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假如爱有天意(7-左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假如爱有天意(7)

作者:水岸

首发:春满四合院 21.1.24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和首发春满四合院。

禁改写续写。

=============================

前文链接:

假如爱有天意(1)浮生: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219&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2)群魔: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230&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3)故人: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255&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4)风起: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307&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5)漩涡: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329&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6)初潮: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363&extra=page%3D1

=============================

(7)左右

  苏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好是坏,当初被家人抛弃,又被陈浮生抛弃,人生将近绝望。那段时间,她沦为最下贱的母畜,就连街边最恶心的乞丐都能将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幸运的是有人拯救了她,至今她还感激那个善良的姑娘。养好身体后,她抛开过去的负累,开始健身和充实自己,后来认识了诚达集团的太子徐子昂,人生算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其实十年时间过去,她对陈浮生的恨意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麽深,只不过心头有口气无法宣泄。

  然而就在她犹豫着下一步怎麽走的时候,诚达集团那位副总传来消息说,陈浮生今天一大早就回了S市,将这边的问题交给他的两个属下负责。

  站在徐子昂那座半山别墅的挑空阳台上,苏墨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姐,这麽早就起床了?”电话那头的苏思齐问道。

  苏墨淡淡道:“陈浮生回去了。”

  苏思齐是她的远房表弟,当年她被赶出家门,这个家伙年纪还小,所以后面也保持着联系。半年多前她通过徐子昂的关系,将苏思齐安排进汇隆集团,并且成功去到叶蓁的身边,自然是想让陈浮生尝尝亲人背叛的滋味。在她看来,自己这个表弟年轻帅气,人又机灵,天天跟着叶蓁,只要有机会,擦出点火花不难。

  苏思齐并没有很惊讶,他有些难堪地说道:“姐,这两天我没见到叶蓁。”

  “她没去上班?”苏墨纳闷道。

  “陈浮生去G市后,她就请了几天假,一直没来过公司,我给她打过电话,但是没有接,发信息也没回。”苏思齐老老实实地说道。

  其实他也有些愧疚,进汇隆半年了,无论他怎麽努力接近,收获却很小,至少到现在为止,他清楚叶蓁对自己只有同事关系的友好,哪怕有了几分欣赏,却没有任何旖旎的心思。

  苏墨微微皱眉,她不相信叶蓁会是那种男人不在就发浪的女人,于是叮嘱道:“我再给你转一笔钱,你悄悄找人调查一下叶蓁,我觉得这女人没有那麽简单。”

  望着半山云雾,她忽然想起当初刚认识的陈浮生,那个时候的他像个恶魔。

  可如今……终究回不去了。

  陈浮生匆匆赶回S市,自然只是因为叶蓁。

  在见到苏墨后,他已经明白这是一个阴谋,至于为何要将他弄到G市,一方面是苏墨想要见自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叶蓁会独自留在家中。当年身为SM圈裏非常出名的调教师,陈浮生也攻略过几个人妻,自然明白只有夫妻二人分居两地时,外人才有机会下手。

  即便退圈四年,陈浮生也没有丢掉一个调教师的本能。

  下飞机后,他打开手机,没有叶蓁的来电,他想了想,拨通了黄德忠的电话。

  “浮生啊,你那边的问题处理完了?”

  “多谢黄总关心,问题不大,过几天就能解决。”

  “好好,有时间过来喝茶。”

  “黄总太客气了,这几年叶蓁也多亏你照顾她。”

  “应该的,对了,小叶这两天没有上班,说是身体不舒服,你也别太忙于事业了,有时间也该多关心关心她。”

  “确实是我做得不够好,那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去拜访黄总。”

  “好说,好说。”

  通话结束后,陈浮生的剑眉微微皱起来。

  他离开S市的那天,因为头天晚上的过度荒唐,所以帮叶蓁请了假,在家休息一天。去掉那天,他在G市待了两天,今天则是第三天,如果黄德忠没有说谎,那叶蓁等于连续四天没去上班。可是前三天他每天都和叶蓁通过电话,虽然聊的时间不长,却也没有失联。从始至终,叶蓁都没有说起过这件事。

  叶蓁究竟想要隐瞒什麽?

  如果利用诚达集团对他动手的是别人,陈浮生不会如此敏感,但偏偏幕后人是苏墨,这让他没办法不往那个方向去想。十年前,他偏爱苏墨这种身材丰腴性感的姑娘,所以在对她做了非常多的调查之后,确认她的那个未婚夫性能力存在严重缺陷,才在酒吧裏和苏墨发生一夜情,又通过强制性的调教,让苏墨迷失自我。

  有这样一段往事在,苏墨会怎麽报复他呢?

  仅仅是毁掉他的公司,这估计不是终点,只有像当年他攻略苏墨一样,找人来攻略叶蓁,这才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

  昨晚在那个包厢裏,陈浮生观察着苏墨的反应,确定她不会善罢甘休,才想起这裏面的弯弯绕绕,所以今天一大早就赶回S市。

  只是他不相信,仅仅两三天的时间,叶蓁就会做出背叛的举动。

  出租车停在小区外面,陈浮生快速地付钱,但是靠近自己的家时,脚步却变得很慢。

  走到楼下,望了一眼六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做了那麽多年的调教师,他当然知道这个圈子裏的骯脏和混乱,也知道很多调教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因为他自己也曾经做过。这世上绝大多数女人都不会天生淫蕩,想要将一个正常女人变成摇尾乞怜的母狗,很多时候都需要非常恶劣和粗暴的手段。

  电梯上升着,陈浮生却觉得很慢。

  如果苏墨趁着他滞留G市的这段时间,请一个职业调教师对叶蓁下手,其实最好的场所就是他们的家,在这样的场合下,对叶蓁进行强制性的调教,产生的耻辱感会增大很多倍,对于调教的成功有非常大的帮助。

  他不敢相信,此时的叶蓁遭遇着什麽。

  一幕幕往年的画面浮现在他脑海裏。

  那都是他曾经对别的女人做过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他温柔贤淑的妻子,此时被人困在家裏,或许穿着情趣内衣,或许不着片缕,粗大的震动棒塞在她的肉穴裏,屁股中央夹着一条尾巴,陌生的男人拿着鞭子,抽打着她光滑如玉的脊背,逼迫她像一条母狗般在客厅裏跪行。

  这不是什麽天方夜谭的场景。

  因为陈浮生自己就这样对别人做过,所以这些画面根本不需要想象,直接就在眼前跳出来,无比真实清晰。

  “叮。”

  电梯到达六楼。

  陈浮生双手紧攥成拳,眼神中有一抹阴冷。

  他掏出钥匙,轻轻打开家门,然后便看见客厅裏的沙发上,叶蓁窝在那裏看电视,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陈浮生心中那块大石头终于平稳落下。

  听见响动后,叶蓁稍稍坐直身体,看见突然出现的丈夫,她下意识地低头,然后又平视着,目光裏有一丝犹疑,随即又恢复平静,面上浮现略有些勉强的笑容,说道:“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说声。”

  陈浮生将公文包随手放在杂物柜上,蹬掉脚上的皮鞋,微笑道:“诚达那边没有多大问题,所以想回来给你个惊喜。”

  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他没有忽略到叶蓁眼裏的那丝惊慌。

  直觉告诉他,在这两天裏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

  叶蓁从沙发上起来,她穿着一件样式很保守的家居服,双手捏成小拳头,柔声说道:“都怪你,把我折腾得这几天都不舒服,所以没去上班。对了,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陈浮生心裏有些难过,面上依旧正常,他伸手揽住妻子柔软的腰肢。

  叶蓁的身体微微一颤。

  陈浮生眼神一凝,却没有任何迟疑,从后面抱着叶蓁,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的清香,有些热切地说道:“我饿,但是不想吃东西,只想吃你。”

  “我……我不太舒服……还有些疼……”叶蓁的声音裏透着慌乱。

  陈浮生的手抚摸着叶蓁的小腹,缓缓朝下探去。

  叶蓁忽地抓住他想要作怪的手,艰难地笑道:“老公,不要闹,过几天等我不疼了,你想怎样都随你,好吗?我现在去给你弄点吃的,你去洗个澡,这几天肯定也很辛苦。”

  说罢她挣脱开丈夫的怀抱,朝厨房快步走去。

  陈浮生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因为从后面看去,妻子的体态完全正常,没有任何异状。他知道妻子的身体非常敏感,而且经不起太剧烈的运动,如果真的在这几天遇到了什么事,绝对不可能没有状况。

  至少眼下看来,她没有出事。

  但问题在于,从他回到家的那一刻开始,叶蓁的表现有很大的问题。

  目光的躲闪、举止的迟疑以及最明显的是拒绝他的亲热信号。

  从恋爱到现在,叶蓁在外面很有主见,在家裏却是小鸟依人,从未拒绝过他的合理请求。虽然只分开几天,但他们结婚时间也才大半年,小别胜新婚是很正常的事情,偏偏叶蓁在这个时候拒绝了他。

  厨房裏传来叶蓁做饭的声响,陈浮生眉头紧锁,并没有急匆匆去找她要个说法。他回到卧室,找出自己的换洗衣服,不由得想起如果是以前,叶蓁肯定会帮他準备好这一切。他挑选着衣服,目光却在卧室裏梭巡,仔细观察每个角落。

  从卧室到浴室,他没有错过任何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但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现。

  虽然退圈四年之久,但他没有丢掉一个职业调教师的本能和敏锐,仔细检查完家裏后,他确信这几天家裏没有来过外人,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故。

  那么妻子的反常表现,究竟为何会发生?

  他有点想不通,隐隐觉得这还是和苏墨有关。

  难道是苏墨将自己的过往告诉了叶蓁?

  只是按照叶蓁的性格来说,如果真是这样,她也只会找陈浮生问清楚,而不是像现在所表现的那样,处处透着一丝心虚和愧疚。

  其实在如今这个社会,调教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调教师也不是过街老鼠那种角色,很多表面上光鲜亮丽的成功人士,暗地裏都尝试过这个游戏。更何况在和叶蓁确定恋人关系前几年,他就已经彻底退出那个圈子。

  纵然苏墨想要用手裏掌握的视频资料让陈浮生社会性死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且在知道苏墨如今的后台后,陈浮生更确定她不会那么做。

  徐子昂是诚达集团的太子,他会允许自己调教的女人跟别的男人赤裸相对的画面流传出去?

  陈浮生当然知道,一个真正的男性调教师绝对没有绿奴的潜质,如果有,他就无法成为职业调教师。

  左思右想,陈浮生站在淋浴花洒下,任由热水沖刷自己的身体,最终还是觉得只剩下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苏墨请了调教师来攻略叶蓁,虽然还没有成功,却也发生了一些状况。

  他轻轻一叹,不知该如何在叶蓁面前揭开自己的真面目,又如何说出当年的故事造成的危机。

  厨房裏,叶蓁心神不宁地炒菜。

  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有些反常,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看见丈夫的脸,她会想起昨天的经历,继而羞愧难当,恨不能一走了之。

  曾靖攻击她最敏感的地方,让她体会到人生中第一次潮吹是怎样的感觉,可她心裏没有半分喜悦,只有一片死灰。紧接着曾靖继续亲吻她的胸部,然后那双恶魔的手解开她的牛仔裤,在那一刻,她知道对方想做什么,所以眼神裏出现了死誌。

  曾靖的所作所为,让叶蓁想起自己悲惨的童年。

  蒋进财是她第二个养父。

  在蒋进财之前,还有一个男人,是她的第一任养父。

  叶蓁跟着母亲住进那个男人家裏的时候,她才九岁,却已经有了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她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经常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只记得母亲多次站在自己的面前,为她阻挡那种目光。

  她十一岁那年夏天的某个傍晚,那个男人趁着母亲外出工作,把她带到卫生间裏,说要给她洗澡。叶蓁很聪明,而且母亲教导过她,所以她很畏惧又很坚强地拒绝了他。男人喝了不少酒,强行将叶蓁抓到卧室裏,然后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年幼的叶蓁哪裏是醉汉的对手,她的衣服很快就被扯掉,男人扑在她身上,泛着口臭的嘴在她的身上啃噬着,让她恶心恐惧的手乱摸着。

  叶蓁绝望地哭喊着。

  如果不是母亲提前下班,拼命将那个男人赶出去,叶蓁不知道自己会是怎样的下场。

  母亲被那个醉汉打得鼻青脸肿,却死死拦在叶蓁身前,绝不退让。

  叶蓁躲在母亲背后,哭得撕心裂肺。

  从那以后,她就经常做噩梦,经常半夜痛哭。

  她十二岁那年,母亲认识了蒋进财,这个游手好閑的混混,虽然很可能是另外一个火坑,但认识一些黑社会分子的蒋进财帮忙撵走了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母亲便带着叶蓁住进了蒋进财的家裏。

  所幸蒋进财虽然不务正业好吃懒做,却还有最起码的良知。

  也是因此,叶蓁才愿意帮他解决掉一百万的赌债。

  从小到大,叶蓁不知吃了多少苦,她不允许自己堕落,所以刚进汇隆集团没多久,她在听懂黄德忠的暗示之后,毫无畏惧地沖进总裁办,将离职报告拍在黄德忠的办公桌上,对着这个身家十位数的中年男人一顿臭骂。

  然而所有的坚持所有的努力,却要在今天化为虚有。

  她想到了陈浮生,也想到了自己的过往,在曾靖想要脱下自己牛仔裤的时候,一股死誌涌现在她的眼眸裏。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曾靖拿过电话一看,微微皱眉,然后还是接通了。

  她听不见电话裏在说什么,只是敏感地发现曾靖脸色很难看,然后听到他说道:“你确定?”

  “放她回去,她难道会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如果我不答应呢?”

  “好,这是你自己的承诺,不是我逼你。”

  “当然,我也觉得你说得有道理,对于叶小姐这样的美人,一味用强确实落了下乘。”

  他说完这几句话后,转而意味深长地望着叶蓁,微笑道:“有人不想我就这样上了你,但是叶小姐,我放你回去,你最好嘴巴严实一些,连你老公都不可以说,否则我可不敢担保,下次别人还能不能救你。”

  本来已经做好自尽準备的叶蓁有些茫然,不知道这个突然打来的电话主人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让曾靖在这种时候强行克制自己。

  虽然保住了自己的身体,可是在曾靖面前被玩弄到潮吹也是事实,纵然安全回到家中,叶蓁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她什么都没想好,陈浮生就突然回家。

  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0940.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