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青春校园

美味佳瑶《原人妻女军官》(十八)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原作:米达玛雅
授权代写:晓秋
2017/02/11发表于风月闲吟、春满四合院

***********************************

  过年档期最后一篇,先休息一下。

***********************************

  佳瑶对蕙玲的训诫教育依旧持续,满身的迷彩军装像是第二层的拘束衣物,
再次压缩着她不断躁动的受虐胴体,把慾望的炸裂凝聚在肌肤底下,无从释放。
且不同节奏的档速,变换着蕙玲体内的两根电动玩具,丝毫没感到疲倦地继续玩
弄她的两个洞缝。
  
  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
  
  「呀啊……学姐,我…我快受不了……」她艰难地摆着立正的姿势,可是身
体的本能却快要凌驾在理智上。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酥麻难耐,犹如附骨之蛆,怎
样也甩不掉。
  
  永无止尽地浪涛,一波接着一波沖刷她心灵的海滩。
  
  「站好,我允许妳动了吗?」佳瑶冷斥着。每当学妹的站立动作有所变化时,
她就自动地调整开关,外加大声喝责。
  
  一点一点地累积、压缩,封锁蕙玲任何解放的管道,掌握在手掌心。
  
  不知为何,佳瑶逐渐地迷恋上训诫带给她的异样感受,这种操弄肉体跟心灵
的方式,让她饥渴又满足。或许是过往在学校的生活、长年在部队的习惯,又或
是从老公身上取得的影子,特殊的喜好茁壮茂盛,密集成丛林,一次又一次冲破
她固有的理智跟道德。
  
  渐渐地,就见到蕙玲合拢的双腿间,濡湿的痕迹渐渐地渗透迷彩长裤,沿着
大腿往膝盖前进。原本草绿的布料,渲染上一层淡淡地深绿。
  
  「呿,出水啦?」这时,佳瑶又补上羞辱的一击,嘲讽地辱骂说:「郑蕙玲
辅导长,妳大腿内侧怎么有水痕,是尿裤子吗?都几岁的人,还会尿失禁,是需
要包尿布吗?」
  
  「呜,学姐……我,我没…」湿透的阴穴,似乎在这句羞耻的言语下,又漾
出更多滑溜无比黏液,令学妹屈辱地扭着腰,亟欲想要掩盖自己淫汁的氾滥,可
是声音直发颤,呢喃着说:「…学姐…嗯啊……求您,别再说……」
  
  「妳觉得有可能吗?我偏偏就要继续说。」佳瑶刻意地把电源的遥控器在她
眼前晃着,让学妹无助地看着上面的飞梭不停地变化位置,把讯号传递到皮内裤
两根玩具的中控系统,激发出更多湿淋淋的爱液,还不忘吼道:「失禁的郑蕙玲
辅导长,是不会站好啊!」
  
  「呀啊!求求您别说了……嗯啊啊…把它关掉……」蕙玲一边微扭着屁股求
着佳瑶,一边羞惭地可怜地凝视学姐,可是下个命令却接踵而至。
  
  「看妳除了基本教练外,内务柜也不会整理啦?搞什么,跟狗窝似的。」
  
  忽然间,佳瑶注意到学妹的内务柜敞开,里面的衣物对外显露,跟「整齐」
两个字画不上等号。军服跟一般的衣服混杂,其余的私人物品胡乱摆放,简直就
是不堪入目。
  
  两人的眼眸也跟着对视,莫名的讯息就这样透过神色告知过去。
  
  ……是不是太久没有「大地震」,对吧?
  
  蕙玲马上就察觉到不妙,夹着双腿连忙哀求说:「学姐…不,不要啊…求您
放过……」
  
  她实在是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毫无保留地放下自己的尊严,为了佳瑶不接
着命令下去。然而,兴头上的佳瑶,怎能让她如愿,非把昨晚自己丢脸羞耻的场
子,在学妹身上找回自信。
  
  啪!
  
  冷不防,她抽了蕙玲一个耳光。清脆的声响,亦是从开始到现在发出的最大
音量。当然,她们都没有忘记,自己还在军营,不能太造次。
  
  不过,隐约地刺激跟兴奋感瀰漫在两人的神经,就算偏离原本的剧本,也无
法停止她们的继续。因为油门已踩到底,煞车毫无作用。
  
  「去好好整理妳的内务柜。」
  
  佳瑶向前揽住学妹的柳腰,刻意地抚摸她的屁股。然后,手指巧妙地用力拉
扯,摩挲着里层的皮内裤,抓着上提好让阴部跟肛门的两根电动玩具,更用力地
向里面迈入。
  
  「呜!」蕙玲低声地悲鸣,「不呀,到底了!」
  
  赏视学妹脸上哀羞屈辱又难耐痛苦的神色,佳瑶还变本加厉地扣住蕙玲的双
肩,强迫她屈膝跪落,眼神中透露出「跪下,爬过去整理」的情绪,把上司跟学
姊的双重威压发挥到极致。
  
  无形的权威,在有形的行为下崭露无遗。
  
  抵抗无法的施力,最后蕙玲还是选择的臣服。不光是外力的驱使,更有打从
内心对学姐的示弱。仅有佳瑶学姐,才能让她的这柔软的面貌出现,沉溺在受虐
的慾海,既不安全也不舒适,却是满心欣喜且欢乐。
  
  咚!
  
  双膝跪地。
  
  「咿唔…学姐……」蕙玲喘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没有放弃地向佳瑶持续地求
饶。可是,她的两手却是很主动地紧贴地板,摆成像狗一样的姿态。不仅自己背
对起佳瑶,还不忘翘高屁股,似乎在期待些什么。
  
  「哼,母狗辅导长…」佳瑶一边踹踢着她的屁股,一边冷笑说:「…还不赶
快动作!」
  
  「是,长官。」
  
  羞辱的言语甫说完,蕙玲就被佳瑶手脚并用地驱赶到内务柜前。
  
  ***   ***   ***   ***   ***   
  
  很快地,荒唐的训诫淫戏进入第二幕场景。
  
  两位女军官在办公室里,一个站立,一个跪地。站立的佳瑶,两手环抱在胸
前,冷笑地关注着跪地的学妹整理自己骯髒的内务柜。
  
  不清理还好,一整理才发现这小小的柜子,居然别有洞天,满目疮痍。沉积
多年的垃圾跟杂物,被时光给封沉,好不容易重见天日。
  
  像是铁鏽斑驳的外盖,抽屉深层的内裤跟袜子,泛黄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
长时间没清洗的污渍。更不用说,内里还有一些暗藏在隐密地区的情趣小玩具,
全数被翻出见人。
  
  看得出来,蕙玲常把东西塞到里面就忘记。
  
  「这是多久没洗的内裤跟袜子?都发臭了,实在是有够髒。」佳瑶见到撬出
不属于内务柜的东西,就忍不住地捏着鼻子,皱着眉头数落:「啥!还有跳蛋跟
肛塞,是觉得自己两穴还能再塞吗?还有这个,是什么啊?鼻勾?!看不出来妳
除了母狗外,还有当母猪的天赋啊!」
  
  蕙玲低头不语,满脸通红地任凭学姐说教。背对着她持续整理,一样一样的
事物搬出清空。
  
  同时间,她能感受到佳瑶的热烈注视,任何的一举一动都没有放过。火烫的
视线不停地扫视,让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特别是自己的下身,好像被完全洞悉
看穿,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
  
  瞬间,佳瑶的眼神闪过淫邪的光芒,走到她旁边半蹲下来。
  
  不分青红皂白地捏住蕙玲的下巴,挑起她低垂的可怜脸蛋,拨开有些湿润的
浏海,不怀好意地说:「妳是还要让我等多久啊?」
  
  语毕,她就用两根手指挑起地上的骯髒鼻勾,另一手则是转移目标,手掌覆
盖在学妹的臀部上,用力按压。
  
  「呀呀!唔……」受到刺激还来不及叫喊的蕙玲,骯髒的鼻勾就扣住她昂头
微撑的鼻孔内,屈辱地被拉扯起来。
  
  想要宣洩的声音被遏止在咽喉,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表达,彷若随时都要爆
裂的炸弹,燃烧的引信快到达尽头。佳瑶关注着鼻子被勾开的母猪学妹,得意的
快感油然而生。此外,更有浅浅的异样情绪跟着渗出。
  
  ……这模样,真淫贱啊……
  
  ……换成我被这模样,是不是同样的浪蕩不堪呢?
  
  「动作再快一点,不准慢下来。」佳瑶的瞳孔漾着色情,声音慢条斯理地指
示,抛下喝斥的口吻,改成挑逗着学妹的柔情,且双手一边拉扯鼻勾,另一边还
替两根仍不停运作的玩具,添增新的挪动方式。
  
  ……母猪瑶瑶吗?这称呼好有感觉啊……
  
  「唔!嗯嗯!呼……哈啊啊!」蕙玲语意不明的呢喃,是被鼻孔的金属勾给
干扰。除了滔天的羞耻还有深深的喜爱,正是她此时最好的写照。
  
  映入佳瑶的眼中,剎那间也把自己给带入。
  
  「快忍不住,对吧?」手指端着假阳具上上下下地抖动,佳瑶不停地赋予一
波波新鲜的刺激。她知道这样的行为,不仅可以让蕙玲快乐,亦能让自己舒爽,
「可是,没干完就不给妳快乐喔。」
  
  学妹的胴体一震,手中的动作像是要加快些许,但又碍于学姐的玩虐,整体
速度迟迟无法提升。但是,老练的佳瑶却已掌握着学妹的节奏,让她处在不上不
下的高度,憋着她冉动的性慾,硬是不让她快活。
  
  棒子加糖果的组合,千古不变地好用。
  
  终于,不属于内务柜的事物都已清空,只差把该有的东西摆放整齐。然而这
时的蕙玲,则好似刚从水里打捞出来,全身香汗淋漓,肌肤被情慾的浪潮给染湿
与熏红,连最后一丝的力气都被剥夺。
  
  「呼……」
  
  鼻孔垂落两条水纹,伴随着软嫩的呻吟跟无助地唾液,从蕙玲的嘴角流淌而
出,垂延成一条银白的丝线,如此被粗暴对待的怜悯样貌,把两种可怜跟淫媚极
端给混合一体。
  
  「整理好,妳就能获得妳想要的。」
  
  「学姐……我不行了…」才获得声音的解放,蕙玲连忙地哀求说:「…饶了
我吧……」
  
  她艰难地张开嘴,若不可闻地又吐出:「…我要高潮,给我高潮……」
  
  「呦,还不老实啊!信不信,我直接甩门就走,把妳独自丢在这边。」佳瑶
扯起蕙玲的鼻勾束带,另一只手开始轻抽起她的脸蛋。悦耳的耳光声响又再次回
荡在辅导长室,令原本难受的学妹,不停地轮回在其中。
  
  啪!啪!啪!啪!
  
  「不要,不要…学姐…」佳瑶的手掌光影在她的视网膜里流窜,她感觉自己
好像面对莫名的巨大恐惧感,深怕学姐二话不说地扭头就走,打从她心中腾起窒
息感,就宛若离开水的鱼,泪眼婆娑地瞧着,哀声地拉起佳瑶的裤管,「…我会
听话…我乖乖听话……」
  
  「那就动作!」冷酷的言语讲出,并伸出手导引似地搓揉她的下腹,还不忘
用力地抽打几下蕙玲的翘臀,发出裂帛的声响外,还把内裤里的玩具捅入体内的
更深处。
  
  「啊!不行,快不行……好难受,学姐,请您住手…啊啊…我,我听话。」
蕙玲屈辱且羞耻地服从,心知自己此时的不堪样貌,也明白不听话会有更悲惨的
事在等着自己,且奔腾激荡的猛烈快感,也容不得她的拒绝。
  
  不断渗出的汗珠,从没有被衣物覆盖的部位冒出。学妹拚命挺胸抬头,好让
自己淫蕩的表情跟难受的感觉可以减缓。但是,佳瑶依旧牢牢控制她的任何一丝
举动,将她放置巅峰的边缘。
  
  一下扯动鼻勾,一下玩弄皮内裤,让蕙玲的眼泪跟鼻水不住地哗啦流淌,脸
上明明是悲慼欲绝的神色,却还是无法掩饰滚烫冒泡的情慾。
  
  注视着学妹漆黑、湿润的瞳孔内漾着複杂的雾霾,冷艳的脸蛋鲜嫩欲滴,全
然融化,在强迫下拱着猪鼻,两腿跪地,裤裆里的按摩棒强烈运行。佳瑶越看越
是浑身麻痒,陶醉在蕙玲所散发的凄美绝伦的受虐美感里,无法自拔。
  
  「快点!」她压抑着自己的躁动,继续催促。
  
  「是……」
  
  首先,从内务柜的上排置物层开始。
  
  学妹艰困地把收纳盒摆进里处,然后把一包未开封的卫生纸挡在前面。
  
  「蕙玲辅导长……妳的动作又慢下来喔。」佳瑶肆无忌惮地用脚背顶着蕙玲
的裤裆,握持的束带又向上给拉撑,羞辱地说:「不要只顾着享受,妳这头迟缓
的母猪。」
  
  「啊啊啊…疼!学姐,别拉这么高…」女上尉痛苦地摇头、喃喃求饶,「…
好痛…快裂开了……」
  
  ……裂开吗?人体才没有这么脆弱。
  
  可是,少校学姐的残忍没有极限,直到她把东西给放置定位后,才有稍稍地
纾缓空间。不过,没有几秒,下一轮又开启。
  
  其次,是铁桿上的衣物摆放。
  
  依据着夏天跟冬天的衣物,还有军服与日常,一个个衣架条列式地挂上,甚
至连间隔的距离,都相差无几。这是一件很细腻的工作,相对要花比较长久的时
间。
  
  因此,大理石的地板,充斥着蕙玲的泪水、唾液,以及鼻涕。湿溽的痕迹拓
印在地砖上,不知不觉形成一滩水渍。
  
  想当然尔,佳瑶还是扮演着捣乱组的角色。
  
  「母猪,母猪,妳这头淫蕩下贱的母畜。快一点!」她哟喝着。
  
  她改用着脚掌,对着皮内裤突起的玩具,一下踢一下踹,让学妹不得不提臀
减少假阳物的深入,但也让她的体力消耗更多,整个肉体都沉浸在快感,不自觉
地闷哼呻吟。
  
  「我…学姐,我…我真的……」当挂完最后一件衣服时,蕙玲的瞳孔已快失
去焦距,彷彿下一秒,就会抵达高潮的巅峰。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让她坚
持下去,硬生生地忍耐下来。
  
  「受不了,要高潮啊?」佳瑶猛然地拉高鼻勾,用疼痛把沉溺在虐慾里的学
妹给暂时抽离,「妳以为妳有这个资格吗?」
  
  她的身子陡然一抖,哀求说:「呜!真…真的不行了,学姐…给人家……」
  
  「哼,不行也得行。」不等学妹回答,佳瑶便手脚麻利地抵住她的美背,狠
狠往地上猛按。同时间,鼻勾的束带也绷紧,让她的身体跪趴之余,头被残忍地
昂抬。
  
  「啊!」这粗暴的动作令蕙玲痛苦地嚎叫起来。
  
  她的胴体颤抖不停,仍是在欢愉的边缘临门一脚。
  
  「把妳剩下的杂物都收拾好。」佳瑶也蹲下来,一手亵玩女上尉学妹的两腿
之间,一手揪着她的鼻勾皮带,严厉又包含鼓舞地说:「这是最后啰。」
  
  「学姐…学姐……」蕙玲轻声地呼唤。
  
  她不清楚自己此时凄惨无比的怜悯模样,但从学姐瞪大的双眼,就知道绝对
是难以描述的羞辱跟屈耻。且身穿着象徵国家的军服正装,完全把自豪的荣誉感
给抛下。
  
  反观佳瑶,整张脸也是赤红赤红的。她也感受到自己笔挺的军装下,胸口的
两颗蓓蕾早已发硬火烫,甚至是迷彩裤里的小肉芽,也不自觉地充血膨胀,正挺
在阴阜上翘立,时不时地磨蹭她的内裤,分泌出湿亮的黏液。
  
  隐约间,一股慾情大动的味道若有似无地扑鼻。才发现,除了蕙玲的军裤以
外,自己的爱液也跟着渗出布料。
  
  随后,女上尉的内务柜终于整顿完毕。
  
  「呼呼…呼哈……学姐,我…完成了……」学妹双手撑在柜子的门扉上,止
不住地大口喘息。身体按耐不住地扭动,抑制不住的呼气声越来越大。
  
  抬起头,蕙玲用力转着脖子仰视学姐的脸蛋,与她又羞耻又狼狈的视线对上
的则是佳瑶情慾滚烫的眼神。
  
  「那么现在,妳可以快乐啰……」
  
  女上校的允诺,让蕙玲的娇躯莫名地颤抖。鼻勾的带子一扯,就被拉到学姐
的两腿之间,「剩下的,还需要我再命令吗?」
  
  两腿半开,单手就把自己裤头的钮扣解开,迷彩裤褪下到膝盖。
  
  「学姐……」蕙玲昂起头,主动把脸埋佳瑶的下体,贪婪地舔嗅着。
  
  她不住地蠕动,鲜红的舌尖伸出嘴外,灵活且飞快地舞动,隔着潮湿的内裤
舔弄,拚命地想让学姐快活。双手也没有慢下来,解开釦子搓揉里面被皮革勒束
的奶肉。
  
  绯红的肌肤渗出一颗颗晶莹的汗珠,脸蛋虽然被鼻勾拉扯扭曲,却又显得晶
亮发光,且浮现出情慾萌发淫蕩的神情。哪怕口中、鼻孔都被眼泪、唾液跟鼻水
给干扰,仍是饥不择食地要给与对方最激畅的快感。
  
  「嗯……哈呼…喔喔……」
  
  百合的花朵盛开着,做着能给她们无限欢愉的事情……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2335.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