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原神《提瓦特后宫王》】(01)月光下的起誓【作者:文格勒】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文格勒
字数:7946

         《提瓦特后宫王》(一)月光下的起誓

  「放开我!快放开我!我可是西风骑士团的侦查骑士!要是被骑士团的大家
知道了,绝对饶不了你们的!」

  真是的,太大意了!没想到中了丘丘人的陷阱,应该等旅行者赶到再一起行
动的!

  「咯咯咯~ 无知的侦查骑士,没想到吧,低智力的丘丘人居然会制作陷阱。
告诉你,这个部落的丘丘人已经归顺与深渊啦!咯咯咯~ 」

  没想到丘丘人会与深渊法师联手,明明任务情报上写的只是侦查和讨伐普通
的丘丘人而已呀!得想想办法,蒙德的大家都会有危险的!得想办法赶紧逃出去!

  「咯(g ē)咯咯~ 好啦好啦~ 让我想想,该怎么处置你好呢?」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别想从我这得到情报!」

  我绝对不会背叛骑士团的大家!

  「咯咯咯~ 情报?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们了,等你变成丘丘人的种猪之后还怕
不透露情报吗?咯咯咯~ 」

  「你说什……啊!!!」

  『一旁守着的丘丘人听从深渊法师的指示一把撕开了安柏的上衣,安柏算不
上大的胸部由于丘丘人过重的力道从碎片中弹了出来,在被撕烂的衣服上弹跳着,
两粒清纯的樱桃点缀着可爱的小馒头。』「啊啊啊啊啊!!!不要!你们要干什
么!!!」

  「哦哟哟~ 这就吓得不行了?你应该是刚成为骑士不久吧,就让我们来教教
你什么是提瓦特残酷吧。咯咯咯~ 」

  『在场的丘丘人一下子都脱下了裤子,一根根因为人类少女的雪白肌肤而变
得坚挺的黑色器官从破破烂烂的裤子中弹出,直直的指着被吓坏的安柏』「不要!
不要给我看这些东西啊!!!」

  『尽管被绑在树干,安柏还是尽力用手挡住双眼,不敢去看,但是深渊法师
可不会停下来,它从背后拿出了一瓶淡紫色的,粘稠的液体』「喝了它,你就会
乖乖的变成丘丘人的繁殖工具,我很期待丘丘人的生殖器在你身体里进进出出的
时候你一边求着我一边告诉我关于蒙德城的情报的样子。咯咯咯~ 」

  『深渊法师把不知名的药剂扔给了已经走到安柏身边的丘丘人,丘丘人接过
药剂,伸手想强行打开安柏的嘴』「不要!我才不要喝!走开!!!」

  「你最好听话小丫头,丘丘人可不会懂得怜香惜玉~ 」

  『眼看安柏死不配合,丘丘人竟然抡起拳头,照着她的腹部狠狠地来了一拳』
「咳哈!!!咳呵!咳咳!好t ……!!!」

  『趁安柏张嘴咳嗽,丘丘人直接把药瓶塞进了她嘴里,另一只手也没闲着,
掐着安柏的脖子让她把粘稠的液体全都咽了下去』「咳咳!咳咳!…………!!!」

  这是……什么?

  心脏好痛,头好晕,感觉身体越来越热了,像要烧起来了……可恶啊……

  『咯咯咯,没用的没用的,这可是我自己调制的独一无二的媚药,你就乖乖
的变成丘丘人的繁殖工具吧!』胸口……胸口好痛……这是什么感觉……

  『啊啦啦~乳头已经硬了吗,没想到药效这么好啊,为了让你完全堕落,我
再帮你一把吧~ 咯咯咯~ 』「啪!」

  『深渊法师打了个响指,两只丘丘人立刻用手指捏住了安柏的乳头,开始上
下左右的拉扯』「咳哈……这是……啊……不要……」

  这是……啊哈……乳头……不要啊……酥酥麻麻的……这样下去的话……要
……要……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啦啦~ 仅仅是被玩弄乳头就已经高潮了吗?看来药效有点过于强了,不
……也许是你很有做母猪的潜质呢?那么,开始下一步吧~ 」

  「啪!」

  『丘丘人一把扯下了安柏的短裤,靴子被潦草地扔在了一边』「不要……不
要……」

  『刚刚经历过人生第一次高潮的安柏无力地抗拒着,但还是紧紧得夹住了双
腿,然而,清澈又粘稠的液体一滴一滴从她两腿之间的缝隙滑落,滴在地上』
「啪嗒……啪嗒……」

  『丘丘人轻松地掰开了安柏逐渐无力的双腿,两腿间刚刚被露水滋润过的娇
人花瓣正含苞待放』「不要……不要……谁来……救救我……」

  脑袋要坏掉了,这样下去就要完蛋了,对不起旅行者,我应该等你的……啊
……我就要被脏兮兮的丘丘人侵犯了……巴巴托斯大人……请救救我……旅行者
……你在哪……

  『眼泪从安柏无神的双眼滑落,但是正如深渊法师所说,丘丘人可不会怜香
惜玉,两只丘丘人分别把安柏的两条腿掰开,第三只丘丘人摆正了自己的生殖器
官,开始前后扭动着自己的腰,看样子是想一口气把自己的东西全部都塞进这娇
人的花蕊中』「旅行者……对不起……旅行者……对不起……旅行者……」

  啊……完蛋了……

  『安柏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即将变成丘丘人的玩物,没日没夜地被这些
肮脏的生殖器官侵犯』「Vaaaa !」

  『终于,丘丘人像是准备好了,发出了一声咆哮,用力的把腰向前顶去』
「风刃!!!」

  『就在丘丘人的生殖器要接触到安柏最私密的地方时,这只丘丘人化为了虚
影』「诶?」

  怎么回事……

  『看见同伴被杀,剩下的丘丘人们夺路而逃,但是都在刀光剑影中化作了摩
拉和经验值』「什么!?不可能!旅行者?你是怎么找到这的!?这个地方没有
人能找到!」

  「的确是没有人能找到。」

  『旅行者从背后抱出了一个红色的东西,用力地扔向了深渊法师』「啊,兔
兔伯爵!」

  我想起来了,我被抓起来之后没有看到兔兔伯爵,原来是被它们留在原地了!

  「哼哼,玩偶?你也太小看…啊啊啊啊!!!」

  『当兔兔伯爵撞上了深渊法师的护盾,瞬间化作一团火球,把深渊法师的护
盾击破了』「就是现在!风刃!!!」

  『旅行者在深渊法师护盾被击破的瞬间释放了元素战技,把它吹上了天重重
地摔在了地上,瞬间,它也变成了摩拉和经验。旅行者连看都没看一眼,慌忙转
身朝被绑在树干上身上已经衣不遮体的安柏跑去,期间还差点栽跟头』「对不起!
安柏!让你受委屈了!我应该再快点赶来的!」

  啊……是旅行者……他来救我了……感谢巴巴托斯大人……旅行者是那么的
强大……等等,我在想什么……胸口还是好热……

  「啊~ 哈……」

  『旅行者眼看安柏不对劲,连忙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准备给安柏穿上』「安柏,
你等一下,我先把衣服给你穿上!」

  啊……旅行者的身体……好健壮……明明看起来那么纤细……没想到这么…
…啊哈……好像……要……啊……好热……下面……怎么回事……哈……

  『安柏忽然夹紧双腿,慢慢地摩擦起来,双手丝毫没有遮住自己小樱桃的意
思,反而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旅行者……健壮的身体……想……想要……

  「安柏!来,快穿…啊呀!?」

  『旅行者刚准备帮安柏穿上衣服却被已经神志不清的安柏扑倒在地』「安柏!
你这是?怎么…呜…哈姆…rue 姆……」

  『毫不知情的旅行者刚想问安柏发生了什么事,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少女的双
唇堵住了嘴,一条不知为何有力的舌头撬开了旅行者的牙齿,抓住了旅行者都快
咽下去的舌头拉到了自己嘴里,开始贪婪的吸吮着』「呜姆…呲…呜姆姆…啊姆
……暗玻(安柏),折师泽模勒(这是怎么了)?」

  『安柏贪婪的吸吮着旅行者的舌头,甚至几度让旅行者觉得快要窒息。不知
道多少次,她把旅行者的舌头拉到自己嘴里,又把自己的舌头送到旅行者嘴里去,
两根舌头就这么互相纠缠着,吸吮着。唾液从旅行者的嘴角溢出,又随着脸颊淌
到了地上,久久……直到』「哈!!!斯哈斯哈!!!我还以为要窒息了!」

  『安柏终于把自己的舌头从旅行者嘴里抽了出来,带着徐徐银丝』「斯哈斯
哈!安柏,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已经失去理智的安柏哪还能回答问题,她的脑袋里现在除了旅行者健壮的
身体已经什么都不剩了』「旅行者……讨厌我吗?」

  「哈?这又是什么问题?当然不可能讨厌你的吧!」

  「那就是喜欢?」

  「啊……这……」

  『旅行者觉得安柏是一个好孩子,自己也对她有一定好感,但是还没到爱恋
的地步,但看安柏现在这个不对劲的状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那个……」

  『话还没说出口』「啊哈~不讨厌就是喜欢!啊哈~ 旅行者喜欢我!旅行者
喜欢我!好热,全身都好热~ !」

  「那个,安柏?……诶诶诶!?别脱我裤子呀!」

  『光着身子的安柏丝毫不顾自己形象,跪在地上便开始扒旅行者的裤子』
「等等!安柏!停下!不行!这种事情!」

  『她听不进去』「旅行者喜欢我!旅行者喜欢我!」

  「哎呀!」

  『安柏狠狠地拧了下旅行者大腿内侧的肉,趁旅行者疼痛难忍的时候扒下了
他的裤子,可没想到一根坚挺的东西从裤子里弹了出来,抽在了安柏的脸上』
「啊~ 这就是旅行者的小可爱吗~ 我记得,书上说这个应该叫肉棒对吧?」

  「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啊!哎呦疼死我了……」

  (PS你们可以自己试试拧下大腿内侧的肉就知道有多痛了……)

  『安柏全然不顾还在哀嚎的旅行者,直接用手抓住了旅行者的玩意』「没想
到旅行者居然比丘丘人还要大这么多,啊~ 这硬度~ 这热热的温度~ 这诱人的气
味~ 对不起了旅行者……我……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就让我帮你边舒服来赔罪吧!」

  「等等安柏!等……!!!」

  『当然,旅行者是阻止不了她的。安柏在用舌头打湿了小旅行者的周围之后,
一口把它的前端包了起来,开始贪婪地吸吮着』「啊哈~ 安柏,那里很脏的,今
天出汗了还没洗啊!哈啊~ 」

  「滋溜~呜姆……呲呲~旅行者……也会发出……滋溜……这种……可爱的
声音呢~ 」

  「别取笑我啦!啊哈~ 停下~ 这样下去,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安柏才不管,她已经不满足于只吸吮前端,开始慢慢把脑袋往下伸去,每
往下一厘米,从她嘴角溢出的不知是唾液还是旅行者的先走液,又或是两者交融
的产物』「咳!咳咳!!!」

  「安柏!?」

  『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安柏猛的把旅行者的肉棒从嘴里抽出,开始剧烈
咳嗽,每次咳嗽都会从她挂着唾液的嘴里飞溅出不知名的液体,滴在旅行者身上』
「真是的,不小心顶到喉咙了,旅行者的肉棒也太伟岸了,不光是勉勉强强能用
嘴包下,就连顶到我的喉咙还有一大截没吃进去,真是太厉害了!」

  「不要用这么奇怪的修辞夸奖生殖器官啊!话说你这些都是从哪学的啊!听
人说话啊!」

  『安柏放开旅行者的双腿,向后挪了挪屁股,犹豫了一会』「所以说究竟是
怎……咦!!!!」

  『旅行者想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安柏向着自己
张开了双腿。画面定格住了,直到这时旅行者才看清了现在的安柏,全身心只剩
下被撕的残破不堪的上衣还挂在身上,全身都是汗液,全身皮肤比平时红了些许,
可爱的樱桃点缀着的算不上大的胸部正在上下起伏着,手在身后支撑着自己纤细
的身子,呼吸急而深,张成M 型的双腿不停发抖,而两腿之间的花园早已潮湿不
堪,地上都已经成了一摊小水洼,连屁股都已经被地上的水打湿了,空气中弥漫
着甘甜的气味』「安柏是坏孩子,安柏是趁丽莎小姐不在从图书馆的禁书区看到
的这些东西……安柏是坏孩子,请旅行者用那正义的肉棒惩罚我这个坏孩子吧!
请用旅行者的肉棒把安柏的淫荡小穴搅得稀巴烂!」

  『旅行者犹豫了,他一直都在犹豫』「求你了~ 旅行者大人!用肉棒惩罚坏
孩子吧~ 用正义的肉棒审判坏孩子淫乱的小穴吧~ 」

  「不行!!!就是因为珍视你才不能趁你这个状态……诶诶诶?!」

  『旅行者刚想义正言辞的拒绝,没想到安柏直接梅开二度又扑了上来』「我
明白了!坏孩子得自己主动接受惩罚!放心好了旅行者大人,安柏会用您的肉棒
好好教训我的小穴的!请旅行者大人好好看着哟~ 」

  「等……等等!!!……哈啊~ 」

  『还没等旅行者阻止,安柏就扶着旅行者的肉棒,慢慢滑入了自己的蜜穴之
中』「安柏,快停下,我们不能…啊哈~ 」

  「哈啊~ 嗯~ ……啊……~ 旅行者大人,哈啊~ 放心……我……我一定会让
您舒服的……啊哈~ 啊~ 嗯啊……怎么才……进去这么点……哈啊~ 看我的~ 嘿!」

  「安柏!等…哈啊~啊~ 嗯哈~ 啊~ 」

  『被性填满脑子的安柏扭了扭腰,一下子把旅行者一半还多的肉棒吞了进去』
「安柏!血!血!!!」

  『两人连接的地方,开始泛出零星血迹』「嘶!好痛!哈啊~没关系,我好
高兴,我的第一次是给了旅行者而不是那些脏兮兮的丘丘人,谢谢你旅行者,谢
谢你来救我,现在…该我报答你了……」

  『安柏开始上下动起了腰,每一次起伏都让旅行者的肉棒插得更深,而安柏
却笑着哭了起来』「我好高兴……旅行者……好高兴是你,对不起,我应该等你
的,对不起……呜……」

  『看到流着泪的安柏,旅行者心中千般万般的不愿意,那所谓的珍视,全都
抛之脑后了。他抱住了安柏,紧紧地抱住』「乖…乖……你已经很努力了,我不
怪你。你问我喜不喜欢你,我原以为我对你只是好朋友般的感情。现在我想,是
的,我喜欢你安柏,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真的?」

  「真的。」

  「不会在只有需要点火把的时候让我上阵?」

  「不会啦,你的身心已经全部都是我的了,我愿意让你和我一起保卫蒙德城
的安全,当然在我抽到更多角色之前,探索派遣还是要麻烦你啦~嘿嘿~ 」

  「哼,那也没办法的吧,谁让你那么非,抽卡全保底还都是武器。……哈!?
对了,你以后要是抽到其他女性角色是不是就移情别恋了!你个大猪蹄子!」

  「不会的!不会的!对我来讲安柏你是独一无二的,我绝对不会冷落你的!
我用荣誉骑士的名号发誓!」

  「嘛嘛……虽然我不介意你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啦,那样未免也太自私了,毕
竟旅行者你这么优秀,不过到时候可不许忘了我!不!许!忘!了!我!」

  「我知道了!一定!一定!」

  「这还差不多……」

  『安柏脸颊泛着红晕,晃晃悠悠地把旅行者的肉棒从蜜穴里拔了出来,站了
起来,蜜穴里还不停往下啪嗒啪嗒地滴着血液,先走液和爱液的混合物。旅行者
随即也站起了身,抱住了她』「你已经很努力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旅行者把安柏抱到丘丘人准备的木柴旁,点燃了篝火,把怀中的少女放在
了篝火旁的箱子上,轻轻地分开了双腿』「讨厌……」

  「是谁刚刚那么主动啊,现在又害羞了,刚刚可是把我吓到了。」

  『在火光的映衬下旅行者把安柏纤细的身材看得一清二楚,被分开的双腿中
间,可人的花蕊被火光映衬的更加撩人了,流出的爱液也已经顺着箱子的边角流
到了地上』「安柏,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旅行者调整好自己的弹道,把前端对准了可人的蜜缝』「嗯,旅行者,我
准备好了,来吧……啊啊啊……哈……哈啊…………」

  『旅行者慢慢地将前端滑入潮湿的花蕊,但经管是第二次,蜜穴依旧紧致得
不可思议』「没…没事吧?」

  「斯哈~呜……没事,旅行者,我好开心。」

  「我也是哦。」

  『慢慢地,肉棒越来越深入,直到』「安柏,我觉得你已经到极限了,应该
已经顶到子宫口了……」

  「哈啊~哈啊~哈啊~……谁叫你……~ 哈啊~的肉棒这么厉害啊~ ……都
塞不下了……~ 哈啊~」

  「你还行吗?我要开始动了。」

  「嗯哈?~哈啊~别……别小瞧我!我……我可是蒙德城的飞行冠军!哈啊~
…?…慢一点!请☆慢一点动!」

  『旅行者开始缓慢地抽送着腰,不过只是简简单单的前后挪动着,并没有那
么激烈』「哈啊~ 旅行者……好温柔~ 小穴~ ……感觉……哈啊……要化掉惹~
…………」

  「安柏……也……好厉害,居然……吸得这么紧……感觉……被紧紧的包裹
着……」

  『安柏把腿伸到旅行者背后,紧紧的缠了上去。旅行者见状伸出手抓住了安
柏的两只小白兔,温柔地揉捏着,是不是用指尖抚过已经凸起的小樱桃』「啊啊
啊………?…旅行者……好狡猾……~ 不能~ ……~ 一边~ ……搅拌着……~ 小
穴…………一边玩弄…☆…~ 胸部……啊!这样下去?……~ 脑袋~ ……又要变
得…?…~ 奇……奇怪了!不要…………咦咦咦!!!!!」

  『旅行者突然加快了腰部的动作,每一次突刺都让安柏把双腿缠地更紧了』
「空……?~ 空~ ……好厉害…………小穴……~ 要坏掉了!~ ?~ 喜欢你……
好喜欢你!?……」

  「安柏!我也是!我也很喜欢安柏!」

  『每一次的抽插,两人连接的地方都会飞溅出充满甘甜气味的粘稠液体,沿
着箱子的边缘流下。视角往下移,地上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坑,散发着
诱人的气味』「空~ ……我好高兴…~ 好高兴你喜欢我~ ……再更多…………更
多地疼爱我~ ……~ 把我的里面……~ 变成空的雄伟的?肉棒的形状……!」

  『旅行者哪里知道,原来性格那么活泼的安柏,居然有这么淫乱的样子。他
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哈?……啊哈……☆有~ ……有什么要来了……~ 小穴☆
……~ 要坏掉了~ ?有什么要来了?……!!!」

  「安柏!我也……快到极限了!」

  『旅行者松开了捏着安柏胸部的手,抓住了安柏的胳膊,开始借力向更深处
突刺着,全然不在意安柏的腿把自己的腰缠的死死的』「空……?空……☆我不
行了…………有什么要出来了!……是要高潮了吗?!……?空☆~ 我不行了…
…要高潮了!……?」

  「安柏,再坚持一会!我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安柏缠在旅行者腰间的腿突然松了股劲』「对不起…………空~ ?我受不
了了~ !去……去了!!!……?」

  『安柏的身子突然反弓了起来,全身止不住的痉挛,双腿伸的笔直不停颤抖,
双眼翻白,舌头从布满唾液的嘴里耷拉了出来。空一下子觉得自己的东西像是被
什么东西吸住又被水流冲了出来一样,被从蜜缝中推了出来。当旅行者的东西被
推出蜜缝的时候,一股夹杂着先走液和爱液的泉水从蜜缝中喷涌而出,打湿了旅
行者脚下的草地』「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失神的安柏机械式地重复着对不起,但是旅行者可不是小心眼的人,只见
他悄悄地掏出剑,把丘丘人的帐篷切成了好几份。旅行者把破布用丘丘人的篝火
烧好的热水洗净,他把安柏身上仅剩的残布脱了下来。虽然下半身依旧坚挺,但
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为安柏擦拭身体。布满汗珠的额头……被散发遮住的锁骨…
…可可爱爱有着樱桃点缀的胸部……纤细的手臂……苗条的细腰……两腿之间还
在不停往外溢出甜蜜粘液的花园……有着吹弹可破皮肤的大小腿……还有沾满泥
土的脚丫……』「终于……哈……给女孩子清洁还真是一门技术活啊……」

  『看着月光映衬着刚刚被擦拭干净的安柏娇弱的身躯,旅行者本来都快软下
去的家伙又挺拔了起来』「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能乘人之危!」

  『旅行者捂住了自己难以掩饰的巨物,转身把温热的水浇在了自己身上。一
段时间之后,旅行者也洗漱完毕,用把剩下的破布缠在自己身上』「那么……打
扫一下战场吧。」

  『旅行者穿好「衣服」开始收拾起掉落的素材』「emm ,历战的箭簇……污
秽的面具……还行……emm ……地脉的旧枝,一……二……这是什么?」

  『旅行者捡起了掉落在旁边草丛中的一瓶装着紫色不知名液体的容器』「没
见过的掉落物啊……会是什么呢?连名字都没有……好可疑啊……先收着吧。」

  『旅行者收拾好掉落物,走向已经醒过来的安柏』「安柏,你醒了,怎么样?
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我……还好啦……就是头还是有点晕。那个……对不起……自己擅自就…
…那个……」

  「哎呀没事的。」

  『旅行者轻轻的把手放在安柏头上,慢慢地摸着』「今天我听到了安柏的心
声,我已经很开心啦。只是……」

  「只是?」

  「只是不知道充满活力的安柏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啊……嘿嘿……」

  『安柏的脸上瞬间多了一抹红晕』「讨厌……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突
然跟你表白了……和你在一起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只知道是丘丘人把我抓
住了,旅行者来救了我……」

  具体的细节还是让她忘了好吧。

  『旅行者这么想着』「安柏也很厉害哦,居然能坚持那么久,连我都很惊讶
哦!」

  「那可不!我可是西风骑士团!侦查骑士!安柏!」

  「哈哈哈哈……!」

  「哈哈哈……!」

  『两人久违地笑了』「对了,你可答应了以后不冷落我!不许忘了!」

  「哈哈~ 不可能忘的,安柏,我答应你哦。」

  「不行不行,拉钩!」

  「好好好,都依你。」

  『两人的小拇指紧紧勾在一起,齐声』「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人在篝火的映衬下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在皎洁的月光下拉钩起誓』「对
了,我对你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旅行者拉起安柏的手,紧紧地攥住』「嗯?突然……这是怎么了……?」

  『安柏被这突如其来的牵手搞蒙了,尽管两个人四目相视但是她扔搞不清楚
旅行者想干什么,只是害羞地用另一只手挠着自己的大腿』「以后……

  ………………

  ……………………

  ……叫我空吧。」

  本作品会在萌战首发,转载请标明出处。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0970.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