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古典武侠

【小公主追夫记】(第四集)(10)【作者:肥肥的小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221章暖暖,我要尿尿

  「暖暖,你没事吧?」他发出声音的声音很低,可是他的唇型在问着梁暖暖
的情况。

  「呜呜…北北…」

  一个男人在生死关头首先想到的是你,甚至很可能都会失去性命的,重伤醒
来,第一件还是关心你,那在他心中该占据多大的分量啊!

  得夫如此,妻又何求。

  「别哭!」沙沙的低哑声音从男人的嘴边发出,仿佛说一句话就要牵动全身
的骨头,很疼!

  「宝,没事吧!」

  「北北,暖暖没事,没事。可是北北受伤了!」梁暖暖坐在何旭北的床边,
她的手想抓住他的,可是又怕弄疼了他,这两天都是的,她就坐在病房里看着他,
有时又忍不住的看着他落泪,这从脊椎里通管子放脑子里的淤血,该有多疼多痛
苦啊。

  「贝贝呢?」

  「贝贝也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他就放心,他难以忘记那一刻,那车子向着他挚爱的人
儿开过去的那种心惊肉跳,仿佛一下子,就能把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生命摧毁的
可怕感觉。

  「北北疼不?」何旭北虽然感觉很疼,可是看着自家女人那娇弱的样子,要
是依他平时的样子,他肯定撒娇的呼疼了,可是这回还真怕她担心。

  「暖暖,放心,北北不疼,没事!」

  可何旭北的一句话,却让梁暖暖的眼睛瞬间又红了,他们太了解彼此的性格
了,他喊疼的时候,可是不一定真疼,可是他此刻说不疼的时候,她知道他一定
很疼!

  「北北,我们不说话了!这样会牵动伤口的!听话」

  何旭北望着床边的女人,只要她健健康康的就行。

  如果刚开始半个月对於何旭北来说,住院很辛苦,身体不时的会疼上一阵,
整个人也虚弱的不行,一天醒着的时间也没多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享
受起了这种生活,只除了不能找暖暖干那乐事。

  因为他不能怎麽动,暖暖得帮他洗澡啊,那动作多温柔,多柔情啊!他是完
全享受着暖暖对他的服务呢!有时一天洗澡都有几次!而且他平时都是挂水的,
自然尿多,嘿嘿,还得暖暖服侍他,而且是躺在床上,暖暖握着他的老二哦,甚
至听着那嘘嘘声,他都特兴奋,不过看自家暖暖脸红害臊的模样,真是好看啊,
怎麽还害羞啊,她都不知用过多少次了,还用小嘴含过那麽多次,不能想了,不
然就得竖起来,被暖暖喊色鬼,不过好像又撑被子了呢!

  如果是别的男人觉得这样的事一定很丢脸吧,不过我们的小兽甘之如饴。

  可是他也有痛苦的时候,有时他老妈或者谁来替暖暖的时候,就是何旭北最
难受的时候,当然想老婆是一回事,可是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想尿尿啊!

  「妈!暖暖呢?她什麽时候过来啊?」都憋了几个小时了,好难受啊,而且
一天到晚挂水,那尿量那更是足,要是他成为史上第一个憋尿而死的人,估计笑
话要闹大发了。

  「臭小子,暖暖她就不能休息一会啊!暖暖可是…」得,暖暖说过不能告诉
他她怀孕的事的,因为何旭北的生日没两天了,暖暖说要给他一个惊喜。臭小子,
看到老妈就不行啊,还一会嚷嚷着媳妇,要是别的家里,估计早有婆媳矛盾了。

  那看到梁暖暖过来,眼睛发亮,大嘴咧开的面部表情,那是看的白小菲一掌
对着他的脸拍下去:你老妈有这麽不受待见吗?

  那白小菲一走,何旭北那可是火急火燎的嚷着:「暖暖,快,我要,我要尿
尿!」要不是病房门关着,估计那声音都能传几里远呢!

  看着撒完尿,而舒爽的闭眼眉开嘴笑的男人,他连四肢还哆嗦了两下,你说
有这样的吗?梁暖暖对着自己的男人很无语,不过那声音、那时间可都挺长的,
他那是憋了多长时间啊!

  「北北,你都不害臊!」

  「害臊啥?你不是我老婆吗?而且这东西你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遍了,当时可
是特津津有味的,那副骚样,北北可是记忆犹新的!」

  一天天恢复健康的何小兽,那是又恢复了在梁暖暖面前急色鬼的模样。这不
擦澡时,那可是催促女人把他身上的衣服裤子给全脱了,然後就这麽直挺挺的躺
在床上,等着女人为他服务─洗澡。

  小手抚着他的胸膛,毛巾擦过他的肌肤,鼻子前是女人身体里散发出的那股
馨香的味道,眼前是女人性感的颈子,而那两团饱满也随着她的呼吸而轻轻的起
伏着,於是何小兽要开始喘了,本来那疲软的耷拉着的肉茎又直挺挺的翘了起来,
红中泛紫,粗中泛肿。一开始女人也没说啥,只是对着不争气的男人瞪了两眼,
她继续弯腰给他擦身。

  毛巾碰到茱萸,小兽哼了,女人的小身子搂着他,给他擦背时,那对绵乳贴
着他,他颤了。当女人的小手滑向他的下身,那是大胆的吟叫了,甚至连腿间巨
物也在跳动滴水了!

  当梁暖暖擦完他的下身,正准备离开时,小兽可急了,他等这一刻可是好久
了:「暖暖,还没擦完呢!」正声音洪亮的,梁暖暖觉得她的耳膜都震了。

  第222章暖暖,要擦干净

  他不说她也知道他说的是哪里,抬头对上他的眼,何旭北的手指正指着腿间
那翘起的东西呢!没想到那坏东西,仿佛也印证他主人的话语,蘑菇头还真点了
起来。

  梁暖暖娇俏的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又挤了把水,那小手握上的瞬间,那何
旭北可是幸福的闭眼了!梁暖暖的低头认真的擦了一遍,双眼就盯着那往外吐水
的小孔。

  小手离开时,小兽又叫了:「暖暖,暖暖,还没擦干净!」

  「不是擦了吗?还有哪里?」她倒要看看她家北北还要想出什麽理由,不过
还真不能小看他的。

  「袋子还没擦,两个蛋蛋没擦!」

  何旭北那是说的脸不红心不臊的。可是梁暖暖真替他感到蛋疼了,还整天唤
她骚宝呢,他才骚包呢!可是想到他的付出,那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还真又用
毛巾对着那耷下的软袋揉擦了几遍,男人那是舒服的双眼紧闭,哼哼的喘大气。
可是才一会功夫,小手又离开了,那何小兽不是又由天堂下地狱了!

  「暖暖,暖暖,还没擦干净!」这个男人还真没完没了了!梁暖暖真对面前
的男人无语啊!

  「暖暖,暖暖,这水擦不干净!」眼见女人又挤了把热水,何小兽又急急的
开口。他都躺了那麽久了。

  「那怎麽才算擦干净呢?」梁暖暖对着眼前的何旭北真是无话说了。

  「要用暖暖身上的水才能把它洗干净呢!」

  梁暖暖不说话,就是瞅着面前这个不害臊的男人,亏他说出这样的理由。刚
开始那问他疼不,那是不疼,可是後面那伤是越好,那是越呼疼。而且伤口结巴
时,喊痒,痒就挠呗,本来就很心疼他,可他竟然说那东西上痒,拜托,那里又
没结疤,怎麽会痒。看着他躺在床上的样子,还是顺从的替他挠抓了一会,没想
到那人是3分锺喊痒痒,10分锺要尿尿。

  见过这样的男人吗?估计她家的北北还真是独一无二的个性。

  梁暖暖一听何旭北的话语,就知道他脑海里想的怎样一幅淫荡的画面。

  「暖暖,你看北北多可怜了,在床上躺了多久了,都快发霉生锈了,而且老
不锻炼身体,老不做运动!」梁暖暖听着何旭北的老不做运动这个词语,就觉得
是两重含义的。

  「暖暖,你说下面这东西也这麽久没用了,你说会不会也变钝了,没有以前
的神武啊?」

  梁暖暖白了他两眼,没有多说。

  「暖暖,你就不想北北吗?以前可是都被北北弄的吟声浪啼、浑身哆嗦的,
下面的小穴就不想北北的这热热的挺挺的东西插进去。」

  「暖暖,你看北北多可怜啊!你就可怜可怜北北吧!老婆,你就心疼心疼老
公吧!老婆…」那一声呼唤拉的多长啊,语气中有着惯有的撒娇和装可怜,但梁
暖暖还就心软了,一心软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唔唔…暖暖…唔…」

  梁暖暖的小手才对着那肉茎伸过去,何小兽可是看着就吟了起来。

  「北北…暖暖还没碰到呢!」梁暖暖侧身坐在床上,看着何旭北的那样,真
想一手就对着那翘的高高的东西拍下去。

  「暖暖…老婆…你快点…快点…」那小手就在自己的肉茎上面晃,而那张小
嘴也随着她话语的吐露还一张一张的动。

  纤细小手半圈住那硬邦邦的东西,还真涨成这样了,可是自己现在不能给他
胡来呢!那上面的温度烫的梁暖暖的手心里如放了一把火一般。小手圈着收紧握
拢,感受着它的弹性。

  「哦…」何旭北看着自己被女人握着翘的高高的热铁,那嘴里简直是嘟圆的
在吟叫。

  梁暖暖的一只小手轻抓着何旭北垂在腿间的软袋,转到手心里掂着,体会着
那股沈甸甸的感觉。

  「暖暖…」何小兽想在床上打滚,也想把自己暖暖的衣服给扒了,小丫头竟
然使坏,她的手指向上抓着,竟然搓着他袋子里的两个蛋蛋,还把它们对搓,何
旭北觉得已存了这麽长时间的精液,玉袋里都蓄的满满的了,仿佛她一捏就能从
肉茎里往外以高强度喷射出来。

  「老公…今天暖暖帮你吸吸…帮你吸出来…」梁暖暖爬到了病床上,蹲在了
何旭北分开的双腿间,她的小手将那肉茎抚平在他的腹部,小嘴含着那个软袋,
用舌尖在口中拨着玉袋里的圆球。

  「唔…」何旭北那是爽的都把自己的背垫的高高的,看着眼前那淫浪的画面。
发丝偶尔会从女人的脸侧挂下来,他的手总忍不住的想要把它们撸到一边,可女
人的小手先快於他的动作,黑色的发丝被甩到了後面,舌尖在粉唇上舔了两圈,
又低头含住了软袋,她的唇含着它往上拉动,把它染得湿稠稠的。粉唇把肉袋吐
出的那刻,何旭北觉得他已经在快感上踏了一圈了。

  「老公…舒服吗?」

  自己的女人用小嘴含着自己储存精液的容器吸着吮着,能不舒服,能不振奋
吗:「舒服,喜欢…」

  被压平的肉茎都烫的何旭北的小腹发热,女人的舌从小嘴里伸出,小舌整条
都贴上了肉茎,然後在男人滚烫的目光中一点点的往上拉,随着舌的滑过,肉茎
被拉的湿湿的,上唇碰上光滑的圆头,上面已经密布了分泌出的润滑液。

  小嘴对着圆头转了一圈,然後张到最大,将整个大头给一起含了进去,把小
嘴堵的饱饱的。

  「哦…暖暖…嘶…」何旭北不断的呻吟,不断的吸气吐气,自家的宝贝真是
太厉害了,他何时才能彻底的好啊。

  吮着肉茎的梁暖暖不仅将男人吸的魂神尽失,她自己的腿间也在小嘴的吸吮
下开始溢出动情的汁水,原来敏感度也是能在欢爱中被调教出来的。好想将吸着
的肉茎给塞进小穴里去呢,可是现在还不行,北北肯定不能控制好力道,只要她
一坐上去,他肯定会对着自己的蜜洞狂顶狂插的。

  小嘴吸的更卖力了,小脑袋来回的摆动,让舌尖舔过圆头上的每一处,她的
双手握着肉茎举得高高的,两只手上下撸动,而小嘴也努力的含吮吞咽,直把那
肉茎往深喉里插。

  「唔唔…嗯…」伴随着唾液的吞吐声,女人吃着肉棒也发出了津津有味的声
音,好像很好吃一般。

  「暖暖…暖暖…」自己女人的口技越来越好了,那小嘴咬吸的他真想立刻爆
在她的嘴里。

  小口把肉棒吐出的时候,整根肉茎上已经被她舔满了口水,也挂满了何旭北
自己流出的汁液。

  肉棒在两人的面前跳动,表达着它的兴奋。

  梁暖暖觉得自己馋急了,她好想吃,下面的小嘴也好想把肉棒给唆进去。

  小手捧着肉棒,把唇张的最圆,她的手握着肉茎在唇瓣上画着,来来回回的
一圈又一圈,舌尖还不时吐出,绕着那滴水的马眼转圈,这副淫靡的画面还不看
的何旭北精血沸腾,那肉棒是直接对着开口的小嘴可插了进去,一插到底。

  梁暖暖握上肉棒,小嘴包着圆头,开始新一轮的撸动,何旭北也不时抬着腰
把自己的肉茎往小嘴里面送。

  含着自己肉茎的女人抬眼看着他,眼神里无比春情,可是她的唇却包着肉棒
在扭。一股酥麻直达尾椎,犹如电流一般击中他的全身。他的身子在女人小嘴的
吸动中,仿佛如她以前那般也出现了颤栗的感觉。一股浓稠的精液从软袋里急喷
而出,没有一点阻碍的冲到了女人的喉咙深处。

  可是她并没有立马把肉茎吐出,而是含着肉茎把它当成糖果般的舔了起来,
爆了一嘴的精液被她咽进去好几口,可是小嘴里还包了好多,从包着肉茎的粉唇
里往外泄着。

  「宝…啊…好厉害…宝…」何旭北爽了,爽的眼睛都闭紧了,他家暖暖好厉
害,不过对他好好啊!等他好了,他也要回报暖暖的,也要用嘴把暖暖吸的一次
次的高潮。倒!

           第223章贝贝最崇拜的人

  小贝贝现在是高度崇拜自己的爹地,本来何旭北在她心目中的分量已经很高
了,现在那更是扶摇直上,甚至有淩驾於梁暖暖之上的趋势。逮到喜欢吃的,那
可是还要留点起来,问她干嘛,说要带去医院给爹地吃;带她出去玩,那是不要,
问她为什麽,她说要等爹地,要坐高高,要玩浪浪;那说我们带你玩高高,那也
不要,要爹地带着;有时还一个人坐在那里画画,问她忙啥呢,她说画画,画飞
机,因为爹地最喜欢妈咪送他这样的画,那她也要送给爹地;那问她最崇拜的人
是谁,以前可能还要在她喜欢的人中纠结一下,现在那是特骄傲的说:爹地。

  小贝贝每天那是都要往医院走一趟,睡觉前也是要和自己的爹地通一次电话!
以前那是喜欢别人夸自己,那现在是喜欢人夸何旭北,那是将小身子挺得直直的,
与有荣焉。要是谁说上一句何旭北不好的,那是就跟谁闹变扭,不管谁。这不,
何将军偶尔来了句:何旭北这个臭小子。那小贝贝就不理曾爷爷了,当时就鼓着
小脸从何将军的身边跑开了,连吃饭也不跟他坐一起,害现在何将军要是讲何旭
北什麽,还得三思。

  问她为啥啊?因为爹地是英雄啊,是救小贝贝和妈咪的英雄啊,是最最勇敢
的人,也是最爱最爱小贝贝和妈咪的人!小贝贝手指破了一点可是好疼好疼的,
可是爹地却流了那麽多血,有好大好大的伤口。而且大家虽然没说,但小贝贝知
道爹地为了救她和妈咪差点就死掉,虽然她不太清楚什麽是死掉,但是会像另一
个曾爷爷那样永远躺在地底下,小贝贝会永远见不到他!爹地这麽爱小贝贝,小
贝贝也要好爱好爱爹地。人小贝贝现在除了聪明的人更崇拜勇敢的人!

  李甜甜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坐在窗口下的何旭东,他穿着那笔挺的礼
服,时光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他们结婚的时候,可是他转来时,看着自己的眼光
竟带了点憎恨。

  「旭东…」喉咙有点哑,声音也很难听,头很疼,一摸还裹着纱布,她想起
那刻,看着旭东和别的女人结婚,她真的很痛苦,很痛苦,都是梁暖暖造成的,
都是因为她的原因,才使自己变的那麽的落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看
着何旭北一家三口走出来,她的眼睛已经被染的赤红,她也要梁暖暖和自己一样
痛苦。她开着车子,拉到最大档,就直直的冲向了那对母女,车子里她尖叫的撞
向路边的大树,然後就没有知觉了!

  「李甜甜,看在你是小康的母亲的份上,我才来见你一面。但我不会再原谅
你的,等旭北好了,你就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要不是何旭北已经脱离了危
险,他真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她已使自己完全不认识了。

  「旭东,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伤心了。你为什麽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为
什麽?」他明明是爱自己的,自己也那麽爱他,他为什麽要背叛自己,为什麽。

  「我们现在都是自由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希望你好自为之,我已经给你
的父母打电话了,可是你的父亲告诉我,他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好自为之吧!」
何旭东现在觉得此刻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李甜甜的位置,10多年,原来他一
直是生活在她虚构的谎言里。他会好好待卓云的,一个肯同旭北为了暖暖那般为
他牺牲一切的女人,他觉得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她了,是啊,这样一个女人又怎
麽能不令他心动呢!

  「对了,我知道你和温兰的关系很好,但奉劝一句,这个女人没那麽简单!」
他也是和卓云在一起後,听启文提了一下,启文只委婉的说了一下,或许当初他
那个女儿的流掉并不是想象中的那麽简单,女儿,是他这辈子的遗憾了。启文这
麽说,他自然也想了很多,他知道甜甜和温兰的关系很好。

  「旭东…」李甜甜看着何旭东拉开病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连自己的
母亲都不愿认她了吗?她有这麽让他们嫌弃吗?她想到了温兰,也许现在只有兰
兰才能听她诉诉心里的苦吧!李甜甜颤抖的拿出了包里的手机。

  温兰坐在李甜甜的身旁听着她的哭诉,心里却在嗤笑,眼睛里也没有任何的
关心,有的只是冷漠。

  她的异样让李甜甜的诉苦停了下来:「兰兰?」

  「李甜甜,你真是太没用了,你为什麽撞的不是梁暖暖,把她撞死撞残都行,
你为什麽撞何旭北,为什麽?」女人的声音猛然尖锐,眼睛里蹦出狠意,凶狠的
仿佛想要将面前的女人吃了一般。

  「李甜甜,你太没用了。就等着坐牢吧!」温兰从包里拿出湿巾,擦着那被
李甜甜抓过的手:「婊子,真是太脏了!知道嘛,让你碰一下,都让我觉得脏!
幸亏那个李虎没有艾滋,或许我当初该给你找一个有艾滋的男人,这个欠男人上
的婊子!要是何旭北出事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很惨的!」

            第224章温兰的真面目

  李甜甜仿佛不认识眼前的那个女人,她刚才的意思是那个李虎…她记得那天
是温兰约自己出去的,然後又提前离开了,难道是她?

  「你说什麽?」温兰的声音颤着,千万不要是她所想的那样!

  「你个没用的笨女人!你不是不喜欢梁暖暖吗?我只不过是让你变得讨厌她,
变得恨她,不过你真是没用,在何家一点地位都没有,也没有破坏梁暖暖在何家
人心目中的印象,她和旭北的感情还是那麽好!真是个没用的女人,怪不得何旭
东不要你这双破鞋,他觉得脏,脏!」

  「为什麽,为什麽要这麽害我,枉费我这麽相信你!对你这般推心置腹。」
李甜甜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温兰。

  「为了得到我想要的,而你就是我选择的牺牲品!谁叫你自动送上门的!有
一颗无比贪婪不满足的心呢!」温兰的眼中露出了讥诮,对着病床上的女人鄙视
极了,不然,她才没有资格让自己喊一声姐姐呢!

  「你这个恶魔,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怎麽不放过我啊!你不是马上要进监狱了,甚至是一个被家族抛弃的可
怜虫!」温兰嗤笑着:「我手上可有你和李虎的好几盘带子哦,里面的画面足够
让你声名扫地,成为一只过街老鼠,到时估计当妓女都让人嫌弃!」

  「你你…」

  「说不出话了,哈哈哈…我还要告诉一个令你更吃惊的消息呢!」温兰的话
语有了片刻停顿,唇边挑起了一抹冷冷的笑:「其实,你当时的女儿是能够成活
的,只是我知道你说是何念贝撞到你的时候,偷偷地动了一点手脚,然後…然後
你的女儿就没了!」

  「你…你一直在设计我」李甜甜的脸上是那种难以置信的震惊,她可是把温
兰当成好姐妹看待的。

  「不然我可能一直会给你那种幻觉,谁叫你撞了不该撞的人呢!该撞的人却
是好好的!」

  「你个杀人犯,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原来女儿是被她害死的,自己的一
切都被她给毁了,李甜甜看着眼前的女人,带着愤恨的扑向她。伴随着咚的一声,
受伤的女人四肢大张的趴在地上,她的手抓着面前的脚踝,狠狠的掐了上去。

  穿着很是优雅的女人弯下腰,可是伸出的右手却五指大张的抓住了李甜甜的
头发:「谁叫你笨呢!本来只想弄点证据在手上,也让你加深对梁暖暖的恨,可
是你这个贱货啊,被人操了几次,就张开双腿让人上,真是一个荡妇,欠人操的
荡妇,难怪会被何家休了啊!啧啧啧…当初何旭东怎麽就看上你这个东西…」

  「你,你,你个疯子,我要告你,你害死我的女儿,是故意杀人,故意杀人!」

  「没事啊,你去说啊!看有人相信你不!我手上可是有你策划绑架何念贝的
证据哦,傻瓜,我几句话一套,你就把自己的全盘计划脱出了,找到的是些什麽
人啊,不成事的东西!而且啊,你和那个李虎在床上那麽骚浪的录像可是在你没
离婚前哦,有人会相信你这个出轨的女人吗?搞不好,肚子里的孩子还是那个野
男人的!要不要让全国的人都看看你扒开发骚的性器求男人操的照片呢!」

  「为什麽,你为什麽要这麽对我!」这个可怕的女人为什麽要这麽对她,为
什麽,为什麽要选择她来当这个牺牲品,让她失去了一切,所有的一切。

  谁让何家众人根本就没有让她能突破的地方,何旭北对她根本就不怎麽搭理。
李甜甜怀孕的时候,自己也经常到何家给她检查,本希望能与何家人拉近一点距
离,可是何母白小菲对自己永远保持着一种有理的态度,而何老爷子根本就不怎
麽搭理自己,她亲切的唤声爷爷,他也只是点点头就走进去了。她想象中的与何
旭北的不期而遇更几乎没有发生过,可是她好几次从梁家经过的时候,有时会看
到他正陪着梁暖暖坐在院子里。哪怕他回来,也只是跟自己点点头,然後就问白
小菲,暖暖呢?想打入何家的想法并没有成功,她只能从一直对梁暖暖有意见的
李甜甜下手了,可是那笨女人,先把她自己给栽了。

  「你…你…」李甜甜抖着手仰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全身的伤很疼,可是因
为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赔上了自己的所有,这个恶魔。

  「知道吗?在赔上我自己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所以我得拉下一个
人,让她尝尝我尝过的滋味!」温兰还记得参加完金家举行的酒会的第二天,那
个金庆北就找上了自己。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温小姐,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你喜欢何旭北,而我喜欢梁暖暖!可是
他们在一起了!」

  「所以…」聪明人不需多问。

  「所以,我们该为了自己需要的而努力,不是吗?」

  那天她与金庆北结成了同盟。他制定了一系列打击何旭北的商业计划,而她
则利用李甜甜来制造梁暖暖的麻烦,让何家人慢慢的对梁暖暖失望,在这个时候
梁氏一定不会对何旭北伸出援手的,而金家上头也有人,可以适当的给何家在政
界造成不良影响。金庆北还制造了何旭北迷奸嫩模的丑闻,为的就是让梁暖暖彻
底的对他失望,而自己到时可以以担心的姿态安慰何旭北,让他看到自己比梁暖
暖信任他,那麽何旭北自然会认识她的好。可是,发生的每一件事,却与他们想
法背道而驰,小贝贝好好的,何旭北与梁暖暖更没有发生他们想象中的矛盾,甚
至她和金庆北完全被排除在他们的生活之外。

            第225章温兰的下场

  他们後来还做了很多的努力,可是一股不明势力却毁了他们的全盘安排!金
庆北被抓了,她早就知道他精神有点问题,不过被抓了也好!那个神经病,想到
他在自己身上的发泄,她就觉得恶心,她怎麽就被这麽一个下流胚子上呢!她以
前也谈过男朋友,自然有性,可是自从恋上何旭北,她一直为他守身如玉的,哪
怕是没有他任何消息的两年,可是她却被那个流氓上了。

  那时他在自己耳边嘀咕:想不想尝尝喜欢梁暖暖的男人的滋味,我也想试试
喜欢何旭北的女人的味道!这句话太诱惑,诱惑的她觉得他就是何旭北,他们开
房了,在大床上滚动的时候,她闭着眼,想象着是何旭北把她压在身下,那份满
足让她舒爽的大叫。

  可是事後,看着金庆北在自己身上抖着把肮脏的东西射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
她觉得很恶心,恶心的想吐。可是她似乎也迷恋上了那种感觉,感觉被何旭北压
着,被他狠狠的占有。而且他特喜欢那种背入式的姿势,每次都把她当母狗一样
上,不过也好,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也好,这样彼此都有着对心爱的人的幻想。可
是她付出了这麽多却没有成功,赔上了这麽多也没有起到一点点的作用。

  「是吗?难道就真的不能惩罚你吗?」温兰震惊的看着病房门被打开,而走
进来的确是梁启文和何旭东。

  「你以为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不是只有你懂偷拍这招!」要比腹黑,她还
能比得过我梁启文,不过自家那只还真的有够笨的,难道真的是聪明迷糊配啊!

  梁启文摁下了手中的东西,而响起的确是李甜甜和温兰的对话。

  「要不是想让你自投罗网,你以为会让这个胆敢伤害我妹妹的女人住在这里
吗?」

  何旭东看到地上的李甜甜,还是将她扶了起来。

  「旭东…」不过他和这个女人也缘尽於此。

  「温兰啊,不是只有你会拍那样的视频的!你大概不知道金庆北的弟弟也从
金庆北那里找到了你张开双腿给他上的照片,还那麽享受的闭上眼!」不过那个
变态竟然贴上了暖暖的头像,自己不会让他在监狱里好过的!好像何旭北那小子,
这回还真狠了一把,金庆北好像被他整的够惨。

  「你胡说,胡说!」

  「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最先怀疑你的就是何旭北呢!你说过喜欢他,可是他
从那刻就开始警觉了呢!因为啊,他怕出现第二个韩梅,虽然他不会再犯以前的
错,可是他不相信任何一个郑重的说喜欢他的人,除了他的暖暖!小贝贝的事,
他除了怀疑李甜甜,更多的是怀疑你这个拿出虚假报告又和李甜甜关系很好的你
呢!是不是很失败,被自己使劲手段想要得到的男人想的如此不堪啊!知道吗,
那家夥现在对着喜欢自己的女人有着天然的排斥哦」

  「你胡说,胡说!」温兰只能以「胡说」二字来斥责,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
一定不会的。

  「温兰啊,你想想何旭北看到你被拍的那些照片会是什麽感觉啊!」梁启文
对着面前的女人笑着,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不要,不要!」她难以想象何旭北看到那些照片的嫌弃。

  「可是,我忘了跟你说,这些照片是旭北交给我的呢!而且啊,暖暖也看到
了哦!你能想象出他对金庆北的那种嫌弃吧,可是他看你的目光也是一样的呢!
嗯?」

  「啊…」

  梁启文又看了眼那大声嘶叫的女人,扔下手中所说的几张照片,示意何旭东
一起转身走了出去。

  「温兰,跟你的院长父亲好好告个别吧!然後打扮打扮等着去坐牢!」梁启
文冷冷的开口,在关上门的一瞬间,病房里又再次响起了声嘶力竭的叫声。一个
病房里,坐着两个失魂落魄的女人,她们最後什麽都没有得到。

  而此时的何旭北还在病房里躺着,不过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因为没有任何人
任何事阻止他和他的暖暖在一起。

  何旭北生日的前一天,已经抱着梁暖暖躺在病床上想入非非了:暖暖记不记
得他的生日呢,他该不该向暖暖要生日礼物呢?何旭北这些天恢复的不错,那一
有活力,而且佳人那是躺在他身边,自然脑中幻想无比,可是这些天暖暖都好好
睡哦!这不,他眼睛还张的亮汪汪,可是暖暖竟又睡了,呼吸喷在他的胸膛上,
让他更难睡着了,可是看到她白天有时也在打瞌睡,他还舍不得闹醒她,陪着自
己瞎折腾了!

  第二天欧阳霸天一早就带了小贝贝来看他,小贝贝见了何旭北那是非常欢喜
的扑了上去:「爹地,爹地…」

  何旭北最近可是非常享受着女儿对他的崇拜呢!小丫头还经常夸爹地是最厉
害的人,是小贝贝最最崇拜的人。

  何旭北把小丫头抱到床边,对着欧阳霸天打了招呼。

  「爹地,生日快乐!」小贝贝嘟着小嘴对着何旭北的脸颊吻了两下:「爹地,
贝贝有生日礼物送给你哦!」小贝贝从她漂亮的小包包里拿出一张卷起的纸。

              第226章孕了

  何旭北那是无比兴奋的接过,兴奋的手指都开始发抖:这可是女儿送给他的
礼物。一打开纸,竟然是他的一张画像,虽然画的是不那麽像,但是在此时何旭
北的眼中还觉得画里的男人最帅,而且边上还写了一行字:献给贝贝最爱的爹地,
虽然字写的扭扭的,不过何旭北还真觉得自家女儿很有艺术天赋。

  「贝贝,画得好好哦!爹地好开心,我家贝贝竟然能画出这麽好看的画,真
是好厉害啊!贝贝啊,以後每年生日都给爹地画好不?」

  「嗯!」後来成为知名画家的何念贝认为自己的成功有一半是来自於自己的
爹地,因为无论她画的怎麽样,爹地总会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

  欧阳霸天还真嫉妒何旭北了,小贝贝可从来没有给他画过,而且这张画她都
画了好几天,连那些字都是一笔一笔的学起来的,平时都不怎麽坐的住,这些日
子可都是半天半天的坐着,还像大人一样,拿着画与照片比着。

  「旭北啊,外公也没什麽能送给你!就同意你和暖暖的婚事了,你什麽时候
跟她求婚,两人把事给办了!」能看到暖暖结婚,也是他的一大心愿,而面前这
个肯为她付出生命的男人,值得他将宝贝外孙女交给他!

  何旭北那心里乐的呢,脸上正要显露出来,可一想不对。

  虽然已领证,但他还是要大家都知道。这不,小兽压抑着满腔的兴奋,口气
略带低落的开口:「外公,你不知道,我都跟暖暖提过好多次了,可是她每次都
说要等叔叔阿姨回来!估计暖暖到时候又要变卦了!」暖暖啊,你就原谅我说谎
了吧,我实在太想婚了,小兽在心底讨饶着。

  「好吧,外公看在你这次救了暖暖和小贝贝的份上,就替你打个电话叫明珠
她们回来吧!」其实梁国邦和莫小婉听到何旭北出事的消息,本打算立马飞回的,
不过莫小婉前些日子身子不怎麽利落,才耽误了下来。

  「谢谢外公!」本来失落的嗓音朝气蓬勃。

  欧阳霸天看着面前又露出孩童般傻笑的何旭北在心底也笑了,暖暖他是放心
了,唯一的遗憾是他姐姐的消息还没有。

  夜幕已经落下,病房里的灯熄灭。烛火中,他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女人,他
的女人和女儿,她们正围在他的床前,替他唱着生日歌,那瞬间的美好令他心里
满溢着幸福,烛火已经跳跃到他的心房,将里面温暖着。

  「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要让暖暖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中,小贝贝也每天都
开开心心,还有让我早点当着众人的面喊暖暖一声老婆…」何旭北在心中许下心
愿,睁开眼的瞬间与她们一齐将烛火吹灭。

  小贝贝後来被白小菲接了回去,病房里又只剩下何旭北和梁暖暖两个人,而
现在小兽的心里还在期待着女人的礼物,暖暖会不会换上性感的睡衣或者穿上热
辣的衣服直接给他来上一段钢管舞。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全好,但是那
方面肯定一点都不影响,可是最近这些日子暖暖都只给他摸摸,最多让他把手指
伸进去,却不肯让他的老二进去,这丫头又想吊他胃口了。

  「北北,暖暖有礼物要给你呢!」来了来了,小兽正襟危坐,期待着礼物揭
晓的那刻。

  梁暖暖坐到床边,握着何旭北的手,羞涩的看了他一眼,又垂下了脸:「北
北,你是喜欢小暖暖还是小北北?」何旭北愣愣的坐在那,不是惊的也不是喜的,
人家是没有明白,他正在跟思想里的性感睡衣、钢管舞、火色的夜晚对比呢,到
底是哪种惊喜啊。

  梁暖暖本以为何旭北会兴奋的尖叫,捧着她亲个没完,然後趴到她的肚子里
听听。可是等了好一会,他却还没有反应。

  梁暖暖抬起头来看着何旭北,正看到他纠结着眉头的样子,难道北北不喜欢!

  梁暖暖不高兴了,扭过小身子,用背对着他:「北北,不喜欢暖暖肚子里的
孩子吗?不想暖暖再帮你生个小北北或者小暖暖吗?」

  「啥?孩子?」何旭北不仅心里叫,嘴里也在叫,那是一把掰过暖暖的身子,
把手贴到了她的肚子上:「暖暖,孩子?」怕是自己误听,他又再三确认着。

  「孩子!宝宝!」何旭北的声音高昂,笑容直咧脑後:「暖暖怀孕了?」

  「嗯!」何旭北那火热的眼神还真看的梁暖暖害羞了。

  「宝,真棒!北北又要当爹地了,宝!」何旭北的反应的确如梁暖暖所想的
那般,那是捧着她的小脸又啃又亲,亲的梁暖暖满脸的口水,然後脑袋是一下子
贴到了她的肚子上,那是静静的听了好久:「暖暖,没声音?」

  「笨蛋北北,宝宝还小呢,他才两个多月!」梁暖暖抚着何旭北的头发,自
家男人有时候也不跟孩子一样,但是只对於和她有关的事情。

  「两个多月啦!北北都不知道!」那何旭北的手掌在梁暖暖的肚子上抚着:
「宝宝,爹地会陪着你一起长大的!」

             第227章生日礼物

  「傻瓜!」声音既嗔又甜。

  「暖暖,北北很喜欢这个礼物,真好!」何旭北将梁暖暖搂到怀里,两人一
起靠着床头。

  「北北,可是有了宝宝以後,你不能胡来了呢!」

  「嗯,不胡来!」

  「北北,宝宝出生前,你可不能把那东西又不管不顾的往暖暖的下面塞哦!」
梁暖暖的一只小手隔着睡裤握起了何旭北腿间的东西,小手才握住它,它就在手
心里涨大了起来。

  「哦!…」虽然有点不甘愿,但为了宝宝忍了,可是这日子肯定很难熬啊!
高昂的语气里有着那麽一点点的失落。

  「北北,其实医生有说,三个月以後可以轻轻的,但要注意姿势!」

  「嗯!」他也不敢乱来,毕竟宝宝的安全高於一切,不然他没把自己劈了之
前,全家人都把他给埋了。不过能解解馋也行,哪怕只是扒光了暖暖的衣服瞅瞅
看看,而且他好好奇宝宝是怎麽出生的啊,真是那里?可是紧的跟什麽似的,能
出来吗?何旭北的脑子啊。

  「暖暖最近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吗?」难怪睡的这麽早,可她几乎每天还都
来陪着他,这样她的身体怎麽吃的消,「没有,宝宝很听话,就跟贝贝一样!」
小贝贝知道自己怀孕後可是又蹦又跳的,总是瞅着她的肚子,恨不得立马从里面
蹦出一个娃娃出来,还老爱趴在她的肚子上喊弟弟、喊妹妹,有说不完的话。要
不是她叮嘱了好些遍,不能让爹地知道,要给爹地惊喜,估计小丫头在医院里也
会趴到她的肚子上来。

  「暖暖,别闹了!」自己都把绮丽的画面压下了,可是暖暖的那只手却不依
不饶的,甚至直接钻了进去,半握着肉茎滑弄。

  「北北,这是暖暖今天送给你的第二个礼物呢!」小手将睡裤以及内裤扒下
了一点,而那火热的巨物也从里面翘了出来。

  梁暖暖的小嘴含着那大大的头,扭着小脸把圆头含了个透彻,把那圆头舔的
湿湿的,而她的小嘴在含着圆头转圈的时候,两只小手也各伺其主,一只手亲昵
而有力的拍打着他的大腿内侧,把那份脉动的情怀从那处传递到他的全身,另一
只手也隔着内裤温柔的挠着那悬挂的软袋,摸着那睾丸。

  「老婆…」何旭北喘着大气,可是他的腿却敞的更开了,好方便她的动作,
他就坐在,看着自己的女人趴着身子为自己服务。

  「暖暖…会不会压到宝宝…暖暖…」他的心里还是有担心,可是又想享受此
刻的一切。

  梁暖暖抬起了脸,跪着的膝盖一步步的往前移,她的小嘴堵住男人的唇,而
两只手合力的圈着那肉茎。

  两人的唇紧紧贴着,彼此的舌团着不断被喂来喂去,吃着对方口中的口水,
吐出的鼻息相互的交融。而梁暖暖握着肉茎的小手仿佛正握着一根棒球杆一般,
而此刻的她正准备来一个本垒打。握着肉茎的手错开,一只手向上一只手向下,
把粗长之物把玩在她的手心里。

  何旭北被女人的两只小手握得整个身子仿佛都要腾空一般,他的心!!跳着,
只能揪紧她的小舌在口里怕被抢了一般的吞咽。

  梁暖暖的双手双管齐下的上下套弄着肉棒,手心里被磨得、被烫的,都觉的
上面的嫩肉都能被烤焦了一般,而肉茎也幸福的颤抖,顶端的小孔更是随着它的
激动往外不时吐着水。

  一阵快速的滑弄後,她的一只手又伸到他的身下去把玩那此时被禁锢的软球,
而另一只手的指腹顺着楞勾一圈一圈的磨。

  他们吻了好久,也吻了好几次,肺里的空气被吸干了,两人的嘴分开,头靠
着,从外面补充着氧气,然後又被牵引的把唇瓣贴到了一起,舌尖再次依依不舍
的缠绕在一起。

  梁暖暖的小脸侧贴着何旭北的肩,有时他会扭过脸来继续含着她的小舌温柔
的吸。可是她的那双小手还是无比卖力的握着男人的肉茎在撸动着。

  岩浆在里面奔腾,暴涨的肉茎仿佛到了极限,它在女人手心里膨胀着,又浓
又稠的精液从马眼处急涌而出,烫的女人的小手仿佛被稠稠的热浆浇上一般。

  「北北…喜欢暖暖的礼物吗?喜欢吗?」梁暖暖靠着何旭北娇娇的吐着热气,
小鼻尖上往外冒出了点点汗珠。

  「喜欢…这几件礼物都是送给北北最好的东西…谢谢你,暖暖…谢谢!」虽
然他们之间不需要这种客套的话语,但他还是想对着她说上一句谢谢。

  「生日快乐!老公!」粉唇轻启,声音绵长。

  「老婆…爱你…」大唇含住小嘴,温柔的吮吻,他的身心有了她,都有了满
足。

  幽暗的房间里,男女的身子交叠,虽不能合二为一的融合,但是他们已经满
足。两人的唇在一夜之间不知道多少次贴在一起。他醒来,看着靠在他怀里的她,
唇瓣带着怜爱的轻吻着粉唇,睡梦中粉唇轻启,与他缠绵。

  她醒来,看到身旁他脸上能让人幸福的满足笑容,总也忍不住的在他的唇上
烙上一吻,她的味道太过熟悉,她的滋味太过美好,睡梦中的他吸着她的舌,缱
绻而吻。

              第228章婚了

  三日後,看到出现在病房里的梁氏夫妇,何旭北再次惊喜了,忘记喊人的他
直接把目光对向身旁的梁暖暖:「暖暖,我们结婚吧!把婚礼给办了吧!」

  随行的何家人很无语,何旭北你就没有不丢人的时候吗?好在没有人介意,
反而更添安慰。他们这一对以後一定会相当的恩爱幸福的,这是在场的任何人都
不会去怀疑的。

  本来不会这麽容易同意自己女儿嫁给何旭北的梁爸爸,听说了最近的事,那
以前的气也真消了,以後自家的暖暖会很幸福的,就如他的小婉一般。而且暖暖
的肚子过些日子就大了,总不能再来一次未婚先孕啊!而且自己儿子也给了他们
一个惊喜,前些日子还带着他媳妇和儿子直接飞过去看他们呢,别说,这孙子还
真聪明,就是比较喜欢美食,不过能吃是福嘛!

  於是美满了的何旭北开始期待自己出院了,而且独处时,暖暖已经答应一出
院就和他去拍婚纱照举行婚礼呢!最近的喜事真多啊,感觉喜鹊都在他家筑巢了!

  何旭北时时刻刻的期盼出院的那天,又跟上次一样,逮到医院里的人就问我
什麽时候能出院啊?而且问的次数更加频繁,每次他们回答不的时候,何旭北的
表情还真让人以为自己对病人干了什麽伤天害理的事。

  而且住院的时候,他也抓紧了时间,直接和梁暖暖在病房里挑起了婚纱、挑
起了礼服,反正别的方面何母他们自然会搞定,他们也盼着自己把暖暖早点给娶
回去。要是挑的时候看到喜欢的,那是直接一个电话,就让人把婚纱给送来了病
房。

  何旭北看着梁暖暖换了婚纱出来,那眼球简直是凸出来了。问他好看吧!那
是直点头,好看,他就从没见过哪个比暖暖更好看的新娘子。问他哪件好啊,那
是都好,我家暖暖穿什麽都好看。但总得选吧,梁暖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最後
把选择权交给了何旭北,何旭北挑衣的规则就是保守,不能把暖暖两个白嫩的大
奶子给露了一半吧,当然他的想法是不会跟梁暖暖说的。

  终於在何旭北的日盼夜盼下,医生终於松口,再过三天就可以出院了,那小
兽可不高兴死了,立马把电话打给白小菲,那是三天後就办婚礼,婚车也别从家
出发了,那直接来医院拉着新郎新娘去教堂。那是请柬赶快的印啊,因为原来日
期没定,但教堂没问题,因为何旭北从梁氏夫妻回来以後,他可是包了一个月的
时间,就怕人给排满了。亲戚朋友赶快通知,就连A市的冷大狼也收到了请柬,
他还对着他的宝贝笑说了一句:这个何旭北终於修成了正果!当然,对於何旭北
的救命恩人,秦天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後来大家才知道,他就是A市秦家的长孙,
只是人家也没有在媒体露面的习惯。

  记者们不知从哪里得知何旭北那天结婚的消息,那是早就蹲在了医院门口,
因为上次何旭北和梁暖暖们形成的情趣热到现在还没有消弭,甚至有越来越火的
倾向。

  梁暖暖穿着圣洁的婚纱挽着何旭北的手走出医院的时候,门口都挤满了人,
有围观的群众也有蹲点的记者,他们微笑的面对众人送上的祝福,给每一个见证
的人都发了红包和喜糖。而没过多少日子,我们的小贝贝又当起了花童,而且是
给自己的爹地妈咪当,估计世上的宝宝少有她的这种经历啊,不过爹地和妈咪都
好好看,而且今天小宝哥哥也过来呢!贝贝现在都有三个哥哥了,而且马上就有
妹妹或者弟弟呢!

  长款的礼车载着新郎新娘驶向教堂,记者一路追拍,摄像机摄下他们的每个
过程。

  「暖暖,你今天真漂亮!」何旭北看着他身旁的新娘,美艳圣洁,简直美的
无与伦比。

  「那暖暖平时就不美吗?」女人的声音有着娇憨,也有着微微的不满。

  「美,都美,我家暖暖是最美的新娘子!」

  「我家北北也是最帅的新郎!」

  给他们开车的欧阳乐天差点被他们搞得把早餐都给吐出来,这也太肉麻了吧,
还旁若无人。

  「爹地妈咪,那贝贝呢?」腻歪的两人终於注意到女儿的存在了。

  「贝贝,也是最漂亮的花童!」

  「嗯,我们小贝贝也是最漂亮的!」夫妻俩相当有默契的一唱一和。小贝贝
高兴了,对啊,贝贝也是最漂亮的呢,跟妈咪一样漂亮。

  教堂的外面挂着巨幅的婚纱照,当然这也是在医院取的背景,他们的这场婚
礼开创了很多新人没有的先河。

  当看着梁父带着梁暖暖走近他的时候,何旭北都觉得自己在做梦,原来美梦
成真了。他迫不及待的从岳丈的手里接过新娘。

  牧师致辞还没有说完,一声坚定的「我愿意」就冒了出来,原来是何旭北抢
词了!

  「呵呵,新郎真是太着急了!」教堂里的人都笑了起来,这何家三小子啊。

  给梁暖暖套戒指的那刻,何旭北的手还在从颤抖,今天她就是他的新娘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2291.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