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淫州潮生曲】(第贰拾章 意马心猿乘玉驾 巨浪狂涛乱佳宜)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ufo007/nasekaja
2020/04/17發表於:sis、第一会所
是否首發:否
字數:10,774 字

  写在前面:

  昨天晚上发生了点事,睡得比较晚,所以今天更新的就晚了。下一章的话更
新应该是周一。

  嗯,昨晚上的事情很狗血。朋友老婆出轨,朋友晚上回家抓现场。基本就是
这样。

  找我痛哭流涕喝酒唱歌。我特么文都没写完。今天应该是双边会谈,到底怎
么说下午去吃瓜。

  嗯,说这里。喜欢的人越来越多,也有读者开始提各种意见,比如说偏离事
实,比如说同质化严重,比如剧情安排不合理。

  飞碟一个都没回……哈哈哈哈,这些缺点我都承认,懒得改了。我尽量写的
符合逻辑一些吧……

  之后是比较高潮的一个剧情。涉及到主角的过去。会有较大篇幅写。

  我已经预计到好多读者会弃坑。但没办法,剧情总有高潮低谷。

  好了以上,看文看文。

             *** *** ***

  龙虎山。道教祖庭之地。香火旺盛,恩客不绝。人头攒动,青烟缭绕。

  此时,后山重地,平时绝不轻启的威严大门,却在两名年轻僧人的微笑注视
下缓缓打开。

  庄严的道号声从百人口中发出,响于大门之内,威压铺面而来。僧人却也是
相视一笑,毫不惊慌,同时开口,阿弥陀佛!佛号一出,两人之力居然与百人之
音斗了个旗鼓相当。

  良久,音消力散。一名中年道人缓步踱出,行稽首礼,肃然道:「两位佛兄
如此着急叩门求见,可是有紧要之事相商?」

  「阿弥陀佛,」僧人却也是一礼相还,「前日拜访白云、三清,却未曾拜见
道祖之地,深感遗憾,故此特来拜见掌门天师故旧,还望通报,不吝相见。」

  「掌门天师闭关,实在不便,」中年道人听闻,却是毫不犹豫道,「且请入
内,少饮香茶,以示我祖庭待客之道。请。」

  「也罢,既然掌门闭关,我等二人却也不便打扰,」僧人闻言,却也不恼,
依然如拈花微笑,淡淡道。「来此不留名号,也非善客之道,也罢也罢……」说
着,深吸一口气,佛音狮子吼猛然咆哮而出:「弥勒、阿弥陀今日前来,未曾得
见祖庭旧友,甚是遗憾,便就此别过。然奉如来之命,需问天师一事下落,四方
真魂如今何在?!」

  佛音有如实质,萦绕整个祖庭上空,更是将大门周围墙体震得簌簌落灰,中
年道人脸色一变,身后百名道人向前一步,一声无量天尊才稳住了不断震颤的祖
庭圣地。

  「受教了。」中年道人脸色泛白,双眼却是发亮。「待天师出关,必往西天
一行,还此重礼。」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两名僧人闻言,也不多话,点了点头,便转身缓
缓离开。只一个呼吸间,两人身影便已消逝在山间,无影无踪。

  中年道人一脸肃然,望着僧人消逝的方向,沉吟起来,良久却是一口鲜血吐
出,推开上来搀扶的少年道人,摇了摇头,缓缓走入门内。

  威严大门关闭,门前鲜血渗入地下,消失无踪。松枝轻摆,风过无痕。

  香香和小雅两人在夜市摊位如同穿花蝴蝶,吃的不亦乐乎,时而又去空地卖
艺的猴儿那里,看着猴子通人灵性的表演,鼓掌欢呼,两人如同忘年闺中好友,
亲密无比。尤其是小雅,兴奋的小手都快拍肿了。

  我心疼地看着小雅的方向,拉了拉香香:「喂喂,差不多就行了啊……这么
玩下去,小雅手肿也就算了,明天喉咙哑了我可怎么向她家长辈交代?」

  「怎么?现在知道心疼了啊?我可是在帮你分忧解难呢……」似笑非笑地看
了我一眼,香香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刚才我可是听见你晚上还要去
找另外一只骚狐狸呢……你放心去,小雅今天我来照顾吧!」

  「喂,不说我们熟不熟,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晚上居然不回家?」我好奇
地问道,虽然对她的人品还挺满意,但是毕竟出门在外,又是刚刚认识,防人之
心不可无。

  「嗯,跟爸妈吵了一架,就是因为我开店的事情,老古董!」香香撇了撇小
嘴,若无其事地说道,「反正平时也是住在店里,今天就勉为其难帮你照顾一下
小雅……」

  「说起来,刚才你说的那些地痞流氓就这么跑了……你们还在这儿闲逛,会
不会心太大了点?」我突然想起来刚才的事情,也是奇怪,那些地痞流氓都不会
来打击报复的吗?

  「没那么快……至少也要等到明后天,毕竟这儿还算是政府的门面,他们也
有所顾虑,」香香若无其事的解释,「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他们也不敢太过明
目张胆,毕竟还是讲究个出师有名。最多之后来找我们的麻烦罢了。」

  「咦,这里的流氓这么讲究文明修养的吗……」我也是笑了,随即说道,
「那你怎么办啊,之后再来找你麻烦的话?」

  「哎呀,我自然有摆平之道啦!」香香不耐烦地说道,斜了我一眼,就像在
说你个男人怎么跟个女人似地婆婆妈妈。随后无奈地一挥手,拍着干巴巴的胸脯
道,「大不了好声好气哄两声,多给几个钱罢了!」

  「喂喂……平了平了……」我看她豪气干云,把本来就看不出什么景观的胸
脯拍的嘭嘭直响,小声地嘟囔着,恶意揣测是不是就是因为瘦骨嶙峋才不怕被人
看上?

  「喂……你看什么呢!」看见我的视线不怀好意,猛然掩住胸脯,香香恶狠
狠地朝我看来。随后又凶巴巴地道:「怎么样,行不行给个话,大男人婆婆妈妈
的,我可是好久都没正经睡过床了。难道你还怕我吃了你的小情人啊?」

  「咦,你有没有必要说的那么凄凉悲惨啊……」似乎如同多年的老友,不愧
是能自己开店的主,亲和力爆棚,三言两语就能拉近距离。看我犹豫不决的点了
点头,她这才高兴地又将小雅拉走了。

  在夜市整整玩了两个小时,临走的时候小雅依依不舍地拉着我,直到我保证
第二天她醒来我一定会在床边跟她说早安,才被早就困得打哈欠的卓香拖上了出
租车,而我也定了定心神,深吸了一口气,往李晓玲家里赶去。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我站在李晓玲家门口,迟迟没有掏钥匙开门,犹疑着该
以怎么样的态度面对李晓玲。直到她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穿着睡袍拉开了门,
见到果然是我来了,一下子扑过来,香唇猛然便贴上了我的嘴唇,唇舌交缠之间,
我不由自主地进了门,跟她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就像当年恋爱一般。

  褪下睡袍,她里面出了一条丁字裤以外,什么都没穿,皎洁的月光下,她丰
满的胴体一下子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李晓玲还是一如既往了解我的嗜好,若
隐若现的娇嫩花园在丁字裤的勒入下显得特别丰满诱人,她跳了上来,双腿盘在
了我的腰间,就如同之前的疲惫和伤痕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我被她抱入丰满的胸乳之间,抱着我的玉臂用力之大,似乎想要将我揉入她
的体内一般,又好像一放手我就会消失不见一样。我嗅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沐浴露
的清香,不断噬咬着她还微微红肿的胸乳,让李晓玲不断发出如同频死般的悲鸣。

  「怎么了?还很痛吗?」我抬起头,看着她布满泪痕的脸庞,轻声地问道。

  「不是……我很喜欢,喜欢你咬我,喜欢你打我……这样我的愧疚感才会稍
微少一点……感觉像是在还债……」她哽咽着说道,一边捧着肉乳送到我的嘴里。
如同在给婴儿喂食一般。

  「我之前说了很多过分的话……对不起……」我话说到一半,她便捂住了我
的嘴,摇了摇头。

  「是我愿意的……我愿意当你的小母狗……一辈子的小母狗好不好?」她轻
咬着我的耳朵,手指在我结实的胸肌上滑动着。「小母狗要吃主人的大肉棒……
然后让主人射在小母狗的小嘴、子宫和屁股里面……小母狗要让主人不管有多少
女人,都不会忘记小母狗……」

  「小母狗的奶子和小骚屄也要让主人好好的品尝一下……今天晚上主人一定
会满足你……」我被挑逗的浑身发烫,将她扔在了床上,解开了裤子,粗大的粉
色肉棒一下子弹到了她的面前。

  一边扶着我的大腿,一边用小嘴吞吐着我的肉棒,似乎怕我等下捆绑她的手
不方便一样,娇嫩的胸乳还残留着被抽打的淡淡的痕迹,我小心地抚摸了上去,
轻轻地搓揉了起来。

  被抽打过后的乳房似乎更加的敏感,在我手指的挑逗下,很快李晓玲便发出
了被肉棒压抑在喉间的呻吟。整个娇躯轻轻地扭动,似乎对我轻柔的抚弄不太满
意,主动将雪白粉嫩的娇乳挤压在我的掌心摩擦着。

  柔软的乳尖很快就挺立了起来,被蹂躏过的乳尖似乎更加肿大了,奶孔兴奋
地张开着,似乎在期待着我接下去的揉捏捆绑。

  我将李晓玲的双手拉过了头顶,肉棒匀速在她小嘴内抽送着,顺手拿起了旁
边的绳子,李晓玲似乎认为我又要将她的手腕绑起来玩弄,娇嗔地看了我一眼,
乖乖将手腕合拢在一起。我一手抓着她的手腕,绳索不断在她乳头上摩擦着,她
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是想着捆绑她娇嫩的乳肉。

  她红着脸,在我抽离肉棒后,香舌又在樱唇上舔了一圈,似乎完全没有吃够
一般,跪坐着如同上课时双手放在背后,方便我的绑缚,微微闭上了眼,将胸部
往前挺起着,睫毛微颤,如同乖巧的奴隶在等待主人的玩弄宠幸。

  「小母狗,主人要来了哦……」我轻声在她耳边说着,一边舔了一下她的耳
垂,「你淫荡的骚货样子让我的肉棒快爆炸了……」

  「人家本来就是主人的淫荡小母狗啊……主人哥哥喜欢吗……」似乎被我的
挑逗刺激到了一般,她浑身一颤,妖媚的眼神更加迷离,让我完全的陷入了进去,
暴虐又在我心中不断地滋长了起来。

  我直接用行动来代替回答,将她的乳尖轻轻拎起,然后将绳索围绕着乳球根
部拉紧,将她饱满地圆球勒住,乳球在我面前充血肿大,李晓玲也发出了痛苦和
不适的闷哼,但是她亮晶晶的眼神却一直柔柔地看着我,完全没有阻止我继续下
去的意思。

  「主人的捆绑技艺还有待提高哦……要不要母狗让婷婷过来教教你呀……」
看着镜子里,我拙劣的手法和难看的简单八字形绳结在她的胸前扭曲,李巧玲又
看了看我如同吃了大便一样的脸色,轻笑着勾引我,「是不是也想尝尝调教师的
味道呢……我亲爱的坏坏的主人?」

  「呸,我就是对你这条小狐狸母狗欲罢不能,你还真以为我来者不拒啊!」
我恨恨地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手感却是意外的好,柔嫩有弹性,臀浪翻滚之
间,细腻的臀肉将我的手掌主动弹了出去。

  「咦……主人好坏……打的小母狗又疼又痒……呜……小母狗好喜欢……下
面又忍不住流出来了呢……」被我突袭臀丘,李晓玲啊了一声,翘臀一缩,眼波
流转之间脸上的红晕更甚,跪坐在床上修长的大腿微微分开,翘臀微凸之间,隐
约能看见晶莹的水色光泽不断充盈。

  而此时我已经无暇去回答她的话了,将她的翘臀抱到面前,李晓玲也顺从地
高翘着臀丘,让我能更清晰地看到她的股间。虽然这种姿势让她脸上的红晕越来
越盛,但想到身后是我,一股甜蜜的笑意又在她唇角绽放,她微咬着下唇,故意
扭动着臀丘,将隐秘花园的每个角落都完全地展现出来。

  而随后,当我的手指轻轻在她括约肌结疤的嫩肉上不断来回摩擦揉按,她的
娇呼呻吟更是高亢了起来,厚实柔软的舌尖不断轻轻舔舐在她股间淫湿的花园,
让她感觉淫湿花径内的瘙痒更甚,酥痒酸麻不断侵袭着她的脑海,浑身酸软的同
时,又期望这种舔舐能更深入,好让快感来的更加的猛烈。

  我一边舔舐着她的娇嫩花径,感觉腔道淫肉的蠕动,主动吞噬着舌尖往内深
入,面前的女体更是如同欲求不满的荡妇,臀丘不断往后挺动着,股间的淫汁蜜
液如同奔流的小溪,不断涌入我的口腔。我顺势用手指抵着她娇嫩的花蒂,狠狠
地按下去旋转摩擦,一边用大嘴贴着她的花径,在舔舐的同时不断用力吮吸。被
我同时进攻跨间最敏感的三个地方,李晓玲再也忍不住了,浑身一僵,整个身体
用力绷紧,淫糜花径内的嫩肉一阵猛然抽搐,随着娇嫩尿孔的收缩,淫液和潮液
不断从花径尿孔中颤抖地喷射出来,如同山洪爆发一般。

  直到她潮喷完毕,软软地瘫倒在床上,我却再也没有如同之前一般,感受到
那个柔若无物的实体囊液进入口腔。或许是连续的高潮让她还没有酝酿出来吧?
我这样想着,粗大的肉棒却是再也忍不住了,不由自主地抵上了那个泥泞的肉穴
洞口,轻易地借助着淫液滑了进去。

  「呜……好大……小母狗没有力气了啦……呜呜……主人好坏……还要人家
坐上来自己动……啊啊……涨……涨满了……又顶到子宫了……好舒服……呜呜
……」似乎高潮后的娇嫩身体更加的敏感,我的肉棒甫一进入便感受到娇嫩淫肉
的痴缠,如同菟丝花缠绕宿主,龟头更是感觉到无数娇嫩的吸盘在主动吮吸,好
像在为刚才的高潮补充一般,想要将我的精液完全吮吸出来。

  我拉着她被反绑在身后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拉了起来,跪坐到了我的怀中,
翘臀股间套上我的肉棒,我一边握着她的娇乳揉搓,一边微微弹动小腹,很快,
她便又再次被快感支配,不断呻吟着主动在我怀中起伏,快速地用娇嫩的腔道套
弄着我的肉棒,娇嫩的花心饥渴地不断亲吻着我的龟头。

  「小母狗的骚屄好紧……也好湿啊……每次都肏入到最里面好爽……爱死你
这条小母狗了……」用力进攻着她娇嫩的宫颈,我在她耳边轻声呢喃,一边舔吻
着她的耳垂,似乎我的话让她的快感更甚,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娇嫩的花心已经慢
慢地张开了,肉棒尖端似乎已经半入她娇嫩的淫湿花心了。我抱着她的腰,用力
按向自己的小腹,同时用力往上挺腹,随着她的哀鸣,我感觉整个龟头又被那个
柔嫩的薄膜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呜呜……进来吧……全都进来……小母狗能忍住……快点……再快点给我
……呜呜……小母狗的子宫要吃主人的精液……全部都射进来……让小母狗怀孕
……小母狗要怀你的宝宝……呜呜……」似乎之前的肏弄让她有了准备一样,这
次灼热坚硬的突入并没有让李晓玲感觉到太大的痛苦,撕裂般的刺痛中,瘙痒和
愉悦的快感猛然爆发,如同肉棒终于摩擦到她体内最瘙痒的地方,最深处的空虚
也被完全填满了一样,完全包裹着心爱男人的满足感更是让她的爱意夹杂着快感
在脑海中爆发,无法抑制地一路攀上高潮的顶峰。她一边哭叫着,一边浑身颤抖
着再次被我肏到高潮的样子,让我的肉棒似乎又涨大了一圈。

  浑身香汗的李晓玲,高潮后颓然靠在我的怀中,依旧勉力地起伏着娇躯,努
力地用娇嫩花径套弄吮吸我的肉棒,柔弱的样子似乎不堪折磨,这却让我更是感
觉到兴奋,握着她的娇乳又如同打桩机一般冲击了几十下,感觉到她花径慢慢地
干涩,如同破处般的感觉让肉棒也膨胀到了极限,终于在一阵酥麻酸痒在我的脑
海炸开之后,我忍不住了,猛然抽出了肉棒,将她臻首按了下来,粗暴地深深肏
入她的喉间,一股股灼热浓浆便直接灌入了她的喉腔。

  「为什么不射在里面呀……是不是小母狗里面太湿了?所以让你不爽呀……
人家可是危险期呢……」李晓玲满脸红晕,靠在我的怀中,一边回味着刚才精液
灌入的甜甜腥味,一边娇嗔着。

  「不是啊……很舒服啊……尤其你淫贱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我轻轻刮了
一下她的鼻梁,爱抚着她乳间的绳痕,亲吻着她的樱唇,「只是……你不是签了
两年不能怀孕的Offer么……我不想让你后悔失去这个机会……」

  「呜……人家愿意的……如果是你的话,失去这个机会也是值得的……」主
动回应着我的吻,她柔声说道,「我已经因为一次诱惑失去过你了……这次不想
再因为Offer的事情……呜……」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再次堵住了她的樱唇,一番深吻之后,我微微皱眉,
「不管怎么说,师兄他依然和你还有着婚约,你有想过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吗?
要不,找个时间我去跟师兄聊聊吧?」

  「稍微缓一下吧……我找时间会跟振强聊聊……然后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李晓玲却是安抚着我,拒绝了我的提议。「这段时间你过的怎么样呀?看你
身边的小美女……好像不止一个呀?」

  「对啊,你当年可是放走了一支优质股呢……不过我也很好奇呢,当年你是
因为什么才会离开我的?」我将问题甩了回去,然后翻身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咦?这段时间没见,你转移话题的功力却是见长啊……」李晓玲娇笑着,
在我挤入她大腿间,肉棒又再次抵住她泥泞花径入口的时候,她又呻吟了起来,
却是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呜……你又来……呜呜……好主人……小母狗真的
没力气了……呜呜……换一个地方啦……肿起来了……呜……这次要射进来哦…
…」

  虽然柔弱地呻吟着,但她的双腿却完全不甘示弱地再次缠上了我的腰间,一
用力,我的肉棒便再次进入了她另一个紧裹腔道,粗重的喘息和娇媚的呻吟再次
在房间里响起。

  「桀桀……主人快到了啊……我已经闻到了主人熟悉的气息了呢……那么接
下来……」佩柔嫂子的窗外,一只小小的蝙蝠正张着一双红色的眼睛,看着蜷缩
在被子里熟睡的女人,口中的音波发出诡异的声响,不断在房间内萦绕。

  音波传到佩柔嫂子的耳中,似乎让她梦见了什么,嘴角渐渐泛起了一阵笑意,
却是睡得更加深沉了。蝙蝠的眼珠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扑棱着翅膀便从通
气孔窜了进去,在佩柔嫂子的白皙脖颈间一闪而过之后,便又再次飞出了窗外。
「这样的话……主人的计划就能更顺利的进行了呢……桀桀桀……」微弱的声音
渐渐的远去。而就在蝙蝠消失后不久,佩柔嫂子的脖颈间隐隐地渗出了几颗血珠,
随即消失不见。

  清晨,雪珊难得的早起,揉着眼睛走入了卫生间。解决完个人生理问题之后,
雪珊一边嘟囔着肚子好饿,一边习惯性地刷牙洗漱,准备出来吃早饭。可奇怪的
是,原本应该在厨房忙碌的佩柔嫂子,今天却不见踪影。

  「咦,难道是身体不舒服睡过头了么?」到佩柔嫂子的房间,雪珊小心翼翼
地摸了摸佩柔嫂子的额头,体温正常,并没有发烧感冒的迹象。可能是有些累了
吧,那今天就看本小姐的了!这样想着的雪珊也没有去叫醒佩柔嫂子,蹑手蹑脚
地走出房门,然后兴奋地去了厨房。

  「嗯……先烧水……然后把饭放进去……然后……然后什么来的?煮五分钟?
十五分钟?嗯,炖个蛋吧……水煮蛋?糖水蛋?……咦,蛋已经破了啊……算了,
就这么做吧……呜……面包机怎么跟家里的不一样……啊……蛋糊了……」半小
时后,手忙脚乱的雪珊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终于感觉自己不是做饭的那块料了。
决定放弃之后,又花了半个小时将厨房收拾的勉强看得过去,便穿好了外套出门
买早饭去了。

  「佩柔阿姨……起来吃早饭了……佩柔阿姨?」雪珊将豆浆油条放在桌上后,
进门却看见佩柔嫂子依然蜷缩在床上,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感觉有些奇怪,
便上前推了推,轻声唤着。

  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佩柔嫂子依然一副双目紧闭的样子,身体也开始发起
热来,这种变化让雪珊顿时感觉到害怕起来。在唤不醒沉睡的佩柔嫂子后,她连
忙拨打起了我的电话。

  「你回来啦?饭马上就好了……小馋猫,别闹呀,我还要做菜呢,乖……」
佩柔转头看见阿杰缓步走了过来,嘴角绽放出一丝笑容。低头继续认真做着爱心
晚餐,却突然被一双臂膀环在了怀中。贪婪地嗅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雄性气息,
佩柔嫂子浑身便热了起来,娇嗔着说道。

  转头捏起一片炒得金黄的肉片,吹着气喂向了不知不觉就情丝紧系的男人口
中,如同真正的妻子喂着贪嘴的丈夫,却没想到男人绕过了她的手指,直接吻上
了她的唇。

  「呜呜……菜呀……菜快糊了……等晚上呀……呜呜……」男人霸道而灼热
的唇舌不断侵入她的樱唇,佩柔感觉自己的挣扎就如同小舟深陷于海洋,而唇舌
交接,她的小腹不由得一热,本能地从花径深处溢出了一股让她羞涩的淫汁。

  阿杰的大手很快就抚上了自己的高耸,深知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佩柔柔柔地
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挺起着胸脯,迎合着他大手有力的搓揉。好久没见,自己也
好想他呢,这次就让我任性一次吧,反正吃不到晚饭也不是我的锅……这样想着
的佩柔,口中却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娇媚的呻吟。

  果不其然,下一刻的臀间股沟便已经被一根灼热的粗大给抵住了,巨大的棒
身似乎超过了她的想象,不断贴着她浑圆挺翘的臀部摩擦着,勾起花径瘙痒的同
时,也让深处子宫的淫汁不断地流淌到了内裤上。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淫荡了
呢……或许是因为老公离开的突然?还是之前老公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慰藉自己了?
佩柔一边迎合阿杰的摩擦,一边迷迷糊糊的想着,呻吟声却是越发大了起来。

  转身过来,自己不知不觉间被阿杰抱在了厨房灶台上,他粗暴地将自己的 T
恤掀起,握着自己的乳房,掌间不断摩擦着自己已经完全硬挺起来的乳头,大嘴
含住了自己最敏感的耳垂舔舐着,如同在品尝最鲜美的嫩肉。自己的双腿已经不
由自主地扒开,搁在窗框上,不知羞耻地将跨间那隐秘湿润的娇嫩花径完全展现
在阿杰的面前。

  「嫂子……我好喜欢你……你要是能再淫贱一点就好了……」阿杰的声音如
同恶魔的低语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越来越热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如同扯线
木偶般按照阿杰的引导,摆出更淫糜羞耻的姿势。「奶子要往前挺……做出送到
男人嘴里的样子……大腿翘的更高一点……对,就这样用手把骚屄嫩穴完全露出
来……屁股也要被我看清楚……水好多啊……」

  「不要……阿杰……好羞耻……嫂子……嫂子受不了……」动作做到一半,
本来就不是太开放的佩柔感觉自己的脸上像烧起来一般,即使没有其他人看到,
只是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要做到如同最下贱的妓女再用身体勾引恩客一样,
佩柔还是觉得无法接受。「不要逗嫂子了……快点……快点给我……」

  「什么嫂子!你就是条最下贱的母狗!丈夫死去的当晚就不断勾引我,现在
却装处女吗!」一记响亮的耳光,自己的双手被阿杰突然拗到身后绑了起来。面
前的阿杰再也不复之前温柔的模样,恶狠狠地说道。

  佩柔一下子被阿杰的变化惊呆了,如同木头人一样张开着双腿被男人的手指
肏入花径。心头一阵寒气升起,原来他只是想要自己的身体,并没有真正的爱过
自己,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如同最下贱的妓女一样,用小嘴,花径来任由他发
泄兽欲的吗?

  「女人就要乖乖按照男人的要求,奉献她们的小嘴和肉屄接受男人的精液就
可以了……」阿杰淫笑着手指不断在自己的娇嫩花径间旋转扩张着,一阵阵隐隐
的刺痛不断从下体传来,之前的温润爱液也被阿杰的言语所打击,渐渐地干涸着,
随之而来的摩擦就如同一把锉刀不断在自己的下体撕扯研磨自己敏感的嫩肉。

  「阿杰……阿杰……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是故意要勾引你的
……」她感觉刺痛越来越剧烈,忍不住大声惨叫挣扎了起来,但是双腿不知道什
么时候被镣铐紧紧地锁在了窗台的铁栏杆上,完全无法并拢,只能挺动着小腹想
要逃避阿杰的指奸,但阿杰的手指就好像生长着倒钩一般,完全卡在自己的花径
里,每一次挣扎,撕裂般的痛苦便更甚一分。

  而随着她的惨叫,似乎阿杰更加兴奋了起来,手指抽送的速度加快,同时头
一低,便含住了她娇嫩的乳头不断吮吸含舔着。佩柔感觉阿杰的粗厚的舌头如同
长了倒刺一样,每次含舔都像要将自己的乳头舔断一般,撕裂的剧痛让她不断哀
求,可是越哀求阿杰便舔的越用力。

  算了,的确是自己的错,爱上了这个男人,从肉体到心灵。那么就当做还债
吧,自己的身体本来就是残花败柳,再弄得残破一点也没什么,如果死在他的手
里,到了地下再跟灵哥哥道歉吧……

  「不用下地狱道歉啊……你这个淫贱无耻的贱妇!」阿杰,不,抬起头来的
那张脸,虽然跟阿杰很像,但分明就是自己的丈夫时永灵啊!佩柔险些吓的昏迷
过去,自己跟阿杰一起的淫荡无耻,主动迎合的样子被灵哥哥全都看见了?时永
灵扭曲着表情,恶狠狠地骂着:「我去世的当晚你就跟我弟弟睡在一起了?你这
个贱妇简直就是天生要被男人轮奸的骚货!我就几天时间不在,你的骚屄就已经
湿的受不了了?!居然连自己最亲的小叔也要勾引?!」一边说着,一边手指狠
狠地刺入了自己花径的最深处,不断在花径子宫的入口扩张摩擦着。

  「不……不是这样的……灵哥哥……我错了……但……但是那是个意外……」
软弱无力的辩驳连自己都不信,佩柔却也只能瘫软着任由丈夫对她的身体进行着
惩罚。

  「是啊,哥,这个骚货天天都要被我肏到高潮才能睡着……你看,她的骚屄
一边流血还一边在流水呢……」阿杰的手指探入自己的跨间,佩柔眼睁睁地看着
自己的花瓣被阿杰用力拉开到一个夸张的程度,两个男人看着自己的花径,眼中
露出了绿色的光芒。「不过哥,嫂子这么淫贱也是你的错啊,谁让你的鸡巴这么
短小,满足不了嫂子的骚屄呢……你看我,嫂子就是喜欢我的大肉棒肏到子宫里
面的感觉啊……」阿杰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裤子,粗大的堪比棒球棍的肉棒跳到
了自己的面前。

  「不要说了……阿杰……不要说了……我们……我们已经对不起你哥哥了…
…」晶莹的泪珠滚下,佩柔感觉自己的心开始绞痛起来,对于丈夫的愧疚,随着
自己对阿杰的爱意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强烈。自己还是死了算了吧,活在这个世
界上对于自己来说,除了羞耻,已经完全剩不下什么了……

  「不……我们还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哥哥呢……我这么大的肉棒天天肏你的
骚屄,每次都把精液灌到你子宫里面,终于还是让你成功怀孕了呢……」阿杰喜
滋滋的说道,一边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哥,你看,这
个骚屄最后一件为我们时家做得,就是怀上你弟弟的孩子呢……你也很开心吧?」

  「这个贱妇也就是这么点作用了,你好好肏,一定要让这个骚屄多生几个儿
子,给我们时家开枝散叶……我来尝尝她的小嘴!贱货,还不快点一边舔一边扒
开骚屄让阿杰好好肏!」面前深爱过得灵哥哥已经完全不是自己认识的灵哥哥了,
扭曲的面容充满了愤怒而又淫邪的表情,捏着自己的脸颊,不顾自己的反对便将
稍短一些的肉棒肏入了自己的小嘴。而下体一痛,如同第一次和阿杰做爱一般,
那根粗大的肉棒便塞入了进来,不断摩擦自己娇嫩的花径嫩肉。

  「呜呜……不……不要……孩子……孩子在里面……轻一点……」挣扎着提
醒阿杰,自己的子宫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但那根肉棒还是不管不顾地一下又一下
重重击打着子宫的入口。还没等自己说完,时永灵便按着自己的后脑,将肉棒深
深刺入自己的口腔咽喉,眼泪和鼻涕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而子宫也随着肉棒不
断的撞击慢慢打开着,随后一阵剧痛,自己的小腹如同被刺穿一般,巨大的肉棒
一下子肏入了自己的子宫。

  「杰哥哥!不好了……你怎么还在睡啊……」电话将我从睡梦中吵醒,刚接
起来,就听见电话里面雪珊叽叽喳喳惊慌失措的声音。我眯缝着眼,半梦半醒间
看了看墙上的钟,这不才7点嘛……

  「怎么啦宝贝珊珊……」我打着哈欠,一边安抚着身边赤裸蜷缩在怀中的李
晓玲,一边安抚着听起来快要哭了的雪珊。「慢慢说,别着急,到底出了什么事
情?」

  「你快点想办法回来吧,佩柔阿姨……佩柔阿姨她……哇……」说道一半,
雪珊好像完全忍不住了,一下子哭了出来,「佩柔阿姨她好像快要死了……」

  「什么?佩柔出了什么事情?你……你别哭啊……告诉我详细情况,我这就
回来!」我一听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立刻清醒了过来,跳下床着急忙慌地
一边穿裤子,一边让雪珊说的仔细一点。

  「呜呜,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呜呜,今天早上,我起来肚子饿,然后看到
佩柔阿姨在睡觉……」雪珊把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抽泣着说道,「她的
身体刚才好像要烧起来一样,现在又冷冰冰的……」

  「你别急,听我说……」我打了个眼色给李晓玲,果然不愧是善解人意的女
人,用口型无声地告诉我,让我安心地回去,其他的事情她会处理好。我一看,
便放心的离开了。「你先打 120,让医生看看佩柔阿姨到底什么情况,然后通知
你妈妈,把病房信息给我,你就在医院等我,我现在就开车回来……嗯,小雅我
会安排好,她今天应该还在省城照顾她妈妈……嗯嗯,对的对的,你千万别乱跑,
到时候又要找你……哎哎,不是,我错了,你听话,乖啊!」

  接完雪珊的电话,我匆忙打了个电话给小雅,小雅也刚醒,迷迷糊糊还没说
几句,电话便被卓香抢了过去,说了一句你去处理吧,小雅这边我带着就好了。
听到卓香这么说,我也只好信任了她,上了车风驰电掣般地往回赶去。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79788.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