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合欢】第11章 西洲风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古鱼
首发:第一会所
日期:2020/5/9
字数:10861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回复,红心,不要停。

  西洲玉城,人山人海,各种江湖人物,随处可见。商贩们乘着人流广大,大
声吆喝着,叫卖商品,皮毛,马匹,草药……等,塞外特产,成交量比平日多了
数倍。街道上,域外的林胡人和西蛮人,也非常多。戏台,杂技场,评书楼及客
栈,几乎爆满。

  玉城如此热闹的原因,是因为城主「冯国忠」大婚,而且还是一次迎娶两位
新人。冯国忠大婚设宴,招待五湖四海朋友,同时设「竞武场」,参加竞技者皆
有赏。如果能进入前十,不但能获得官职,而且还有武功秘籍相赠,听说前三名,
还奖励武圣级功法。在江湖人眼中,武圣就是陆地神仙,可以蜕去凡胎,得寿三
百载。

  在街上一名痴胖公子哥摇着折扇,贼眼乱转,他刚刚盯上一目标,正打算一
亲芳泽。在他前方,一对江湖夫妇正在挑选马匹,塞外的胡马,各方面远胜中土
马,素来颇受江湖人物喜爱。

  痴肥公子哥那溜转的贼眼猛瞧着那妇人的肥臀,恨不得摸上两把。他身侧的
鼠须师爷见自家少爷故态发作,连忙献策道:「宝爷,小的观这妇人,一双狐媚
眼,奶大臀肥,衣着暴露,笑起来还特别骚,估计是个荡妇,只是年纪有点大。
您看她,一眼就挑中那匹汗血宝马,可见是个贪慕虚荣之人。再看他丈夫,满脸
为难之色,可以断定他财力不足。」说完他淫笑一声,嘴凑到公子耳边嘀咕了半
天。

  公子哥连连点头,夸赞道:「张三,你很不错,不愧为合欢宗的」相女师
「。年纪大不成问题,爷就喜欢这种老骚货。既然你以定计,就行动吧,拿下这
老骚货,定重赏你。」

  张三大喜,正要安排人,去落了两人面子,然后等公子哥救场,以豪阔形象
来赢得妇人心。

  突然一辆豪华马车停到他们身边,车帘打开,一名丰满的妇人坐在车上,正
媚笑着打量他们。

  公子哥一见到她,立刻魂不附体,双目尽是色欲之情。这妇人看上去并不算
绝色,但慢慢欣赏下来,越看越有味道,她最大的特点就是骚,从骨子流露出来
的骚浪,让人一见,就想按在胯下猛肏. 只见她全身就披着一件半透的红色轻纱,
连肚兜和底裤都没穿。而且轻纱极短,只遮住小半个硕臀,一对爆乳几乎完全露
出来,连下身黑色森林也清晰可见,最绝的是一条雪白大长腿上,纹着一条峥嵘
无比的黑色蟒蛇,那三角形蛇头似要钻进她的骚穴里。

  她骚浪地一笑,娇声道:「小宝上来。」

  冯小宝高兴地登上马车,至于他刚看中的美妇,转眼间,就忘得干干净净。
等马车开始行驶起来,冯小宝立刻扑到妇人的怀中,口中撒娇道:「碧霞二娘,
小宝要吃奶。」

  碧霞面目严肃,训斥道:「小宝,奴家可是你二娘,我们这样可是乱伦。」

  冯小宝鼻孔一翻,满不在乎地说:「那你还在大庭观众下,穿得这么骚,大
奶子和屄毛都露出来了,还不是去勾引野男人?」

  「你这孩子这么说话呢?信不信二娘抽你。」

  「操你妈的,装什么正经?爷又不是没操过你,连屁眼多被老子捅了,还装
个鸡巴毛。」

  「哼!信不信老娘去你老子那告状,说你非礼我。」

  冯小宝翻了个白眼,嘲笑道:「你去告啊,谁怕谁?爷我除了自己亲娘没操
过,府中哪个女人没玩过?如果不是爷的娘太丑,早就提着鸡巴上了。」

  碧霞横了他一眼,媚笑道:「你这小色鬼,还真无法无天,可还不是被别人
教训了?」

  听到此言,冯小宝不以为意,甚至还颇为得意,他淫笑道:「嘿嘿……你知
道个屁,俗话说,吃亏是福,再说爷也没吃亏?」

  「哦!说来听听。」

  冯小宝得意地道:「告诉你也无妨。那个叫绾悦的女子,打了爷一耳光。爷
为了报仇,就舔了她的骚屄和屁眼,弄得她骚水横流,喊爷」亲哥哥「,另外爷
还让她舔鸡巴。」

  「就这样?你没操到她,得意什么劲?」

  冯小宝叹道:「唉!真邪门,爷被她随便搞几下,就泄了,吃药多没用。」

  碧霞冷笑道:「你可以让她吃你精液,舔你屁眼,甚至喝你尿。反正她是个
臭婊子,你越侮辱,她越兴奋。」

  冯小宝疑惑地看着她,问道:「你是不是和她有仇呀?说实话,爷不忍心侮
辱她,那娘们长得太美了,爷可是惜香怜玉之人。」

  碧霞心想,「当然有仇,老娘鞍前马后服侍老魔,最后让那贱人后来居上,
不但习得无上功法,还坐上宗主宝座。不就是长得漂亮,活好水多,什么都敢玩,
而且还会装清纯?其实比老娘还要淫贱,至少老娘不会去妓院卖逼。」

  她不敢对冯小宝多说,免得传到她耳朵里,到时那骚货又要整她。

  于是话题一转,媚笑道:「不谈她了。听说上次你还被一个英俊男人给打了?」

  冯小宝脖子一缩,害怕道:「唉!别提了。那个狗东西可狠了,打得爷半月
下不了床。」

  碧霞阴笑道:「那我的宝爷,你想不想报仇?」

  「想,做梦多想。二娘,难道你有办法?」

  「当然。那个男人叫彭湃,即将娶你姐姐。而他喜欢的女人嫁给了你爹。怎
么报复他,不要奴家讲了吧?」

  冯小宝会意道:「爷明白,他喜欢的女人,就是大娘秋水。老子打不过他,
可以睡他喜欢的女人。」

  「看来你也不傻嘛?平常看起来像个呆头鹅?二娘问你,你有没有肏过秋水?」

  冯小宝颇为失落地叹息道:「那臭娘们正经得很,根本不让碰她。不过明明
是个娼妇,还被穿了环,可就是一副圣母的样子。」

  碧霞讽刺道:「不是圣母,而是圣母婊。上次你肏奴的后门,射精后,就昏
睡过去,后面还发生了很多事。」

  冯小宝兴奋道:「快说给爷听。」

  「那奴家可有好处?」

  「你要什么跟爷说,只要爷有的,你只管拿。」

  碧霞高兴道:「奴家近日想去飞舟市坊购买法器,苦于无灵玉,所以……」

  冯小宝手一挥,大气无比地说道:「不就是灵玉吗?我爹常用金银换灵玉,
与修仙宗门交易药材与兵器等物,因此库存极多。」

  碧霞兴奋道:「那奴家可要狮子大开口了,五千灵玉一点不能少。」

  「啥?这么多?一块灵玉抵十两黄金,那可是五万两黄金啊。」冯小宝差点
连舌头多闪了。

  碧霞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他,差点浪出水来,她嗲声求到:「爷,您把奴家睡
了,以后奴家就是爷的人。只这点小要求,爷多不答应,奴家伤心死了。」

  冯小宝哪受得了她的勾引,只觉得这骚妇浪到骨子里去了。他恨不得立马办
了她,但大街上人流甚多,被发现可不好。

  还是碧霞善解人意,直接坐到他怀里,同时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爆乳上,
而且屁股还轻轻扭动着,摩擦勃起来的肉棒。

  见美人知情识趣,冯小宝淫笑道:「你这骚婊子,还挺对爷胃口。好吧,爷
答应了,不过要让爷多肏几次?」

  碧霞浪笑道:「嘻嘻……奴家就是爷的骚婊子,这身浪肉随便爷玩。」说完,
她掏出冯小宝的肉棒塞进自己骚穴里,开始摇着屁股,研磨肉棒。

  冯小宝只觉得,自己肉棒插进温湿紧致的水帘洞里,一股酥麻快感,从龟头
上传来,令他神经崩紧。他嘶叫一声,双手握住爆乳,狠命搓揉,同时想耸动肉
棒,狠狠地操弄这温湿骚穴。

  碧霞粉面通红,在大街上操穴,即使是她,也经历不多,心里面竟冒出,想
被别人窥视的背德感,瞬间骚穴就湿得不行。她见冯小宝,要把按跪在地下,好
来个老汉推车,才从快感中退了出来。

  「嗯……,爷,这样就好,让奴家用小骚逼磨你的大鸡巴,顺便跟你聊,那
天在大殿发生的事。」

  冯小宝停了下来,淫声道:「好吧,骚货用点心,要让你家宝爷满意。」

  「那天你睡过去后,老魔带着两位昆仑奴,还有秋水,一起走进来。老魔吩
咐秋水把你身上淫液给舔干净。」

  「什么,竟有此事?我记得操了你三次,操骚屄两次,捅屁眼一次,当时你
的浪水流了我一身。」

  「是啊,不但你鸡巴上,就连股沟,腚眼,都是我流的水。」

  「不错,是这样的。那秋水大娘是怎么帮我清理的?」

  「当时秋水被昆仑奴的黑鸡巴捅得嗷嗷直叫,然后像狗一样,被黑奴一边扇
屁股,一边向你这爬来。等爬到后,她就用舌头一点一点地清理你身上淫液,哈
哈…也就是奴家喷出来的骚水。秋水舔得可仔细了,连卵蛋多清理得干干净净。」

  「那她有没有清理老子的屁眼?

  「嘻嘻……」碧霞浪笑起来。「我的小爷,你真龌龊。」

  「啪~」冯小宝对着她的肥臀狠狠扇了一巴掌,骂道:「臭婊子,别卖关子,
快点告诉宝爷?否则扇烂你的骚屁股。」

  「哎呀…疼死小婊子了。我的小爷,别打了,二娘的骚屁股肿了。」

  「啪~」他又狠命扇了一记。「妈的,臭骚屄快讲,磨磨蹭蹭的,找扇是吧?」

  「啊!舔了,舔了,她舔了小爷的屁眼,还差点熏吐了。」

  冯小宝遗憾道:「妈的,可惜爷当时睡着了。」

  碧霞转头亲了他一口,安慰道:「小爷,你也不必遗憾,以后还有机会肏那
骚货。再说,还有一个令你痛恨的人,在隔壁偷看。」

  冯小宝兴奋道:「不会是彭湃吧?」

  「看你傻头傻脑的样子,倒挺精明。」

  「妈的,爽死小爷了。秋水舔老子屁眼子,那绿毛龟竟然偷看,想不到他还
有这种爱好,哈哈哈……」

  「高兴,开心吧?后来你的心上人婠悦来了。」

  「操,她来干什么,找肏吗?真是个贱婊子,骚屄欠操。」

  「谁说不是!不过那婊子,水多耐操。」

  「说说当时情况?操她妈逼,老子操不到,听听也好。」

  「当时你的婠美人被整惨了,不但帮三人舔屁眼,还三洞齐入,那可是三根
巨棒,奴家可不敢被这么弄。后来老魔还扇她耳光,逼她吃口水,操得她大声叫
爹,最后婠美人被肏哭了。哈哈哈……爷,你说她是不是一个贱货?」

  「咕嘟」一声,冯小宝吞了下口水,骂道:「妈的,贱,太贱了,比婊子还
贱。」

  碧霞恨声道:「哼!她本来就是个婊子,还是个卖逼的臭婊子。」

  冯小宝皱眉道:「哼!骚货,你又来了 .妈的,不谈她了,迟早宝爷会肏烂
她的骚屄。」

  「啪~啪~」他又扇了两下肥臀,吩咐道:「骚货二娘,给你家宝爷认真点 ,
否则爷可不付灵玉哦?」

  「不要啊,奴的宝贝儿子,二娘疼你,爱你,你也要孝顺二娘。嗯啊……宝
贝儿子,你的鸡巴好粗,好硬……把二娘的小浪屄给捅穿了……哎呀…顶到花心
了……爽死二娘了……」

  「二娘,嗷~你的小浪屄怎么会咬人,爽死你家宝爷了……哎呀~不对,是
真咬了,操~怎么像被蚊子叮了一口。」

  如果冯小宝能看到碧霞的胯部,就会明白他肉棒是真被咬了,但不是小穴咬
的,而是一条蛇。

  方才那黑蛇纹身仿佛活了,它的眼睛射出血光,就连蛇信也开始动起来。突
然一下,那三角蛇头就从肌肤里窜出来,在他肉棒上咬了一下。

  碧霞阴笑一下,嗲声道:「臭蚊子,真讨厌,没把宝爷鸡巴咬坏吧?否则奴
家过失就大了。」

  冯小宝愣神了片刻,才清醒过来,再转眼看去,只觉得身上美妇,让他有一
种深深依恋的感觉,宛如亲生母亲,又若刻骨恋人。

  他哪知,自己中了算计?那黑蛇纹身可不是死物,可是一条活生生的蛇。

  此蛇名曰:「附体蛇」,经「合欢老魔」用各种灵药喂养后,此蛇战力不弱
于「通玄境」练气士,特别它的毒牙,被老魔用「千丝恋」毒液浸泡过。这千丝
恋之毒,邪门异常,中毒深者,几若傀儡,而中毒浅者,就如冯小宝这般,对施
毒者产生依恋。

  本来此蛇是老魔赏给夏婉月的,但她素来不喜蛇虫,再加上此蛇附身后,宛
如纹身,而且钻洞入腚,淫靡异常。

  刚好合欢八艳中,唯碧霞没有乘手法器,于是就转赠给她。可是碧霞非但不
领情,反而认为夏婉月故意羞辱她,毕竟此蛇附体后,实在过于淫靡。

  至于碧霞算计冯小宝,是为了得到更多灵玉。冯国忠经营玉城二十多年,早
以富可敌国,就算灵玉这等仙家之物,他拥有的数量也不下于中等门派。在之前,
碧霞早有算计,但碍于同门之面不好下手,于是刚到玉城,就迫不及待地找到冯
小宝。

  此刻冯小宝紧紧搂着美妇,眼神中露出深深依恋之情。碧霞骚浪一笑,肥臀
又开始有力研磨起来。

              *** *** ***

  在天波湖支流,玉水河的长亭中,一名玄衣男子提着剑,静眺远方,他俊逸
挺拔,器宇不凡,观之有王者之相。

  长河中,一叶青色竹筏,由远及近,缓缓飘来,同时随之传来犹如仙乐的洞
箫声。

  周名扬缓缓拔出长剑,轻弹一声,感慨道:「仗剑江湖风雨路,英雄莫问有
归途。」

  又见那竹筏上,有一白衣丽人吹着洞箫,箫声哀彻,似玉人呜咽,便又吟道:
「玉人吹箫声声咽。」

  还没等他想好下一句,筏上丽人,冷声说道:「恩怨难平情难诉。」

  周名扬深深看了她一眼,可惜丽人带着白色斗篷,见不清真容。他长叹一声
道:「悠悠天地独一人,春风秋雨有几度?」

  白衣丽人静默片刻,有些伤感地吟道:「咫尺天涯空牵挂,多情总被前缘误。」

  她似乎又想到自身过往,感叹一声继续道:「相聚分离别匆匆。痴心以付尘
与土。花飘云散各西东……」再之后,她突然接不上来了。

  周名扬眺望河水,顿生出烟波浩瀚,欲要翱翔天地之感,他大声说道:「任
由烟波里放逐。」

  白衣丽人感叹一声,赞道:「昆仑周郎果然好气概,合欢夏婉月有礼了。」

  周名扬抱拳道:「原来是夏仙子,方才一番吟对,名扬觉得仙子是个有故事
之人?」

  「只是尘缘琐事,不提也罢。婉月倒是从方才吟对中,听出公子志向不凡。」

  「哦!愿闻其详?」

  「诗以言志,公子气概雄阔,就不用奴家道来了。听其言,观其貌,公子面
相,贵不可言。」

  夏婉月深深看着他,继续道:「奴家所修功法,天生亲近王者,而公子就是
天命王者。」

  她倒没有说谎,「玄女仙经」本是九天玄女所创,当年「九天玄女」一眼就
认定「轩辕黄帝」为天命之主,就与此功法有关。

  夏婉月首次见周名扬,就立刻觉察此人是天命王者,甚至连他是谁,也自然
而知,真是玄妙无比。

  周名扬也奇怪,此女肯定没见过他,却能道出姓名,可能她的功法真有此异
能?

  不明白此女态度,他便试探道:「既然如此,贵宗为何与我昆仑屡屡作对?」

  「之前,小女子未见过公子,自不知天命王者在前。现在观来,在下须重新
做选择?」

  周名扬疑惑道:「难道夏仙子要与昆仑联合?」

  夏婉月摇头道:「非是昆仑,而是公子。奴家可以代表」合欢「支持你,但
你必须答应奴家两个条件。」

  周名扬感兴趣道:「说来听听。」

  夏婉月寒声道:「第一,不能与峨眉神女元若冰成婚。第二,等势力大成后,
诛灭元氏满门。」

  周名扬冷笑道:「你这么恨元氏,而且还姓夏,应该是夏氏遗女吧,说不定
还是位公主?难道你就不怕我泄密?」

  「公子是明白人,奴家第一眼见到你,就相信你的人品。」

  周名扬点头道:「我自不会出卖你,但也不会与你联合。」

  「周郎莫要一口拒绝,请听奴家一言。」

  「夏仙子,请讲。」

  「昆仑自知你是天命王者,拥立你上位,动机不纯。等你将来掌控天下,登
上帝位后,其必在你之上,做那太上皇,难道你甘心?再次,与元氏通婚,两家
联合,就存在谁主谁次的问题,而元氏早以立国称帝,怎容得下你另起炉灶?更
何况,连奴家多知道你是天命王者,难道元氏会不知?奴家怀疑他们另有目的。」

  夏婉月深深看着周名扬,见他仍犹豫不决,便继续道:「你可知道峨眉神女」
元若冰「的恶名?」

  周名扬摇摇头。

  夏婉月冷笑道:「知道此女恶名之人极少,故未传你耳。元若冰先后成婚三
次,但三任夫君都死在其手上,甚至最后一位与其有了孩子,但她照杀不误。知
道内因之人,称她为」毒心蝎女「。传闻母蝎子在怀孕后,会吃掉公蝎子,她元
若冰又何不是如此?」

  周名扬苦笑道:「即使我知道,又能如何?总不能背叛宗门吧?」

  夏婉月见他语气不似之前强硬,便知道他以心动,于是顺势道:「周郎只要
有这份心思就好。奴家估算元氏与贵门联姻,定没安好心,当要小心防范。」

  周名扬感谢道:「多谢夏仙子,名扬会留意。」

  夏婉月微微颔首。「话已说完,奴家告辞。」

  「慢着,夏仙子,名扬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能一睹仙颜。」

  夏婉月点点头,她缓缓地揭开斗篷。「一张绝色仙容,顿时浮现在周名扬眼
前……天地间仿佛静止不动,只余仙子驾舟而去的仙姿媚影。」

  周名扬等她快消失不见,才回过神来。他抑住心动,立刻传音道:「夏仙子,
名扬答应你的要求,但成婚之事不可避免。」

  「那奴家就先行拜过主公,等主公脱离昆仑之时,便是婉月效力之日。」

  等夏婉月远去后,周名扬也不逗留,随即转身离去。

  在他们走后不久,河水突然翻滚起来,涌起数丈之高,一副巨画缓缓浮现在
湖面上。只见这巨画,碧色湖水环绕金色宫殿,湖水上两名仙子踏波而行。如果
有人在附近,就会发现巨画怪异之处,因为画中两名仙子竟然在飞行。

  只瞬间,两位仙子就飞到湖中凉亭里,红衣仙子问道:柔云妹妹,那个周名
扬是天命王者,这种人物乃万中无一。难怪元氏不惜联合蛮胡,也要攻下西州。

  「姐姐,说得没错,但妹子对那位夏仙子更感兴趣。」

  「何故?」

  柔云媚笑道:「西洲真乃风流之地,周名扬是天命王者,那夏仙子更是天仙
绝色,即使妹子也不如。我观这位夏仙子修炼过」媚情决「,而且已经大成,她
一身修为已至」通玄「大圆满之境。」

  惜月疑惑道:「她是合欢宗之人,修炼双修功法很正常,莫非这」媚情决
「有什么问题?」

  「不错。前几日,章平送来那本」媚情决「,妹子仔细研读过。修炼此功后,
会在丹田内积累情欲之气,需与男子交合,才可发泄。此功初练还好,但随着功
力日深,情欲之气,就会融入血液,这时,性欲会极为旺盛,简直是无男不欢。
再之后还想提升功力,就得服用功法中提及的」媚情丹「。这种丹药乃」媚情决
「中,独有秘方,用各种千年淫药炼制而成,平常一粒,就能把贞洁烈女变成淫
娃荡妇。而练此功者,每日都需服一粒,用来壮大情欲之气,冲破关卡。而此女
已把」媚情决「修炼到顶层,可见她何其骚浪?」

  惜月眼睛一亮,惊喜道:「难道妹妹想让她进入那处界空?」

  柔云点头道:「正是如此。那处界空乃极乐大帝留下,只有得其认可之人,
才能进去。」

  惜月感叹道:「这么多年,除了妹妹进去过一次,其他人根本无法进入。」

  「姐姐,不必遗憾。这些年,我查过许多典籍,同时用很多人试过。那极乐
大帝脾性,妹妹大概清楚了。那夏仙子本质和我相同,我能得其认可,那夏仙子
必然不在话下。」

  「那妹妹,还等什么?将她抓过来一试便知。」

  柔云摇着头,说道:「姐姐,不必着急。元昊此次动作极大,这些西洲掌军
门派,必不会放过。在他们追杀夏仙子时,我们打开界口,等夏仙子走投无路时,
必会主动投入此界空。」

  「这样最好。如果强迫她进去,反而令她疑神疑鬼的,就是有好东西也不敢
往外带。」

  「姐姐,说的极是。」

              *** *** ***

  在青阳山外,一座黑莲停在高空,黑莲上肥胖僧人淫笑着,看向坐落在山中
的青阳派。

  他低语道:「这护派大阵,倒也不凡,如果攻打,动静太大,还是等大军攻
来再说。可如果把她骗出来,倒也省却一番功夫。」

  他寻思片刻,朝山下青阳城飞去。

  来到城中,他收起黑莲,随手招出一把戒刀,再朝着下巴一抹,就立即生出
浓密的鬓髯,随后又取出拳头大小的佛珠套到粗脖上,整一副恶僧形象。

  他大袖一甩,就朝着此间最大的客栈走去。来到客栈大堂后,找到一张板凳
就大咧咧的坐下,同时把戒刀往桌上用力一拍,呼喝道:「店家,给洒家来十斤
羊肉,十斤牛肉,十坛好酒。」

  小二见他一副恶行恶相的模样,不敢怠慢,唱喏道:「这位佛爷,小人这就
去准备。」

  堂中几位江湖客,见这肥和尚一副拽儿吧唧的样子,顿时看不过眼,便骂道:
「哪来的野和尚,牛逼哄哄的,还喝酒吃肉,不怕佛祖超度你。」

  欢喜佛一拍桌子,回骂道:「洒家不仅喝酒吃肉,还会玩女人,怎么的,看
不顺眼吗?有种,就跟洒家放对。」

  「哟~肥和尚,以为老子怕你?来就来……」一名江湖客想要出手,却被同
伴拉住。同伴使了个眼色,朝旁边桌上指了指。

  那桌上坐着两名中年眷侣,男子长须黑发,面色严肃,妇人身材熟沃,肌肤
如雪,面容端庄艳丽。

  欢喜佛冷笑道:「嘿嘿,不敢了,一群怂包,还不如去钻娘们裤裆。」

  那名江湖客,怒道:「谁怕你这野和尚,若不是张大侠夫妇在此,怕惹了二
位兴致,老子早把你超度了。」

  欢喜佛其实早就注意到这对夫妇,特别是这妇人,身体丰熟,模样端正,一
副贤妻良母的形象。虽然不算绝色,但气质绝佳。极乐佛正好几天没开荤,这妇
人却来得正好。

  他故意骂道:「什么狗屁大侠,一帮欺世盗名之辈,洒家就超度了好几个。」

  那几名江湖客刚才顾忌张姓夫妇二人,不敢闹事,可现在这肥和尚竟然羞辱
张大侠,他们正好借机出手。

  他们一行四人,全拔出兵器,朝极乐佛砍去。极乐佛大喝一声:「来得好。」

  说话,扯开僧袍,露出黑毛肥胸,挺着大肚囊,就迎了上去。

  两把大刀砍在胸前,只见两条白印。一把长剑,捅在肚子上,肥肉深深陷了
下去,那人长剑被肚皮吸住,怎么多抽不出来。最后一人,举起狼牙棒对着头,
连续猛砸,反而让极乐佛乐得哈哈大笑。

  「一帮酒酿饭袋,给洒家提鞋多不配。」

  这四人大惊失色,连忙往后退去。

  欢喜佛大手一挥,就定住四人,然后提着戒刀,就要大开杀戒。大堂里的酒
客,见这和尚要杀人,都吓得跑了出去。

  四人连忙喊道:「张大侠快救我们。」

  本来张姓夫妇不想管这事,但四人开口相求,就不能不管了,否则在江湖上
传出,他们夫妇见死不救的名声,就不好了。

  于是张大侠劝道:「这位大师,还请手下留情。」

  极乐佛瞪着丑眼,冷声道:「刚才他们杀洒家,你不管。现在洒家要杀他们,
你却来阻挡。可是看我这和尚好欺负?」

  那丰熟妇人连忙站起来,劝说道:「大师乃是高人,何必与这帮宵小计较?
还请大师给我清风庄一个面子。」

  欢喜佛嘲笑道:「清风庄?什么狗屁地方,洒家没听过。如果小娘子答应陪
洒家喝酒,倒可以饶了这四人。」

  被定了身的四名江湖客,见这和尚口出狂言,心中一惊,同时又暗喜起来。
这和尚真是色胆包天,这下张氏夫妇可要恼了。别人不知道张氏夫妇的身份,他
们可非常清楚。那男子叫「张白」,绰号「游龙剑」,一手游龙剑法名震西洲,
传闻他再进一步,就能达到「武宗」境界,成为剑仙。女子名叫「沐飞雪」,来
历更大,她出自「青阳派」,由于志不在修仙,于是就早早下山嫁人。青阳派每
隔一段时间,都会下放一些有凡俗之心的弟子与小宗门联姻,于是这些宗门就会
成为青阳派下宗,而「清风庄」也是如此。尽管沐飞雪早早下山,但与上宗的关
系非常好,很多青阳弟子俱与其交好。她常用法器「索命环」,还是青阳派大师
兄「胡阳」给她锻造的。

  见这恶僧调戏自己的妻子,张白怒不可遏,他拔出神兵「游龙剑」,就要出
手。

  欢喜佛摆手道:「施主慢来。洒家观你是个好手,不如对赌一番如何?」

  张白怒道:「怎么赌?」

  欢喜佛淫笑道:「洒家站着不动,也不还手,仍由施主出手。如果施主杀了
洒家,那一切皆休,但如若杀不了,那女施主就要陪洒家喝酒。两位意下如何?」

  沐飞雪怒道:「你这淫僧,怎如此无耻?我等不会同意,大不了斗过一场。」

  「两位不必生气,洒家身上可有不少好物,可以拿两件给你们看看?」欢喜
佛说完,掏出一本秘籍和一件铃铛法器。

  他指着秘籍说道:「此本」春水剑法「,乃东极海大派」四季剑宗「秘传剑
经,洒家从」春水仙子「处所得,可以仙武同修。」

  介绍完后,他看了看张白,见他眼神中露出贪婪之色,不由得阴笑一声。

  接着他又继续道:「这个铃铛乃极品法器」销魂铃「,铃声一响摄人魂魄,
只要修为比你低的人,就无从抵抗。怎么样?只要施主杀了洒家,就能得到。」

  张白掩饰贪婪之色与沐飞雪对视一眼,见自家夫人点头,便同意道:「既然
大师寻死,莫要怪张某无情。」

  「不怪,不怪,施主尽管来。」欢喜佛一边说一边脱下僧袍,露出颤巍巍的
肥肉。

  张白运起内力,一剑就刺向眼睛。欢喜佛眼睛一闭,长剑就刺在眼皮上。沐
飞雪也扔出「索命环」套向他的脖子。只见一个金色圆环飞起,直接套中他的粗
脖,接着圆环向内收缩。

  欢喜佛「哈~」的一声,憋气一叫,脖子鼓起,那圆环立即被崩断。张白又
连刺几剑,太阳穴,丹田,眼睛,耳廓,尽找薄弱处下手,出手很辣至极。

  欢喜佛不管不顾,只大手一圈,就把沐飞雪拉入怀中,随后坐到板凳上,开
口大叫一声:「小二,还不上酒。」

  早就缩到柜台里的掌柜,连忙招呼店小二上酒。那小二吓得浑身发抖,他把
酒放到桌上后,就连忙溜了出去。

  欢喜佛不管张白的砍刺,随手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口,还没下肚,就猛的喷
了出来。他骂道:「什么烂酒,比尿还不如。辛好洒家有准备。」他说完,就从
储物袋中,掏出一壶酒,倒了一杯。酒香立刻就飘了出来,闻之令人魂醉。

  「小淫妇,要不要来一杯。」欢喜佛搂住美妇,上下其手。

  「不要,不要啊……」沐飞雪被他摸得俏脸通红,骨头酥软,连下体多空虚
起来。

  「相公快救我。」

  张白双目血红,张嘴怒斥道:「淫僧,放开我娘子。」

  「聒噪!你既已输,还为何纠缠不清?以为洒家是泥塑的吗?」

  欢喜佛被他搞得不耐烦,一把就抓住他的长剑,随手掰成两段,同时把他摄
来,按跪到地下,抬脚踩住。他想了想,挥手施法放开四个江湖客。

  这四人哪见过这种手段,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他们连忙磕头求饶。

  欢喜佛开口问道:「尔等怎么称呼?」

  四人连忙答道:「我们是四兄弟,赵大,赵二,赵三,赵四,就是名字。」

  「倒也好记。洒家可以饶了你们,但须做段时间奴仆,听我吩咐办事。」

  四人大喜,连忙拜谢。

  「嗯,替我办事,实力低了可不行?欢喜佛手指一弹,飞出四枚丹药。

  「此乃大力金刚丸,乃本教培养」扛鼎力士「所用,服之力大无穷,堪比武
圣。

  四人大喜过望,连忙吞下,瞬间他们就开始嚎叫起来,身体大了一圈,衣服
崩裂,筋肉爆起。等药效过去,这四人俱成为八尺壮汉。

  张白夫妇被惊得目瞪口呆,觉得这恶僧深不可测,他们可从来没见过,瞬间
就把人变成武道高手。

  欢喜佛得意一笑。「怎么样啊?张施主如果让尊夫人好好陪我,洒家倒可以
收你为记名弟子,甚至可以让」春水仙子「传你四季剑法。」

  张白怒斥道:「淫僧吹什么大气,」春水仙子「乃大派剑仙,你凭什么指派
她?」

  欢喜佛淫笑道:「洒家知道你不信,这样吧,给你看看洒家的奇宝」回光图
「,就明白了。」

  他打开储物袋,飞出一叠白光闪闪的图册,挂到了墙壁上。随后又打了个法
决,图册缓缓翻动,翻到其中一张图就停下来。接着图慢慢变大,画面越来越清
晰,里面的人物也开始动起来。

  只见一名美貌仙子正趴跪在地上,春水般的丽眼正献媚讨好地看着一个胖和
尚。随后胖和尚抬起脚,那女子就一把抱住,放在双乳间,同时升出香舌舔砥和
尚的脚趾,甚至连脚丫也要仔细舔过。女子的香舌沿着粗腿缓缓上移,来到胯下,
清理硕大无比的肉棒,又含弄鹅蛋大小的卵蛋。甚至还抬起和尚的双腿,放到自
己肩上,再用素手掰开大屁股,伸出香舌去舔那黑褐色的屁眼。这女子简直比服
侍自家相公还要认真,把和尚全身清理干净后,便坐到大腿上,与和尚激烈地亲
吻起来。

  他们一干人只关注这绝色仙子,至于和尚倒没仔细看。

  欢喜佛邪邪一笑,又掐弄法决,只见画中突然发出声音来。

  那女子开口浪叫道:「佛爷,快肏春水的骚屄,痒死了,春水要佛爷的大鸡
巴捅进来。」

  女子的声音骚浪无比,又娇嗲甜腻,把在场之人魂儿多勾没了。

  这时那和尚大叫道:「臭婊子跪下,屁股撅起来,自己掰开骚屄。」

  这时众人才留意到那和尚,其面孔赫然就是欢喜佛。

  那女子不敢怠慢,像狗一样,连忙趴跪在地下,肥臀高高翘起,同时双手向
后,掰开骚穴。

  胖和尚挺着犹如儿臂般的大肉棒,猛的一下就整根插了进去。

  「爷~」女子大声浪叫,声音又长又嗲,甜腻异常。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0049.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