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都市偷香贼】 第148章 新荷脱瓣月生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6238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做医生时就多少有些洁癖,叶春樱用指尖揩了一下,发热的脑子在确认那是
精液后,当场冷静了三分。

  尽管不少传授者都明确说了,把这东西吃下去能让男朋友或老公的心理快感
更上不止一层楼,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过毛巾,匆匆擦掉。

  有种擦不干净的感觉,皮肤紧绷绷的,她急忙给他把阴茎周围擦拭一番,自
己下床小跑去了卫生间。

  韩玉梁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手指屈伸,回味了一下揉搓臀部的感觉,心想,
她这手上的本事进步得真快,指拢掌揉,套捏摸搓,看来真要什么都不做随便她
动,一晚上帮他出个三、四次确实不成问题。

  可那样的话,他岂不是相当于换了一个五姑娘作伴?

  这怎么够?

  他暗暗决定,她要还准备只用手的话,他就得上功夫闭阳关累她一累了。大
不了等她睡着悄悄渡点真气过去帮她补回来。

  正想着,叶春樱洗脸擦胸口完毕回来,还穿着那身性感的紧身衣,爬上床躺
在了他身边,很自然地靠在他腋下,轻声说:“韩大哥,你休息一会儿,我也休
息一会儿,然后我再帮你第二次,好吗?”

  “累不累?”他捏了捏她纤细的手臂,“你这小细胳膊动了这么半天,酸疼
了吧?”

  “我哪有那么虚弱啊。”她撅起嘴,用鼻尖顶了他胸肌一下,当然不敢使劲,
否则自己要被按酸枣,“你舒服吗?”

  “舒服,你做得挺不错的。”他满足地吁了口气,侧身把她吻住,唇舌缠绵
片刻,才继续以退为进道,“这样就挺好了,不行咱们出去看会儿电影,就睡觉
吧。”

  叶春樱伸手捏住他已经半软的肉棒,好奇地拨弄着,摇头说:“你一次肯定
不够的,而且生理上男人每次射精都会让下一次延长时间,我记得早泄就可以把
预先射精一次当作治疗手段。你这么能坚持,下一次肯定更久。我还是等你一恢
复就开始吧。”

  “这次还是用手吗?”韩玉梁想了想,觉得以他们两个的感情和默契,好像
也没必要太委婉了,干脆直说。

  叶春樱犹豫一下,红着脸说:“我……别的技巧还不太熟,前列腺按摩我下
了最大功夫,可你不让……”

  你这技能树点歪了啊喂!

  他这几天总隐约觉得,他家春樱,羞涩内向的小叶大夫,似乎藏着点微妙的
施虐倾向诶。

  等将来遇到那种被鞭子抽会爽得嗷嗷叫的女人,一定要设法让叶春樱试试看
会不会觉醒什么性癖。

  略一沉吟,韩玉梁轻轻拍着她的肩,微笑道:“一回生二回熟,正好现在你
没准备好还来着例假,我什么也做不了,练习起来不受打扰,你更应该抓住机会
嘛。”

  “可我……”她迟疑着说,“我最近特别喜欢和你接吻。”

  “喜欢就吻咯,我也喜欢。”他凑过去,马上又给了她一个火热的长吻。

  叶春樱的确特别喜欢,每次被吻完,眼睛都会荡漾着痴痴的波光,一副心醉
神迷的模样。

  “但我觉得……帮你……唔……那样之后,就不合适接吻了。”

  就知道她肯定琢磨过口交的事,韩玉梁压下心中的雀跃,保持冷静柔声道:
“怎么会,春樱,如果你做出不在意我脏的事情,那我怎么会在意你做过的事呢?
我只会吻你吻得更加激动。”

  “可我在意啊。”她想了想,很诚实地说,“阴茎不只是性器官,还是排泄
器官,我知道……用嘴巴去吸吮会给你快感,可我也不能忘记那里是小便出来的
通道。我真的挺在意的,我只是……愿意为你忍耐。”

  咦?一般的女孩子不是遇到心上人就不觉得脏了吗?

  嗯……不过转念想想,觉得脏还要忍着上似乎更符合叶春樱的一贯思路。

  “我不在意。”他想了想,正色道,“春樱,那如果将来咱们什么都做过了,
我亲了你的下面,你就不愿意和我接吻了?”

  叶春樱不自觉地夹了一下腿,“我……我不想让你亲我的下面啊。”

  “可我想,现在就想,将来只会更想。”

  “那……我愿意接吻,但是会在意。”她有点无奈地说,“其实接吻也很不
卫生的,一次要交换无数细菌。”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韩玉梁笑了笑,“那你在意着,没关系,不耽误
咱们接吻。”

  叶春樱楞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被绕得没了理由。

  但她真的就是害怕韩玉梁心里有疙瘩,准备等到最后一次再用嘴巴试试,这
样晚上睡前和明天早晨加起来刷两次牙,再用上漱口水,含过大鸡鸡的唇应该就
可以拿来接吻了。

  所以既然他坚定表态没关系不在乎,她都跟着变得有点跃跃欲试。

  她想了想,坐起来,整理好接吻时候不知不觉被他拉下去的肩带,捏着肉棒
看了一会儿,说:“好吧,那我试试看。”

  “哎,不急。”韩玉梁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的精油瓶子,心中灵光一动,赶忙
道,“春樱,我想到不耽误亲嘴的法子了。”

  “嗯?”她都已经舔润了嘴唇,正准备拿湿巾把还有精油味儿的阴茎仔细擦
上七、八遍,“是什么啊?”

  他决定活动一下身体,不再干躺着享受,一挺身坐起,笑道:“我看你这两
天老是不穿袜子,偶尔用脚趾头够个东西,按按键盘什么的,肯定是知道什么本
事了吧。就没想着试试?”

  大概是真的隐藏着一定程度的性虐癖,这种颇有女性主导味道的提议,让叶
春樱的眼睛忽然就亮了几分。但马上,她就有些担心地说:“我……我是想过,
可我怕你觉得不好。毕竟是……脚丫子嘛。臭,也脏。”

  “不臭也不脏,我才泡在水里亲手洗干净的,又香又好看。”他笑眯眯顺着
紧身裤摸向脚踝下方。

  说是紧身裤,其实就是厚一些的打底连裤袜,面料光滑柔软服帖,轻轻一握,
就能感觉出里面脚掌骨肉均匀的曲线,他缓缓捧高,道:“你要觉得不干净,那
不行就穿着这个。这可是新衣服,今天才拆封的,总没问题了吧?”

  “嗯……”她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小声说,“那你还得躺下,你这么坐着,
和图上姿势不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弄。”

  “好吧,这个费体力,你要累了,就换我来。”他双手放到头后躺回去,靠
着床头,等着看她出手……啊不,出脚。

  叶春樱趴下伸长胳膊够来两个靠垫,叠起来坐上去,双手扶在两边,抬起双
脚放在他的胯下,蹙起秀气的眉,聚精会神盯着自己的足尖,认认真真把龟头合
抱夹在中央,轻轻揉了起来。

  “嗯嗯嗯……”韩玉梁呻吟一声,发现丝袜这东西材质再怎么顺滑,真摩擦
到龟头这样敏感的地方,还是不如真正的肌肤那么舒适。

  他略一寻思,拿过精油,伸手往老二上倒了一点。

  “啊……我忘记加润滑了,抱歉。”叶春樱很不好意思地急忙用脚帮他涂开
抹匀。

  她的足趾纤长整齐,动作灵活,就是裹在丝袜里面,好像不如赤裸露出的时
候那么迷人。

  放在一般女孩身上有修饰作用的加分项目,放在她那双鬼斧神工的玲珑玉足
上,反倒拖了后腿。

  “春樱,把袜子脱了吧,好不好?”

  她抬眼望着他,咬唇犹豫着。

  她身上目前穿得已经很少,这条能当紧身裤看待的厚连裤袜一脱,就和只穿
了泳装没什么分别——也就多条内裤。

  不过都到这个地步,除了裸体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送给他看,其他貌似也没什
么了。

  于是,叶春樱又出去了一趟。

  再开门,她不止带回了一双亮在韩玉梁面前的、笔直细长的腿,还拿了一小
瓶水溶性人体润滑剂。

  “别用精油了,那个是拿来给你按摩用,挺贵的。光润滑用这个就挺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回刚才的地方,从瓶子里挤出一大片润滑剂,抹在他的胯下。

  然后,她伸出双脚,轻轻娇喘着,夹住了已经充血的肉棒。

  润滑剂的凉意从脚心传来,她微微蹙眉,忍耐着上下移动了几次,没有担心
的狠痒,只有微妙的酥麻感,从迅速坚硬起来的肉棒周围传来。

  “嗯嗯……”有点奇怪,用手套弄的时候,还没发现什么特殊感觉,等换了
脚,怎么动作明明更慢,高涨的情欲,还仿佛受到了新鲜的刺激,叶春樱想要长
出口气,都不自觉变成了娇媚的呻吟。

  为什么脚会比手有感觉啊?她很迷惑,回想着杉杉那时候的事,忍不住自问,
难道那里会是敏感带吗?

  应该还是心理作用吧……不太愿意承认略显与众不同之处,她定定神,用已
经被染得滑溜溜的脚掌,抱着龟头小幅度地上下摩擦。

  网上查到了不少用脚给男人带来欢愉的方法,但比较合她心意的只有这种。

  她不想踩他,不管穿不穿高跟鞋。她就想这么温柔地刺激龟头,用美丽的赤
足笨拙地模仿交合的刺激。

  这的确十分辛苦,叶春樱动了一会儿,就觉得从脚腕到小腿都在酸痛,而抬
起控制高度的大腿,肌肉也紧绷绷像是已经僵硬。

  “春樱,我刚才说过,累了就休息。”韩玉梁欣赏着自己的阳物在她赤脚中
出入的美景,有点克制不住反客为主的冲动,“换我来吧。”

  “我不知道……这个要怎么换你来?”她迷茫地看着他,用最后的力气摆动
脚掌,摩擦着粗壮的肉棒。

  “就像……这样咯。”他挺身坐起,双掌一合,从外侧把她两只玉足夹在中
间,捧起放下。

  柔软的足弓合并成湿滑的裂隙,不需要她主导动作的情况下,夹挤的力度变
得恰到好处,虽说感官上终归不能和滑嫩多汁层层褶皱的小牝相比,但即好掌握,
又赏心悦目,有种将她这双娇美脚掌也就此占有的满足。

  看他喘息着上下滑动,叶春樱微微后仰,放松双腿,水汪汪的眸子转眼间更
加朦胧,鼻息也越发急促。

  她渐渐发现,这双用来走路,长期支撑着全身体重的脚,竟然真的是她一处
敏感带。

  而且,敏感程度还着实不低。

  被他放在热水里温柔捧住搓洗的时候,情欲的味道还没有此刻这么浓烈,她
虽然也觉得舒服,却还能冷静克制住身体的反应。

  可此时此刻此地,她本来就在做只有情侣才能做的事情。侍弄着心上人的性
器,注意力自然而然就会集中在男欢女爱的想象上。

  她不自觉蜷起细长的脚趾,想要尽可能多碰触他,多包裹他,多感受他不住
来回磨弄的火热坚硬。

  她被摩擦的地方明明是脚掌合并的中央,可她却有种错觉,自己正在被一下
一下进入,白嫩的赤足,仿佛变成了一个虚拟的蜜壶。更奇妙的是,那虚拟的蜜
壶,仿佛与她真实的私处遥遥连接在了一起。

  涂满润滑液的足底从龟头两侧滑下,她能清晰地感觉到粗大的蘑菇状物体通
过了她的脚掌,比视线中能观察到的更加坚硬,更富有生命力,血管的搏动都传
递到了她的脚心,鼓荡着向她大腿根部波动过来。

  一阵幸福而甜蜜的战栗忽然从小腹深处浮现,陌生而新鲜的酥软感令她的腰
肢一阵轻柔的麻痹。

  她忍不住咬紧下唇,蹙起眉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地,发出了充满大人味道
的呻吟。

  “嗯嗯……呜……”

  这细若游丝的娇哼绵绵钻入韩玉梁耳中,登时让他有些按捺不住。

  他不愿再坐在床上,粗喘道:“春樱,我要起来了,你往后躺一下。”

  “嗯?”叶春樱满面火烫,脑海沸腾,已经有些茫然无措,听到躺字,就乖
乖往后一仰,枕在了推开的垫子上。

  她身上仅有一件包裹躯干的高开叉紧身衣,当双腿被捧高,她才意识到,自
己所有羞耻的模样,都要被韩玉梁尽收眼底。

  她抿抿嘴,闭上了眼。

  手掌贪婪地抚摸着她裸露的肌肤,迅速滑过膝弯,侵入到笔直紧凑的大腿处。
她能感觉到发硬的老茧,微湿的手汗,滑过她有着细小绒毛的皮肤。不知是否错
觉,她的下肢感受到属于韩玉梁的气息在沁入,将她一点一点地缓缓渗透。

  当那股细丝一样的酸痒向更羞耻的部位进发时,叶春樱意识到这并不是错觉。
她睁开眼,急忙对韩玉梁摆了摆手,“韩大哥,别……别用你的内功。”

  “诶?”正准备下手让她体验一下人间至乐的滋味,韩玉梁闻言一怔,手也
停在了即将包裹住臀部的紧身衣高开叉处,“怎么了?”

  “我……我只想让你……让你像平常男人一样对我。”她以复杂的眼神注视
着他,像是在乞求,“我不需要那些额外的快乐,真的。”

  “春樱,我也想让你满足。”他低头吻了一下她娇美的脚尖,柔声道,“这
些功夫,也是我的一部分,这并不该像情趣玩具那样,被当作外物吧?”

  她摇头,用脚趾拨弄着他的乳头,红晕密布的脸庞犹如微醺,“我喜欢你摸
我……寻常普通的那种。那是你的身体在接触我的身体,我不想有什么多余的东
西。不要运功,好不好?”

  “好,听你的。”他微微一笑,收起真气,就那么平平常常地搓揉抚摸她瘦
削紧凑但依然富有弹性的大腿。

  急于表达自己只要这样就很舒服,叶春樱尝试着放开自己的羞耻和克制,更
加清晰的娇喘,落下去的脚,上下拨弄着依然昂起的肉棒。

  既然她不愿意接受内力那种不寻常的刺激,那,就用比较寻常的刺激好了。
韩玉梁双手迅速顺着腿部曲线滑回到纤细的脚踝,抓住让其足底相对,跟着向下
缓缓压低。

  她低头望着,没有使劲,任他摆布。

  转眼间,双膝打开,莲花瓣儿一样的柔美足掌,被压到几乎贴住耻骨的位置。

  韩玉梁拿过润滑剂,对着双脚之间的缝隙挤下。

  大片粘稠液体沾染上来,顺着光滑的脚心垂落,很快就让叶春樱的紧身衣兜
底的部分变得湿润,内裤也感觉到了凉飕飕的温度。

  她用的是棉条,薄薄的内裤和紧身衣下,就是湿润后格外容易勾勒出轮廓的
少女花房。

  “韩大哥……”看他压迫来的雄壮身躯,被床灯投射成一个巨大的影子,她
一个恍惚,竟觉得自己就要被彻底占有,处女本能的恐惧顿时掺杂进了期待的情
欲中,让她的双腿都跟着一紧。

  但韩玉梁并未去拨开紧身衣的布料。

  他一手捏住并拢的雪足,一手按下翘得颇为有劲的肉棒,龟头对准脚底之间
的缝隙,猛一用力,深深插了进去。

  “啊!”

  叶春樱一声娇呼,浑身触电般一抖。

  单纯脚上的快感当然不至于让她有如此大的反应。

  韩玉梁那条胯下长枪,径直贯穿了双足间的销魂一线,让坚硬的龟头以恰到
好处的力道撞击在耻骨上部。

  他经验老道,即便隔了两层布料看得不那么精确,但他运力之下龟头够大,
小棒槌一样砸过去,除非叶春樱天生与众不同,否则怎么也能被纳入突然袭击的
范围之内。

  一听她的声音,韩玉梁就知道正中目标,当即精神一振,沉膝挺股,把她俏
臀撑高,原路后退,原路再入,钻过黏滑汁液密布的脚掌缝,飞快撞击着她明显
已有了感觉的花芽。

  酸麻阵阵传来,叶春樱瞪大眼睛望着自己胯下发生的这一幕,原本大腿分开
到极限而产生的酸痛和羞耻尽数被更加强烈的愉悦和欣喜所掩盖。

  她觉得下腹部正在被雄性的气息冲击,像是在回馈一样,深邃的甬道忽然收
缩,嘬紧了其中的棉条。

  生理期的激素波动和盆腔充血本来就会导致性欲亢奋,缠绵的湿吻又早已唤
醒了叶春樱那早已萌发的感情,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肉体可以有多么敏感,在韩
玉梁好似交合的动作中,迅速体验到了属于女人的快乐。

  下体被冲击,娇躯在摇动,即便没有被真的侵入,产生的快感,结合的错觉,
都在真切涌入她的意志。

  娇媚的呻吟不知不觉变得响亮,锁骨的凹痕聚集起细小的汗滴,白嫩的肌肤
透出性感的红晕,纤细的十指在身侧不知所措地攥紧。叶春樱的表情变得既痛苦
又快乐,终于在韩玉梁的眼前,呈现出属于女性那最为魅惑的神色。

  他更加卖力地抽送,压紧脚掌,减小幅度,让自己得到的快感急速升温的同
时,密集地戳弄着那小巧的阴蒂。

  还没跟手指打过招呼的嫩核,就这样跳级生一样直接承受了阴茎的洗礼。

  紧身衣和内裤都早已因润滑液而湿透,也幸亏它们都已经湿透,叶春樱才不
必因另外的状况而羞耻。

  她一声声唤着韩玉梁,想说什么,可又觉得在这样的场合下,不符合她原本
的预期。

  迟疑之际,喜悦的极致,就已经突如其来地降临。

  没有用房中术,没有用真气,甚至谈不上用了什么性技,韩玉梁就那样把玩
着她迷人的赤足,以最简单原始的冲刺,碾开了细嫩的花苞,压榨出浓厚的春情,
扩散到叶春樱的全身。

  她抓紧床单,纤细的腰肢微微浮空,合并的脚掌颤抖着,凝望着韩玉梁的眼,
在那满含深情的注视中,发出甜美的吐息,攀上了情欲的高峰。

  韩玉梁的绝顶也随之到来。

  他向后抽开,把她白里透红的脚掌并排捧住,然后,将粘稠的精浆,喷洒在
她身体最巧夺天工的部位。

  就像是刚进行了一场真正的交欢,他们一起喘息,松弛,彼此凝视,谁都没
有说话,肢体贴合之处,犹如小动物亲昵一样随着呼吸而轻微地摩擦。

  他们并未拥抱在一起。

  但两颗心之间,已没有距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2302.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