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魔兽世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無心丶
字数:11123

  「这具躯壳完美的履行了使命……还剩三把钥匙,然后他们就会看到,死亡
之力永远不应该被束缚!」典狱长从安度因那里拿走格里恩长女的钥匙,缓缓地
转过身去,看向那块被他亲手用铁链拉过来的大陆——刻希亚。

  「跟我来,希尔瓦娜斯。」凝视了那块大陆片刻,典狱长转过身来,向希尔
瓦娜斯招了招手。

  罪魂之塔内部。典狱长和希尔瓦娜斯一前一后的走着。

  「哼哼哼……安度因真是个完美的玩具,如今我已经得到了三把钥匙,重返
刻希亚的日子……不远了。」典狱长晃了晃脑袋,看向身后的希尔瓦娜斯,「我
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不是么?」

  「毕竟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希尔瓦娜斯仰起头来,神色平静。

  「呵呵,你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希尔瓦娜斯。」典狱长微微一笑,
「知道这是哪里么?」

  「当然……这是托加斯特的上层区域。是你最重要的囚犯……和副官们的家
园。」希尔瓦娜斯瞥了瞥两边灯笼里狰狞的火焰,缓缓说道。

  「说的好,希尔瓦娜斯。」典狱长轻轻拍了拍手,「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
带你到这里来?」

  「嗯?你什么意思?」希尔瓦娜斯微微蹙眉,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就是我刚刚说说的意思。」随着典狱长大手一挥,两人瞬间被传送到一个
房间内。

  「这里是……一间牢房?你是为我安排了什么余兴节目么,典狱长?」希尔
瓦娜斯看着房间内令人触目惊心的拷问道具和装置,身体微微颤抖着,但还是尽
力保持着镇定。

  「正是如此,希尔瓦娜斯。」典狱长猛的转过头来,古井不波的脸上瞬间露
出一丝狰狞的表情,「这个余兴节目的主角,就是你。」

  「啪!」典狱长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希尔瓦娜斯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起来,直直的飞向房间里的拷问架。而拷
问架上的锁链似乎有生命一般伸向希尔瓦娜斯的身体,将她的双手一左一右高高
吊起,两只脚镣则分别紧紧的锁住了她的脚腕,将她的双腿强制张开。希尔瓦娜
斯整个人就这样被「大」字形的固定在了拷问架上,动弹不得。

  「快放开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希尔瓦娜斯不住地挣扎着,愤怒的质问
道:「我帮你做了这么多事,你就这样对待你的伙伴么?」

  「不必白费力气,希尔瓦娜斯。这些锁链都是特制的,虽然你的实力随着我
吸收掉尼奥罗萨战斗中产生的无数亡魂,而跟着水涨船高,但是想要挣脱这灌注
了心能的锁链,也是不可能的。」

  「至于你,我的伙伴?」典狱长笑着摇了摇头,「希尔瓦娜斯,你是不是觉
得自己很聪明?所有的人都应该被你蒙蔽,像个棋子一样任你摆布?」

  「任我摆布?我们本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这我承认。」希尔瓦娜斯愤愤的
说道,「但是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你心里应该清楚!」

  「我当然清楚!从你让我把安度因留给你的时候,我就很清楚了!」典狱长
的声音瞬间大了起来,「我能看见噬渊里的任何一个地方。虽然你阴险狡诈,但
是你的眼神可不会骗人,希尔瓦娜斯。」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安度因不是完美的拿到了钥匙吗?我可是一
直都在按你的意思行事!」希尔瓦娜斯的脸上露出一丝慌乱,「放我下来!我们
之间一定是有些误会,我可没有背叛你!」

  「哼哼,到了这个地步还要继续嘴硬吗?看来我需要找一个合格的拷问官来
撬开你那张骗人的小嘴了。」典狱长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我特地为你请来
了你的老朋友,希尔瓦娜斯。」

  希尔瓦娜斯面露疑惑:「嗯?老……老朋友?」

  「真是阔别已久啊,希尔瓦娜斯。」牢门缓缓地打开,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希
尔瓦娜斯的耳中。

  希尔瓦娜斯的眼神瞬间一凛,火红的眼睛仿佛要喷出愤怒的火焰:「阿尔萨
斯?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这肮脏的灵魂不应该留在这里,应该被放逐到湮灭!」

  「哈哈,很高兴你这么有精神,希尔瓦娜斯。」典狱长笑了笑,随后转身离
去,「你们两个好好叙叙旧吧。」

  「别走!这一切都是误会!我没有做任何背叛的事情!」希尔瓦娜斯高声喊
道,但是留给她的,只有典狱长消失前最后的残影。

  「放心吧,我会好好疼爱我们的希尔瓦娜斯小姐的。」阿尔萨斯对着离去的
典狱长挥了挥手,随后将目光聚集在了希尔瓦娜斯身上。

  「真是好大的脾气呢,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阿尔萨斯笑着走来,轻轻地
拍了拍希尔瓦娜斯的脸颊:「你有今天,可要好好感谢我赐给你的崭新人生。你
可是我最引以为傲的杰作,整个艾泽拉斯大陆都被你搅得鸡犬不宁、生灵涂炭呢。」

  「我听吉安娜说,联盟和部落如今都对你恨得牙根直痒,巴不得把你给剥皮
拆骨!曾经自命清高的高等精灵,现在被整个大陆的生灵所憎恨唾骂,这个下场
还真适合你这个阴险狡诈的骚狐狸呢。」

  「这都是拜你这个混蛋所赐!」希尔瓦娜斯狠狠地对着阿尔萨斯啐了一口
,「有种就放我下来,阿尔萨斯!你不是个骑士么?我们公平的决斗!我保证
,我一定会亲手割下你的头颅,碾碎你的灵魂!」

  「别痴人说梦了,我的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用力的捏住希尔瓦娜斯的下
巴,迫使她看着自己,「你变成女妖有多久了?还记得自己身为精灵的那种感觉
么?为了庆祝我们的重逢,今天我可给你带来了一份大礼!」

  说着,阿尔萨斯从怀中掏出一支针筒,用力的刺入希尔瓦娜斯的胸部,将暗
紫色的液体注射到了她的体内。

  「嗯?这是……?阿尔萨斯,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
的身体……这是……?!」希尔瓦娜斯用力的挣扎着晃动着,想要逃离阿尔萨斯
的魔掌,拘束着自己的链子却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这可是我从典狱长那里求到的好东西,它能帮你重塑身体,让你重新获得
属于高等精灵的血肉之躯。」阿尔萨斯将用完的针管丢到一旁,狞笑着走向了希
尔瓦娜斯。

  「我有身体了……?!」希尔瓦娜斯惊讶的发现,神秘的紫色液体化为气雾
,竟然缓缓的将自己的灵魂之体,化作了血肉之躯。虽然无法回到曾经的高等精
灵的容貌,但那令人怀念的有血有肉的皮肤触感,让自己不由得激动起来。

  但是很快,希尔瓦娜斯便发现了不对,惊慌失措的挣扎起来:「怎么回事!
我……我体内的力量哪里去了?!为什么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波动!!」

  「哼哼,愚蠢!你以为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获得身体?」阿尔萨斯将希尔
瓦娜斯的帽子脱掉,用力的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来,「希尔瓦娜斯,你
如今的身体,与一个普通精灵无异。你之前所有的努力和奋斗所积攒的力量,全
都白费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希尔瓦娜斯的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但很快便被
愤怒所取代,「我明明那么努力……甚至不惜用尽各种手段……阿尔萨斯!!!
我要杀了你!!!!」

  「给我闭嘴!你这个下贱的黑皮婊子!」阿尔萨斯狠狠地给了希尔瓦娜斯一
巴掌,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了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你这混蛋,竟敢……!呃啊!!!呃呃呃!!」还没等希尔瓦娜斯的话说
完,阿尔萨斯的拳头便狠狠地捶进她裸露在外的平坦小腹。她被这突然的一拳打
的头脑发白,用力的弓紧了身子,嘴也不由自主的张开。

  「哼!哼!打死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母狗!」阿尔萨斯丝毫没有留情,重
拳不断的捣向希尔瓦娜斯的肚子,宣泄着自己的怒火,「区区一条丧家之犬!居
然敢在我虚弱的时候背叛我!还妄图推翻我的统治!」

  「好痛!!阿尔萨斯!你不得好死!!啊啊!!!肚子……咳啊!!呃啊啊
啊啊啊!!!」希尔瓦娜斯不住地咒骂着,拳头深深埋进她的肚子里,巨大的冲
击力传到了她的五脏六腑里,刺痛着她身上每一段神经。正如阿尔萨斯所说,她
的身体现在和普通精灵无异。希尔瓦娜斯呼吸困难,不断的流着痛苦的泪水,身
体无力的挣扎着。晶莹的泪水和眼下黑色的泪痕交织在一起,诉说着她的无助和
绝望。

  「哼!不能便宜了这个贱货!你们几个,给我过来!」阿尔萨斯似乎有些疲
惫,他在罪魂之塔也经历了不少折磨,而这所有的痛苦,夹杂着之前对于希尔瓦
娜斯的怨恨,都一并发泄在了她的身上。

  「用你们手里的锤子,给我狠狠的殴打这贱货的肚子!」阿尔萨斯唤来了几
个身强力壮的铠甲守卫,命令他们继续替自己殴打。

  「咚!咚!咚!」肉体与锤子碰撞的闷响,不断的萦绕在牢房中。守卫们无
情的挥舞着手中的大锤,一次又一次的挥击在希尔瓦娜斯脆弱的肚子上。

  「哼啊!!嗯啊!!不要……不要再打了!!呃呃呃呃呃呃!!!好痛……
啊啊啊!!呕呜呜呜呜!!!!」希尔瓦娜斯再也承受不住殴打,比起这种不断
的痛苦折磨,她更希望能够一死了之。大锤无情的再次挥下,她再也抑制不住胃
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嘴角不断的流出口水,不停地干呕着。

  「想死?没那么简单!」阿尔萨斯挥了挥手,示意守卫们停下,「这只是对
你这婊子略施惩戒罢了。我要让你用身体好好记住,反抗我阿尔萨斯的下场。」

  「呼啊……呼啊……」希尔瓦娜斯已然无法反驳,她不断的喘息着,牙根紧
咬,闭着眼睛忍受着肚子不断传来的撕裂和疼痛的感觉。她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
腑似乎都被巨大的冲击震的搅在了一起,曾经扁平柔软的平坦小腹,此刻也布满
了狰狞可怖的红色的伤痕和成片的暗紫色淤青。

  「哼哼,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呢,希尔瓦娜斯。你的身体还有很多用处呢……」
阿尔萨斯淫笑着走向了希尔瓦娜斯,两只大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游走,抚摸着她性
感火辣的身体。希尔瓦娜斯的兜帽和裙子被阿尔萨斯狠狠地撕碎,身上的软甲也
被全数脱下,丰腴有致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了阿尔萨斯面前。

  「不愧是曾经的高等精灵,即使变成了这样一幅肮脏的黑皮婊子的样子,下
流淫荡的身体倒是一点儿没变。」阿尔萨斯狠狠地在希尔瓦娜斯高挺的乳房上捏
了一把,「守卫们,把外面我带来的灵魂都叫进来!」

  「呼啊……呼啊……杀了我吧,阿尔萨斯!」希尔瓦娜斯粗重的喘息着,羞
愤的咬紧了嘴唇,「你若还是个男人,就别扭扭捏捏的,赶紧给我个痛快!我不
是可恶的背叛者吗,就用你的『霜之哀伤』斩下我的头颅,遂了你的心愿吧!」

  「让你就这么快死去,太便宜你了。看啊,希尔瓦娜斯,还记得这些面孔吗?」
阿尔萨斯阴恻恻的笑道,指向了一屋子的亡魂们,「这些,可都是被你这臭婊子
亲手杀害的联盟士兵啊!他们可是无时无刻都渴望着对你复仇呢!」

  阿尔萨斯大笑着将束缚着希尔瓦娜斯的铁链解开,希尔瓦娜斯无力的瘫倒在
地上,痛苦的捂着肚子,不断的呻吟着:「额啊……该死……小腹好痛,要……
没有知觉了……」

  「你们两个过来,把这贱货的双腿掰开!让所有将士们都好好看看这个臭婊
子的身体!」阿尔萨斯从身后一把揽住希尔瓦娜斯纤细的腰肢,将她整个抱在身
前。两位联盟士兵一左一右,将她的大小腿并拢着掰开呈M 形,希尔瓦娜斯的双
乳、小穴和屁股,就这样以淫荡羞耻的姿势展现在所有士兵们的面前。

  「兄弟们,看好了!这就是让艾泽拉斯陷入混乱的罪魁祸首的淫荡骚穴!」
阿尔萨斯从后面紧紧抱住希尔瓦娜斯,双手用力掰开她的小穴,左右转动着她的
身体,让所有的士兵们都清楚地看见了她不断蠕动的淫荡穴肉和蜜穴深处的盛景。

  「你这个该死的混……嗯啊啊!!不要玩弄那里!!!给我滚开!!」希尔
瓦娜斯紧咬着牙,羞愤的骂道。却被阿尔萨斯的手指突然的捅进蜜穴,不停地抽
插搅弄着。

  「哼,真是个无趣的婊子!!我可是你曾经的主人!!作为一条合格的母狗
,你这骚货应该在主人插入之前,就早早地让自己的淫穴湿润起来!!而不是让
主人亲自动手!!」阿尔萨斯不停地用手指抽插着希尔瓦娜斯的小穴,嘴里更是
不断的羞辱着她。

  「主人?你也配!!……快晃……晃嗨火(放开我)……嗯嗯!!呜呜!!」
阿尔萨斯将刚刚插入希尔瓦娜斯蜜穴的,沾着爱液的手指伸进了她的嘴里,强迫
她舔干净。不顾希尔瓦娜斯的奋力挣扎,阿尔萨斯另一只手的中指和无名指并拢
,快速而用力地抠弄着希尔瓦娜斯的小穴,最后更是狠狠地捏住了她的阴蒂。

  「呸!!你可真是个又好色又恶心的恶魔,阿尔萨斯!!」希尔瓦娜斯使劲
的晃了晃脑袋,用力的甩开了阿尔萨斯伸进她嘴里的手指,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
,「曾经身为人类王子,又是一名信仰圣光的圣骑士。这样的人竟然满脑子竟然
都是这种下流的恶趣味!!在圣光的照耀下,你那颗肮脏的心不会觉得羞愧吗
,阿尔萨斯?」

  「哼!!看来你这条不识敬的母狗并没有领会主人的苦心。作为你曾经的主
人,我得帮助你这个性冷淡的婊子,好好的了解了解属于女人的快乐了!!」阿
尔萨斯摆摆手,两边的联盟战士便松开了希尔瓦娜斯的大腿。阿尔萨斯将被折磨
的浑身无力的希尔瓦娜斯像块破布一般丢在一边,转头望向牢房里对着希尔瓦娜
斯的裸体兴奋的,裤裆已经支起帐篷的联盟战士们。

  「哈哈哈哈,联盟的将士们!看好了!害死你们的罪魁祸首!这个阴险恶毒
的黑皮婊子——希尔瓦娜斯,现在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倒在你们的面前高潮抽搐!」
阿尔萨斯双手高举,不断的煽动着联盟士兵亡魂们的情绪,「掏出你们胯下饥渴
难耐的巨根,狠狠地审判这个邪恶的骚婊子吧!用你们浓稠的圣光精液,给这条
淫贱的母狗办一场盛大的洗礼仪式!」

  联盟士兵们的脸上纷纷露出愤怒的神色,他们迅速的脱掉了衣服,胯下的巨
根因仇恨和欲望涨的通红。他们淫笑着不断靠近希尔瓦娜斯,口中也宣泄着自己
的欲望和愤恨。

  「哈哈,没想到你这个骄傲自大的臭婊子也有这么一天啊!之前的神气劲哪
里去了?」

  「看这个骚货那羸弱的身体!我敢保证,我能操到这贱货翻着白眼高潮!」

  「之前再怎么嚣张,现在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黑皮母狗罢了!看我不
把她的骚穴捅烂!」

  「这种恶毒狡猾的荡妇婊子,都应该沦为所有人的精液便器!每天都被鸡巴
狠狠地惩罚调教!」

  「看她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是时候用咱们联盟战士的大鸡巴让她精神精
神了!」

  「为了联盟!为了洛丹伦!审判恶魔希尔瓦娜斯!」

  「给我闭嘴!你们这群下贱的蝼蚁!」希尔瓦娜斯香汗淋漓,忍着腹部的疼
痛和浑身的无力强撑起身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愤怒的对联盟士兵的亡魂们咆
哮着,「你们和那些部落的绿皮猪猡一样!都是彻头彻尾的废物!没有资格对我
希尔瓦娜斯说三道四!」

  「该闭嘴的是你!该死的臭婊子!」亡魂粗暴的抓起希尔瓦娜斯的头发,将
坚硬发胀的通红阴茎伸到她的面前,浓郁的腥臭雄性气息不断的刺激着希尔瓦娜
斯的鼻腔,让她厌恶的皱起了眉头。还没等希尔瓦娜斯开口,亡魂已经用力的捏
住她的下巴,将勃起的粗壮肉棒狠狠地捅进了她的嘴里。

  「呜呜!!呜呜嗯嗯嗯!!!嗯咕!嗯咕!嗯咕!嗯咕!」希尔瓦娜斯眉头
紧皱,双手不断的拍着亡魂的腰,试图将那根粗壮的秽物从嘴里拔出来。然而她
因药物而虚弱不堪的身体,在联盟战士们健壮的身体面前犹如婴儿一般无力和弱
小。亡魂一只手用力的抓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后脑,肉棒不停地在她
的嘴里进进出出,就像使用没有生命的飞机杯一般,一前一后的用她的小嘴套弄
着肉棒,做着激烈的活塞运动。口水也随着亡魂不断的抽插,从她的嘴角流出
,在身上划过淫糜的弧线。

  「哈哈,既然小嘴已经含着鸡巴了!!那这条贱母狗淫穴的滋味,就让我来
尝尝吧!!」士兵粗壮的胳膊从希尔瓦娜斯的小腹穿过,从后面将她一把抱起
,强迫她站起身来。

  「真不愧是曾经的高等精灵,这对浑圆的骚浪大屁股可真翘啊!!!我要进
去了,婊子!给我夹紧点!」士兵狠狠的拍了拍她高高撅起的翘臀,掀起了诱人
的肉浪,随后便迫不及待的将粗硬的火红巨根捅进了希尔瓦娜斯的流水淫穴中。

  「啪!啪!啪!啪啪!」士兵用力的挺着腰,狠狠地撞击着希尔瓦娜斯不断
颤抖着的大屁股,涨红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亲吻着她的花心深处。士兵将希尔瓦
娜斯不断挣扎的双手紧紧抓住,用力的扭到身后拉直,像骑马一样用力抽插。

  淫糜的水声和腰部撞击屁股的肉体碰撞声交织在一起,让围观的亡魂们也更
加兴奋起来,他们迫不及待的靠近希尔瓦娜斯被前后夹击猛操的身体,争先恐后
的伸出手来抚摸着她柔软光滑的诱人皮肤,希尔瓦娜斯黝黑的性感身体,瞬间被
性欲高涨的发情亡魂们淹没。

  「做的不错,黑皮婊子,你很有口交的天分!!」亡魂一只手紧紧的捏着希
尔瓦娜斯的鼻子,另一只手用力的将她曾经高傲的头颅按向自己的胯下,「用上
你的舌头,母狗!!!哈哈!就是这样!!老子这就把精液赐给你这个邪恶的婊
子!!」

  希尔瓦娜斯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个使用过自己小嘴的亡魂了,小穴和后庭也
不断的被轮流奸淫着。在无数坚硬的狰狞肉棒的无情抽插下,希尔瓦娜斯甚至感
觉自己的内脏都被肉棒搅动了个天翻地覆。她的每一次呼吸和吞吐中,都夹杂着
着浓重的腥臭精液气味。红肿的小穴和屁眼更是被亡魂们重点照顾,前一个射出
的精液还没有排空,下一根坚挺的肉棒就已经无情的堵住了自己的双穴。亡魂们
排着队狠狠地羞辱着她,更是将一股又一股精液无情的注入她的身体。

  「噗哈……咳咳!!呜呕!!!咳咳咳!!」坚硬粗壮的肉棒终于在希尔瓦
娜斯的嘴里爆发开来,滚烫浓稠的精液瞬间将她的口中填满,紧接着便涌入鼻腔。
不断喷射着精液的肉棒终于从希尔瓦娜斯的口中抽出,她趴在地上不住地咳嗽着
,呕出一滩又一摊腥臭的精液。甚至就连她的鼻子,也凄惨的溢出了白浊粘稠的
下流液体。

  「真是个不识抬举的荡妇!!居然敢将我们宝贵的精液吐掉!!!」士兵一
脚踢在希尔瓦娜斯的下巴上,将跪在地上呕吐的她踢得仰面摔倒,却被早已躺在
地上的亡魂一把接住,抱着希尔瓦娜斯的纤腰,就将滚烫的粗壮肉棒捅进了她还
溢着精液的红肿后庭。

  「还不能让这个精灵妓女休息!!她邪恶而淫荡的身体,需要我们更多的圣
光精液来净化洗礼!!哈哈!!尝尝老子神圣的鸡巴肉锤!!!我要狠狠地操翻
你这淫贱母狗的骚穴!!直到你怀上联盟勇士的种子!!」亡魂狞笑着扑到了希
尔瓦娜斯的身上,强壮的身体将她的大腿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肚子上,肉棒也无情
的捅进她喷着精液的湿滑蜜穴。泛着青筋的粗壮鸡巴在亡魂久经锻炼的铁腰催动
下,如同打桩机一般狠狠地叩击着希尔瓦娜斯已经被精液注满的敏感花心。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来了!!!下面……
要裂开了嗯嗯嗯嗯嗯嗯!!!哦哦哦哦哦哦!!!!」希尔瓦娜斯脸上挂着些许
精液,在亡魂们的上下夹击中不断的呻吟哀嚎着。一直以来都挂着不屑和成竹在
胸的表情的脸,此刻充斥着绝望和哀求下身剧烈的撕裂感和接踵而至的性快感让
希尔瓦娜斯夹杂在快乐和痛苦的夹缝中不断的颤抖着。她已经无力嘲讽这些曾经
弱小的如同蝼蚁般的联盟战士们,而是意识到现在的自己,不过是个无助的可怜
精灵女人,只能奢求他们能够稍微温柔一点的对待自己的身体。

  「吵死了,荡妇!!!」阿尔萨斯靠在拷问官的椅子上,大声训斥着所有人
,「我不是说过了,这条母狗的嘴,只许用来给我含鸡巴的吗!!!!」

  「老子这就让你闭上这张聒噪的嘴!!!」亡魂的屁股坐在了希尔瓦娜斯高
挺的胸脯上,整个人骑在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抓着希尔瓦娜斯
的头,对着小嘴就是一阵狂插猛干,粗壮的肉棒不断的在希尔瓦娜斯的嘴里抽插
搅动,将她的脸颊一次又一次的顶起龟头的形状。小穴和后庭的肉棒也不断的加
速抽插起来论剑着希尔瓦娜斯的亡魂们的手,也不断的用力揉捏拍打着自己的双
乳和屁股。希尔瓦娜斯就这样被三个亡魂无情的夹在中间,疯狂而粗暴的奸淫着
,而周围不断套弄着肉棒,将恶心的精液射到自己身上的亡魂们,还在耐心的排
着队,等待着亲自轮奸自己的身体……

  …………

  …………

  不知过了多久。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希尔瓦娜斯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地
上,小穴、屁眼和嘴巴,都分别被躺在身下、跪在身后和站在身前的亡魂用粗壮
的肉棒不住地抽插着。她浑身上下都被浓稠的白浊精液所覆盖,就连头发也都被
精液黏在一起,双眼无神的吞吐着眼前的亡魂肉棒,身体也不再反抗,顺从的承
受着亡魂们的强暴凌辱,机械般的呻吟着。周围躺满了已经射到脱力,心满意足
的亡魂们。

  「这婊子好像已经被操到失去神志了啊!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喂喂,骚
货?还听得见吗?」

  「哈哈,毕竟连咱们几个都是第三轮了!!这母狗的身体就算是再好,也经
不住这么多联盟肉棒的疼爱啊!!就连淫穴都有点松了,不过只要这骚货的扼住
脖子,她就会乖乖的给我夹紧咯!!!」

  「行了,高潮了这么多次,这荡妇操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了!!咱们几个射爽
就行了!!哦!我要射了……!!!」

  「噗嗤……!噗嗤!噗嗤!!!」随着最后三个亡魂将大股精液狠狠注入希
尔瓦娜斯的三穴,这场疯狂的轮奸盛宴才慢慢进入尾声。

  「呃呃……呃呃……」希尔瓦娜斯的身体,就这样保持着撅着屁股的母狗姿
势,被亡魂们扔在了淌满精液的地上,溅起一朵淫荡的精液之花。她狼狈不堪的
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痉挛着,小腹被大量精液灌得微微隆起,小穴和屁眼正
不断的淌出白浊粘稠的液体,身上也被黏糊糊的乳白精子和风干的精斑覆盖。那
张高傲而睿智的脸,此刻也翻着白眼无力的埋在地上的精液之中,就连饱尝肉棒
味道的香舌也颤抖微伸着,露出一副堕落母猪的淫荡高潮脸,有上气没下气的呻
吟着。

  「哼哼,真是一副不错的表情啊,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缓缓走来,用力
的踩着希尔瓦娜斯的头,把她失去神采的脸重重的埋进了地上的精液里。

  「你们几个,把这个婊子给我吊起来,我要再给她加点料!!」阿尔萨斯抬
起脚,从旁边的拷问桌上拿起一包寒气逼人的钢针。

  「嚯嚯,我们的希尔瓦娜斯小姐似乎吃了太多的美味精液,所以神志有点不
太清楚?」阿尔萨斯阴笑着走向已经被大字型吊在拷问架的,身上不断滴落着精
液的希尔瓦娜斯。

  「嗯!!好重的精臭味!!恶心的吞精妓女,给我清醒点!!!」阿尔萨斯
厌恶的掩住了鼻子,随后从包里取出几根长长的锋利钢针,狠狠地扎进了希尔瓦
娜斯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小腹。

  「嗯嗯?!喔喔喔!!!好……疼!!!!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希尔
瓦娜斯被这钻心的疼痛折磨的瞬间清醒,双眼流出泪水,仰着头不断的哀嚎着。

  「哈哈哈哈!!你这不是挺精神的吗!!!」阿尔萨斯狞笑着又从包里拿出
几根较小的钢针,「别担心,我的希尔瓦娜斯女士。我会好好的让你精神起来的
,这几根针……我又要插到哪里呢……?」

  「对!就是这里!!」阿尔萨斯狠狠地将几根长针再次刺入希尔瓦娜斯的屁
股,「惩罚一下你那淫荡的骚浪屁股!!!感觉如何,我的女士?配上之前的刺
激轮奸,有没有为自己的愚蠢和自负而后悔啊?」

  「呜呜……你这该死的混蛋,不会有好下场的……嘶哈,好疼……!即便我
在这里再次死去,灵魂也会化作怨鬼缠着你的!!阿尔萨斯!!哈啊……我会亲
眼看着你这个恶魔饱受折磨的凄惨模样的……」

  「哈哈哈哈!!!我真的好怕啊,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癫狂的笑着
,将包里的钢针全部取出,「就让我再给你这被肮脏精液注满的身体再用钢针来
点缀一下吧!!!哈哈哈哈哈!」

  「然后是……这里!!勾引男人们的淫荡奶子!!感觉如何啊??我的女士??」
阿尔萨斯将几根长针插入希尔瓦娜斯的乳肉。

  「呃啊!好痛!!!无礼的畜生!!」

  「还有这里!!敏感下流的可爱乳头!!阴险狡猾的骚货!!」

  「咿呀!!可恶……!!若是我能动的话……!」

  「接下来是……这里!!夹紧男人们粗壮鸡巴的淫荡骚穴!!!放心,两边
的阴唇我都会好好疼爱到的!!」

  「最后就是……这里!充血兴奋的母狗阴蒂!!!」

  「嗯啊!!快放开我!!!好疼!!下面要……要漏了!!!嗯嗯噢噢哦哦
哦哦!!!!」浑身上下的敏感部位都被阿尔萨斯用针贯穿,不断的流出鲜血。
最后更是将最敏感娇嫩的阴蒂无情洞穿,剧烈的疼痛和刺激化作无法言喻的苦痛
,让希尔瓦娜斯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随着阿尔萨斯缓缓的转动细针,希尔瓦娜
斯再也无法忍受来下体的强烈刺激,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希尔瓦娜斯只觉得下体
一阵温暖,双腿也抽搐起来,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不受她控制的从还滴着精液的小
穴中喷涌而出,溅在了阿尔萨斯狞笑的脸上。那位将整个艾泽拉斯,用自己的智
谋和手段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就这样以屈辱的姿势被吊
起,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在最痛恨的,夺走了自己一切的仇人面前痉挛着失禁了。

  「哈哈哈哈,真是条欠操的母狗!!!居然如此不知廉耻的在自己的仇敌面
前公然漏尿!!啊哈哈哈哈啊哈哈!!」

  「看看自己那凄惨的母猪模样吧!!希尔瓦娜斯!!你所做的一切,典狱长
早就告诉我了!!你自以为能掌控命运,不断的玩着你最擅长的的心机和手段
,周旋于各方势力之间,来谋取属于自己的自由!!」

  「可如今呢??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希尔瓦娜斯!!你永远无法
得到自由和解脱!!从我攻破银月城的那一刻起,你这条丧家之犬的凄惨人生
,就将永远任人摆布!!!」

  「即使你逃脱了我的控制,成为了兽人酋长!!又焚烧世界树!!屠城洛丹
伦!!!你也不过是区区一颗棋子罢了,唯一的区别,不过是执棋人变了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给我闭嘴!!!!!你你你你这个无耻的!!肮脏的!!
畜生!!!阿尔萨斯!!!!!」希尔瓦娜斯疯狂地挣扎着,咒骂着眼前的这个
夺走了自己一切的仇人。

  刚刚经历过的无惨轮奸和折磨,已经将她的精神和肉体无情的侮辱和践踏
,而这个自己处心积虑想要复仇的恶魔王子,竟然还不肯放过自己,甚至开始践
踏和玷污她的努力和梦想。她愤怒,她痛骂,她憎恨,她诅咒,她圆瞪着的红色
的双眼似乎要喷出复仇的业火,将眼前这个残忍狠心的混蛋的一切都燃烧殆尽。

  不过很可惜,这团复仇的业火,也燃烧在阿尔萨斯的手里。熊熊的黑炎灼烧
着嵌入希尔瓦娜斯身上各个敏感部位的长针,身体各处传来的强烈的灼烧感瞬间
将希尔瓦娜斯淹没。

  「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仰着头,痛苦的呻吟着,屈辱和
不甘的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涌出。她那被铁链牢牢拘束着的四肢徒劳的挣扎着
,宛如她一直徒劳的反抗着命运一般,嘲笑着她的失败。

  「你应该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希尔瓦娜斯。典狱长已经答应过
,要把你送给我处置,作为我为他做事的奖赏。」

  「如何,希尔瓦娜斯?只要你开口,签下这份灵魂契约,心甘情愿的成为我
阿尔萨斯的奴仆,你就再也不用遭受如此的折磨了。」

  「来吧,希尔瓦娜斯。努力了这么久,你也该休息休息了,跪下服从我,成
为我阿尔萨斯的奴隶,我将替你掌控你自己的命运。比起彻底迷失在噬渊里,成
为我的奴仆,重新找回当年被我控制的感觉,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

  「如何,决定要服从我了么?希尔瓦娜斯?」

  「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休想!!阿尔萨斯!!!你不过
是个失去自我的躯壳而已!!居然还敢大放厥词!!哈哈哈哈哈!!!」希尔瓦
娜斯大笑着,高傲和自负的表情再次出现在她那被折磨的有些憔悴的脸上。

  「真是条喂不熟的淫贱母狗!!!」阿尔萨斯勃然大怒,拿起牢房角落里
,插在熔炉之中的烙铁。

  「哈哈,这烙铁可是我从灵魂熔炉那里搞来的。」阿尔萨斯拿着被烧的火红
的烙铁,缓缓靠近大笑着的希尔瓦娜斯,「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我就最后再
送你一个礼物,来纪念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这个名字彻底消失!!!」

  「嘶嘶嘶!!!嘶嘶嘶!!!!」滚烫的烙铁重重的按在希尔瓦娜斯的身上
,一股黑烟带着皮肉烧焦的味道在空中飘散,希尔瓦娜斯那疲惫不堪的虚弱身体
也跟着黑烟,在拷问架上不住地摇曳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尔萨斯残忍而邪魅的面容,在希
尔瓦娜斯歇斯底里的惨叫映衬下,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随着惨叫声戛然而止,高傲的头颅无力的垂下,希尔瓦娜斯终于在阿尔萨斯
毫不留情的残忍虐待中昏死过去。幸运的结束了这段精神与肉体上的疯狂折磨
,但不幸的是,希尔瓦娜斯的悲惨命运,才刚刚开始……

  「你们几个,把这该死的婊子给我抬到断骨密室最严酷的房间里,给我紧紧
的把她锁住!!!」阿尔萨斯愤愤的丢掉手中的烙铁,走出了牢房。

  「希尔瓦娜斯,你将永远的被我囚禁在这里!!你的身体,将成为所有呆在
罪魂之塔中的灵魂们,用于发泄性欲的下贱肉便器!!从今往后,你的余生将永
远被鸡巴和精液所包围,哈哈哈哈哈!!!!」 你这是紧跟剧情啊,哈哈
安度因杀长女的剧情才出来没多久,你这小文都写出来了,人才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0483.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