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合欢】第17章 欲情春火 (肉戏)【加群请私密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古鱼
首发:第一会所
日期:2020/5/31
字数:10231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点红心,谢谢!

  夏婉月惊讶莫名,她怎想到「媚如」竟如此淫荡无耻?同时与十个男人交合,
这是怎样的淫乱场景?平时见她,那一本正经,贤良淑德的模样,其实私底下竟
是人尽可夫的骚货。不过见她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夏婉月不知道说什么好?或
许自己以后也会这样,甚至比她还不堪,可是又能怎样?自己本就是零落之人,
国破家亡,亲人惨死,仇人势力强大,如果能以不洁之身换得大仇得报,哪怕沉
沦欲海,也心甘啊!最多等到仇敌尽去之时,以身谢罪罢了!

  芙蓉帐内,媚如面颊酡红的被老魔压在身下,两人白黑身体缠在一起,男人
老丑淫邪,眼神龌蹉,女人媚熟艳丽,那张春情俏脸在高贵中荡漾出骚浪之姿。

  老魔淫笑道:「哈哈哈……骚婊子,平常见你矜持正经的模样,还以为是位
恪守妇道的良家贵妇,跟爷讲讲,你怎甘愿做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

  媚如抬眼,骚浪地看着眼前丑脸,微笑道:「在爷手里,奴家怎逃得掉?这
么多年来,媚如早就想通了,既然逃不过躲不掉,又不能反抗您,还不如顺其自
然,好好去享受。」

  老魔怒道:「妈的贱货,好像老子逼你去卖屄一样?当初可是你自愿加入我
宗,竟说得如此委屈,真是贱!嘴上嚷着不要,心里面却千顺万从。」

  媚如秋波一转,媚笑道:「爷另有所指吧,可是说婉月妹子?」

  老魔吻了她一口,称赞道:「小宝贝,真聪明!爷说的就是她,明明骚得不
行,偏偏要装成圣洁仙子,真是无可救药。」

  媚如搂住老魔,娇声道:「爷~ ,千万别怪罪她,人家可不比贱妾,随意任
您揉弄。她当年可是高高在上的云天女神,大夏皇朝的月华公主,有些矜持,也
情有可原。」

  老魔哼了一声,抬起色眼向屏风看去,讽刺道:「骚逼多喷水了,还装纯?
真是个贱货!」

  夏婉月一惊,俏脸顿时失色,同时媚眼又幽怨至极,心中暗恨道:「老东西
真可恶,人家多怎样了,还嘲讽我。」

  媚如抱紧老魔,腻声说道:「爷……亲哥哥……好汉子……奴家的骚逼好痒
啊!爷……求求你……快……快操我……操死我这个不知廉耻的贱货吧!」

  老魔淫笑道:「爷是要你先说些好听的,让爷高兴高兴……」

  媚如白了他一眼,虽有些不情愿,但实在骚痒难受,且以前什么阵仗没有见
过,便嗲声道:「爷功力精湛,手段了得,不愧为淫界中开山立派的大宗师。奴
家这身浪肉就是给您随便玩的,自然周身上下服服帖帖,心甘情愿在您老胯下俯
首称臣!只求爷看在贱妾诚心服侍的份上,多加怜惜疼爱,奴家愿意做牛做马,
报答爷的大恩大德!」

  老魔哈哈大笑,用手指捏着她勃起来的的阴蒂,贱声道:「臭婊子你说的还
不差,只是还应该骚一些,放浪一些!」

  媚如羞红着脸,低声嗲道:「爷,你其实想让婉月妹子说吧,奴家就不代劳
了,以后让她说于你听,不是更好?」

  老魔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道:「你这骚货倒是老子肚子里的蛔虫,爷的心
思怎么样都瞒不过你。罢了,今日爷好好满足你一番。」

  说罢,他缓缓站了起来,再令媚如抱着雪白长腿,让肥臀朝天翘起,自己则
分开腿跨在她雪白浑圆的屁股上,对准张开的骚穴,按着肉棒向下缓缓刺入。

  「哦~ !」媚如哀嚎一声,柳眉皱起,樱唇微张,满脸尽是陶醉满足之情。

  老魔用力压住她的雪白长腿,缓缓把湿漉的肉棒提起,待只剩龟头夹在穴口,
猛的一下又插了下去,尽根而没。随之又重复动作,起落抽插得越来越快。

  媚如提臀挺腰,大声浪叫声,一对玉手连忙撑住绣榻,支撑住他的重量。待
老魔缓缓退后,粗长的肉棒一下子跳出骚穴,在空中不断颤抖,丝丝淫液从棒身
不断滑落。紧接着,又连根捅入,连续抽插上百次。

  「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爷……亲哥哥……亲汉子……奴的好爹
爹……操死我了……骚逼要被你操烂了……哦哦哦……不……死了……我的亲爷
……把奴家的魂儿多操丢了……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屄要烂了……
哦啊……去了……去了……飞上天了……」

  媚如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浪声大喊起来,接着剧烈颤抖数次,瘫软下来,
面色苍白,好似死去一般,下身如泄洪一般,涌出一大股白腻色的骚水。

  老魔被她滚烫的骚水一喷,烫得浑身发抖,肉棒更是被阴道死死裹住,就象
被千万只小手按摩一般,爽得再也忍不住,身躯一抖,一股浓精射到子宫深处。

  「啊~ 射进来了……射到贱妾的子宫里了……让奴给爷生个胖胖的大小子…
…啊……好烫……好有力道……把奴家的魂儿多射丢了……我的亲爷……你真强
……好厉害……奴家爱死你了……」

  两人完事后,盘坐到一起,又运起双修功法,不多时便阴阳交泰,各得好处。

  老魔肉棒缓缓退出,只听「滋」的一声,热气腾腾的雪白淫汁混着黄色浓精
大股涌出,沿着臀沟流下,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还没等媚如缓过来,老魔挺着肉棒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媚如面前,叉着腰,神
态威严地看着她。

  此情此景下,媚如脸上那混合着高贵正经的表情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
顺从,她乖巧地跪了下来,像是一个卑微的奴仆面对威严的主人一样,满脸崇敬
地望着老魔,缓缓张开小嘴,将还未软化的肉棒含进了口中,温柔地吸吮着残留
在肉棒内的精液,吸吮干净后,又伸出香舌,将老魔的下身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
遍,连卵蛋和屁眼也没有放过!

  站在暗处的夏婉月痴痴地看着那根依然粗大的肉棒,下意识地舔了舔香唇,
行宫内的烛光照在她若隐若现的俏脸上,高耸的鼻梁映出了一片狭长的阴影,让
那精致的五官显得更加娇媚动人。她自言自语地低声道:「这老东西的肉棒好大
啊,竟连射精后,也不见它萎缩,难怪将我和媚如姐姐弄得欲死欲活。」

  夏婉月如此想着,身子不觉愈加热起来,一边玉手移到了雄伟的胸脯上,伸
到衣裳里,轻轻地揉捏那对饱满浑圆的硕乳,一边用手指搅动湿漉漉的骚穴。

  媚如清理干净后,又象贤惠的妻子般服侍老魔穿戴整齐。

  老魔抠了抠鼻屎,又把手指伸进媚如的口中,让她舔干净,随后大摇大摆哼
着淫曲走了出去。

  夏婉月见他看也不看自己,不禁蹙眉幽怨,恨恨地跺了跺小脚。在她耳畔只
留下了老魔那得意地淫哼声。

  「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歌

  听我唱过十八摸。「

  「伸手摸姐奶头上,出笼包子无只样。伸手摸妹屁股边,

  好似扬扬大白绵。「

  「遍身上下尽摸了,丢了两面摸对中,左平摸了养儿子,

  右平梭着养了头。「

  「和尚听了十八摸,揭抱徒弟呼哥哥,尼姑听见十八摸,

  睡到半夜无奈何。「

  「后生听见十八摸,日夜贪花哭老婆,老子听见十八摸,

  管叫仙子变骚妇。「

  ……

  媚如娇嗔地白了一眼,娇羞道:「老不正经……没羞没躁的,真是气死人!」
她随即又转眼看向屏风,微笑道:「婉月妹子,瞧完春戏,该出来了吧?」

  夏婉月连忙整理好衣服,羞红着脸,慢慢腾腾地走了出来。

  「媚如姐姐,小妹……我……我不是故意……故意偷看……我是有事寻找紫
玉仙子,因此才……」

  媚如秋波一转,媚笑道:「妹子就别解释了,姐姐又没说怪你,再说你也不
止看了一次,感觉怎么样?」

  夏婉月羞得两颊通红,埋头低语道:「我觉得……觉得……姐姐好骚啊……
老东西……他喜欢这样吗?」

  媚如一把搂住她,舔着她的耳廓,昵声道:「我的好妹妹,你难道还看不来,
爷就喜欢风骚淫荡的女子。」她的香舌灵活无比,技巧娴熟,几下轻柔舔弄,竟
令夏婉月欲情再复燃起,春心荡漾起来。

  「难怪姐姐最得他宠爱,就是因为姐姐……姐姐……你比其他人更加骚浪吗?」

  媚如骚浪地笑了一声,说道:「也不止如此,其实说到骚浪无耻,无尘和碧
霞更在我之上。」

  夏婉月柔若无骨地靠在她身上,胸前的豪乳硬得象块石头,她难耐地摇晃着
身体,情不自禁地与媚如摩擦在一起。当提到老魔时,她的话语也变得大胆起来。

  「姐姐不是说他喜欢淫妇吗?既然如此,为何他更喜欢姐姐?」

  媚如抓住她的豪乳,轻轻揉动,同时得意道:「姐姐自有秘诀,你想知道吗?」

  「我……我……不想知道……」夏婉月想知道,又不好意思问,便模棱两可
地说道。

  「妹妹,你多已经被肏过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唉!我们都是苦命人,既
然命运如此安排,我们又躲不掉,也不能反抗,还不如顺其自然,好好去享受。
再说,阴阳交合也是天道,以此成为天地至尊者也不在少数,譬如说」九天玄女
「传闻有男宠三千,大能尚如此,我等只不过效仿罢了!等你立于山巅之日,又
有谁敢笑话你?」

  夏婉月低声道:「话是如此,但小妹……还是有些放不开……」

  「妹妹爱惜名声也无错,毕竟淫妇的名声传扬出去,也不好听,再加上你的
身份隐秘,不可让外人知道,倒不如用个化名。前些日,爷不是给你赐名」浪蝶
「吗?不如妹妹以后就叫」蝴蝶「吧,对外称呼为」蝴蝶「夫人。」

  「嗯……,我听姐姐的。」

  媚如欣慰地点点头,两只玉手都攀上了她胸前那对浑圆坚挺的豪乳,很有技
巧地搓揉着,甜腻地耳语道:「婉月妹子,才半年时间,你的身子越发丰满诱人
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修炼」媚情决「的缘故吧?倒像被无数男人浇灌后,
才变成这般丰熟饱满。只要把你挂上合欢群芳谱,估计点你的男人,要排上队了,
那时候灵玉要收得手软……哈哈哈!」

  夏婉月主动挺起胸,让她更方便揉搓,嘴上却不饶道:「姐姐,坏死了,如
果真那般,那小妹和妓女有何区别?」忽然她想到媚如就在群芳谱上,且过些时
日还要伺候乡下老农「范老根」,不由急道:「姐姐,我……我不是故意说你…
…」

  媚如撇嘴道:「妹子不必挂怀,姐姐这幅模样,不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吗?宗内男子大多数都肏过我,你看我的屄都被他们肏黑了,为此爷还责怪过我
呢!如今,连外门的杂役也打我的注意了,可我还不好推拒。」

  听见媚如说着粗鄙话语,夏婉月竟莫名地兴奋起来,她顺着媚如的意思,说
道:「我观那老农又老又丑,还土气猥琐,姐姐为何不拒绝他?」

  媚如摇头苦笑道:「还不是怪那老东西,只要上了群芳谱,就和那些下贱婊
子没什么区别。你可看过妓女有权利拒绝恩客吗?」

  夏婉月摇摇头……

  媚如叹道:「其实给谁肏,还不都一样,就怕男人无能,搞得不上不下的,
这样最是烦心。妹子,听姐姐一声劝,当初我劝你不要修炼」媚情决「,可你不
听我的。而今已然这般,那以后就不要太矜持了,你当知欲望不得发泄的后果,
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烈焰焚身,切记切记啊!」

  夏婉月轻点着头,幽怨地说道:「其实妹子已经放下身段,可老东西对我不
理不睬的,我也没办法,总不能跑过去求他肏我吧?」不知不觉,她竟然连「肏」
字,也讲出来了,并且还不以为甚。

  媚如心中暗笑,「这夏仙子也是个骚浪货色,尽管外表矜持,只要调教一番,
说不定比谁都要骚浪。」

  见她久旷的身子不得男人浇灌,积藏多日的情欲完全展露出来,眼角眉梢,
一颦一笑间都充满了春情媚意,浑圆豪乳硬得像块石头,满月般圆翘的肥臀摇得
像钟摆一般,丝毫不像以前那般矜持正经,处处都荡漾着骚媚熟妇的妩媚气质,
身体也变得无比敏感,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鱼水之欢,只需一点零星之火,便
能引燃心中的情欲。

  酥胸被媚如轻柔极有技巧揉搓抚摸,快感油然而生,美得夏婉月轻声吟叫,
粉脸也霎时间羞红一片,半嗔半羞地道:「媚如姐姐……快松开啊……你抓得妹
妹好难受……哦……不要这样嘛!……好害羞……」

  媚如岂会罢秀,她嫣然一笑,双手渐渐加力,一边揉搓乳肉,一边用长长的
指甲隔着衣服刮刺着那两颗诱人的红豆,淫笑道:「妹妹休要嘴硬,快快从实招
来,是不是时刻都想着要老东西的大鸡巴操你的骚屄?」

  夏婉月被媚如娴熟的手法挑逗得意乱情迷,娇喘连连,就连硬挺的豪乳也被
揉得软绵绵的,又胀又热,乳头更是硬得如小石子一般,在她的涂着红蔻的指甲
拨弄下微微颤抖,层层快感如波涛般从胸前荡漾全身,竟连骚穴中悄然泄出了淫
水,高挑圆润的嫩白长腿紧紧夹在一起,前有用力绞磨着,以缓解那越来越强烈
的骚痒和空虚感。

  夏婉月本以为只会臣服在老魔的巨棒下,却不料被媚如极富技巧的抚摸下,
也感到如此刺激兴奋,一种自甘堕落的羞耻感在心中悄然萌生。

  「啊……媚如姐姐……不可以这样……哦……好舒服啊……不能这样……小
妹受不了……嗯嗯嗯……媚如姐姐……你好坏……」她沉迷在快感中不可自拔,
甚至主动挺起雄伟的酥胸,让媚如更加激励地侵犯。

  媚如突然用两根指头掐住了她的乳头,用力拉将她的玉乳拉成钟笋型,松开
又拉扯,循环不断,同时修长的玉足强势顶如了两腿之间,逼迫她两腿叉开,然
后抬起玉腿摩擦她的骚穴。

  「啊!痛……媚如姐姐……你轻点……妹儿的奶子快被你拉断了……」夏婉
月痛声娇呼,柳眉紧蹙,浪声求饶,樱唇忽张忽合。

  媚如见得情动,突然抬首吻住了她的娇唇,细长的舌头如灵活小蛇一般钻入
了她的檀口之内,熟练地缠住了她的香舌。她只觉得夏婉月口齿生香,津液甘甜,
便愈发吻得起劲了。

  夏婉月浑身使不上半分力气,但想到方才媚如舔过老魔肮脏的肉棒及那令人
作呕的屁眼,心中恶心异常,便连忙推挡起来。只见媚如痴迷看着她的娇媚容颜,
而细长舌头在她檀口内极有技巧的勾引舔吸,又引得她春情萌动,欲火勃发。她
双手无力地搭在媚如的肩头,仰着头,媚眼如丝地热烈地回吻起来。

  媚如居高临下地望着夏婉月,彼此四目相对,眼神即温柔又霸道,她缓缓收
回舌头,柔声道:「婉月妹子,你说,你是不是一个骚货?」

  夏婉月迷惘地看着她,疑惑道:「我不是……不是的!」

  媚如邪笑着盯着她的俏脸,媚声道:「你可想知道,我为何能讨得老祖的欢
心?」

  夏婉月先是摇头,随即又脸红着轻轻点了一下臻首。

  媚如见她娇痴可爱的模样,微微一笑,随机脸色严肃起来,问道:「妹子,
你观姐姐现在形象如何?」

  夏婉月见到端庄严肃的模样,情不自禁道:「姐姐看上去高贵端庄,美丽圣
洁,就像一位贤良淑德的贵妇!」

  「不错,老祖就喜欢外表端庄,床上骚浪无耻的淫妇。妹妹想要获得宠幸,
也可学我这般,人前仙子,床上骚货。」

  夏婉月迷惘地点点头……

  媚如又继续道:「还不止如此,穿衣打扮也要越暴落越好,妆容也要尽量骚
媚放荡一些。这样吧,我给你装扮一下!」她不待夏婉月反应过来,就拖到内室,
随后半拉半扯脱光她衣服。

  媚如看着她的赤裸肉体,不由得眼睛一亮,赞道:「妹妹这副身体,可是勾
人魂儿,丰胸肥臀,前凸后翘,我要是男人也会忍不住心动,恨不得将你压在身
下,好好肏弄一番。」

  夏婉月羞道:「姐姐谬赞了,你也非常漂亮……」

  「却是比不得妹妹,来,我给你装扮装扮,保证迷死那个老东西。」说罢,
她从衣柜中取出几件极为暴露的衣裳,选了又选,才叹道:「唉~ !这些都是紫
玉那骚妮子的衣服,她身材比不得你,我看你穿了也不合适。不如将老祖赐你的
宝裳给穿上,他一定非常喜欢。」

  夏婉月犹豫了半天,终于咬牙取出了那件极其暴露的宝衣。

  「这件太羞耻呀?穿出去实在太丢人了……我……我……」

  媚如一把夺过来,笑道:「你在姐姐面前害哪门子臊,以后就在我和老祖面
前穿,至于在外面愿不愿穿,你自己决定。」她把宝裳穿到夏婉月身上,前后左
右转了一圈,惊叹道:「简直太完美了,妹妹这副模样简直男女通杀啊!」接着
她又给夏婉月梳了个风尘味十足的发髻,插上碧玉钗后,看了又看,眼神竟有点
痴迷起来。

  夏婉月羞道:「姐姐,好了吗?」

  媚如摇头道:「还不够……」她又从储物袋中取出几个精致的玉瓶,继续道:
「再涂上这些粉霜,口红,还有这香水,老祖就更喜欢了。」

  她一边涂抹,一边说道:「这粉霜乃是仙碧坊的精品,一瓶就要五百灵玉,
老祖亲你脸蛋时,最喜欢闻到这种香味,至于这口红,也是仙碧芳的精品,一瓶
也值五百灵玉,老祖最爱品尝这口红的味道。」

  最后,她异常珍重的取出一个盛着红色液体的玉瓶,有些不舍地说道:「这
瓶香水可是绝品,姐姐仗着老祖的宠爱才得了一瓶,平常可舍不得用,今日为了
妹妹,就破费一番吧!」说罢,她突然揭开夏婉约那只包住半个屁股的短裙,再
用力掰开她柔软厚实的臀瓣。

  「啊~ !姐姐干什么,太羞耻了,不要这样!」夏婉月连忙惊呼道。

  「妹妹莫慌,这香水要涂抹到你的菊门上,老祖素爱舔弄女子的腚眼,想来
也不会放过妹妹这处地方。」

  瓶子打开,顿时传来一股醉人的紫仙花香味,随着媚如指头轻轻揉动,夏婉
月觉到自己敏感的后庭,突然传来一股清凉的刺透感。

  媚如惊叹道:「妹子,你的菊花竟然如此娇嫩鲜艳!可不像姐姐这般,被男
人肏黑了。」说罢,她还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称赞道:「嗯,没有异味,老祖
一定非常喜欢。」

  「嗯~ !姐姐,那地方好脏啊,不要这样,羞死妹妹了……」

  媚如皱眉道:「男欢女爱,哪来如此多讲究?再这样放不开,老祖可没有耐
心再等你。须知老祖不但喜欢舔弄女人的菊花,更喜欢女子服侍他的后庭,如果
你连这点要求都不愿意,我看你别想讨她欢心。」

  夏婉月恶心道:「那可是排泄的地方,实在恶心,妹子恐怕不行……」

  媚如叹息道:「唉!真不知妹妹以后如何在宗门立足?舔菊只是最基本的伺
候之道,有时老祖如厕后,我等只用湿巾擦拭一番后,便要用口舌伺候,甚至连
喝尿也常有之事。你道,老祖为何如此宠幸于我?除了会装扮之外,便是这一手
口活功夫。」

  她看着夏婉月露出为难之情,秋波一转,继续道:「这些伺候手段也不是一
下子就让你上手,总要适应一段时间。如果以后想要让老祖宠幸于你,这些手段
还是要精通的。」

  夏婉月红着脸,低声道:「这些时日,其实我也见过不少了,如果真如姐姐
所说,贱妾又哪会放不下身段,左右不过是拉下脸面来,伺候那可恶的家伙。」

  媚如高兴道:「妹妹如此想,自然甚好,但还有一点千万要记住,就是在床
上一定放得开,老祖问什么,就回答什么,同时还要设法讨他欢心。」

  夏婉月点头,低声道:「我明白,就是说一些羞人的话,让他高兴。」

  「嗯!妹妹果然兰心蕙质,一点就通。」媚如一脸欣慰地说道,随后她领着
夏婉月来到一处铜镜前。

  只见她挽着高高的云髻,其中一缕从中漏出来,沿着莹润如玉的俏脸,落在
高耸的胸脯上。她的肌肤白皙细腻,吹弹可破,细眉如柳,目似秋水,在目光流
转间自有一番出尘仙姿,但眉梢间却又暗藏一丝春情媚意,秀挺的琼鼻如玉雕琢,
丰润的双唇,抹上口红后,恍如玫瑰花瓣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吻住那小嘴,
尽情品味花瓣味道。只看相貌,他已称得上倾国倾城,仙姿绝俗,而那前凸后凹
的魔鬼身段,又为她的美貌增色不少,着实可谓绝世无双!

  她穿着十分大胆豪放,全身只罩件月白色的连体罗裙,领口很低,一对浑圆
饱满的豪乳几乎一半暴露在外面,乳沟深深可见,仔细看去甚至还能看见那粉红
色的乳头,修长的粉臂则是完全地暴露于外,平坦的小腹以及纤细苗条的蛮腰在
玉带紧身收束下,显得更加曲线玲珑。下身裙摆极短,堪堪裹住大半结实挺翘的
肥臀,不但笔直修长的丰盈美腿地裸露于空气中,而且细看,会发现她胯下那一
抹亮黑色的森林隐约暴露出来。

  如此成熟性感,且风姿骚浪,让人忍不住欲火升腾,欲要急切地占有她,尽
情享受那成熟骚媚的完美娇躯。

  夏婉月连忙捂住脸,此情此景仿佛就在梦中,就算妓女也不会穿得如此骚浪
啊!

  媚如轻轻搂住她,伸出细长的小舌舔了一下她的耳廓,吃吃笑道:「妹子,
你这副样子真是迷死人啦!我看老祖也一定………」

  话音未落,一阵笑声传来,「哈哈……小宝贝,爷就喜欢你穿成这副骚样,
不错……不错……如此甚得吾心。」

  只见老魔袒胸露腹,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夏婉月粉面酡红,惊讶道:「你……你……不是……不是走了吗?」

  老魔一屁股坐到床上,贱声道:「老子见你骚逼痒得难受,所以不忍离去。」

  「你……你……好无耻啊!」夏婉月羞红着脸,吞吐道。

  媚如急忙拉住她,使了个眼色,便跪了下去,同时传音道:「妹子,快跪下
……照我的样子做。」

  夏婉月犹豫了片刻,瞬间就想到很多,此时有进无退,只得随波逐流,不管
修炼功法,还是复仇,她都得依靠眼前这个老丑粗鄙的淫魔,心中一叹,便屈起
身子,跪到老魔的面前。这一跪之后,她心中再无犹豫,既然逃不掉,又抵挡不
了,那就好好享受吧!

  媚如先声道:「贱妾媚如拜见老爷!」随即她又磕了个响头。

  夏婉月心中悲哀莫名,屈辱道:「贱妾夏婉月拜见老爷!」紧接着她也磕了
个响头。

  老魔凶目一瞪,不满道:「骚货,忘了自己称谓了?」

  媚如传音道:「浪蝶!」

  夏婉月哀叹一声,连忙说:「贱妾浪蝶拜见老爷!」

  老魔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他手一招,媚如连忙会意,立即四肢着地,翘起肥
臀,膝行爬到老魔面前。

  见媚如如同母狗般在地上爬行,夏婉月屈辱感更甚,她已做好臣服准备,却
不想竟如此低贱难堪,犹豫片刻,也跟着膝行爬到老魔身边。

  媚如不等老魔吩咐,就解开他的裤子,掏出了那根巨硕的肉棒,轻轻舔了一
口,献媚讨好道:「爷真厉害,才片刻功夫,这根宝贝又如此坚硬了。」

  老魔不理她,凶目盯着夏婉月,指了指肉棒,淫声道:「浪蝶,知道它是什
么吗?」

  夏婉月望着这根杀气腾腾的巨大肉棒,眼神一片迷惘……

  老魔哼了一声,随手就扇了一记耳光,骂道:「妈的,欠肏的臭婊子,看到
鸡巴就不能动了?老子问你话呢!」

  夏婉月「啊」的一声,痛呼出声,她连忙捂住脸,幽怨道:「爷,这是你的
阳具。」说罢,偷瞧老魔的表情,见他的丑脸仍是板着,又连忙道:「是你的大
肉棒。」

  说到此处,老魔仍不为所动。

  媚如见夏婉月为难,便连忙传音跟她说了一通。

  夏婉月深吸一口气,想着媚如的叮嘱,便怀着刻意讨好的心思,媚声道:
「回禀老爷,此乃您的阳具,又称阴茎,贱妾该称它为」大鸡巴,大肉棒。爷的
这根宝贝,色泽黑亮,勃起时能达九寸,龟头犹如龙角,当是世间三大名器之一
的「独角龙王」。「说完,她献媚讨好的看向老魔。

  老魔淫笑一声,满意地点点头,同时又宠溺地爱抚她的脸蛋。

  「小骚货,说得不错。那它的功用又是如何?」

  媚如又传音过来,夏婉月听了之后,白了老魔一眼,才娇嗲地说道:「爷坏
……尽问奴家这些羞耻的问题。」随即又轻捋秀发,痴迷地望着这根巨棒,腻声
道:「它的功用是,肏弄女人的淫穴,可令女人对它沉迷,从此变成淫娃荡妇。」

  老魔称赞道:「小宝贝果然聪慧,深得我心啊!那你的淫穴又如何称呼?且
功用又为何?」

  这次不要媚如传音,她已经能对答如流了,毕竟观看无数场淫戏,那些骚浪
女子就是最好的老师。

  「奴家的淫穴,又称下阴,交合时可称为小穴,骚穴,浪穴。还可以称为…
…称为……」

  见她吞吞吐吐,犹豫不决,老魔哼了一声,不由挺起身躯,睁大凶目,怒视
着她。

  夏婉月见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中竟有些屈服害怕,她连忙低下头,不
敢与他对视,同时屈辱地说道:「贱妾的淫穴,还可称为……」屄「,与爷交欢
时,奴家可自称」骚屄,浪屄,贱屄「。它的主要用途是给爷肏,还可为爷生孩
子。」

  老魔高兴地点点头,心中得意无比,曾经令自己只可仰望的高贵仙子,云天
女神竟然跪在地上当面自称「骚屄」,这是何等令人意兴大发之事啊!

  但老魔并不想放过她,继续侮辱道:「你的臭骚屄,不止老子可以肏,只要
付了钱,其他男人也可以随意淫玩操弄,哪怕一个老乞丐要肏你的骚屄,也不可
以拒绝,明白吗?」

  夏婉月只道老魔想要侮辱她,才说出此言,因此心中不以为意。

  「贱妾明白。」

  老魔淫笑一声,心中已想到日后的场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
尝」,曾经高不可攀的仙子,变成人尽可夫的贱货。

  想到此处,老魔兴奋得颤抖起来,肉棒更是硬得胀痛,他凶目死死地盯着夏
婉月媚熟的玉体,似乎要将夏婉月生吞了似的,冷声说道:「骚货,给老子宽衣!」

  夏婉月只得听从吩咐,站起来替老魔除去了身上衣物,不安地等待着他的命
令。

  老魔大声喝道:「骚货快跪下!先伺候老子的大鸡巴!」

  夏婉月跪坐在床前,将臻首凑近老魔两腿之间,老魔的肉棒早已凶神恶煞地
翘立了起来,龟头上蒸腾的热气散发出浓浓的雄性气味,看着这肏弄得自己崩溃
的巨物,夏婉月仍在怀疑,上次自己是怎么经受住它的摧残的。

  「好凶猛,好坚挺的巨物!」夏婉月心中惊叹,

  老魔淫笑一声,得意洋洋的将巨棒挺了挺,将它靠近夏婉月的面前,淫声道:
「怎么样?老子的大鸡巴威武吗?你喜不喜欢?」

  夏婉月见老魔问出如此羞人的问题,不禁白了他一眼,微带着崇拜的表情,
凝视着它,嗲声道:「好大……好粗……太可怕了!贱妾……怕它……!」

  老魔并不在意,用巨棒顶了顶夏婉月的樱唇,骂道:「妈的,臭婊子,你矫
情个屁。上次老子肏你骚屄的时候,你爽得连尿多喷出来了,」怕「?怕什么?
我看你喜欢还来不及呢!」

  跪在一旁的媚如,也爬上床头,搂住老魔,亲了一口,浪声道:「我的爷,
浪蝶嘴上说怕,其实心里一直惦记着它呢!」

  老魔哼了一声,嘲讽道:「口是心非!」

  媚如含住老魔的耳朵,轻舔几下,腻声道:「爷,不如让浪蝶,用口舌伺候
一番。」随即她朝夏婉月吩咐道:「妹子,你先用双手握住它,好好感受一下,
再用舌头舔它!记住一定要柔,不能让牙齿碰到它。」

  她哪想到?媚如会吩咐她去舔老魔尿尿的地方,心中甚觉恶心,但想到宗内
女子服侍老魔时,连他屁眼都要舔弄,这舔弄肉棒实在不算什么。

  夏婉月只得如此说服自己,她颤着伸出双手,环握住老魔粗壮的棒身,只觉
火烫异常,竟有种握不住的感觉,那肉棒在抖动之间,说不出的雄壮有力。

  她低下臻首,缓缓靠上去,琼鼻立即闻到一股骚臭难闻的气息,不由得秀眉
蹙起,顿时犹豫不决起来。夏婉月抬头看了一眼老魔,见他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自己,丑目里中射出一道凶恶的精光,令夏婉月一阵后怕。「这老东西如果不满
意,说不定又要弃她而去。」于是赶紧伸出丁香小舌,去舔舐老魔的龟头。

  其实老魔注视她,只是为了满足他的变态心理,他想看到曾经令自己仰视的
仙子,是怎样用那樱桃小口去给他吹箫含棒?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0847.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