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我的江湖】第16章 春阁夜话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古鱼
日期:2020/5/4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0813

  「啪啪啪」……,新房里响起激烈的操穴声,伴随着地是女子骚媚入骨的吟
叫声。

  「嗯嗯嗯……奥奥奥……」

  透窗望去,只见一肥胖如猪的老头压在一具雪白娇嫩的玉体上,正剧烈地做
着活塞运动。

  老头肥胖如猪,随着运动,在痴肥丑脸上,流下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滴落在
身下的玉体上。

  在老头身下的雪白玉体,浑身都布满了酡红色,显是春情勃动,那娇艳的小
口,张了又张,发出令人迷醉浪吟声。而绝美的脸庞,已是红云密布,似如痴如
醉,那丽眼散发出靡艳的神色,看上去骚浪入骨。

  「啊啊啊……嗯嗯嗯……奥奥奥……」

  老头似被身下美人的浪叫声,勾得神不附体,想想这么多年的坚持,终于得
偿所愿,却是更加兴奋。

  以前于意涵可是不拿正眼瞧他,每次出入江府,见她穿着暴露的衣服,整个
玉体泰半露在外面,勾得他魂多快掉了。那大半露出的雄伟山峰,半遮半掩的雪
白硕臀,走动时,那露出的,挺拔雪白的大长腿,真是骚浪无比啊,简直比妓女
还不如。当时他可是认为这骚娘们,就是出来卖的,花些钱财,就能上床。更绝
的是,这骚货竟然和他的心上人,长得一模一样,于是更让他上心了,而且自己
以前也见过她。这些理由加在一起,让他更加欲得之而后快。可是想法是好的,
行动起来却有些为难。这骚货总是吊着她,让他偶尔沾点便宜,如摸摸小手,拍
拍肥臀,其他就没了。随着江府落难,江晟把娇妻让给自己,而现在他正把这令
自己魂牵梦绕的美人,压在身下,狠命肏干,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豪情,好像自
己主宰了世界。

  当年与心上人匆匆结合,也没有什么性爱风趣,令他遗憾多年。当然以白薇
的冷淡性子,也不可能满足他的淫欲,但身下的美人可不同。这具被无数男人开
发熟透的魔鬼身体,可不是白薇能比的,无论妖媚程度,还是娇娆模样,都是女
人中的极品。雄伟的酥胸,堪可一握的蜂腰,硕大的肥臀,构成了凸凹有致的魔
鬼身材?更何况这骚货知情识趣,可不是那冷淡仙子能比的?

  他狠命地挺动肉棒,连捅几下,引得美人一阵娇呼,耳畔传来腻死人的声音。

  「爷~!」声音又长又嗲,骚媚入骨。

  「轻点…轻点呀,捅死奴家了。」

  张进财闻听后,愈发冲动,动作不减,反正更加迅速,随着抽动,在两人的
结合处,泛起大量白色泡沫,而抽插声,也变成「咕唧,咕唧……」的声音。「

  张进财凶着脸,叫道:「操死你这个骚货,操烂你这个臭骚逼。」随着呼喊,
他用双手死死掐住美人的两颗坚挺乳头,同时用牙齿咬住乳环,用力拽起。

  「啊!爷,轻点……疼死奴家,不要啊……」美人痛呼出色,俏脸苍白,露
出可怜之色,丽眼似泛出水花。

  「操死你这个婊子。」张进财松开乳头,又抬手对着硕乳扇打起来,啪啪啪
……连声脆响,不一会儿,雪白硕乳被扇打得红肿起来。

  「臭婊子,老子在和你干嘛?」

  「啊,爷,正在和奴家做爱。」

  张进财并不满意美人的回答,又狠命扇打几下硕乳,骂道:「骚货,你刚才
倒是叫得欢,现在还矫情起来,老子不满意你的回答,重来。」

  美人露出求饶地神情,用欲泣地嗓音,嗲声道:「爷…爷,正在操奴家,求
求爷,别打奴的大奶了,好疼啊。」

  「操你妈逼,老子知道在操你,在操你什么,用什么操你?快说。妈的,骚
婊子,还装纯洁,臭骚逼多被操烂了,现在还矫情起来。妈逼的,如果不让爷满
意,老子扇烂你这对骚奶。」

  「啪啪啪……,张进财挥动肥手,狠命地抽打着硕乳,还不时地扯起乳环,
把整个乳房拉成吊钟状。

  「啊…疼…疼,爷不要打了,奴家说了,爷正用黑黑的大鸡巴操奴家的小骚
逼……」

  「哈哈哈……」张进财得意地大笑,他停止扇打,又凶起脸来,问道:「你
说你是不是臭骚逼?」

  「是,是……」

  「老子操得你爽不爽?」

  「嗯,嗯……爷还不错,奴家很舒服。」

  「什么?还不错?操你妈的,骚货你啥意思,难道还有哪个野男人比老子更
厉害?」张进财寒着脸,怒视着美人。

  我在外面实在看不下去了,以娘的武功翻手就能拍死这个老肥猪,现在却任
由这个家伙调戏,侮辱,真是看不懂。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闺房乐趣?老肥猪粗鄙
不堪,满口脏话,娘却任由他施为,看她样子还乐在其中。不过想想也是,当初
我对沈如壁母女,也不是粗言语鄙,脏话连篇,我自不待言,那对母女也不是乐
在其中?女人真是贱,越漂亮的女人,越是如此,平常她们仗着出色的外貌,高
高在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众人呵护都来不及,哪受过如此侮辱虐待?而角色
的变换,让这些女人感受到不同寻常的刺激,因此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难怪有人说,越是一本正经的女人,越是闷骚。

  我娘被老肥猪肏弄得很舒服,情欲也燃烧到极点,但老肥猪显然年纪大了,
耸动开始缓了起来。娘并不满足,她翻身骑坐老肥猪身上,双手撑住他的胸口,
胯部用力,用骚穴上下套弄着老鸡巴。她满脸皆是酥醉的神情,秀口微张,发出
骚媚入骨的娇吟声。随着剧烈地交合,她的雪白硕乳,上下左右,猛力地晃动,
如波浪般荡漾着。娘抓老肥猪的双手,放在她的硕乳上,口中浪荡地娇呼道:
「爷~,摸奴的大奶儿,好胀啊。」

  老肥猪正为刚才的问题斗气,见娘要他摸奶子,也不回应,只是生气地扇打
了两下,同时凶起脸来骂道:「骚婊子,敢看不起老子的大鸡巴,操你妈的,信
不信老子叫一堆汉子,捅烂你的臭骚屄。」

  娘娇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趴到他肥胖的身体上,用丁香小舌开始舔砥他黑
色的乳头。香舌的软滑,加上钻石舌钉的冰凉触感,让老肥猪爽得哼唧直叫。

  小舌头在乳头舔弄一阵子后,缓缓地向上游走,经过锁骨,脖子,又到耳朵,
最后狠狠地印在老肥猪的大嘴上。两人颈项交缠,热烈地湿吻起来,娘不断摆动
着臻首,连舌头多伸进老肥猪的嘴里。两人如野兽一般,疯狂地索取着,不断吞
咽着对方的口水。看着娘疯狂的样子,就像一个饥渴至极的荡妇。两人吻了一刻
钟才停了下来,娘抬起身子,又开始用骚穴套弄老鸡巴。

  老肥猪爽得「奥…奥…奥……」直叫,他一只手抓住正在荡漾的硕乳,用手
指玩弄着坚硬的乳头,还不时地拽拉乳环,而另一手,探到娘的胯下,用手指大
力揉捏那勃起的阴蒂,就连阴环也要拉扯几下。

  在老肥猪两路奇兵袭击下,娘激动地浑身颤抖,舒爽又带有一丝疼痛的刺激
感,瞬间让神经麻木起来。只见她凸凹有致的魔鬼身体,向后弯成弧形,素手撑
到老肥猪的腿上,飘扬着的秀发向后垂落,精致无暇的俏脸抬望天空,整个人崩
成弓形。那对兴奋勃起的雄伟山峰,向前凸出,让老肥猪更加容易掌握。

  「啊啊啊……奥奥奥……爷~你好厉害,玩死奴家了,嗯嗯嗯……用力,奴
家爱死爷了。」

  甜腻娇媚的叫床声,引得老肥猪更加冲动,他动作也愈发大了起来,抓奶摸
屄,无所不用其极,同时嘴上也不轻饶,旦见他叫嚣道:「叫你看不起老子,操
你妈逼,回答老子,你是不是一个被千人骑,万人胯的烂婊子?」

  娘摇摇头,丽眼失神地望着天空,而她的两条大白腿则开始抖动起来,随即
纤腰一挺,大声浪叫起来。

  「啊~去了,去了……啊……」

  紧接着雪白身体一阵颤抖,一股强劲的水流击打在老肥猪的鸡巴上,差点把
它冲出骚穴。温热的淫水冲击着龟头,再沿着棒身,流出来,打湿了两人的胯部。
老肥猪差点没忍住就要射了出来,他连忙咬住自己的舌头,让疼痛抵消这份销魂
的舒爽。沉静了片刻,等射意渐消,老肥猪才缓了一口气。在十几年来,无比相
思的天仙美女前,可不想随便了事,他还要征服这阅人无数的风尘娇娘,因此在
洞房之前就吃了不少花重金购入的壮阳药。

  老肥猪搂紧泄身后的娘亲,开始不断温存。等过了一炷香后,他才抽出沾满
淫液的老鸡巴,凑到娘面前,嘴中叫道:「骚货,帮老子啯几口,粘粘的,怪不
舒服。」

  娘挣扎着跪坐起来,对着老鸡巴闻了一下,一股作呕的味道,传了过来。娘
皱着眉头,拍了他肥腿一下,嗔怪道:「难闻死了,去洗一下,否则别想让我给
你舔。」

  老肥猪闻听后,肥脸瞬间变色,他瞪着小眼珠骂道:「操你妈的臭婊子,老
子没让你喝尿,舔屁眼,就很给你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妈的,老子鸡巴上全
是你的骚水,你不舔谁舔,操。」

  娘冷眼瞧了一下,站了起来,也不理老肥猪,就裹着被子躺到床上,口中调
侃道:「老东西,老娘累了,想要休息,你自己找相好给你舔吧。」

  「操,反了你的,臭娘们,看来你是不懂咱张家老祖宗定下的家法了。」老
肥猪板着脸,怒诉道。

  「哈哈~老东西,你就一个暴发户,还拿老祖宗说事?」娘不由得失笑起来。

  「敢问张爷,您的老祖宗识几个大字,这」家法「两个字会不会写?」

  听到甜腻无比的调笑声,老肥猪的鸡巴激动得连连颤抖,他恨不得立即扑上
去,把老鸡巴捅进那发出甜腻嗓音的小嘴里。可是又不敢,犹犹豫豫地,进退不
前,如热锅上的蚂蚁。

  在他身后的衣柜里,缝隙开得越来越大,从里面露出一张猥琐肥脸。这张脸
的主人不住地在叹气,似对自家老爹的夫纲不振而叹息。

  我一眼就知道是张昭远这小子,刚才他还在撸鸡巴来着,还没等射出来,这
边就已结束了。他的神情似乎有些遗憾,同时更想着,他老爹能够继续和他自小
就迷恋的后娘再次操逼,或许还有机会沾点便宜。

  刚才后娘光着身子,那前凸后翘,雪白媚熟的身子,真是晃瞎了他的眼。他
从来就没见过如此迷人的美肉,脸蛋精致,美若天仙,高贵圣洁,又有些骚浪,
酥胸雄伟,鼓鼓的,像个大山包,蜂腰纤细,堪可一握。再往下,则奇峰突起,
从细变大,连接之妙,令人称奇,硕大雪白的肥臀,弹性十足,笔直挺立的大长
腿,浑圆有力。这具魔鬼般的仙姿玉体,初看上去神圣迷人,等戴上那些饰品,
则又变得淫靡骚浪,就好像仙子堕红尘,本应高高在上,然则突然坠入风尘,变
得那样淫乱不堪,可以让任何丑陋不堪去淫玩。

  张昭远知道他们张家是有家法的,而这些家规是他老爹咕弄出来的,非是那
些大字不识一个老祖宗定的,总共加起来有几十条。见自家老爹不断踱步,酬酢
不前,他恨不得以身代替,直接就扑到那风骚入骨,暗藏春香的后娘身上,用粗
鸡巴捅到她的小嘴里,然后训示张家的家规。他要让这骚浪美人知道,张家男人
的霸道和家规的严肃。

  他老爹张进财和他想法又怎会不一样呢?只是摄于美人的威势,不敢动作罢
了,但家规还可以讲出来的嘛。

  老肥猪正了正颜色,认真严肃的说道:「贱妇,你听好了。张家祖训家法,
大小六十四条,其中女训五条,老爷我就先讲这五条。第一,府中以家主为尊,
继子为次,主母再下之,妾为低。第二,妻妾侍候家主,当先要沐浴更衣,再次
要全身心伺候,不得抗拒家主任何所求。第三,妻妾见家主,当要跪拜磕头,以
示礼敬。第四,妻妾要为家主生育后代,延续子嗣。第五,家主接待贵客,妻妾
皆要听从家主之令,以肉身侍奉贵客。」此五条旦要违反一条,则以鞭刑惩罚之。
汝可听明白。「

  娘哼了一声,冷笑道:「张进财,你就是个老王八。你的狗屁家法,前四条,
倒还能理解,那第五条又作何解释?让自家妻妾去陪别的男人睡觉,亏你想得出
来。」

  老肥猪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祖宗之法就是如此,爷也是没法,只得
遵从。再说世家贵族,令自家妻妾陪伴贵客,本是常事。况且当今圣上,有金玉
在前,我等草民当膜拜之。」

  听老肥猪所言,娘吃了一惊,似乎想到一件事,不由得疑惑道:「你这老鬼,
胡扯什么呢?自己想法龌龊,还赖到当今圣上。」

  老肥猪哼唧一声,信心满满地道:「你别不信,还真有此事,老爷我就亲历
过。」

  「你胡扯呢,如果皇帝弄出这种事,那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老肥猪嘿嘿淫笑起来,一脸猥琐的样子,他神秘兮兮地说道:「小骚货,我
知道内情,但此言就过我两者耳,不可外传,知道吗?」

  「嗯,妾身晓得,不说呐,你快讲。」

  「嘿嘿,说到晋国皇帝,每一代都很奇葩,太祖皇帝爱戏子,曾封戏子为皇
后,太宗皇帝爱人妻,引得大臣贵族进献自己的娇妻,烈宗皇帝有龙阳之好,宫
中俊美少年多过嫔妃,先帝恋母,与太后及奶娘苟且,当今陛下嘛,则更奇葩…
…他……」

  说到此处,老肥猪顿了顿,停下来不讲了,他舔着脸盯着娘美若天仙的脸庞,
不知道在想什么坏心思?

  娘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嗲声道:「你这老东西又作怪,怎么不说了?」

  老肥猪淫笑起来,这一笑满脸肥肉堆在一起,说不出来的猥琐淫贱。

  「小婊子,爷为何要对你说这些,你对爷爱答不理的,伤透了爷的心。」

  娘怎不知道他的心思,由于要证实一件事,也只得放低身段,满足老肥猪的
龌龊想法。

  「爷,奴家只是有些疲劳,等休息片刻,自然遵照家法来伺候你。刚才爷又
凶又狠,把奴家弄得下面疼死了。」

  老肥猪眯着眼,并不满意她的回答,于是故意问道:「下面是哪个地方?爷
用什么东西把你弄疼了?」

  「爷用阳具把奴家阴道弄疼了。」

  老肥猪摇摇头,骂道:「你这臭婊子真矫情,爷是粗人,听不懂这文绉绉的
话,重来。」

  娘羞红着脸,有些恼怒,但有求于人,也不好发作。

  「奴家也不知爷喜欢听什么?」

  老肥猪瞪着眼,显然很生气,他怒喝道:「操你妈逼,臭婊子,千人骑万人
胯的贱货,讲句骚话有那么难吗?妈的,你不懂,爷教你,阳具又名大鸡吧,大
肉棒,阴道又名骚屄,浪穴。真他妈的矫情,还故意跟老子装清纯,谁不知道你
是个骚货?」

  娘知道老肥猪非要羞辱自己一番,如果不让他满意,那肯定别想知道答案。
其实这些骚话,她说过很多次,跟她上床的男人,每一个都喜欢听。平常只有低
贱妓女才讲得出口,但这些女人大多数是从妓多年,已然年老色衰,只是从别处
下功夫,来吸引恩客。但这些骚话从她口中讲出,则又不同,试想从一个美若天
仙的佳人口中吐出,只有低贱妓女才能说得出口的淫词浪语,又是何等的刺激?
男人想法总是如此的变态龌龊,每次从她娇艳的小口中吐出,「大鸡巴,大肉棒,
骚屄,浪穴……」等淫词浪语时,男人们总要兴奋无比,甚至连阳具多变得更加
坚挺。而老肥猪只是其中一员,甚至更过分。

  想了想,也不吊老肥猪的胃口,于是她羞地红着脸,轻声说道:「爷,你好
坏啊,就知道羞辱贱妾,真是怕了你。」

  「哼,贱货,别废话,说于爷听,爷用什么操疼了你哪个地方?」

  躲在衣柜里的张昭远,兴奋得手多抖起来,他暗自赞叹,「姜还是老的辣」。

  我见这对父子一副猥琐变态的模样,真恨不得冲进去打肿他们的肥脸。

  我心中想着,在静默的地方,耳畔突然传来甜腻娇嗲的嗓音,「爷用鸡巴把
奴家骚屄操疼了。」

  真他妈的骚浪,就如妓女讨好嫖客那样,说出让恩客满意的淫词浪语。「骚
浪,低贱,不知廉耻,荡妇,婊子……」这些词都可以形容讲出此言的女子。

  但老肥猪仍不满意,他摇头挖苦道:「这些还不足以形容,首先爷的鸡巴很
大,其次你的骚屄是臭的,最后声音太小,爷听不清楚。」他不断用淫词侮辱着
娘,仿佛要扒净娘身上的最后一件外衣,要她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世人审视
她的骚浪与淫贱。

  如此的轻贱与侮辱,让娘委屈极了,从来没哪个男人像老肥猪这样,脱光她
衣服不算,还要拷打她的灵魂,让她比作低贱妓女一样,呼喊出侮辱灵魂之词。
自小零落,孤苦无依,随之又堕落风尘,比妓女还不如,夫君蒙难,家园被毁,
这一生真是悲苦啊!

  不觉娘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她轻贱地一笑,带着泣音,大声喊道:「老爷用
大鸡巴把奴家的臭骚屄操疼了。」紧接着她呜鸣一声,低泣起来。

  老肥猪淫笑着,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他坐到床边把娘搂到怀里,同时伸出大
舌头,舔着娘的泪珠。

  「小骚货,哭啥呀,爷也不是故意羞辱你,这些只是爷的爱好而已。爷平生
就爱你这样的骚浪无耻的贱货,那些哭哭啼啼的小娘们,才不对老子的胃口呢。」

  娘挣开他的搂抱,怒视着他,抬起素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啪」的一声,
又脆又响,老肥猪侧脸立马红肿起来。

  「啊!」老肥猪痛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脸,他恼羞成怒地骂道:「臭娘们,
你还当真了,妈的,真当老爷的家法是摆设。」他回头就从墙壁上,取下一条鞭
子,就要朝我娘打去。

  娘光着身子站了起来,怒视着老肥猪,大声哭道:「呜呜呜……你打啊,打
死我算了,早知道如此,老娘不进你张家的门了。」

  「你这臭娘们,老子,老子不跟你计较。」老肥猪放下鞭子,颓然地坐到床
边。

  「哼,老东西,你别得寸进尺,再这样,你以后别想碰我。」

  「啥?娘子,你是说为夫以后还能碰你?真是……唉!爷真是高兴。」

  娘寒着脸,扯了一下他的耳朵,责备道:「你这老鬼又作怪,至于以后能不
能碰我,看你表现。」

  老肥猪喜道:「爷自当尽力。不过今日爷的表现如何,小淫妇满意吗?」

  娘想了想,立刻脸色就羞红起来,她低声道:「真的很奇怪,好久没有这种
感觉了,不过还是很刺激。你真坏,简直把人家当做下贱妓女一般,弄得我伤心
得哭了。」

  娘说的话,张家父子也许不明白,可能会认为她是个骚浪贱货,不过这对父
子就喜欢这种货色,心里只会窃喜,否则以娘的天姿国色,哪能有他们的份?其
实娘已经压抑了很多年,为了顾及父亲感受,一直隐忍着自己的性欲。她在百花
仙宫久经调教,同时又修炼淫功,能隐忍这么多年,已是很大毅力。现在被张进
财淫辱,依稀有当年在百花仙宫的感觉,那是一种羞辱的同时,又带有一些刺激
的感受。她性欲强盛,又空旷多年,张进财别具一格的淫辱,她并不反感,甚至
有些享受。刚才的感受,让她回忆到从前浪荡不堪的日子,有些反抗意识罢了。
等自己想明白,就不会排斥了。

  老肥猪见美人并不是当真生气,开心极了,他咧着大嘴,淫笑道:「哈哈…
…爷就知道,你不会生气,只是吓唬我罢了。小婊子,你还真会玩,差点吓死爷。
不过爷就喜欢你这种爱耍小性子的贱货,哈哈哈……」

  见这老鬼,还在口上花花,娘不依不饶地用小手拍打他肥胸,同时娇嗔道:
「爷,你真坏,就喜欢侮辱奴家。现在满意了吧?快把刚才未尽之言告诉奴家。」

  老肥猪捂着侧脸摇摇头。

  「刚才你打了爷一个耳光,可不能这么算了?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回
答了,咱再继续。」

  「哼,就你事多,问吧。」

  老肥猪抬起痴肥丑脸,嬉笑道:「小婊子,爷问你,你跟多少男人睡过?」

  「你…你怎这么不正经?」娘闻听此言,有些羞恼,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
「你真想知道?」

  「嘿嘿……当然。」

  娘羞红着脸,媚声道:「睡过奴家的男人可不少,至少有百来个。」她丽眼
盯着张进财,见老肥猪毫不生气,反而有点兴奋,又继续腻声道:「奴家很多时
候,并不是陪一个男人睡,有时一个人要应付两个,三个,甚至四,五个也很正
常,偶尔还要和姐妹们一起陪男人们睡。」

  她眼神紧紧地盯着张进财,如果发现老肥猪露出哪怕一点鄙视,她以后都会
对他敬而远之。可惜张进财非旦没有鄙视,反而愈发兴奋起来。

  「哈哈哈……爷就喜欢你这种骚浪贱货,这样肏起来更有滋味,哈哈哈……
反正爷不嫌弃你,以后会更加宠你。」

  娘「哼」了一声,心想谁稀罕,自己嫁给他,算便宜他了,除了有点钱,还
真看不出他有什么优点。不过他和丈夫江晟倒是两个极端,江晟占有欲极强,哪
怕自己不行了,也不想别人染指她。而张进财却不介意把自己的姬妾往别人怀里
送,这是豁达还是心理变态?谁也说不清。不过听他所言,晋国贵族大多有此好,
这可能是时下的风气,而这风气的引领者,有可能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同
时心里又担心自己的儿媳妇「天香公主」,是否成为皇帝送出去的其中一员。

  本想催促老肥猪继续刚才的话题,却不想老肥猪不等她说,就嬉笑道:「嘿
嘿,小骚货,刚才回答令爷很满意。好了,就继续说说咱们的圣上。」

  他倒了一杯酒,轻咪一口,润润嗓子,然后把美人拉坐到怀里,等美人坐上
他大腿,那弹性十足的触感,瞬间令他鸡巴硬了起来。

  娘也不反抗,乖巧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同时让他坚挺的鸡巴塞进自己的臀沟
里。

  老肥猪一手摸着她的雪白大腿,一手把住她的乳房,轻搓慢揉,娘娇哼一声,
靠在他胸口上,任他随意猥琐。

  老肥猪满意地点点头,淫声道:「说起咱们这个圣上,可是荒旦至极,却偏
偏又有手段。不说两位实权极大的王爷被他吃得死死的,就是京中大臣也不敢对
他有丝毫反对之意,所以他的荒淫之事才没有传出去。圣上本身是胡女之子,生
性好淫,且极其变态,在太子之时就与其母苟且。等登上帝位,就更加荒淫无耻
了,宫中有淫戏八十一幕,以市井春宫色文为剧本,而戏子则是嫔妃公主等一些
贵女。每次圣上设宴款待大臣,皆要演一出淫戏。如果大臣看中在场的戏子,只
要以花篮竞价,就可一亲芳泽,当然这花篮是要花钱的。」

  听到皇帝如此荒淫,娘惊呼一声,满脸不敢置信,同时又为自己的儿媳妇
「华天香」担心。

  老肥猪见娘有些怀疑,只呵呵笑了一下,就又继续道:「圣上还不止如此,
他穷极天下,收敛淫具,而其中以神匠鲁妙子的淫具甚得帝心。宫中刑驴,淫马,
更是极多,同时还设」训奴师「一职,挑选淫道的」调教师「担任,其中」合欢
宗「,」欢喜教「就有几位。为了壮阳养生,又设」练丹师「一职,如长生门,
修身教,就有几位大师加入。」

  娘一阵焕然,真是为这位陛下的荒诞惊呆了,她所在的百花仙宫本就荒淫,
但与之相比,还是犹不可及。老肥猪说得头头是道,也让她不禁怀疑,于是问道:
「爷,你怎知道这么清楚?」

  老肥猪嘿了一声,得意道:「爷刚才不是说了,亲历过吗?骚货,听爷慢慢
道来。我当年寻到」鲁妙子「的两副极品淫具,进献给陛下,因此得到宫宴资格。」

  娘疑惑道:「什么极品淫具,竟让你一个草民上达天听。」

  老肥猪色眼盯着她,摇头叹息道:「可惜了,如果我把这淫具用你这骚货身
上该多好。唉!可惜,可惜……谁让你早不从我呢?」

  娘更是疑惑,于是好奇道:「爷,无非就是阴环,乳环的,莫要欺奴家不知
道?可现在人家身上有了啊,有什么可惜的?」

  老肥猪哼了一声,皱眉不满道:「你这骚娘们知道啥?那可是奇物,是鲁妙
子一生杰作。这两物分别叫,」乌蛇缠玉「,」双蛇吞心「,是手环和阴环,再
缺一对乳环」双蛇咬月,就是一套了。「

  当老肥猪说到这里,我就明白了,当初在竞拍大会,司马浩以十万两白银拍
下乳环「双蛇咬月」,我就很好奇,疑惑一对乳环哪值这么多钱?现在才知道是
件奇物,难怪当时陈冲玄一副心疼的样子。说起来,云翔赠我的「阴阳玉璧」也
算件奇物。不过司马浩说,手镯和阴环在他手中,估计是戏言,他该是为皇帝购
买那对乳环。

  在我回忆之时,娘又说道:「不过是一套折辱女子的淫具而已,难道戴上能
成仙?」

  老肥猪不屑道:「你这骚娘们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如果只是普通淫具,老
子凭什么让皇帝老儿宴请我?」

  听老肥猪粗言鄙语,娘更是恨极,就拿手指掐他腿上的肥肉,同时嘴上骂道:
「老东西,别卖关子,有什么说法,快快道来,否则老娘掐死你。」

  老肥猪大叫呼痛,同时他爱极了娘这时冷时热的性子,心中叹呼,「真是个
千百万化的美魔女。」

  他不敢怠慢,连忙解释道:「首先这手镯」乌蛇缠玉「,乃是万涯海千年淫
蛇」黑玉蟒「炼制而成,这黑玉蟒可不简单,其色乌黑,毒性甚淫,人中毒后,
不立时交欢,一个时辰就会暴毙,而且此蛇身体坚硬似铁,刀枪不入。鲁妙子得
到后,以奇药喂养,再以女子阴穴蓄藏,初始之时,此蛇长约两米,经女子阴穴
蓄藏和奇药喂养后,变得能大能小,最后训成手环状。女子得之后,每月只需一
滴精血喂养,就可得其认主。在与敌交战之际,可放出偷袭,阴险异常,远胜神
兵利器。此蛇认主后,就会缠在女子白皙玉腕上,顾名」乌蛇缠玉「。」

  娘听此奇物,也是惊奇无比,问道:「此手镯就是活生生的蛇啊,虽然厉害
无比,但缠在手上也是瘆得慌。再说此蛇奇淫无比,奴家不相信对主人没有影响?」

  「嘿嘿,聪明,不明白此蛇的人,当然毫不了解,也只有爷得到鲁妙子的密
册,才会知晓,当然除我之外,陛下也很清楚。此物虽然妙用无穷,但也有后患,
毕竟是淫蛇,它在一呼一吸间,自有淫毒喷出。长期戴着的女子,自然淫性深中,
并且此物一旦认主,就时刻伴随主人,除非主人死去,才可得脱。」

  「唉!世间万物皆有利有弊,总不得圆满。此物对贞洁女子而言,不亚于绝
世毒药。」娘叹息着说道。

  老肥猪冷笑道:「此物还好,其他二物则更邪门。那对乳环叫」双蛇咬月
「,此也为活蛇所制,其出自东极海冰火岛,名曰」阴阳子「,分为阴阳两性,
其细若丝,色如碧玉,坚如钢铁,水火不侵。鲁妙子寻之后,长期喂之水火灵药,
再经驯养,使之头尾相交,形似乳环。此蛇最喜食纯阴女子乳尖血,一月只吸一
滴,一旦吸食女子乳尖血后,就会认主,永久伴随,直到主人故世。其认主后,
蛇齿时刻咬在女子乳头上,除非有人击打胸部,它才会松口还击。其毒甚猛,阳
蛇之毒如烈火,阴蛇之毒如寒冰,中毒者一炷香后立毙,中阳蛇之毒者,唯阴蛇
之毒可解,反之亦然。此二蛇分别咬住女子的两个乳头,不时输出毒液,在血液
中形成阴阳循环,时刻能提升功力,对修炼阴阳功法之人,提升更甚。更奇者,
其主人对敌时,功力能时刻阴阳转换,忽如烈火,忽如寒冰,让敌手防不胜防。
因为它们时刻咬着女子乳头,而女子乳头粉红圆润,如天上月亮般又红又圆,故
名」双蛇咬月「。」

  「嗯,此物更邪,但妙用更大。」娘点头道,但随即话音一转,又疑问老肥
猪道。

  「虽然此蛇神奇,但时刻被它们咬住乳头,极是恶心,估计很少有女子受得
了。而且它就没有弊端嘛?」

  老肥猪淫声道:「当然,不说乳头有轻微刺痛感,其毒阴阳中合后,乳房发
胀,乳头时刻坚硬似铁,恨不得时刻用双手去搓揉。」

  听老肥猪所言后,娘有些害怕,她拍了拍雄伟的酥胸,娇呼道:「如果哪位
女子被这对」阴阳子「缠上后,那肯定生不如死。」

  「那也不尽然,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嘻嘻……说不定还会喜上这种感觉
呢?况且妙用极多,又能增长功力,对敌时功法如火似冰,大大增强了自家手段。」

  娘摇头不认同,心里更是恶寒无比,如果天天被蛇咬住乳头,哪怕变成神仙,
也如活在噩梦中。

  老肥猪失笑道:「子非鱼,安之鱼之乐?再说最后那个阴环」双蛇吞心「,
这两条蛇来历更大,俗称」青木帝子「,即青帝子,木帝子,乃蛇中之王,出处
玄不可言。青帝子其色青,木帝子其色紫,两蛇细若游丝,且奇淫无比,它们时
刻交缠在一起,作交合状,传说两蛇有不死之身,哪怕天地毁灭,它们都能留存。
鲁妙子捕之后,辅以奇药,再以数百女子生命为代价,使二者交缠在女子阴蒂上,
以女子阴精为食。经鲁妙子训养后,两蛇作阴环状,蛇口常开,作吞吐形,似窥
视着女子阴蒂。当吸收女子阴精后,两蛇就会认其主,之后缠住阴蒂,蛇口大开,
吐出其蛇信,在女子阴蒂上游走。这蛇信又细又小,经常把其主舔弄得又酥又麻,
骚水长流,而它们则乘机进食。在进食片刻后,就会吐出毒液,两蛇毒性相克,
中和后仅留淫性。它们中和后的淫液,可是好东西,女子吸收后,青春永驻,并
且有养颜塑身之妙,女子长期持有后,不但皮肤光滑白皙,连身段也会变得妖娆
无比。有两蛇在身,更能万毒不侵,当真是神物。因为其蛇口常开,作吞吐状,
窥视着女子阴蒂,而女子阴蒂红通通的,兴奋时还会勃起颤动,就如人的心脏那
般,故称」双蛇吞心「。」

  娘听后,觉得甚是可怖,老肥猪想用到她身上,还好已经献出去了,否则在
她不知情的状况下,很可能中招,现在想想多觉得后怕。心中暗骂这老变态,其
它不谈,就那两条蛇天天缠在自己的阴蒂上,那可是生不如死。这鲁妙子还真是
变态,哪有这么对付自己女人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2309.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