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三十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chen4000
  2019年4月2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春满四合院
  字数:10622

  开始之前有几句话要先说:本文不是凌辱虐待文,本章提到的那个梦境,并
不代表后边会走重口味路线,也不代表一定会梦境成真,这只是主角收到的一个
警告而已。

  那么,他将如何选择了?

  还是有劳各位多回贴,多点红心,谢谢!

  「啊!!别!!不要搞她们!!」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心狂跳得几乎
跃出胸腔,双眼怔怔地看着床尾,但却是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见,刚才噩梦
中出现的一幕幕正在我眼前不断掠过。

  「不……不要……和她们没关系……不要……」

  我口中还在不断喃喃地呓语,直到感觉手臂被某样东西抓住,这样东西也在
不断用力摇动着我的身体。我浑身上下一激灵,猛地把手臂从那样东西之中抽出!
然后就是一声相当清脆的响声。

  「啪」「啊!亚一你干嘛呀!」

  依依的尖叫声终于让我清醒过来,虽然还是惊魂未定。我连忙扭过头,看着
脸上同样是惊魂未定的依依,她刚才显然是被我的大动作弄醒了,伸出手握住我
的手臂想摇醒我,但我却条件反射一抽手,还在她脸上打了一下。

  「依依,对不起,你在这……啊……你在这……没事就好……我……我…
…」语无伦次之下,我还伸出手抚摸依依被吓得有些苍白的脸。此时,我才感觉
到自己上身虽然是赤裸,但冷汗却是涔涔直冒,额头发鬓都是汗。

  「亚一你干嘛了,怎么了?做噩梦了?你这脸色好难看……出什么事了,和
你睡了那么久都没试过呀!」

  「是呀……陈先生……你刚才……你刚才吓死我了……」

  啊!对,昨天晚上我没有回去,现在还在赤裸天堂的包房里边,谈樱还睡在
我的另外一侧。我连忙扭过头去安慰并道歉,她脸色比起依依更差,甚至可以说
完全是煞白。

  付了钱之后,客人留在包房里过夜是没有问题的。其他人包括王家姐弟都先
后离开,美女传送娱乐区也在投喂的美女被吃干抹净后关门打烊了。我也是忽然
起了心思,把依依与谈樱拖过来那张足够大的大床上一龙二凤玩了一阵,然后大
被同眠,但没想到……

  「依依……谈樱……我……我现在没事了……真抱歉,吓着你们了……」

  其实我一看见依依,就马上想起了噩梦中和她有关的骇人一幕,而且,还不
止是她,还有其他人……只是我现在肯定不会再对依依提起。

  「你没事就好,亚一,我知道你最近事情很多,不要想太多了好吗?看你头
上的汗!」依依很体贴地没有追问我到底梦见了什么,而是掀起被子下了床,去
衣柜里取干净毛巾,

  「几点了,啊呀,都七点了,我还要回学校上课了!」谈樱忽然一阵紧张,
但随即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急什么?急也没用!就算赶得及回去也来不及穿校服,都是一样受罚,也
不是第一次了!」说完之后,她整个人伸个懒腰,又重新躺倒在床上。

  「来,亚一!」依依拿过毛巾,帮我擦拭着头上的汗水。

  「谢谢依依!」

  「我们之间还说这些干嘛!」嘴上虽然这样说,但依依还是展露出了笑靥。
因为离得近,我嗅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躁动不安的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从噩
梦中过来的记忆渐渐淡然,心中总算暂时安定了。

  就是一个梦,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今天一早还要和林嘉华去见至根大
师,我身上已经汗湿了,干脆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下。想着,我握住了依依的
手。

  「依依,不用擦了,我直接洗个澡吧!」

  「也好,要我陪你洗吗?」

  「不必了,你好好休息,有谈樱在了!」

  那个足够一群鸳鸯戏水的按摸浴缸里边,我静静趴着不动,任由谈樱拿着毛
巾擦拭着我的身体,她很仔细,甚至趾缝都清洁得一干二净。我感受着少女滑腻
柔软的肌肤,尤其是那对尺寸不凡的胸器在我身体上的按蹭,少女的大蜜桃再给
我来了一次波推,两团软玉不断地在我的背上转圈研磨,说不出的惬意。

  「谈樱,你真会侍候男人,学校里教过吗?少女乳房都是极品,尤其是你这
对了,哈哈,你的乳晕和乳头都硬挺了,很舒服!」

  「嘻嘻,谢谢陈先生你夸奖,说起乳房,虽然我也经常自夸,但那天看见林
家大小姐的胸型才是极品,我真是自惭形秽,你刚才也在叫……」说到这里,她
忽然停了下来。

  我明白她的意思,肯定我刚才在噩梦中也叫着林嘉碧的名字。谈樱这个小姑
娘,还是别吓着她的好,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刚好此时,依依拿着我的衣服走
了过来,开口问道:

  「亚一,你的衣服我放这里了,你是吃了早饭再去接二小姐是吧?」

  「看时间,我送你回去还有送谈樱回学校,再去接二小姐吧。」

  谈樱连忙道谢,依依则把衣服放好,刚想离开,我却一下把她叫住:

  「依依,对了,你辞职后,宾馆发给你的制服怎么处理的?」

  或者这个问题依依听起来有些无厘头,她愣了一下,但还是回答说:「除了
一套,都扔在宿舍里没有带回来。」

  「啊?除了哪一套?」

  「粉红色那一套,你不是特别喜欢操我的时候让我穿着吗?所以我留着了。」

  「什么?粉红那一套?!」

  我一阵惊诧,心跳又一下子加速,噩梦里边的依依,正好穿着那套粉红色的
制服……难道……不不不……只是巧合而已……我尽量安慰自己,但冷汗还是重
新涔涔涌出。

  「陈先生,你怎么了?」在我身边的谈樱自然察觉出我的异样,她有些惊讶
地停下了身体上的动作。

  「没什么,谈樱,算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穿好衣服出去先吃个早餐吧
……」

  「哦?陈先生……你不操我一次吗?这次之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了
……」说到后边半句的时候,她把身体贴了上来,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还换
了一种比较哀怨的语气。

  这个谈樱盘算什么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虽然有可口的肉体在身边,但我确实
有些意兴阑珊,而且昨天全天干了不知多少次,也确实要让肉棒好好休息一下。

  「不了,谈樱你陪护的时间早过了,我送你回学校吧……」

  明德中学虽然比不上那位被吊上传送带的倒霉女生的智文高中,但在甲一也
属一流名校,早上8点左右正是学生回校上学的高锋,为了避免让校门口的学校
风纪揪出来,所有女生进校时校服都穿戴得相当整齐,甚至左右两腿上的丝袜都
要检查一下有没有破线穿洞,高度是否一模一样,衬衣的纽扣有没有扣好,衣领
有没有翻好,领带有没有系好。倘若在穿着上违反了校规,风纪会很乐意将她们
身上的校服剥个精光,让女生一天全裸上课,毕竟高中的女生都已经破了处,更
无禁忌。

  女生一天裸体上课不是光着身子那么简单,没有了校服的保护,下课期间,
或者放学后,你就等着成为男生的淫具与精壶吧。

  但学生人多,每天总会有倒霉女生撞在枪口上,现在就有几个懒洋洋地站在
一边,无奈地脱着身上的校服。忽然间,校门口响起了一阵骚动。

  一辆轿车缓慢驶近校门,明德中学是名校,乘家长的车来上课的学生本来也
不少,再加上这辆车远非什么豪车,所以一开始并不引人注目,但当车门打开,
一个身无寸缕的女孩下了车,自然很快就引起在场所有人的侧目。

  「哗,谁呀,那么豪放主动不穿校服来上课?!」

  「啊啊啊!是高一的骚逼谈樱呀,她昨天要去陪护吗?让人玩了一个晚上?
我看看是谁送她回来的!」

  「看她骚成那个样子,侍候男人也不用那么拼命吧,真怪不得有『水帘洞』
这个绰号了!」说这句的,肯定是个一脸嫉妒的女生。

  谈大校花对耳边的各种风言浪语毫不理会,也丝毫不介意周边的目光,尽管
我看见她下车后呼吸都有些急促,皮肤也渐渐泛红。

  「陈先生,依依姐,我到了,谢谢你们,再见!」

  「好的,谈樱今天上课愉快!」

  我特别用重音说出「上课愉快」四个字,搞得车里车外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因为还有时间,我不急于把车开走,虽然这十几个小时谈樱在我面前都是全
裸,我也有点看腻了,但现在看着她挺翘起伏的裸身背影款款走向校门,忽然又
有了一种新鲜感。那窈窕的胴体比例匀称,修长而曼妙,尤其是在朝阳映照下,
白色的肌肤又泛上了一层的金黄。谈樱的校花称谓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一众学生,
无论男女,都在旁边啧啧赞叹。

  其实今天谈樱也是两难,她回去取校服肯定迟到,迟到也是一样的惩罚,倒
不如直接就裸体回来上课,明德这种学校,一天总会有十几二十个女生甚至女老
师因为各种原因要裸体上课,如果碰上陪护队征集,几个班的女生祼体列队离校
也是常见的事情。只不过今天早上谈樱这种情况,倒真是比较少见。

  暂时管不了谈樱这件活体泄欲器会被灌入多少精液,我呼一口气缓缓神,摇
起车窗准备开车送依依回去。谁不知依依忽然间伸手过来,隔着我的裤裆握住有
些挺直的肉棒,还上下撸了起来。

  「袁小姐,你没上过驾驶课吗?你摸错档杆了。」

  「才没有了陈教练,我就喜欢摸摸我男朋友的大棒棒,要不要我替你口一下?」
说着,她还真俯下身,做势要用口含上去。

  「好了,别闹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送你回去了,依依回去好好休息吧,
等我晚上回来。」

  「那么直的棒棒,一会又要便宜林二小姐了,唉……也好,我就穿那套粉红
色制服等着你,记得回来后就把我剥干净呀!像那时候在宿舍那样,几下将我扒
干净,把我扔到床上,再扑上来狠狠地操我……」

  依依轻轻地在我耳边挑逗着我,带着甜甜的笑,但我心里却「格登」一声,
刚才那一问好像反而增强了她对于粉红色制服的印象,如果她真的经常穿在身上
……那……真会出事吗?

——————————————————————————————————————–

  这个世界的气温好像永远都是20- 30度左右,虽然稍稍偏高了一些,但
胜在没什么太大的温差变化,非常适合女性露肉。若论天气,除了偶尔有比较强
烈的雷暴之外,没有听闻有台风、酷暑、冰雹、暴雪等恶劣天气,真是一个相当
宜人的叫春环境。

  9点之后,天空洒了一阵细雨,现在雨已经停了,马路两边的枝桠上挂满水
滴,一阵晨风吹过,水滴密密地滴落在地上,涓涓细流再汇流成或大或小的水洼,
经过洗涤的空气湿润而甜美,山中幽处一片恬静。

  但很快这阵的空山灵雨就被一辆疾驶而至的轿车所打破,水洼里的水被车轮
碾压,水花飞溅,地上只留下一条清晰的车辙。

  我沿着山路小心驾驶,山路虽然幽深,但偶尔一个转弯,眼前却是豁然开朗,
甚至可以看见掩藏于山中深处的神根山度假宾馆。

  「你开着车在想什么?从倒后镜看你表情,嘴角都弯起来了。」

  「没什么,二小姐,我想起一些过往的事情。」

  「过往?我还以为你在想昨天那个活动,一个晚上网上都是各种热搜,各种
转发,我的同学都在疯转,不过我是没什么心情认真看了。」

  「哦?上了热搜?那骂的人多不多?」

  「当然有,还不少了,要不我念几句给你听听?」

  「不必了二小姐,二小姐你昨天晚上也在医院吗?」因为我是在半路接上的
林嘉华,所以也不清楚她昨天晚上在哪里。

  「不,我晚上回宿舍了,我也好像好久没有回去,若若急得什么似的,我也
不能太难为她。今天一早还是没上课溜了出来。陈先生,我爸的那些事,我也暂
时不想管了。我是我,我爸是我爸。」

  「二小姐,这我明白。」其实现在都是兰蕊直接和我联系,这样当然更好。

  「那时候我爸答应我,只要完成了你那边的事情,就再也不用我去陪任何人
了,所以我才答应了。我姐都开始厌烦他那里的事情了,不要说我。」她沉默了
一阵,然后继续说道:「如果我姐夫真的出事,我爸的事情,我不会再管!」

  「现在唯有看看至根大师有没有办法了。」我顺口说了一句,然后再问:
「那昨天晚上大小姐她在哪里?」

  「我姐在医院,昨天晚上姐夫的父母过去了,商量新的救治方案。」

  「哦?那位方主任有什么新办法吗?」

  「唉,你刚才也说了,我这次来拜访至根大师,就是看看有没有办法,我不
想让我爸把姐夫接走!」

  二小姐心中所担心的,肯定和我一模一样,如果真是让林雄接手云麾杰的治
疗,那么林嘉碧就只能回去当副总了。

  「其实,如果接走麾杰,我想他父母也不会答应吧。」

  林嘉华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陈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我
爸的手段,他是绝对有办法搞定姐夫父母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或者我现在说
已经迟了,以他的占有欲,凡是没有经过他同意就同时操过我们两姐妹的人,都
要小心一些。」

  「哈哈,谢谢二小姐提醒,但……我的鸡巴都已经插过了,再多想也没用。」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对于他来说,你或者还有利用价值。他那个人,还
不至于和钱过不去。你不要太过于接近我姐就行。」

  不接近你姐?有可能吗?单单是前面的根场,那天晚上的轻柔筝音、轻烟氤
氲的乳前茶、云层后边的朦胧月光、池塘中丰满冶丽的人影、销魂蚀骨的抵死缠
绵……那一幕一幕,重新拥上心头。

  虽然时间过得并不久,但是,恍如隔世。

  「走吧,我们进去,昨天已经和根挺侍者联系过,她在等着我们。」

  根场的山门一早就已经打开,信徒鱼贯而入,我们自然也跟在后边,林嘉华
今天穿的是白色碎花衬衣,黑色贴身长裤,我在后边跟着,看着她臀部的款款摆
动,那观感,居然也不亚于刚才全裸的谈樱。眼前忽然又浮现起林家二小姐前后
两次翘起白嫩的大屁股,被我的鸡巴插得娇喘连连,臀肉不断波浪起伏,全身颤
粟喷潮的媚态。「档杆」不由得又硬挺起来,走路越来越艰难。

  「走到这里你就不要老想着那些好不好?昨天一整天还没有玩够吗?」

  我不禁一愕,但想想林嘉华应该是从我的脚步声、女人被其他人注视时候的
第六感、最重要的是对我为人的了解而猜到的,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否认与掩饰,
直接接上了一句:

  「确实玩不够呀,像大小姐二小姐这种极品的姐妹花,又怎么会玩得够?」

  林嘉华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我。

  我们径直穿过主祭场,来到后边的中央庭院,果然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斗
篷的侍者,正伫立在一边,林嘉华连忙迎了上去:

  「根挺侍者早安,您在这里等我们吗?真是有劳了。」

  原来还是那位穿得雌雄莫辩的侍者根挺,但她的斗篷却从褐色变成了白色,
不知是不是级别提升了。只不过还是做着那个撸管一般的手势——左手五指并拢
成管状,右手拇指与食指指尖相碰成握圈状,在左手五指上来回套着——向我们
行礼。

  「林嘉华,陈亚一,你们来了,至根大师已经等候多时了。」

  「根挺侍者,好久不见了!」我也连忙上去鞠躬回礼。

  「两位请随我来吧,大师在静室里边。」但说完这句之后,根挺却没有挪步,
站在那里不动,我们正奇怪,她却对着我来了一句:

  「陈先生,你现在回头,神根宽宏大量,还是来得及的。」

  我一脸愕然,但问题是,我回什么头?我回头干什么?我回得了头吗?

  可能过了一阵见我没有反应,根挺又说了一句:

  「你难道真要辜负信女袁依依那天晚上为你的祈福吗?」

  「这!这!!」我心中一震,马上又想起那个噩梦,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根挺,
也许我的表情太过失态,在一边的林嘉华破天荒地伸出手,拉拉我的衣袖,轻声
说道:「陈先生,陈亚一,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二小姐我们走吧!」我回过神来,根挺已经转过身在前边引
路,我们唯有跟在后边。

  「肯定是那个根场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告诉给根挺。又或者……至根大师得
到了某些启示,再告诉给其他侍者……和那个梦应该没关系,我刚才反应如此大,
实在不应该……」

  胡思乱想之中,我们已经穿过偏厅,来到至根大师的静室外边。

  想不到我们还没开口,至根大师雄浑的声音已经从里边传了出来。

  「根挺,请陈亚一进来吧。」

  「遵命,陈亚一先生请进……」根挺让到门边,恭敬地做了一个手势,请我
先进去。

  林嘉华心中肯定一愣,怎么先叫我单独进去?我和她对望一眼,竭力装出一
个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去安抚她的心,其实我心里边清楚,肯定又是与我的身世
来历有关系。

  静室里边的陈设还是一模一样,和上次一样,至根大师身穿黄色斗篷,盘腿
坐在一个蒲团上,面向墙背对着我。

  他是我在这个世界感觉最捉摸不透的人,也是颇为之害怕与忌惮的人,毕竟
他曾经一口就说出我的来历,所以我恭敬地倒身下拜。

  「信男陈亚一拜见至根大师。」

  「陈亚一,我或者叫你陈亚一吧,你感觉这个地方,或者应该叫这个世界,
对比你原来的世界怎么样?」

  我也实在没料到至根大师的第一句话会是说这个,但稍一思索,把自己的身
份在两个世界之间做了一下转换,徐徐说道:

  「这个世界虽然相当淫乱,但,如果除去性方面,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或者
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比原来的世界好。原来的世界,其他不说,单是我原来
工作的地方,尔虞我诈,有时真令人防不胜防。而这个世界至少到目前,大部分
人给我的感觉都相当容易亲近,生意场上都相当守诚信,说一不二,根本不用担
心他们不守合同,各种拖拉阻延。」

  我的对答明显令至根大师颇为满意,他点一点头说道:

  「你有这种意识,表明你确有一些慧根。」

  我心里又是一愕,连忙追问道:

  「至根大师,你言下之意,你去过我原来的世界?」

  至根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继续说道。

  「陈亚一,你靠过来吧,坐到我前边。」

  至根今天的所言所行都一直出乎我意料之外,或者,这才是修行高深的体现
吧。而他居然也静静地转过身,搞得我相当好奇地想窥视这个修行者的相貌到底
如何,但正如以前大小姐所言,斗篷的阴影把他的上半边脸完全遮住,只露出鼻
梁以下,看不清相貌,不过也可以判断出至根大师的年纪并不老,甚至与我差不
多。

  我依言向前走了几步,在他面前重新盘腿坐下。此时,至根大师做了一个我
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举起右手,直接向我头上点过来!我吃了一惊,下意识之间
想避开他的手指,但身体却感觉受制一样动弹不得,当他食指指头终于接触到我
的眉心,我整个人眼前忽然间一黑,正欲挣扎大叫,却有画面浮现了起来……

  「啊!不……怎么会……至根大师……我怎么……」

  我全身如像坠入万丈深渊,又如坠入冰窟,想叫,却一个字也叫不出来,想
动,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因为眼前浮现起的,居然就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噩梦,而
且一些已经淡忘的细节,又重新清晰了起来。

  这些我绝对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但,现在却连闭上双眼都做不到!

  在一条主干道上,一支队伍正在游行,准确一点说,是一群近乎疯狂的人正
在押着某些人游街。

  这群巅狂者有男有女,但看上去年纪都普遍稍大,他们在振臂叫着什么口号,
但乱糟糟的,又是梦境,根本听不清在叫什么,只是隐约可以听到「寻性」两个
字。但引人瞩目的并非是这群人,而是在队伍中间,被绑着一条长绳上扯着走的
一长串女人。

  如果说她们是全身赤裸,那并不贴切,因为有部分确实是全裸,但有部分身
上还穿着已经被扯成破布条的衣服,显然原来的衣服是被粗暴地扯下来。不过所
有女人的双乳和下阴都袒露了出来,看得出是被其他人有意为之。

  但令我感觉到恐怖的,并不在此,而是每人脖子上,都挂着一个硕大的「寻
性」二维码。

  那个并不是让人扫的二维码,是故意丑化之后,但保留了「寻性」二维码特
征的一个东西,上边还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一看就是要羞辱挂着码的这些女性。
她们因为是被扯着游街,所以步履蹒跚,一步一踉跄,所有人都神色惨白,有些
目光呆滞,像行尸走肉一样跟着绳索前进;有些默默低头,一路走一路哭;有些
则不住地左顾右盼,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身边的那些人。

  「你应该知道,最可怕的不是这些吧。」

  至根大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想挣扎,我想大叫,但还是动弹不得,眼
睛都无法闭上,只能继续看着这个队伍缓缓经过,有稍为走得慢的游街女性,被
旁边的游行者狠狠一脚踢在屁股上,「啊」地叫了一声,向前冲了几步,差点摔
倒在地,周围的人见状哈哈大笑。又有因为心神不定,没有沿着那条长绳直线前
进,一边押送的人上前狠狠扯住头发,大力拽入队伍里边,痛得她哇哇大叫。

  这些游街女人明显就是「寻性」的女性玩家,在梦境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但正如至根所言,前边这些并不是最可怕的,甚至她们已经是最幸运的了。

  在队伍中间,缓缓驶来一辆平板拖车,在后边的拖卡上,一群女人正在被男
人们疯狂地轮奸着,而且……令我目眦欲裂的是,这些全部都是我认识,或者直
截了当的说,我操过的女人。

  首当其冲的就是林家两姐妹,她们都像母狗一样趴在拖车上最显眼的位置。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肆意侵犯着她们。其中,妹妹身前的男人终于在狞笑声中拔出
了那条鸡巴,林嘉华开始了剧烈的咳嗽与干呕,白浊的精液也从口中吐了出来。

  另外一只蒲扇一样的大手伸了过来,一下抓住林嘉华的下鄂,将她的头抬了
起来,丑陋的鸡巴就捅在那惨白的嘴唇旁边。牙关紧咬的二小姐用惶恐而绝望的
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断地摇头躲闪。但是,这种眼神只会更加挑起男人的兽
性。那个男人的手暴力一捏,我甚至可以听到「咯」的一声。林嘉华的牙臼吃痛,
只能再次张大,又一根鸡巴捅了进去……妹妹的喉咙被这样一条巨蟒不断反复侵
入,可以看见她苍白而俏丽的脸上,两行清泪已经流了出来。

  我心里的煎熬无法形容,梦境还在继续折磨我,尤其是妹妹旁边,就是林嘉
碧……

  大小姐之前不知已经被轮奸了多久,再淫荡的淫娃双眼都已经变得毫无神采,
像死人一样。直到后边的男人在她体内射完精,再一脚踢在她屁股上,林嘉碧脸
上才露出一丝的惊慌,「啊」叫了一声,整个人扑倒在车上,白浊的精液也同样
从股间流出,湿了一地。

  几个男人上前,一边笑一边把林嘉碧翻了一个身,她的娇躯上都是各种抓痕
血印与淤青,从颈部以下都是一层一层干结的精斑又或者新鲜湿润的精液,真有
些惨不忍睹。

  一个男人伸出脚轻轻踩着大小姐的肚皮,一下一下地压下去,之前不知多少
个男人灌进去的精液被从身体里边踩了出来,像喷泉一样,一股一股的从阴道里
喷出,量非常多,甚至一直流到她的脚踝位置。肚皮每被踩一下,林嘉碧就痛苦
地叫一声,但到了最后几下,叫声变成了一种夹集着痛苦与呻吟的声调。等到再
也踩不出什么东西,那个男人趴在她身上一下分开她的大腿,又把鸡巴捅了进去
……大小姐忍不住「啊」地大叫,但随着男人抽插的深入,她的表情,又浮现起
陶醉与迷离,还不由自主地把已经饱经摧残的双乳挺起,任由男人大力抓揉。

  林家姐妹是如此,后边其他被边轮奸边游街的女人……从许颖芝开始,杨菲
逸、张芸芸、刘潇妤、潘阆苑、柳檀、小白……甚至包括了「寻性」公司里的女
同事……我耳边尽是游行男人放肆的笑声,猛烈纵情而毫无怜悯可言的肉体冲击
声,夹集着女人的哭腔与呻吟惨叫。其中许颖芝显然是生完孩子不久还在哺乳期,
她跪爬着,身体居然被束缚在一处兽栏里边,双乳各被套上了一个取奶器,旁边
的两个大玻璃瓶内,就是从里边吸出来的大半瓶白色人奶……

  这梦境是预兆吗?是预兆吗?是预兆吗?这场游街明显就是针对我与「寻性」,
但奇怪的是,在队伍里并没有看见「我」!按理「我」应该被第一个揪出来!

  如果「我」被揪出来并在游街的队伍之中,或者后边的女人就不会受那么多
苦。

  但,我自己心知,以上这些,并非梦境中最恐怖的一幕……

  游行队伍忽然间一阵躁动,前方一群人押着一个女人从小路里出来,和大队
伍汇合。游行队伍的人看上去相当兴奋,明显是因为逮住了什么重要人物。

  而那个女人身上还穿着粉红色的制服……没错,她就是依依。

  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依依的表情却是出奇的冷静而木然,对接
下来的命运相当淡然。那群人围上去一边欢呼一边把她粉红色的制服上衣扯开,
露出了里边嫩黄的紧身衬衣。

  这件衬衣的设计非常贴身,曲线珑玲浮凸,是我最喜欢撕开的一套。但现在,
我却看着几个男人隔住衬衣狠狠抓住里边饱满的胸部,一边大力揉搓一边哈哈大
笑,然后再用力向两边撕开。依依的表情仍然相当平静。男人们继续扒着,几下
之后,依依下身的短裙被扒掉,内裤更加是被一下扯成一片破布,甚至把她的丝
袜也完全撕掉。虽然依依裸体远非第一次,她被其他男人玩弄我也见得多了,但
看着她这次是被非常明显的羞辱……那种无力感……令我痛入心扉。

  但这还不止!扒得精光的依依,被两个男人紧紧握着左右两边手臂拖到一张
预先准备好的不锈钢长桌上——梦境之中差不多是中午时分,这张被太阳暴晒过
后的金属桌,将一个身无寸缕的人绑上去,可想而知滋味会是怎么样。果然,在
用绳子固定依依身体的时候,她的背臀腿紧贴着金属桌面,显得相当痛苦,不断
扭动着身体,但我留意到旁边有一个男人凑上去在她耳边说着什么,甚至还伸手
在她脸上扇了几下,依依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被捆绑好之后的依依,双腿不单
张开,而且还上屈到身体上边,这样,她的阴穴非常明显地暴露了出来。那群人
将这张桌子再绑在平板车车头前边,整个游行队伍,又浩浩荡荡地前进。而依依
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天空,从中,我却看到了一丝丝的企盼,好像正在思念着什么,
倏然之间,泪水从里边夺眶而出……

  我真的不想再看,我宁愿去死也不想再看了,求求你……

  终于,眼前不堪的一切都消失了,我再次惊醒过来,面前还是那个静室,还
是至根大师。我的身体在颤抖,全身汗流浃背。想说话,才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
不出来,自己的脸上,也流过了两行眼泪。

  「我的本意,是不想让你看见这些的,但是……你昨天搞的事情,真是彻底
触怒神根了,你可知否!」

  「大师……这是梦,都是假的!假的……」良久,我缓过神来,整个人俯身
拜倒在至根的面前,口中说的却完全是语不成句。

  「陈亚一,是真,是假,这并不重要,只不过,你现在回头,还是来得及的。」

  我一阵沉默,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唉,我知道再用言语相劝,已然无用,倒不如直接一点,或者还可以惊醒
你的内心。陈亚一,好自为之吧!」

  这时,至根大师再也没理会我,而是忽然提高声调,对外边的根挺说:

  「根挺,请林嘉华进来吧!」

  很快,林嘉华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她也倒身下拜,说道:「信女林嘉华见过
大师,大师,我姐夫……」

  「林嘉华,你不必说了,云麾杰的事情我很清楚,但我无能为力!」

  林嘉华一下愣住,面色大变,她抬起头看看我,眼神非常怀疑,肯定是在想
我刚才在这里和至根大师说过什么。但我现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修行多年,有人说我有神通,但我心知一切都是神根有灵,冥冥之中早
有定数,我最多只是顺势而为。有些事情,运势到了,我就推一推。但有些事情,
运势未到,多做无益,又或者神根已经有了定数,任何人也无法改变!但你们请
记住,无人可以逆神根之意!神根绝对不是外边祭场上的那个摆设!」

  至根这话,明显是说给我听的,林嘉华却一心还在自己姐夫身上,语调都有
些哽咽。

  「那我姐夫会怎么样?信女求至根大师开示几句吧!信女愿意做任何事,就
算去流通处祈福也愿意,请至根大师成全!」

  「林嘉华,云麾杰虽然有灾厄,但他并没有死劫,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

  「那……至根大师可以明示,是谁将我姐夫伤成这样的?」她顿了一顿,犹
豫了一阵,终于继续说出来:「是不是,就是……」

  忽然之间,至根开口打断了林嘉华,他的话却是对外边说的:

  「根挺,是不是林雄已经到了?」

  「是的大师,林雄先生正在静室外候见!」

  「请他进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781.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