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带刺的玫瑰

当我回过头来看发生的所有事情时,我十分感谢我的妈妈,是她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是她养育我长大『成人』,也是她给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礼物──甚至比妈妈和我疯狂度过的三个月还要重要,那就是在我出生后一年,我的妹妹罗丝诞生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当我回过头来看发生的所有事情时,我十分感谢我的妈妈,是她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是她养育我长大『成人』,也是她给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礼物──甚至比妈妈和我疯狂度过的三个月还要重要,那就是在我出生后一年,我的妹妹罗丝诞生了。

罗丝和我彷佛是天生对头似的,从生下的那一刻起,就喜欢和我作对。我的许多亲戚都说,罗丝小的时候经常被我欺负,我的行为十分卑鄙,但我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这只不过是兄弟姐妹间十分典型的摩擦而已。试问谁家有几个孩子的相互间哪个不是吵吵闹闹的,我们之间也不过如此,只是有点变形而已。我的意思是,我们几乎在每件事情上都要争吵,甚至打起来,即使是我们都喜欢的东西,我们也不愿承认。但是罗丝有一样秘密武器,就是哭,几乎每次她争不过我都要放声大哭。虽然我恨她恨得牙根紧咬,有时甚至想把她杀了,但我最见不得她掉眼泪,只要她眼圈一红,我就得在她眼泪出来之前溜掉,免得心软,反而去安慰她。当然她也有笑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不再争吵的时候,特别是我们渐渐长大到十几岁时,我们已经不大相互攻击了。她也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十分害羞和忧郁,但又忧郁得过了头,终日满面愁容,看得我十分不舒服。

不过如果你深入地接触她,给她以鼓励的话,她会给你一个微笑作为回报,妹妹的微笑可以迷倒所有人,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她的微笑有如初升的太阳,有如孩子般的天真,有如甜蜜的初吻,给人一种容光焕发的感觉。任何人只要看过一次,宁愿死也要再看第二次。不幸地是,虽然我小时侯经常欺负她,但到了长大后却每天都要为赢得妹妹的微笑而努力,而且我还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妹妹的,但肯定很早,大概从我开始做春梦并手淫的年龄始。

年轻时我手淫很频繁,但用以作为对像的女主角并不是妈妈,而是我的妹妹罗丝。现在想起来并不奇怪,我虽然很喜欢我的妈妈,也很尊重她,但我对妈妈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对爸爸的崇拜,而且后来是妈妈主动勾引我的。我想我最后能毅然断绝与妈妈的关系可能是我潜意识里认为我真正爱的人不是妈妈的缘故吧。我经常在会梦里见到妹妹裸体的样子,她主动地向我奉献纯洁的身体,主动地吮吸我的肉棒…有一天,我正要从房间里往外走,这时妹妹进来了。那时我十三岁,她十二岁。我们俩在门口撞了个满怀,很自然地,我们伸手想要扶住对方。sosing

我用力过猛,一把将妹妹拉入怀中,她的小巧坚挺的乳房一下子印在了我的胸前,我们的腹部『砰』地碰在一起,脸对脸地看着对方,鼻息相通。我的肉棒神差鬼使地硬了起来,隔着衣服戳在妹妹的阴户上,妹妹的脸顿时一红,挣脱我的拥抱,飞也似的逃跑了。我想,这也许是我们之间最初的导火索吧。我当时就失魂落魄地楞在了那里,完全没有感觉到妹妹的离开,我真希望那种消魂荡魄的感觉能够再来一次。

那晚,我第一次通过打手枪达到了高潮。我躺在床上,用力地揉搓我的肉棒,回忆着妹妹的小乳房贴在我胸膛的感觉,我很想知道妹妹此时的感觉,如果我们俩一起玩这个性游戏的话是多么地令人神往啊。有时,爸爸和妈妈逛商店或到教堂做弥撒,会留我们在家,我总是充分利用这些机会窥视妹妹的行动。那时我们学校流行一种孩子们间的性游戏:找个机会和女孩子一起回家,然后问她『感觉到了吗?』,当对方回答没有时,便乘机上下其手,抚摸女方的身体,说『现在感觉到了吧』。妹妹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了这种游戏,我就捉住有限的几次机会饱餐了妹妹的身体,特别有意地揉捏她的乳房。看来,我受妈妈的影响过深,以至于对女人的乳房特别感兴趣。

我极力想让她知道我对她的感觉,但是,我不可能直接地告诉她我爱她,我想和她共度一生。不过,那也就是我目前所能走得最远的了,我并不想在和妹妹做爱后,简单地宣称我已经做过了,我把我们看成是恋人、丈夫与妻子,甚至是父母的关系。我曾经憧憬我们美妙的第一次,甚至设计好了每一个步骤:在落日的余晖下,我们一起来到海滩上,我慢慢地脱下了她的衣服。首先是鞋子,接着是外裤,然后是上衣,再然后是胸罩,最后是内裤。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西部的天空映满血红的晚霞,她站在我和大海之间,侧身对着美丽的晚霞,我只能看见她美丽的轮廓。她丰满、形状优美的乳房在落日的余晖中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然后她放低身子,坐了下来,若有所待的样子,毛茸茸的阴部隐约可见。我情不自禁地走过去,轻轻放倒她的身体,然后…

倒霉的是,妹妹似乎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到了吗?』的游戏,每一次我问她『感觉到了吗?』,她都会在让我『感觉』了几下后,突然挣脱我的纠缠跑掉了。那一段时间,爸爸最疼爱她。我从来都不妒忌妈妈和爸爸的结合,但我不得不为爸爸的偏爱而焦急,我甚至怀疑爸爸和妹妹已经有一手了。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我和妈妈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之前。由于有了和妈妈的经验,我越发想对妹妹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如果她拒绝,那么我将彻底完蛋,她可能会因此而顺从爸爸,而这肯定会破坏我们的家庭,因为爸爸是个正直而传统的人。我甚至可以想像到爸爸怒气冲冲的样子,而妈妈极力袒护我,我则静观其变,然后我们的家庭就此瓦解了。

中学的时候,我除了学到一些的知识和培养自己的信心外,也有不少异性接触的机会。在学校里,我既不是花花公子,也不是书呆子,所以我也与不少女孩约会,但充其量不过是一起去玩玩,看看电影,拉拉手,最多亲一下脸蛋而已,不过有时能够有机会伸手进女孩的上衣或短裤内,还是蛮过瘾的。不过在有了和妈妈的关系后,我对这些虚假的接触厌烦起来。我自信如果我再碰女孩子的话,一定能令她将内裤脱下。不过,我没有再去尝试这些事情。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大学,在学校的宿舍安顿下来,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家自己住。我有点想念我的家,但我发觉大学生活很适合我。对我来说,这里既是知识的充实,也是思想的解放的好所在。

深秋的时候,家乡的牧师来了,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我的家人出事了,是交通事故。但详情如何,他没有告诉我。虽然那时我正在准备期末考试,但一得到消息,我立即驱车赶回家。路上加油时,我打电话向警察询问,但他们支支吾吾,只说要我赶快回来。我预感到冥冥中的不幸终于降临到我们一家。当我赶到医院时,只见到妹妹罗丝一个人歇斯底里地在一边哭泣,牧师也在那里,从他口中我得知了详情。当时我们一家坐着爸爸刚买的大篷车从教堂作完弥撒回家,在路过峡谷时被一俩私家轿车撞上,爸爸和妈妈都没有系安全带,当场就死亡了。我的另一个妹妹虽然系了安全带,但不幸地是车子从她的那个方向撞过来,当然也没有了幸存的可能。我的两个弟弟都受了重伤,失血严重。

幸运地是罗丝没有和他们一起。牧师说那天我妈妈很心烦,问她原因,她只是说和罗丝吵了一架,她说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黎明的时候,我的两个弟弟也死了。我带着妹妹回到空空荡荡的家,但妹妹魂不守舍,彷佛自己不存在似的,不吃,不说,也不理任何人。

我细心地照料她,我很担心她会自杀。事故发生后的第三天葬礼举行,妹妹亲自到场了,但她暗淡无光的眼睛以及了无生趣的表情和她整洁的黑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埋葬了亲人的遗骸后,我们默默地接受熟人的安慰和祝愿,我几乎不能坚持下去了,但妹妹看起来面无表情,彷佛自己不存在似的。

我把她带回家,然后筋疲力尽地躺下睡着了。大约一小时后,我醒了过来,想要上厕所。路过妹妹的房间时,我忽然闻到一股异味,我忙敲了敲妹妹的房门,没有回音,情急之下,我开始用力撞门。门被撞开后,我跌进房里,立即闻到了刺鼻的煤气味和火炉的嘶嘶声,感谢上帝,妹妹睡在靠门的床上,我连忙把她抱到客厅,将她平放在沙发上,然后跑回去关上煤气和火炉,再大开窗户,这才回到妹妹身边。

她的脸色好多了,呼吸也正常了一些,但很微弱。我用力摇着她的手,不住地说:「醒醒,小妹,快醒醒。哦,不要这样吓我,小妹,不要离开我,醒醒,小妹,我爱妳,不要离开我,快醒醒。」她呻吟出声:「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我想死,我应该死,你不会爱我的,我很害怕,让我死吧!」「不要呀,小妹。妳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呀,我和妳一样都失去了很多,也许更多。不要再吓哥哥了,我不想再失去妳这个妹妹。」

她睁开眼睛,第一次哭了出来:「你不知道,是我杀了他们,是我的错!」「妳说什么?哥哥知道妳不会这样的。」她摇着头说:「如果不是为了我,他们就不会在路上,就不会出事了。」我尽力安慰她:「好吧,那么妳究竟做了什么呢?」「爸爸打电话给我,说妈妈已经告诉他我们吵架的事了,他们正在赶回来,我还听到在电话里,妈妈和爸爸吵嘴了,我想他们一定是因为在路上争吵才出事的。」「好了。」我说:「妳和妈妈吵架了,爸爸想弥补此事,然后出了事故,但这并不是妳的错啊。好了,告诉哥哥,妳和妈妈究竟为什么吵架?」

「因为你!」她说着把头深深地埋进垫子里。我愕然,这关我什么事呢?当下我追问她,最后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起因是妹妹发现了妈妈的日记。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回顾过去,时不时地就想翻翻过去的东西看看。那一次妹妹要写有关家庭的作业,就到阁楼上找材料,偶然中发现了妈妈的日记本,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还是偷看了妈妈的日记。要命的是妈妈的日记是从爸爸到西海岸工作时开始的,也就是那年夏天我和妈妈初体验的那天开始。

虽然日记里记录的是甜蜜的事,但对于妹妹来说,却无疑是噩梦的开始。「我记得日记上详细地记录了爸爸走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她说,「第一周妈妈很忧郁,但很快妈妈就高兴起来了,她在日记里说那晚她很高兴,因为她发现你已经长大成人了。」她忽然露齿一笑。哦,这是个好兆头,她这几天第一次笑了。「你还记得那晚吗?那晚她教你打牌。」她问我。当然记得。」我说。「我从那时起就怀疑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因为她从来没有教过我们其他孩子。我还记得当时你回去睡觉时她的眼神一直跟着你,直到你消失在过道上。我想知道你们后来发生了什么,所以我看了妈妈的日记。」我很吃惊妈妈会如此大意,不但记录下了我们交往的经历,居然还大模大样地把这样一本淫乱的日记放在阁楼上。当然我也很想知道她记录得有多详细,她是否真的把我当作爱人。「当我看到你们第一次做爱的记录时,我的心碎了。」她的脸转向我,十分生气,但又很悲伤,「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是爱我的!」天,怎么会这样?

我几乎瘫倒在地,妹妹是在嫉妒吗?妹妹这时说的很快,彷佛想要在自己失去勇气前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一样。「我本以为可以控制自己,我是说,我虽然早就怀疑你和妈妈有…有了…那种关系,但是当事实白纸黑字地摆在我面前时,我简直要发疯了。」「我跑去找妈妈,找遍了所有肮脏的字眼辱骂她,我骂她是荡妇、妓女、变态。我责问她已经有了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丈夫,为什么还要来偷我唯一爱着的男人。」见鬼!她说偷,那么她根本就与爸爸无关了。

「等一下,小妹。」我连忙打住她的话头,「妳刚才说什么?我怎么一直以为妳对我不感兴趣呢?」「我爱你,哥哥,我一直爱着你。」她有些害羞,「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在过道相撞、互相搂着五分钟的事吗?」我笑了,说:「当然记得,彷佛就在昨天一样。」「你知道当时我为什么躲开吗?当时我的下面湿透了,我怕你以为我还小,尿裤了,我不想你把我看作小孩子。」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那么我和妳玩『感觉到了么』的游戏时,妳为什么老躲我?我还以为妳讨厌我。」「你摸我乳房的时候我有跑过吗?」她不服气地问,「后来我躲避你是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有勇气来追我。你真的是有点孩子气,知道吗?」说着她向我微微一笑,使我感觉好多了。

但我不得不破坏这种气氛,因为她的内疚还没有消除。「后面怎样了,告诉我。」我继续问:「为什么妳认为这次事故是妳的错?」她的脸一下子又阴沈下来。

「我知道妈妈对爸爸说了我们之间的争吵的事,而且她可能坦白了一些东西。爸爸边开车边打电话给我时,我也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她好像在说什么『你知道的还不够吗?』,我想妈妈可能透露了一些东西,但没有说到…说到…」她的声音一下放得很低,彷佛隔墙有耳似的,「…你们乱…乱伦的事。」「我担心爸爸因为生气,一直和妈妈争吵,而没有注意到其它的车辆,我提醒他了,但没用。如果我不和妈妈吵的话,就不会有这事的发生了。」

我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我捉住她的肩头,让我们面对面。「听我说,妳好像忘了爸爸是一个意志坚强、受过严格训练的、有原则的人。他懂得区分感情和职责的关系,这一点没有人能比他做得更好。无论妈妈当时和他说什么,他都不会失控。」「妳相信哥哥吗?小妹。我和调查这次事故的警官谈过,他们告诉我一些事实。首先,爸爸看到了对面的车,从爸爸刹车后车辆滑行的轨迹来看,爸爸当时并没有加速,他做了一切努力避免撞车的发生,但路的右边是悬崖,无路可走,爸爸已经尽力了。」「还有,即使不是因为妳的缘故,他们也要从教堂回来。」我盯着妹妹的眼睛说,「妳只不过是让他们提前几分钟回来而已,但事实是即使他们早几分钟或晚几分钟回来,在路上他们都会碰上那个醉酒开车的混蛋。」

「所以,这不是妳的错。」妹妹看着我,看起来宽慰多了,但突然她惴惴不安地说:「那么,现在我们怎么办?」「妳说呢?」「我说过我爱你,哥哥,我需要你。刚才你摇我的手时,我听到你说你爱我,那么你是不是也‘需要’我呢?」

我牵着她的手来到父母的卧室,让她躺在他们的床上。出乎她意料的是我只是挑了一件睡衣给她穿上,然后给她服用了安眠药。「我带妳来这是因为我们今晚要一起睡,但只是睡觉而已。」我在她耳边低声说,「今天下午的事发生后,我不想妳有意外,所以我要看紧妳。」「不过,今晚我不会碰妳一根手指,我还有好些事情要考虑。」我看着妹妹睡着后,返回她的卧室去找妈妈的日记。找到后,我再回到她身边。由于安眠药的作用,妹妹沈沈地睡着了。

我坐在妈妈过去常坐的安乐椅上,开始读妈妈的日记。

尽管我曾经深深地迷恋过妈妈,但我始终不能真正明白她的内心是怎么想的,我在妈妈的心里居于什么地位,妈妈怎么看待我们的关系,等等,我都想知道,我不得不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首先看到的是我们第一次的描述,其中的一段吸引住了我。「……他舔我的小穴,把我弄至高潮一次,但我不得不假装来了三次。他很努力,他需要信心……」妈妈的描述令我有些难堪,但字里行间无处不透出妈妈对儿子的爱护,这使我心里暖洋洋的。一直看到三周后,我才感觉舒服多了。

「……今天来了五次!这孩子学得真快……」从妈妈的日记里我终于找到了一直困扰我问题──妈妈其实是想怀我的孩子的。这令我很震惊,但又有些如释重负。日记透露说她很希望怀上我的孩子,但却始终没有能够如愿。正如我所说,妈妈也有一些避孕套,而且她没有做过节育手术,但她从来没有让我使用过它们。她曾认为如果我们一天做上四五次的话她很可能受孕,但直到我们三个月的最后,妈妈都没有怀孕,所以妈妈怀疑我是否不育。

看完妈妈的日记(其实就只记录了我们交往的那三个月而已),我深深地感谢我的妈妈。她不但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还负起了让我成人的责任,循循善诱,让我体验到男女之间结合的美妙之处。放下妈妈的事后,我开始考虑我和妹妹往后的生活。今晚,我故意拒绝了妹妹的求爱,因为我知道悲痛是最强烈的催淫剂。我不想让悲伤混合进我们之间罪恶的结合,尽管这样会更刺激。她问我是否需要她,我当然需要,太需要了,但我想在我们头脑都清醒时再考虑这件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0237.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