相端正,颇有风度。

  「找我什么事?」坐下来之后,浪人发现女忍者枣正像个女侍一样坐在他的
身边,但是几乎是全身赤裸地,她低着头,好像在忍着什么一样。多少有点尴尬
的浪人故意不去看她。

  「大名殿下,希望能请黑元殿下回去,所以让我们来劝劝你。毕竟最近阁下
的活跃我们都有听闻。」一边说,大老板本人盛上和酒。

  浪人听闻之后,看了一眼对面的水军头领,后者豪放地笑了笑。

  「是我将黑元殿下斩货那个女剑豪的事情上报给了大名殿下。」水野村吉毫
不在意地说。

  「都是自已人,好吧,人已经齐了,就请各位品尝一下我银久屋的女体盛了,
用的材料上是远海最好的鱼虾,但最重要的则是眼前这位美人,北陆雪姬,天下
五美姬之一。」银久德平介绍道。

  「雪姬之美,我早就有所耳闻,只可惜得罪了长秀殿下,雪姬变成了穴姬。」
水野村吉看着雪姬在冰块映衬下变得晶莹的肉体发出淫荡的笑容。触怒长秀的雪
姬,甚至被松永长秀下诏书改名为北陆穴姬,意为向天下敞开肉穴之姬的污名,
所以现在很多人都称雪姬为穴姬。

  听到这个名字,羞耻的无地自容的雪姬只能扭过头,但又无法反抗。这时候,
一双筷子碰触了她的乳房,让她身子一缩,然后从乳头上夹走一快鱼片。

  「无论如何,这可是长秀殿下的厚礼,各位请放心,这个女人已经为此准备
了足足三天,从里到处都被洗干净了,请放心享用。」听着大老板的介绍,穴姬
忍不住流下了屈辱的眼泪,只有她自已知道为此她受了多少哭,连续多日浣肠和
禁食,让她早就筋疲力尽,还不得不用最后的力量抓紧桌子,只是为了让那些客
人更好的侮辱她。

  于是,四个人,四双筷子就在这样开始在穴姬那晶莹的肉体上游走,躺在冰
块上是十分难受的一件事,同时女人身体的体温又会让冰块融化,肉片变熟,这
样口感就会变差。但穴姬天生的耐寒体质加上冰巫女的天赋,让她能受冻的同时
还能在身上保持一种低温,让身上的鱼虾结上白霜,仿佛冻过霜一样,极大的增
加口感,这是一般女人所达不到的。

  「哦哦,果然是著名的北陆穴姬,也只有她能将身上的刺身口感保持的如此
之好。」绳老一边品尝从穴姬肚子上取下的鱼块,一边赞扬。

  「这是用来干什么的?」浪人一般吃着刺身,终于忍不住问身边的女忍者。

  「鬼太夫那个老家伙说他不方便过来,所以让这个总是失败的女忍者作为赔
罪,侍奉我们进餐。」水军头领在示意之下,女忍者枣本来坐着的姿势换成了像
母狗一样趴在地上,然后对着众人分开双腿,接着竟然可以看到女忍者的两穴之
中,都塞满了酱料。」

  「是的,各位大人,头领为了惩罚我的失败,特意让我一起前来服侍各位大
人。」女忍者顺从地撅起屁股,让两穴更接近桌子,「枣的两个油里分别是醋和
酱油,如今正用外鬼里的缩阴之术保存着,请尽情享用。」

  「哈哈哈哈,外鬼里的缩阴之外,老夫这下可是开了眼了。」绳老第一个从
穴姬的大腿上夹起一只海虾,然后将还带着壳的大海虾就这样塞进了已经被塞满,
但没有任何塞子的女忍者阴道里,接着绳老故意用筷子慢慢插到阴道深处,然后
进行搅拌。

  「啊,大人,太,太深了,枣要夹不住了……」筷子几乎是整根没入女忍
者的阴道,可想而知带着壳,上面还有触须和壳刺的大海虾在女忍者体内搅动时
候的感觉。同时女忍者还不知道缩紧阴道以防体内的酱油漏出来,在这种刺激之
下,女忍者开始忍不住呻吟起来。

  「这样就受不了吗,看来鬼太夫那个老家伙训练的女忍也不怎么样啊,有必
要告诉他一下了。」绳老的话语让女忍者吓的一阵哆嗦,立刻乖乖地夹紧阴道,
直到老人满意地取出海虾。

  「恩,这样还不错。」绳老吃下海虾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原本女体盛之中,女体的阴道就是用来盛放蘸料的,但穴姬的身体特性,比
起放入蘸料,更不如放入海物,以达到肉穴冰制的效果。从北陆穴姬的阴道里取
出的新鲜食物,要比一般的更要可口,于是四个人就分别在穴姬的身上饱餐了一
顿。而可怜的北国穴姬那毫无保护的身子必须承受着来自四个方向的筷子,不仅
仅是从身上取下食物,男人还喜欢将筷子去调戏美人的身体,看着她受辱又无可
奈何的样子取笑,直到所有人都吃完,曾经的北国第一美人也已经筋疲力尽,狼
狈地倒在桌子上,奄奄一息。

  「今日,银久屋的招待各位是否还满意?」银久屋大老板吃完之后询问众人。

  「满意,这如果不能说满意的话,还有什么是更好的呢,只可惜没办法天天
吃到这样的食物啊。」水军首领笑着说。

  「这次是大名殿下的盛意,是为了招待黑元殿下,无论黑元殿下是否愿意回
去,大人的心意是到了。」银久屋大老板顿了一顿,「事实上呢,接下来银久屋
还想请各位继续住一,两天,我们这里还准备了自已的礼物。」

  随着画满了杏姬春色图的屏风的拉开,赫然是一个金发的西洋美女,一个黑
发的东洋美人,两个美人一左一右,分别被绳子牢牢绑住,半吊在半空之中。但
仔细一看的话,两个人身上的绳子都是仅有一根,也就是说她们分别是被一根绳
子活脱脱绑成这样的,而整个下樱有如此绳艺的人屈指可数,所有人都将眼神放
在了还坐在一旁的绳老身上。

  「没错,正是老夫所为,不过这其中也是受大老板的帮助。」绳老笑着说。

  「左边的一位是西方同盟,布雷斯特的云游骑士玛莉缇丝。这个像洋娃娃一
样的金发女骑士在我的店前面挑畔我国的武士,一连击倒了三个人之后,绳老出
手才制服的。本人在这里的确很钦佩绳老的技艺,只用一根绳子就可以把这个女
骑士当场制服。」银久屋大佬板继续说,「对于这个漂亮但又有点公主病的女骑
士,银久屋会采用那边的奶油蛋糕做法,准备在她身上涂上进口过来的厚奶油来
做成女体盛。」

  看着桌上穴姬的悲惨模样,估计这个有着淡黄色头发,像洋娃娃一样漂亮的
女骑士肯定很后悔来到这里。

  「右边可是大人物,看准了,她就是边洲海事李家的大小姐,李淑瑶。这位
李家荡寇提督大家一定都认识,以年以来她和她的舰队一直都在阻挠我们的生意,
这一次终于给抓了过来。」大老板走到黑色长发的女提督身边,用手拉扯着了一
下在女提督身后延伸伸出来,然后吊在上梁的绳子。由于将女提督全身绑的死死
的绳子仅由一条绳子构成,而且宽松有度,哪怕只是轻轻一拉,那夹在女提督双
腿间的粗绳以及两条夹着她乳房的绳子都会跟着移动,粗糙的表面拉扯给李家小
姐带来了巨大的刺激,看着眼前异国的男人对着自已嘲笑,李淑瑶又羞又急,却
没有半点办法。

  虽然边洲和下樱都是中立地区,彼此没有正面意义上的战争,但在法外之地
仍然摩擦不断。下樱的倭寇不断骚扰着边洲的海岸线,以及劫掠边洲和海对面本
国的贸易航路。为此,边洲也组织起了自已的荡寇舰队来对应不断变多的倭寇。

  其中,边洲名门的海事李家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李家小姐李淑瑶带领的舰队
就是最为有名的专门针对倭寇的舰队之一。几年间,败在李家舰队下的倭寇许许
多多,让李家海军名声大噪,成为了最大的海上守护者之一,但凡有边洲商船出
海,往往都会选择李家作为海镖。

  但海事李淑瑶在保护船镖的同时也遇到了她人生中最大的对手,有着下樱大
名支持的海贼,丸岛水军。几年来,李家水军和丸岛水军进行过大大小小几十场
海上合战,虽然大体上输少胜多,但随着李家的势力衰弱,以及松永长秀成为大
大名,丸岛水军实力一再提升,最终反而压过李家水师,直至不久前李淑瑶本人
也被丸岛水军首领水野村吉抓获。

  「这位边洲的女提督,我们银久屋也会采用那边特别方法烹制成最有风味的
女体盛,请大家享用。」大老板边说,一边看向坐在一旁的水军首领,「不过这
位女提督的所有权是归丸岛水军的,水野大人只是带来和我们一起分享而已。」

  「哈哈哈,这个女婊子这几年没让我们丸岛水军少吃苦头,沉在她手下的舰
船至少有几十艘,老子整个水军都在等着回去怎么操烂女提督呢,这次尝完了我
可是要带回去的。」水野村吉得意地哈哈大笑。

  「最后那边是什么?」最后,浪人指了指最右边的屏风,方才进入房间的香
气也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哼,果然还是公子眼睛尖……..」只见当银久屋大老板将屏风拉开的瞬
间,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然就是之前一直被松永长秀追捕的安云国公主,枫姬。
只见枫姬和另外两个女人一样,被一根平平无奇的粗绳所绑住,这根绳子将她整
个人呈单腿上抬的姿势吊在半空之中,将女性的私处完全展现出来,同时又用绳
子将她的乳房直挺挺地勒紧,突出了女性的淫媚同时,又让她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同时,作为天下五美姬之一的枫姬,其姿色瞬间就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只
有浪人呆在现场,脑内一片空白。松永黑元确定设想过和枫姬再次相见时该说什
么,但他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

  「这,这不是枫殿下吗,之前在海上我还以为被她逃走了,但没有想到竟然
是被德平殿下抓到了。」水军首领有点吃惊,「不过这绳艺,还是绳老的手法?」

  「哼哼,正是老夫,大名殿下抓捕枫姬的指令可不仅仅是发给你们几个喔,
老夫也有指到委托的。」一边说着,绳老一边把玩着手上的绳子,那是他的调教
工具,也是武器,「不过抓到她的时候,枫殿下可是太虚弱了,该说是还亏了水
野阁下和黑元阁下干掉了她的保镖呢。」

  「不愧是绝色美姬,比起这个穴姬可是完全不差,而且是个良家美人,这种
香气真是让人受不了。」枫姬被称为香华美人,本就是香艳又华丽的美人的意思,
既使是在五美姬之中她也是最为华贵且全身充满着香气的美人,所以哪怕仅仅是
被这样吊着,仍然让男人看直了眼。

  「不过,枫殿下是大名指定的女人,我们是不是不能动?」水军首领有些迟
疑。

  「我已经得到殿下许可了,只要不污染她的子宫,其它都可以,毕竟你看同
为天下五美姬的杏姬和穴姬的待遇。」说完,众人扫了一眼瘫倒在桌上的穴姬,
会心一笑。

  「黑元殿下,果然是你………..真弓也是被你………」被绑着的枫姬
并没有被塞住嘴巴,她清利的眼神看着浪人的眼睛,仿佛可以直视入他的心灵。

  即使是浪人,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之下,也别过脸去,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
个女人。利刃在手,但他能否战胜水野村吉和绳老的联手先不说,他也愧对于他
的父亲不可能对父亲的重要支持者下手,但同时,他更对眼前的枫姬有愧,如果
不是他打败了女剑豪,或许枫姬就不会落入绳老之手,他并不知道父亲最后还安
排了一手,一切都好似命运的嘲弄一样。

  「怎么,黑元殿下和枫姬是认识的吗?」银久屋大老板问道,其它两个也不
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只是一段不该相遇的偶遇罢了。」黑元转过头,不得不离去,「真的,是
不该相遇的…..」

  ………………………..

  深夜,浪人一个人坐在屋外,看着天上的月色。

  作为浪人十数年,他行走过下樱各处,后来还游历过边洲和帝国,甚至更远
方。他见过的人情世态无数,却无一能触动男人内心的涟漪,或许是来自父亲的
恶德之血脉吧,浪人一直觉得自已是个无情之人,他总是以最淡漠的态度游走在
世间。虽然时尔有友人,有爱慕他的人,但对他来说从来只是过眼之云烟。然而,
当看到神似当年的安云国公主的枫姬时,一切都变了。

  这个女人的影子深深嵌入他的胸口,如果说天下最可笑的事情,莫过于让恶
贯满盈的人遇到他心爱之人。浪人愧对于他的父亲,愧对于枫的母亲,这是连浪
人都无法坦然面对的事情。

  浪人走在吱吱作响的木制走道上,前往关押着枫姬的牢房,在道路上,仿佛
听到男人强暴女人时的声音,这让浪人紧握刀柄,加快了脚步。

  「嘿嘿,不愧是穴姬,肉便姬,可惜了你天下五美姬的身份。」男人玩弄女
人的声音虽然很轻,但都被浪人听在耳朵里,同时女人被男人侵犯时所发出的声
音更是让浪人心烦意乱。

  直到他拉开房间的门,里面是倒在地上的武士两人,还有坐在一边喘息的美
人。美人是雪姬,而不是枫姬。枫姬正站在房间另一边的出口,身上穿着狼狈不
堪的衣服。

  「松永…..黑元……」雪姬挣扎着挡在两个人之间,「枫殿下,快走…
…..」

  枫姬点了点头,抱着武士刀冲到外面,而浪人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松永黑元,下一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安云国的南条枫,一定会亲手
将你诛杀,我在这里,对着月亮发誓!!」

  月色之下,枫姬用充满着恨意的眼神看着男人,然后越过屋檐,消失在黑夜
之中,只留下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的浪人。

  占领着下樱国北部地区的大大名松永家和占据了中部的南条家,激战的序幕
拉开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780.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