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红颜堕之倚天泪】第四十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8/17发表于SIS101
字数:10896
                                   
               第四十二章

  (挺久没更了,倚天泪已经完结,最近在写新书了,想着进度更的比较慢,
这几天上来更新下,谢谢大家支持)

  浑浑噩噩之中,周芷若嘴里发出着两声的干喝声,美目无神,别说是要再说
话,她的整个身体都是因为此时这剧烈疼痛而在不停的颤抖,连挣扎的动作都做
不出。

  西华子用力的深吸几口气,双手按在周芷若柔嫩爽滑的修长美腿上,当着一
个扶手借力,那出乎意料的夹紧感,虽然是难以深入行动,但是那舒爽感,却也
是让他美的,爽到了骨子里。

  夹紧的刺激感觉,从阳物上一直传到全身,从后脊椎处一直窜起,美的老淫
道眼前发白,却是忘乎所以,只是胯下本能的往前顶去。

  硕大的阳物往前这样顶动,火热的棒身挤刺开花穴嫩肉,将其撑大撑开,一
进一出,龟头前端的蓬肉,拉住着穴内肉壁,抽出时,狠狠地拉扯,刮蹭一下。

  虽然只是花穴前端处,但是,这也是周芷若身体没有被人触碰过的全新点,
那种火热而有力的摩擦,来回轻轻的抽动,不停刺激到周芷若下身敏感点。

  老淫道毕竟御女无数,经验也是丰富,瞬间强烈刺激反应下,随即就是有些
回神,虽然还没有适应着这么紧嫩的花穴,但是,渐渐也是开始采取主动,丑陋
不堪入目的身体压下,以下身阳物为受力点,开始进行磨动。

  强烈的挤压感,好似每一下都要夹断西华子的阳物,在肉壁之中抽动,这还
无人光顾过的美穴,他每拉动一下,才刚撑开,接着肉壁就是又快速的贴上吸紧。

  如此刺激,也是带来着如登仙境一般的极致快感,现在,在他身下所享受的,
可是武林第一侠女,也是那曾经差点就跟张无忌成婚的峨眉掌门。

  要是以往,这绝妙的美穴,这完美柔软的身躯,就是属于张无忌所私有,西
华子这低贱老道,哪里会有机会接触,更不要说将其压在身下,肆意的玩弄,这
连想也不敢想之事,在此刻,却是终于成真。

  西华子从没有过如此的兴奋过,周芷若的处子花穴,肉壁之内,有着一层特
殊的摩擦,极大加大了阳物抽动时刺激感,一点点摩擦着龟头,又紧又麻,让经
验丰富的老淫道,也要不时的停下来调整一会。

  粗大的阳物摩擦,只不过是前面一截,才不到四分之一的长度而已,但是,
却就在佳人的花穴之内,去到了尽处,在龟头前,一层柔嫩而又坚韧的肉膜就挡
住了去势。

  要是一般的女子处子薄膜,那在西华子坚硬的阳物撞击之下,早就是已经被
撕扯的粉碎,但是周芷若的石女之身,这就好像是完整相连,难以被洞穿。

  西华子阳物连顶,长枪突刺,一次次的用力顶刺,阳物几乎是要狠狠往内刺
压而入,但是,凶狠的顶刺,却是一直无法刺入到底,不管老淫到怎么用力往内
压去,却都是被牢牢的挡住。

  阳物不轻不重的抽动,西华子虽然已经是有些适应这种刺激的紧致感,但是
他毕竟只是能够品尝到花穴内这前面一段的兴奋点,总是无法刺入过深,也是让
老道不能彻底尽兴。

  这感觉,就好像是一道绝顶的美味佳肴,如果是不出现那还好,但是,它不
仅是出现在你面前,还让你进行品尝,可偏偏的每次只是让你浅尝即止,断断续
续,却是就分外的难受。

  周芷若这绝色佳人的娇躯,就是如此,对西华子的吸引力,几乎可说是致命
的,双手用力按压着她的双腿,几乎是要将这美人身躯给压的对折,然后阳物就
是保持着这低程度的刺入。

  此举,西华子目的,就是为了避免着因为抽动太快,从周芷若那绝妙的花穴
享受之中滑出,黝黑狰狞的阳物还有着一大截停留在着身体之内,与那刮毛之后
的白嫩美穴,形成了一个黑白分明的明显对比。

  虽然享受刺激,但是毕竟不够尽兴,西华子这样慢慢抽动一阵,却是就不禁
觉得有一些吃力,大半截的阳物无法继续的刺入,总是需要着一定的控力才行,
想着一会,西华子就让身旁几女来帮忙。

  分别让小昭和黛绮丝几女上前按住着周芷若的双手身体,随后,又让殷离在
自己身后,伸手推动着屁股,按住他的身体,往前推去,如此一来,却是会让他
的顶刺,变得更加轻松一些,不用太费力,而且,更有对周芷若的羞辱感。

  而只要是能够羞辱周芷若的事情,殷离却也是都愿意去做,毫不犹豫,当即
就是按照老淫道的吩咐,将自己柔软的身躯贴在西华子后背上,以她的重量,往
前压了上来。

  周芷若身体被按在下,压在床上,老淫道身体压下,然后就是殷离的身体贴
上,三人身躯以如此方式相叠,而作为最下方一人,周芷若却是就要承受两人的
重量。

  如此的抽动之中,说起这最强烈刺激,却还是要当属于周芷若,老淫道虽然
是在这紧致花穴的夹紧刺激之下,爽的声音连呼,但是,他到底还是体验到了更
多的兴奋和享受。

  而于周芷若而言,所感觉到的,却就是只有着钻心撕肺一般的痛苦,一瞬间
刺入的剧烈,疼的她几乎是要晕过去,不等她适应,那火热的异物,就是开始狠
狠的拉扯住着花穴,用力在身下搅动起来。

  缓了好一阵,那剧烈的痛苦以及强烈的刺激,让周芷若仍然是无法适应,随
着身上这丑陋老淫道的压下,她的俏脸变得惨白,小嘴张开,几次发声,但是却
是都无法发出着声音。

  虽然周芷若的石女花穴,并未被顶破,但是老淫道的坚硬阳物刺入时,前端
的龟头却就是狠狠的撞在那肉膜上,无法刺破,但却是就一直用力的顶在了膜上,
狠狠的撞击。

  一下一下的撞动,除了那剧烈疼痛,周芷若全没有着任何的感觉,阳物一直
的压着肉膜,往内顶去,甚至,随着西华子的用力压下,肉膜被压的已经严重变
形,一直向内退去。

  这个过程中,肉膜因为被一直挤压,拉扯住着两遍肉壁,但是却又不破碎,
只听着那轻微触碰的异响,阳物狠狠撞上一下,然后又迅速抽回,随即,再狠狠
的撞来,如此不断的重复这一个撞击的举动。

  好似海浪汹涌的痛楚,席卷着周芷若的意识,脑中一片空白晕眩,几次重重
的摩擦剐蹭,都让她差点忍不住晕厥,但却都被她咬牙坚持了下来。

  全身被如此的压制按住,身体的异样,下身的痛苦,如此折磨,让周芷若明
白,她必须要想办法反抗,不然,将会陷入在无止境的地狱之中,恍惚的意识,
眼前景象也是渐渐变得模糊。

  随着西华子每一下的深顶,周芷若身体被压的摇晃,疼痛之中,身体越加发
热,细微的汗珠渗出,额头上发丝刘海沾在着额头,贝齿用力的咬住着嘴唇,几
乎都是要咬出血来一般,以这样的举动,警醒自己的精神,免得她在这痛苦之中
晕厥。

  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能屈服,周芷若不断的在心里提醒自己,这个时候,更
不能晕厥过去,全心集中,默默的运行内力,她准备了这许久,内力已经是有了
近三成的恢复。

  这些内力,周芷若尝试过,还无法冲开穴道,所以,为了达到最后目的,她
此刻还是只能隐忍,即使是面对这种屈辱,还是只能忍着。

  无法破身的石女花穴,这在周芷若之前,一直是她的一个心结,她也是为此
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那张无忌,但是,此刻,她却只希望,身体能够坚持的更
久,给她争取出更多时间。

  抽动之中,西华子有了殷离的一个借力,变得轻松不少,阳物在一次次的撞
动之中,也是顶的更深,嫩肉夹紧龟头,两侧肉壁一直的挤压吸紧,其中的舒爽
不用多说,而且,老淫道还感觉到,阳物前这层肉膜,却是已经伸展到了一定的
程度。

  敏感的龟头感觉着嫩肉的包裹好似有着不同,随着抽动的持续,西华子还听
到这花穴之内,还有着一声声粘稠的水液晃动的声音。

  如此,更坚定了老淫道心中的猜测,这天生佳人并非是完全闭合,在穴内,
仍有空间,只是,因为这一层坚韧的肉膜,生生的阻隔而已。

  想到这点,西华子一时心里更为火热,胯下用力,继续对着那肉膜处顶去,
就是想要将其撞个通心穿,只是,这石女禁锢,却如何容易打开,一次次的撞击,
虽然越加往内,但是,肉膜却是终于强韧坚持着。

  作为当事人,西华子能清晰感觉到,在自己不断刺入下,花穴内的变化。虽
然开垦艰难,但是想着,能够成为让这绝色佳人,就这么的在自己的身下转变,
没有人能够进入以及占有的身体,自己却能独享。

  这种无与伦比的成就感,驱使着西华子一直小心的进行着,谨慎的完成着这
场他从未有过壮举,这就是一个没有被开发的瑰宝,而现在,只有他,这个昔日
昆仑派的无耻老道,可以开发出这宝物之妙。

  「周掌门,您这下面,可是真的有够紧的啊,您感觉到没有,您这销魂洞,
现在,正是一直在吸着老道这活计呢,老道现在,是不是干的您很爽啊,要是舒
服,那您就说出来,老道我别的不说,但若是为您,我就算是耗尽精血,那也是
心甘情愿!」

  西华子再次的顶动数下,阳物前端龟头被穴内嫩肉吸的太紧,快感太强,下
身一股喷射欲望传来,感觉快要忍不住,他当时就是先停下着抽动动作,嘴里故
意说着羞辱刺激的话语,双手按在周芷若白嫩弹性的双乳上,开始用力揉着。

  雪白的乳肉,在西华子的手掌上变化模样,狠狠压下,然后感受着乳肉在手
掌上弹起炸开的快感,快速捏了几下,转移着感觉,压下阳物那要喷薄而出的欲
望。

  身体的羞辱,周芷若还是一时默默忍受,但听着老淫道这恬不知耻的话语,
再看着他淫邪丑陋的面容,她却是怎么也忍不住。

  西华子话语刚落,只见周芷若那迷离的眼神之中,瞬间,恢复了一些清明,
突然间上身抬起一仰,对着老淫道轻唾了一口,咬牙切齿道:「无耻,狗贼,我
今日,发誓,我必杀你,啊……」

  一句狠话还未说完,在周芷若的口中,却是突然的发出了一声的惨叫,却是
西华子趁她分神之时,下身突然快顶,对着她的花穴处狠狠的顶入,这一下,撞
动的比着刚才更狠更深,已经是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阳物长度,顶到了穴内。

  对比刚才,可想而知,这次西华子顶刺的是有多深,阳物狠狠顶入,压着那
层肉膜,狠狠的往内顶入了一大截,如此举动,就相当于是在周芷若的美穴之内,
要生生刺穿,捅出一个穴口一般。

  这一下狠刺,西华子感觉到阳物顶入到更深之处,同时间,感觉到,在龟头
上,好像是有一些湿润,隐约,好似有着一点撕裂开的感觉,这一层肉膜,好像,
在老淫道这不停的刺动下,终于有了变化。

  撕裂般的痛楚,让周芷若当即疼的倒吸两口气,未出声的话语,也是一直戛
然而止,老淫道一顶后,腰部一动,阳物拔起,往外拉出,紧致的花穴,因为着
有了液体吸附,当时肉壁也是夹的更紧。

  西华子第一下还没有能完全抽出,跟着第二次再次用力往外一拉,才是终于
将阳物拉出,粉嫩肉壁往外翻开,一根粗大之物,青筋凸起,还可清洗的看到着
上面的殷红血迹,就好似处子破身一般。

  「哈哈,落红了,周掌门,哈哈您看看,这可就是,您下面的处子之血哦,
你要记住,老道道号西华子,是你唯一的男人,是将你变成女人的,你最重要的
男人!」西华子得意叫嚣着。

  殷红的血液,刺激着到淫道的兽性,虽然他也知道,这并不是着周芷若的破
身之血,那一层坚韧的肉膜,他现在也是并没有刺穿,这只是佳人下身在他疯狂
顶动之下撕裂所流出的血液而已,但他扔想要借此进行着羞辱。

  原以为,今晚会是进宝山而空手回,面对着这绝美佳人而无法下手,而再到
发现这意外之喜,心情大起大落,从兴奋到失落,再到着发现转变之后的狂喜,
情绪不断变化,却就是更让西华子兴奋不已,让他觉得,这对于周芷若每一点征
服的进展,都分外可贵。

  落红?不,怎么会?

  剧痛之中,周芷若惨叫一声,眼前当时发黑,身体也是一下因为这强烈的撕
裂感而一时的僵住,周掌门天仙娇躯,但是偏偏着却是石女闭穴,也因此,她的
花穴之内,敏感以及紧致程度,都是要远远的胜于其他女子,相比较而言,那厚
实肉膜被刺破时的疼痛,比之平常破身,痛苦更胜十倍不止。

  所以,这突然一下撕扯,虽然只是肉膜一小处的撕裂,但是,那瞬间传来的
疼痛,却也是犹如钻心撕裂一般,不逊于着一般女子破身,而这一瞬,对于周芷
若而言,剧痛传遍全身,而她又是并无这事的经验,只以为着,这强烈的仿似要
将她整个人都给撕烂一般的痛苦,正是她破身所传出。

  「啊,淫道,啊,我杀了你……」

  脑中剧痛,让周芷若一时情绪激动,就是正处于着一个疯狂之下,没有想到,
自己一直所珍守的身体,最后,竟然是会被这样一个无耻猥琐的老道给占有,不
是那英雄无敌的张无忌,也不是那俊朗贴心的宋青书,而是如此一个老淫道。

  强烈反差与不甘,心中那一瞬,狂怒之中,只想要将西华子这老淫道给彻底
击杀,自己的贞洁就算已毁,也是不会放过这个禽兽,阴狠性格之下,周芷若杀
伐果断,任何敢于伤害自己的人,她都是不会放过,何况,还是如此羞辱。

  想着自己在武林上也是经历过诸多祸难,但是这次,却是周芷若觉得最为痛
苦与艰难一次,落在这淫道手中,于她而言,简直比死还要痛苦,与其如此,不
如就是拼上一场,她也是不想再等下去。

  心中一提气,周芷若当时运气内力,全力进行冲穴,准备全力破开封印的穴
道,登时只听着身体之内发出一阵异响,如虎豹雷音乍起,却是以内力刺激全身
经脉骨骼,拼着受伤,也是要催动内力破开穴道。

  如此变故,却是西华子所料未及,当时他出手点住着周芷若的穴道,虽均是
要害,但是他之内力,比起这位武林第一侠女,到底是有所不足,长春功善于气
息融合,万物春化,但是内力却并非擅长。

  当时出手,老道点住的几处要穴,封住周芷若内力运行,只以为着得手,却
没想到,在刺激之下,周芷若却是竟自身爆穴,如此一来,那几处穴位,却是压
制不住。

  气怒之下,周芷若冲开穴道,身体突然间恢复了气力,也不顾着下身的疼痛,
一下的直起身体,上身挺起,绝美的面容逼近,直视西华子,怒目而对,就似要
准备出手击杀。

  这突然变故,也是让着西华子一惊,心里有些后悔,自己这是太得意忘形,
将这周掌门给逼近了,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留有着如此一招,逼得她鱼死网破,
反而是让这局面,有了反转。

  周芷若内力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是比起刚才,气息恢复不少,手臂抬起,
却是就想要一掌拍击向西华子,一招直取面门,要他性命,以报着辱身之仇。

  这一招出手力道角度,都可说是全无保留,此刻,西华子身体就压在着她的
身躯上,一旦招式打实,内劲吐出,老淫道就算是不死,也是要重伤,绝不会再
如此刻版得意。

  但是,周芷若在这一招气怒出手之下,却是疏忽了一点,那就是缠绕在着她
手腕脚腕上各处关节的细绳,她这一下内力迸起,将绳索震开一二,但是在关节
上的捆绑处,却是仍然缠绑着。

  红绳缠绑住关节,让周芷若白嫩手掌无法完全抬起,这样一来,再她出掌时,
却就是有了一个变化,手掌对着西华子没有打实,打在了前处,只是部分的内力
打中这老淫道的身体。

  瞬间,一股掌力入体,周芷若这拼尽内力的一掌,虽然是没有打实,但是内
劲打来,却也是让着西华子受伤不轻,长春功快速运行,消化一部分内劲,但是
余下劲力,却是直冲经脉。

  受到这招劲力撞击,西华子体内气血翻腾,口中不禁见红,一抹鲜血从嘴角
渗出,不过,这一招受伤,也是将着他心中的得意轻视给打散。

  作为峨眉掌门,周芷若武功也属武林一绝,这次能够将其制服,也是各方面
机缘巧合,要是换个情况,换个时机,那落败的一定是西华子这老淫道无疑。

  此刻,周芷若以不记损伤代价,强行爆发内力,攻势更强,一旦让其脱困,
情况,将是不堪设想,其震狂之下,他们几人再次联手,恐怕也是无法压制。

  心中快速想过这些,西华子当时反应也快,看着周芷若娇躯抬起,当即他双
手再次的往前,手劲狠狠的对着她柔嫩双乳一捏,下身一点不停,狰狞阳物狠狠
往里顶了进去。

  这个时候,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而且,如果让着周芷若此刻脱身,再想
要控制,却就更不可能,所以,此刻,不能退,只能进。

  至于,这一下刺入之后,后续要如何,西华子一时间还想不到这许多,只说
是走一步算着一步,见机行事,再看是否有转机。

  而就是在那瞬间,却是又有着一个变化,就在西华子用力的往内刺入时,身
后的殷离听到着周芷若刚才的惨叫,以及着老淫道说的破身,心中越加兴奋。

  对于周芷若,殷离可是恨极,现在此刻可以看到周芷若受辱,那就是她最高
兴得意之事,所以她还想要着自己也出一把力,帮上一把。

  所以,就在西华子用力刺入那一瞬间,殷离身躯贴在老淫道的后背上,也是
突然,全力的推着老道的屁股,狠狠的往内压了进去。

  「啊!!!」

  刹那间,一声动听而又惨厉的叫喊声响起,却就是从着周芷若的口中所发出,
本来凶狠的眼神一下因为痛苦而变得无神。

  绝美的面容扭曲着,檀口张开,只是发出着一声无奈而又绝望的干喝,这次,
周芷若所感觉到的身体疼痛,却是超出了之前任何的程度。

  三方发力,或许是巧合,也或许,真的就是注定,就在着周芷若身体抬起身
时,西华子坚硬阳物往内捅来,这一起一落,都是用力狠冲,然后再加上着殷离
在身后用力一推。

  这几个行动的结果,就是导致了老淫道那刺在了周芷若花穴之内的阳物,又
是往里更深的顶去,却是对着那一层,已经有了一些撕裂的肉膜,狠狠直刺到底。

  火热坚硬的长枪快刺进入,西华子刚才那一直停留着一长截的阳物啪一声的
撞入到底,两粒鸡蛋般大小的睾丸往前一啪,啪的撞在她的下身上,阳物瞬间将
着这绝代佳人从没有被人侵入过的桃园美穴填满。

  轻微的一声撕裂声,在着周芷若那惨叫声中,几乎细不可闻,但是,作为着
此刻的两个当事人,却是都清楚的知道着这一刻,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绝望,周芷若眼前登时变得一片黑暗,这突然一下的痛楚,让她全身完全的
失去了气力,身体所有神经,好似都在此刻被麻痹,再没有了一点能力动弹。

  看着近在咫尺的猥琐丑陋嘴里,想着自己在他身下破身的事实,天地,仿佛
都失去了以往的颜色,周芷若美目一闭,当即晕死了过去,再也不知外事。

  一直挡在着阳物面前的那层肉膜,终于是在西华子这再一次的猛刺之下,无
法承受,终于被刺穿,顿间,老淫道感觉前面一松,长枪刺到了一个新的天地之
中。

  不知是爱液和或破身所流出的血液,暖暖的沾粘在着阳物棒身上,老淫道也
不在乎,此刻,他完全的沉浸在了下身绝妙的快感之中。

  花费了如此时间和气力,终于是真正的进入了这绝色佳人的身体,真正的将
其占有,现在西华子终于是到了享受的时刻。

  花穴之中,湿润温暖,而且肉壁之紧就是更不用多言,西华子阳物借着那一
下顶刺进入的惯性,阳物开始进行着几下的抽动,龟头处,对着花穴深处,用力
顶去。

  粗长阳物,此刻是终于得不再隐忍,直撞到底,褶皱温暖的肉壁用力的吸扯
夹紧着阳物,柔嫩美妙的感觉,让西华子每次抽出时,都感觉着整个肉棒都在用
力摩擦着。

  那种包裹住的快感,从着龟头一直的蔓延到下身,然后再迅速的传遍全身,
西华子每顶刺一下,阳物就是不禁要进行一下的轻转调整。

  因为此刻,他那阳物刺入其中,那种酥麻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再加上那
紧嫩的肉壁不停地压来,西华子感觉到着,阳物要是再多停一会,就好像是要浸
入在那温暖之中,忍不住的缴械一般。

  用力的深呼吸,西华子调整气息,体内暗运长春功,吸取着周芷若此刻的破
身纯阴,下身然后开始保持节奏,按照一定的速度,进行着抽动。

  心里所想的各种美妙,此刻,都是不及着西华子真正体会到的绝妙之万一,
美,嫩,暖,湿,紧,这周芷若的花穴,在着西华子感觉,却就是一个极品。

  阳物抽动之中,一次次的龟头往外带出,都是会将紧致的肉壁给拉来,殷红
的液体被带的流淌出,正是周芷若的破身之血。

  看着这些液体,随着自己一次次的抽动中,被带的往外拉出,表示着这位绝
代佳人,是在着自己的身下,完成了处子破身的重要一步,西华子心中禁不住自
得。

  张无忌啊张无忌,你当初羞辱老道时,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一刻吧,
老道不仅是方面玩了你的母亲,现在,又是玩了你的一个红颜佳人。

  西华子勉强压下心中的狂喜,稳住着下身刺激感,阳物顶刺之中,还是刮蹭
到着肉壁之中剩余的肉膜,那一次的顶刺,刺穿着周芷若这坚韧的处子膜,但是
并未完全的撕裂干净。

  阳物继续的刺入,龟头每次在顶刺之中,都会刮着一下残余肉膜,狠狠拉动
一下,这种剧痛感,虽然周芷若此时已经昏迷过去,但是仍是有所感觉。

  每刮动一下,她整个身体,就是因疼痛而微微颤抖一下,头颅禁不住左右晃
摆,绝美的五官也因为疼痛而不停抽动,口中疼痛呻吟不绝。

  这一副楚楚可怜的佳人落难模样,不知道会让多少人怜惜,可惜,周芷若偏
偏遇到的,却是西华子这铁石心肠的淫道。

  不仅没有着温柔留手,看着周芷若那痛苦的表情模样,西华子反而更为得意
兴奋,有着一种特别的征服快感,伸手重新点上周芷若的身上几处穴位,他却是
更为肆虐玩弄起来。

  一口气快速抽动了上百下,西华子丑陋的老脸趴在着周芷若白玉般的娇躯上,
到处亲吻,在这完美身躯上,处处留下着自己的吻痕牙印,留下着自己的征服证
据,下身,就好像是一条肥犬,一直用着臀部狠狠顶动。

  快感越来越强,这个过程之中,老淫道也是渐忍不住着欲望,周芷若花穴夹
的太紧,刺激之下,西华子突然呼吸急促,下身发力狠顶几下,整个人狠狠对着
身下娇躯一下。

  火热的阳物突然的膨胀,将这饱受摧残的花穴再次一撑,跟着,一股火热的
男子阳精从龟头处一下的喷射出,强劲的疾射在了周芷若的花心深处,直击宫口。

  昏迷中,周芷若却也是有所感觉,口中连续呻吟数声,而在她眼前处,两滴
清泪,正在无声流下,好似也是知道了此刻,自己所陷入的悲惨地狱。

  「呼,爽,真没想到,这周丫头,里面竟然还有个名穴,春水穴,水液湿润,
只要刺激就是会出水,哈哈,果然就是天生的魅体,值得好好调教调教!」

  发射一番,西华子心情大好,那还仍自坚硬的阳物从周芷若花穴中拔出,登
时,一大股的阳精混合的液体,径直的从花穴之中流淌出。

  本来精致美嫩的花穴,经过刚才那一番的玩弄,此时却是一片狼藉,花穴大
开,嫩肉外翻,周芷若那娇躯朝上的捆绑姿势,却是正将着下身的美妙之处,完
全的展示在着面前。

  花穴嫩肉还在轻微的张合着,好似正在为自己遭遇到的凄惨遭遇哭泣,嫩肉
处,殷红血迹分外明显,因着老道这硕大的尺寸,穴口处全是因为这拉扯而有着
多处的撕扯伤口。

  看着自己的杰作,西华子双手下意思的抚摸着周芷若的修长美腿,心里暗自
得意,身旁殷离看着周芷若这惨状,也是心情大好,对着老淫道讨好献媚说道。

  「爷,您这厉害,周芷若这个臭婊子,到底还是逃不过爷您的手心,这个贱
人,她这骚浪身体,天生生来就是要给您玩的,不然,为什么,要长着这一个,
只有您能破开的石女骚穴!」

  殷离这一声的夸耀,却是正对着西华子心思,引得得意的老道哈哈笑着,手
指快速的在着周芷若下身处一刮,看着佳人那疼痛皱起的秀眉,成就兴奋无以复
加。

  「哈哈,说的好,这就是上天注定的,合该着她要落到老道的手里,合该着
老道有这金枪来破她的石穴,这周掌门,注定就是着老道我的玩物!」

  「不止是她,你们也一样,也是注定着要载到老道的手里,不然,江湖之大,
你们又怎么会遇到老道,又是会一个个为老道所辱呢?所以,这就是你们命里注
定,就是老道的人!」

  西华子嘴里兴奋喊着,不过,他这得意之下,却是没有心思去注意,在他说
出这狂狷话语时,身旁杨不悔和着黛绮丝,却是面容稍有变色。

  至于小昭以及辉月使,俏丽秀美的面容却是一阵平静,好似,心里已经接受
了这一个现状,对此已认命!

  嘴里发泄一声,西华子接着目光又再次望向那还在痛苦昏迷中的绝色佳人,
才刚射出一次,这对于老淫道而言,还是远远不足以让他满足。

  况且,此刻长春功傍身,吸纳了周芷若处子元阴,老道只觉体内气息更胜,
阴元转纳,欲望反而比之之前,更加强烈,下身阳物直直挺立,就好像是一把笔
直长枪一般。

  也没多在意着旁边几女的表情变化,老淫道再次一拉着周芷若双腿,将她那
昏迷的身躯对着自己稍拉近,阳物对准着那湿润花穴,腰部一发力,再一次顶了
进去。

  这刚刚破身的完美身躯,简直就是终天下灵秀,空灵完美,哪里是玩弄一次
就会够,西华子可是恨不得,这一直的玩下去,每天无时无刻的玩弄这完美身躯。

  阳物再入玉穴,刚刚破身的周芷若也还是没有适应着如此粗大的阳物,面容
紧皱,而刚发泄过一次,西华子这次却是更加持久坚硬。

  不发一言,西华子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身体紧紧的压上,下身却就是好似
装上了一强力机括,臀部快速的撅起耸动,狠狠的对着这花心处顶去。

  啪啪的声响,混合着花穴之内的水液粘合声,西华子放开手脚,全力耸动,
每一下都将着着这粗大阳物,直撞到底,狠狠的撞在着周芷若的花心深处。

  疾风骤雨不停歇,此刻,任何的言语来形容,都是显得空洞,老淫道就好像
是一头发狂的蛮牛,全力的耕耸着身下的美地。

  老话所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只不过,在着此刻,却好似要换
着一个说法,老牛还正精神,美地,却已狼狈。

  全力压下,面对昏迷的佳人,西华子也是不需再展开什么技巧,就是以着最
直接最凶狠的方式,狠狠顶入,阳物直撞到底,一直到花心,龟头在着那柔嫩的
一团小软肉上进行一撞,接着又快速的退出。

  快进快出,剧烈的摩擦抽动间,也是引起周芷若花穴的剧烈刺激,破身痛苦
还没有过去,这种强烈刺激感传来,快速抽动下,几乎是每一下,都让着她的身
体不禁轻颤。

  细小紧嫩的花穴,破身伤口还在出雪,陡然间又是被着这样剧烈的侵入,粗
如儿臂般的阳物狠狠地顶撞入内,狠狠地将花穴撑开,然后再用力的拉动,动作
之狠,好似要将整个花穴都给一起干穿一样。

  以西华子的狰狞阳物,纵使是成熟美妇,天生魅体的黛绮丝也是难以承受,
被他干的丢盔卸甲求饶不停,更何况是花苞初开的周仙子。

  前后才是不过二十几下,周芷若身躯已经开始有所反应,昏迷之中,檀口开
始发出一声声痛苦夹杂着快感的魅叫,白玉娇躯随着老道的耸动,开始跟着上下
晃动配合起来。

  肉体的撞击闷声,跟着女子柔媚的呼喊声混合在着一处,近看着周芷若那绝
美的面容,因为着自身的顶动而变得扭曲痛苦,却就是人间最强烈的春药,顶动
的更疾。

  温暖湿润的花穴,紧致的肉壁,完美的娇躯,再听着耳边佳人动听的呻吟,
西华子越干越兴奋,身体压的越紧,一手狠捏美乳,一手压着她的长腿,几乎是
要将其身躯对折一般。

  而西华子矮胖的身体压下,从上往下,越干越起劲,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打桩
姿势,压紧着周仙子的美穴,阳物直上直下的狠顶,如此姿势,却是可以让他顶
入的更深。

  春水名穴,爱液湿润,要是一般人,面对如此奇穴,却是无法适应,被这爱
液一激,就是可能融于其中,但是,一旦撑过了这种刺激,那么接着,就是无边
的温暖享受。

  在着春水爱液的湿润,西华子只觉得自己阳物越顶越顺,越顶越深,开始不
停撞向着仙子最深处的子宫口,引的周芷若呻吟声更重。

  快顶两百多下,西华子越干越兴奋,阳物在花穴内抽动,突然间,只感觉穴
内嫩肉开始缩紧,好像几个又柔又紧的肉箍,突然箍住着他的肉棒。

  然后,龟头前端,那一处软肉,快速摆动,就好像一个摇晃肉扫,快速刮着
老道阳物的敏感点,强烈的刺激,让西华子一时也是有些禁受不住,差点再次交
精。

  而只见,周芷若绝美面容一变,身躯兴奋颤抖,嘴里呻吟更急,那紧闭的花
穴口突然开启,一股强劲而又温暖的阴液喷出,暖洋洋的娇惯在着西华子的龟头
上。

  几下强烈刺激,让着老道爽的身体连续哆嗦,又一阵发泄的快感涌起,才射
了一次,第二次竟然这么快就再来临,这对于经验丰富的西华子而言,也是前所
未有。

  也是这天人般完美的周芷若,才是有如此大的魅力,西华子心一横,当即再
也忍不住,什么也不管,趁着佳人高潮时,阳物跟着再次用力一顶,往花心处连
撞几下,顶住宫口不放,一股火热的阳精再次喷射而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2146.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