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绿帽协奏曲(4)绿帽直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毒素B,亲笔首发春满四合院。

  开始讲讲我带上第一顶绿帽子的经过吧!其实当时在通话过程中,女友与初
恋之间的对话,我有一些是没有听清楚的,后来女友回来后告诉了我,总之,废
话不多说了,狼友们请看文章吧。

***********************************

  坐在校园里一处僻静的地方,我现在的内心相当的紧张,虽然努力放缓了呼
吸,可是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了还是太
激动了。

  耳机里的声音,比较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里,不过声音并不是很大,偶尔听
起来还是有点困难的。

  「嗯……」

  一道轻微的呻吟声传出,虽然声音听起来细不可闻,但我还是能够确定,那
绝对是小夕的呻吟声不会错的!

  「刚刚我差点就决定放弃操你了,你居然又勾引我!」

  这道略带些磁性的声音,就是小夕的初恋男友,徐宏金的吗?

  「啊……我没有勾引你呀……」

  小夕的声音,紧跟着也传了出来,不知道刚刚小夕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徐宏
金说她是在勾引自己呢?

  两句话之后,耳机里居然又一次陷入了寂静,我甚至都怀疑通话是不是被挂
断了,特意点亮屏幕看了看,看到仍然在保持通话,这才放下心来,继续仔细听
着对面发出的哪怕一丝一毫的动静。

  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期间我是听到了一点声音,可是无奈那声音实
在是太小了,无论我再怎么把声音放大,或者是把耳机戴的更紧一些,还是没有
办法听清楚里面说的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满是着急与好奇!

  三分钟之后,耳机里总算再一次发出了我能够听清楚的声音,只不过这道声
音,使我瞬间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我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啊……轻点……」

  「好好好,我轻点,没事的,别害怕,我慢慢来,一会就不疼了,小夕你放
轻松。」

  「嗯……啊……太大了……不行……慢点……啊……」

  小夕此刻正在被她的初恋男友插入!她真的被其他男人给操了!这是真的吗
?真的发生了吗?我真的戴上绿帽子了吗?

  「怎么样,还疼吗?我慢点动,你稍微忍耐一下。」

  「嗯……你慢点……哦……嗯……」

  耳机里的声音,真实的回蕩在我的耳边,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梦
寐以求的绿帽子,终于戴上了!

  警惕的抬头朝周围看了看,因为是晚上,而且是在比较僻静黑暗的地方,所
以我的附近并没有人,可我还是感到很紧张,就好像是我自己在偷情,怕被人发
现似的。

  耳机里,发出轻微缓和的肉体相撞声,但是却没有再听到小夕的呻吟声,这
让我感到很奇怪,因为平常小夕在和我做爱的时候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从刚插入
开始,小夕就会忍不住的大声呻吟,搞的我有时候反而都害怕了,生怕被别人听
到了上门来找,说我们扰民。

  说起我和小夕做爱,不得不说说我们各自的情况,我的阴茎尺寸一般,十二
厘米,整体比较细,不过龟头倒是比较大,小夕总是说我就是用龟头在操她,即
使全根插入,她也就感觉到龟头在里面,反而后面的部分都因为太细了而感觉不
到。

  至于小夕,身体很是敏感,通常情况下,她是不需要做什么前戏的,而我更
是懒的去做前戏,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直接插入,每当那个时候,她经不起两下抽
插,里面就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真要说她的敏感点,基本上有三个部位,耳垂
,乳头,阴蒂,不过基本上一旦她发情了,无论触碰她身体的哪个部位,都会使
她洪水泛滥。

  正在我感到纳闷的时候,徐宏金的声音,在这时传了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舒服了?」

  然而,小夕好像并没有回答他,因为我从耳机里并没有听到小夕的一点声音
,紧接着,徐宏金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别不说话啊,捂着嘴干嘛?怎么,操不爽你啊?」

  小夕居然在捂着自己的嘴?这是为什么,难道她是不想让我听到她在其他男
人身下发出的呻吟声?可是,我记得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冒着她生气的危险对她说
过,我很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她在其他男人身下享受,并且发出愉悦的叫床声
,不知道这些,她之前是否有听进去过呢?

  「操!舒服了就叫出来,不吱声算什么!」

  说话间,肉体碰撞的声音剧烈了一些,应该是徐宏金气不过,开始加快速度
和力度了。

  「哦……别……哦……徐宏金……别这么快……我受不了……」

  「受不了是吗,嗯?受不了是吗?受不了就对了!没想到你这么骚,还没碰
你呢,下面就湿透了。」

  突然间,啪啪啪的声音又提高了速度,徐宏金的话更是刺激着我的神经,小
夕她居然早就已经湿了吗?即使那个男人不是我,她也仍然湿了吗?

  「啊……不要……唔……不要啊……哦……唔唔……」

  被那么激烈的抽插,就算是远在耳机这边的我,似乎都感受到了房间里此刻
战况的激烈,徐宏金的情绪,显然很高涨,操到了曾经的初恋女友,恐怕现在他
的心里得意死了吧?

  想到这些,我再次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之后,我伸手将自己的鸡巴掏
了出来,因为鸡巴的情况,让我感到很奇怪,我的鸡巴没有硬,真的,一点都没
有硬起来!反倒是流出了很多黏黏的液体,应该是前列腺液。

  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一直期待着被戴绿帽子吗?而且此时我的心里更是兴
奋的不行,可为什么我的阴茎居然在这个时候是软的呢?

  「舒不舒服,舒不舒服啊小夕?有没有你对象的大?」

  「没有……啊……不要……不要啊……太快了……啊……」

  我正好奇自己鸡巴情况的时候,耳机里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停,交合声与对话
的声音,夹杂在一起从对面传过来,可我的鸡巴仍然没有反应,软趴趴的在我的
手中。

  两人的对话中,我听到了小夕的回答,可在我心里占据最多的,却不是高兴
,相反,是失望,难道徐宏金这家伙的鸡巴很小?这可就有点可惜了,因为在我
的心里,其实更希望小夕是被一根大鸡巴猛操,虽然这样的后果,很可能是小夕
的身体和心灵全都被他征服,可这并不能否认我内心就是这么想的事实。

  「嗯……嗯……轻点……你轻一点……」

  渐渐的,小夕好像没有再捂住自己的嘴了,只不过她也并没有发出大声的呻
吟,只是应和着啪啪声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喘息。

  「我早就想操你了,你知道吗,知道吗,小夕?」

  每一次听到徐宏金的声音,总感觉他似乎像是在发泄情绪一般,说话有点咬
牙切齿的感觉,想必是得到了小夕的身体,他现在也是相当激动的吧。

  「啊……你……慢一点……哦……不行了……不行了徐宏金……不行了……

  突然,小夕的声音变的十分急促,好像已经不顾及正在与我通话了似的,我
知道,她这明显就是要高潮了!

  没想到会这么快,到现在,通话时间是十五分钟,我记得刚刚能够确定徐宏
金进入了小夕的身体里时,时间是十分钟,也就是说,从插入,缓慢抽插,再到
快速抽插,总共五分钟的时间里,小夕就到达了高潮!

  小夕不会对他动了真感情吧?之前听到徐宏金说小夕的下面早就湿了,现在
小夕又这么快就到了高潮,我突然有点害怕,这次事情过后,小夕还会回到我的
身边吗?

  几分钟之后,小夕的声音才再一次传出来,不过听上去却是有气无力的,好
像没有力气说话了。

  「嗯……不要了……徐宏金……我不要了……嗯……别弄了……」

  「别弄了?才这么几下就不行了啊,你对象没操过你这么长时间啊?」

  小夕没有回答,可我却感到兴奋的不行了,我居然发现自己很享受听到徐宏
金讽刺我的话,甚至比听到小夕的声音还要兴奋,我这是怎么了?

  「说话啊,怎么总是不说话,说说来,我和你对象的鸡巴哪个厉害?」

  说话的时候,徐宏金应该也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是故意加大了力度,弄的小
夕娇喘连连,但却并没有听到她有所回答。

  「嗯……啊……啊……哦……」

  「操!说什么呢,不能大点声说?」

  大点声说?徐宏金的话突然把我搞蒙了,难道小夕回答了他,是我没有听到
吗?

  「我说我对象的厉害!啊!不要……不要……啊……」

  小夕忽然大喊着回答着徐宏金,这一次,我倒是能够完全清楚的听到了,不
经意的,我居然不由自主的咧开嘴笑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又突然感觉自
己确实有点可笑。

  「你对象厉害是吧!让你说你对象厉害,操!操死你个骚货!」

  「哦……哦……不行了……不行了……别这么快……真的……徐宏金……啊
……真受不了……真的……啊……」

  「谁厉害?操你妈的,到底谁厉害!」

  「你厉害……啊……你厉害啊……」

  「我是谁啊,能不能说名字?操!」

  「你是徐宏金……啊……求求你停下吧……真的……啊……我快不行了……

  徐宏金这是疯了吗?虽然我在心里咒骂着他,可是又感觉这种场面十分刺激
,况且小夕肯定也不是真的要不行了快死了,只是舒服的受不了了而已,那完全
是一种享受!

  不过,小夕在不断地求饶之后,徐宏金好像还真的停下了,因为耳机里突然
没有了声音。

  「来,坐上来!」

  「嗯……哦……太深了……这样不行……哦……」

  「怎么不行?啊?我就问问你怎么不行啊,操,都这样了还装什么纯啊,和
你对象没这么玩过啊?」

  「啊……嗯……不要……这样真不行……你的太长了……啊……弄的有点疼
……啊……别……别弄啊……啊啊啊……」

  听两人的对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小夕坐在了徐宏金的身上,虽
然她有所反抗,不过很快就啊啊大叫起来,恐怕是徐宏金在抱着他的屁股狠命向
上顶吧。

  「我的长是吧,你对象没有我这么长吧?」

  「啊……是……求求你停下吧好不好……求你了……啊……真的受不了了啊
……」

  「是什么?怎么说话总是说不全啊,真服了,我操!」

  「啊……他没你的长……没你的长……啊……别弄了……呜呜……啊……」

  「哎呀我操!真受不了你这个骚样儿,当初多纯啊,小嘴都不让亲,现在让
我随便操,你对象都不知道。」

  「啊……不是……不是的……哦……不行了……徐宏金……放开我……放开
我啊……不行了……啊……」

  「操,真带劲!」

  随着小夕一声高昂的大叫,徐宏金叫骂一句之后,啪啪啪的声音停止了,耳
机里,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静。

  结束了?点开手机屏幕,我看了看时间,二十三分钟,真实的做爱时间差不
多应该是十三分钟左右吧,貌似比我的时间短了一点。

  只是,如果真的结束了的话,徐宏金射在了哪里?我不知道答案。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面始终没有再发出说话声,不过期间好像有拖鞋的声音
,又过了四分钟左右,当时间到了二十七分钟的时候,电话突然被挂断了,耳机
里,这一次是真的完全没有了声音。

  有点无力的摘下耳朵上的耳机,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虚脱了似的,全身
乏力。

  刚挂断电话,我还没有起身离开,聊天工具里,小夕的头像又一次闪动,一
条消息发动了过来。

  小夕:「阿溯,你都听到了吗?」

  我:「嗯,有些听的不是很清楚。」

  小夕:「哦。」

  我们之间的聊天,好像突然有点尴尬,甚至有很多关键的问题,我居然一时
都忘了问小夕。

  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我都没有想好此刻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反而是小夕,
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小夕:「你还爱我吗,阿溯?」

  我:「当然爱,更爱了!你相信我吗,小夕?」

  小夕:「嗯嗯,我相信!/亲亲的表情。」

  我:「/亲亲的表情/亲亲的表情/亲亲的表情。」

  我:「你现在在哪里?他不会发现你在和我聊天吗?」

  小夕:「嗯,不会的,他刚抽完一根烟就睡着了。」

  我:「这么快?那么,他射了吗?」

  渐渐快要平复下去的心跳,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又剧烈跳动了起来,我的
眼睛更是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等待着小夕的回答。

  小夕:「嗯,射了。」

  我:「射在哪里了,你们都戴套吗?」

  小夕:「射在里面了,我当时都不知道他要射,对不起,阿溯,我忘记让他
戴套了,对不起/大哭的表情。」

  没戴套内射!这对我来说简直太刺激了!当然,没戴套也并不能怪小夕,因
为我们之间从来没有戴套的习惯,只不过我一直都是外射,所以这也就造成了小
夕没有做爱需要戴套的意识吧,毕竟她对于做爱的了解,完全都是从我一个人这
里知道的。

  我:「没事的,累了吗?」

  小夕:「嗯,有一点。」

  我:「那就睡觉吧,折腾了这么久了肯定累了。」

  小夕:「嗯,好吧。」

  随后,我和小夕互道晚安之后,她就睡觉了,今晚不回来了,我则是一个人
回到了宿舍。

  只是,刚回到宿舍不久,小夕就又发来了消息,说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
不困,完全没有睡意,只想和我聊天。

  那一晚,我们两个聊到很久,直到凌晨三点,她才终于在我的催促下睡觉了
,而我也总算放下心来,因为通过聊天,小夕告诉了我,她对于这一次再见到初
恋男友的感觉,有些失望,发现对方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了,甚至于晚上的表
现,也完全不是一个爱她的好男人所应有的,在做爱的那段时间里,她脑子里想
到的,全都是我的身影……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1391.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