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女大学生 姦虐旅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重阳考古。

这是大山文化的老翻译小说「人妻&女子大生 淫蚀姊妹」的后半截,至于前半
截曾经由「秋离」发布,名称是《雅香(少妇和女大学生—淫猥姐妹)》,现在
网路有《少妇雅香》、《少妇和女大学生》等名称,乱贴也就罢了,还乱改书名
真是……

前些天听到大山(新视界)真的倒了,十分震惊,感觉青春不再……

不知道是运气不好买到坑版,还是原本就这样,总之这篇小说的页次是乱的,我
花了一些时间把被塞到后面去的那部分整理了回来。
===================================

            女大学生 姦虐旅行

作者:香山洋一

出处:人妻&女子大生 淫蚀姊妹(部分)
中文化:大山文化
OCR、修饰:SSE

    第一章 星空下的暴露游戏

  校庆的季节,学校会放假一星期。

  没有参加社团的吉泽惠美利用此一假期只身去旅行。

  惠美十九岁,大学二年级,数日前才和男友分手,可谓是感伤的旅行。

  惠美看窗外的景色。目的地是远离人烟的温泉地,呆呆的消磨时间时不由得
想到过去的男友研一。

  如今惠美仍旧忘情不了研一,大概研一也忘不了惠美吧。

  先提出分手的是惠美。

  最近性交时研一常提出屈辱性的要求。

  要求惠美跪在伫立的研一脚下性交,或用狗趴姿势吸吮坐在床上的研一的肉
棒。还要求她喝下精液………。

  研一本人对强迫惠美做这种事情感到很高兴。不过惠美并不是讨厌这种事才
和他分手的。

  当初非常讨厌的狗趴姿势口交,逐渐的不感到厌恶,反而感到喜悦。仅是赤
裸的跪在研一的脚下,心里就产生一阵麻痺感。

  有一次,研一把精液喷射在她的脸上。她在屈辱感中,于子宫深处产生从未
有过的快感。

  难道这就是被虐的快感吗?

  惠美想到自已受男人的凌辱会兴奋,也就是被虐狂的时候,开始对自已产生
厌恶感,因此断绝和研一的亲蜜关係。

  是日夜晚,惠美住在一家小旅馆。除她之外,只有一对男女。

  那是中年男人和二十七、八岁的女性,予人为偷情而来这里的印象。

  晚饭后惠美去露天浴池,那是男女混浴。

  泡在温泉遥望星空的感觉真好。

  发觉有人的动静,惠美回头看到那一对男女。

  「哦,真抱歉。但对我来说,也许是可喜的事。毕竟像妳这样年轻貌美的单
身女郎是很受欢迎的。」

  惠美露出腼腆的笑容。

  「我叫龙泽。」

  「我叫吉泽惠美。」惠美点点头。

  「我是沙树,请多指教。惠美小姐的身体真好看。」

  沙树对惠美露出妖媚的笑容。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係。似乎从他们
的身上能感受到淫蕩的气氛。

  「惠美小姐,妳喜欢男人爱抚哪里呢?」沙树问道,同时把左手放在龙泽的
胯下。

  「这………」

  惠美不知如何回答。

  「我最喜欢给我舔腋窝。当然,乳头和那里也有强烈性感。要是腋窝受到爱
抚,我就会产生强烈的快感,有时只是如此就洩了。妳又是怎样呢?」沙树看着
惠美,抬起右臂,露出经过整理的腋窝。

  「妳看吧。」

  沙树伸出舌尖舔自已的腋窝,左手仍旧握住龙泽的勃起物。

  「啊………啊……」

  好像有性感了,沙树发出甜美的喘息声,开始突出的乳头显得淫蕩。

  「唔……唔……」

  两个人就在惠美的面前热吻。

  龙泽的手在沙树的雪白后背上爱抚。惠美自已也是赤裸的,所以感到兴奋。

  「给我舔吧。」

  沙树抬起左臂,把腋下露出来给龙泽。

  「啊………」

  龙泽的舌尖在苍白的腋下舔舐。沙树仰起美丽的脸,雪白的喉头颤抖的模样
实在很性感。

  「啊……唔……」

  龙泽的手指摸到沙树的乳头和阴核。

  一面舔清爽的腋窝,一面用双手攻击乳头和阴核。

  「啊………好………」沙树扭动丰满的肉体。

  「啊………还要舔。把我的腋窝舔得湿湿的吧。」

  沙树的手伸到龙泽的胯下,像在表达自已的快感似的握紧肉棒揉搓。

  「啊………我快要昏过去了………」

  沙树发出甜美的哼声,挺直雪白的裸体。

  「唔………」

  在沙树美丽的脸上浮现恍惚的表情,一些头髮披散在美丽的脸颊上。

  真美………。

  惠美心想,达到性高潮后自已是不是也会做出那种表情。

  「龙泽……,让我痛快的哭吧……」

  沙树向惠美看一眼后就和龙泽结合,是面对面的坐姿。

  「好………」

  沙树扭动丰满的屁股,淫蕩的饮泣。抱紧龙泽的脖子,把丰乳压在男人的胸
上。

  惠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成年人的性交,觉得头昏目眩。下腹部也开始感到骚
痒。

  「啊……快受不了了……」

  龙泽的动作更激烈。

  沙树扭动身体时头髮随之飞舞,表情出现欢喜的模样。

  惠美已经产生情欲,自已也感觉下体湿润。

  就这样的话,会忍不住伸手到阴部用力揉搓。

  「啊………啊………」

  沙树发出苦闷的哼声,表情已接近高潮。惠美毅然的站起来,跑出露天浴池。

    第二章 黑暗中蠕动的淫手指

  这一夜,惠美始终无法入睡。闭上眼睛时,就会出现沙树在露天浴池里淫浪
的模样。

  原来女人能欢乐到那种程度,惠美觉得第一次看到成熟女人的世界。下腹部
仍旧有骚痒感。

  那两个人睡了吗?还是………。想到龙泽和沙树的情形,睡意全无。

  惠美产生尿意,于是去了厕所。

  古老日式旅馆的建筑还是公用厕所。

  如厕后,惠美在樱花间前停止脚步。这里是龙泽和沙树的房间。

  倾听时,有听到女人的声音,是沙树甜美的哼音。惠美受到诱惑般的打开门。
门没有上锁。

  「啊……插吧!还要用力………」沙树的声音使惠美更兴奋。惠美悄悄的走
过去,将纸门拉开一小缝。

  「啊………」

  房里的光景使惠美目瞪口呆。

  原以为是黑暗的卧房里,有明亮的灯光照射,清楚的看到两个人以坐姿结合。

  而且不是面对面的坐姿,是沙树背对龙泽结合。

  沙树是面对这边分开双腿,所以能完全看清楚龙泽的肉棒进出的情景。

  「啊……太好了………我喜欢从后面插入………」

  沙树仰起兴奋的脸疯狂的扭动身体。美丽的乳房随之摇动,汗珠飞散。

  惠美的视线盯在沙树的性器上。男人乌黑的肉棒插入女人的肉缝。

  这样偷看别人的性交,不久后惠美感到自已的身体火热起来。不知不觉中,
右手拉开睡衣的前襟。

  心想不能这样,但右手还是忍不住活动。

  甜美的电波传过全身,强烈的快感几乎使惠美发出哼声,淫花已完全湿润。

  「啊……太好了………」

  此时,沙树做出狗趴姿势。

  龙泽从屁股后面插入,抽插时发出噗吱噗吱的淫靡声。

  「啊……我是狗………是母狗………从后面用力插进来吧………」

  沙树忍不住发出淫浪的哼声,扭动丰满的裸体。

  惠美的右手伸入酥胸,握住雪白的乳房。

  「啊……」

  惠美不由得发出低沉的哼声。

  对一个已经有性经验的十九岁女大学生而言,眼前的情景太刺激了。

  惠美觉得自已就是沙树,在那里以狗趴姿势性交。

  「好………好啊………」

  沙树的淫浪声在惠美的脑海里产生错觉。

  啊………太好了………还要用力插………让我疯狂吧………。

  惠美忘我的沉迷在手淫的快感里。

  「沙树,我要射在妳的脸上。快吸吮吧。」

  龙泽拔出肉棒站起来。勃起的肉棒沾满沙树的淫液,发出湿淋淋的光泽。

  「给我舔吧………」

  沙树伸出舌头舔龟头,同时不忘用右手抚摸下面的肉袋,左手在会阴上揉搓,
发挥美妙得技巧。

  「唔………」

  龙泽的屁股颤抖。

  「啊………」

  喷出白浊的精液。

  「啊………给我吧………喷在我的脸上吧………」

  龙泽的精液喷在沙树脸上,沙树露出陶醉的表情。

  啊………龙泽先生………也给我吧………也给我喷在脸上吧………。

  惠美希望男人的精液能喷射在自已的脸上。

  想再度体验研一把精液喷在脸上时,产生有如吸毒般被虐的快感。

  此时,沙树把精液摊开在自已的脸上。

  啊………太好了………。

  惠美幻想自已的脸上都是男人的精液的情形,更用力手淫。

  啊^ 要洩了………。」强烈的性感袭击惠美,使得她在纸门后仰起身体,达
到了高潮。

    第三章 调教的邀请函

  「惠美小姐,今天要做什么呢?」

  惠美第二天要出门时又遇到了沙树。

  「我想到各处名胜看一看。」

  惠美想起昨晚之事,不敢从正面看沙树。

  「我们也是。我们有开车来,一起走吧。」

  「可是太打扰了吧。」

  「不用担心,一起来吧。」

  沙树露出和蔼的笑容看着惠美。

  「那就打扰了。」

  惠美坐上龙泽的车,和沙树并坐在后座。

  「惠美小姐,昨晚睡得好吗?」

  「哦………这………是………」

  惠美看着沙树的侧脸。

  湿润光滑的雪白肌肤,使人感受她的成熟之美。是不是吸取男人的精液才会
这样呢?

  「妳的手指好美。」

  沙树握住惠美的手,把惠美的食指含在嘴里。

  「啊………」

  惠美露出困惑的表情。沙树以妖艳的眼神看着惠美,说:

  「妳那里最有性感呢?」

  沙树撩起惠美的长髮,把火热的呼吸喷在惠美的耳根上。

  「啊………」

  一股麻痺感从后背传过,惠美发出沙哑的哼声。

  「妳的身体好像很敏感。」

  沙树吻着惠美的脖子。

  「不………请不要这样。」

  「妳不要拒绝了,我要妳知道成年人的性感。」

  沙树从衣服上抚摸惠美的乳房。

  「啊………不………」

  不知何时,汽车已行驶在山路上了。

  「惠美小姐,妳昨晚偷看我们了吧。」

  龙泽一面开车,一面问。‘「没有………没有啊………」

  「妳不用隐瞒了。我们是故意做给妳看的。」

  「故意………?」

  「是的。妳看到我在沙树的脸上射精,妳也洩了。不是吗?」

  自已手淫的样子竟然被龙泽看到了。惠美完全失去了抗拒的力量。

  「惠美小姐,妳有被虐待狂的素质。」

  沙树的爱抚动作更大胆了。手伸入她的上衣里,在乳罩上刺激乳头。

  「啊………不要………」

  甜美的刺激使乳头膨胀了起来。

  「惠美小姐,妳也希望男人把那个东西喷在脸上吧。」

  「我………没有………」

  龙泽的车停在一栋别墅前面。

  「惠美小姐,下车吧。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因为是包租的,所以即时大声哭
泣也没有关係哦。」

  沙树意有所指的说道。

  惠美的身体开始亢奋了起来。一想到龙泽和沙树会对她做什么事,下半身就
开始搔痒。

  惠美决心今天把自已完全交给他们两个人。

  这是连惠美本人都没有发觉,是她身体里的被虐待欲使她做了如此的决定。

  走进房里,沙树立刻抱住惠美接吻。

  舌尖滑入惠美的嘴里。

  「唔………唔………」

  沙树的胸部压了过来,那种柔软感使惠美感到无比舒服。如果赤裸地把胸部
贴在一起,很可能走上同性恋的道路。

  「惠美小姐,妳把双手伸出来给我看吧。」

  惠美伸出双手。

  喀擦!

  剎那间,惠美的双手失去自由。银色的手铐把双手栓住了。

  「不!我不要这样。」

  「惠美!从现在起,妳就是我们的玩具了。」

  沙树的口吻完全改变,眼里露出冷漠的光泽。

  「沙树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惠美露出畏惧的眼光看沙树。

  「妳已经是雌兽了。」

  龙泽手拿皮鞭向惠美走过来。

  「我怕………」

  两个人的态度十分异常。

  惠美战战竞竞的后退。

  「雌兽不用穿衣服,要把妳的衣服剥光。」龙泽撕裂惠美的上衣。

  「惠美,乖乖的赤裸吧。」

  惠美被龙泽和沙树两人脱下了衣服。

  「不要!不要这样!」

  惠美扭动身体抗拒着。

  沙树说完,在惠美的乳房轻摸一下。

  「啊………」

  甜美的颤抖使惠美忍不住扭动裸体。

  粉红色的乳头更硬了。

  「真淫蕩………已经这样突出来了。」

  「不要………不要看………」

  惠美怨恨自已突出的乳头,好像把自已的情欲暴露在同性面前而感到难为情。

  「啊………」

  在阴部感到有凉的东西,惠美的身体颤抖一下。

  「这是做什么呢?」

  惠美不安的问。

  「妳想是什么呢?」

  龙泽不肯说出来。

  有黏黏的东西涂在肉壁上。

  「啊………不要!啊………」

  惠美的肛门感觉到龙泽的手指,不禁发出很大的喊叫声。黏黏的东西也涂进
菊门的洞里。

  「不要………不要在屁股………」

  龙泽在惠美的性感带涂上乳膏,那是会产生搔痒感、用于凌辱女人的药膏。

  「我们接吻吧。」

  惠美想逃避,可是嘴被封住了。

  沙树的嘴十分甜美,即柔软又温柔。对沙树的舌头,惠美有了回应。两人的
舌头互缠,彼此享受对方的感触。

  惠美也接受了沙树黏黏的唾液。

  「啊………」

  「啊………」

  甜美的麻痺感穿过全身。

  龙泽用力把三角裤脱下去。

  「不………不要看………」

  龙泽把露出来的肉缝用手指分开。

  「已经湿了。」

  「啊………不要………」

  惠美诅咒自已特别敏感的肉体。

  心想不能湿润,但毫无办法。身体很诚实的把反应的情形表现出来。

  龙泽的手指摸到阴核。

  「啊………啊………」

  惠美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哼声,淫液的量不由得增加。

  「惠美,妳的阴核也硬起来了。」

  「不要………饶了我吧………」

  两个乳头受到沙树的抚摸,阴核受到龙泽的玩弄,惠美的身体完全失去力量。

  「这样就投降了吗?」

  「饶了我吧………」

  惠美的双眸露出妖冶的色泽。

  龙泽把惠美抱起送到床上躺下。

  龙泽取下惠美的手铐,然后把双手分别绑在床脚。

  惠美没有挣扎,任由他摆弄。

  「给妳蒙上眼睛吧。」

  沙树拿起黑眼罩给惠美戴上。

  黑眼罩和惠美的雪白肌肤十分相称。

  「女人蒙上眼睛后就会非常敏感的。」

  黑色的裤袜也被撕破,惠美拼命的扭动身体。

  「哦,是紫色的三角裤呀。」

  龙泽好色的说。

  「不要………不要看我………」

  大学女生的新鲜肉体穿上紫色三角裤,乍看之下并不协调,但却显得淫浪。

  「惠美,妳欲求不满吧?」

  龙泽隔着三角裤用手指碰耻丘。

  「啊………不………」

  惠美难为情的扭动屁股。

  「现在开始要让妳呜呜的叫了,高兴吗?」

  龙泽脱下惠美的乳罩。

  「啊………」

  立刻露出富弹性的圆润乳房。

  「真是美丽的乳房。」

  沙树温柔的用手摸一下,然后用只有同性才会弄的方法刺激惠美的乳房。

  「啊………沙树………不要………」

  惠美的脸红红的,吐出火热的呼吸。

  乳头也向上翘起了。

  「真好色,这样弄一下乳头就翘起来了。」

  「阴户好像也湿润了。」

  龙泽隔着三角裤抚摸耻丘。

  「不要………」

  惠美的脸红到耳根。

  「嘴里说不要,却很舒服的翘起乳头了。」

  沙树用手指在惠美的乳头上弹了一下。

  两人的嘴离开时,惠美发出难耐的哼声。那是因为乳膏的效果出现了。

  惠美的嘴半启,做出搓合大腿的动作。

  「妳这样扭着大腿做什么呢?」

  龙泽明知故问。

  「不,什么也没有………」

  惠美的屁股洞也开始搔痒了起来,让她自然的开始扭动屁股,不动就受不了。

  「惠美,妳怎么了?」

  沙树的火热呼吸喷在惠美的耳根上。

  「啊………」

  搔痒感扩散到惠美全身。

  「唔………求求你………」

  惠美把蒙上眼睛的脸转向龙泽,迫不及待似的扭动双手被綑绑的裸体。

  「惠美,妳怎么了?」

  龙泽说完,在惠美的耻毛由下向上抚摸。

  「好………」

  惠美的屁股颤抖了一下。

  可是龙泽却没有继续抚摸。

  「啊………还要………」

  惠美大胆的扭动屁股。

  「还要什么呢?惠美。」

  沙树在惠美的乳头上轻弹一下。

  「噢………」

  因为在焦急的情形下,对很小的刺激也会有敏感的反应。

  「求求你………还要弄………」

  「妳要说清楚,究竟要什么?」

  「还要………摸我………」

  「要摸那里呢?」

  「不要………羞死了………」

  「妳要说清楚才行。」

  龙泽又在惠美的阴毛轻轻摸一下。

  「啊………还要………还要………」惠美为追求刺激抬起了屁股。

  阴户和肛门都有强烈的搔痒感。

  「啊………」

  惠美片刻也无法静止,很苦恼似的扭动下半身。

  「快给我弄吧………不然我会疯的………」惠美忍不住猛烈摇动屁股大叫着。

  「好痒啊………摸弄我那里吧。」

  「究竟是那里痒,要说清楚。惠美………」

  「啊………不要折磨我了………」

  惠美忍不住双脚在半空中摇动。已经到了忍耐的最大极限。

  「我的阴户………摸我的阴户吧………」

  无法忍耐强烈的搔痒感,惠美只好说出淫蕩的话。

  「真是的,竟敢说什么阴户,我听了都觉得难为情。」沙树轻蔑地说道。

  「啊………快一点………快一点吧………」惠美主动的把双腿分开到最大限
度。

  「惠美,是想要这个东西吗?」

  龙泽从裤子里掏出阴茎,压在惠美的耻丘上。

  「是………想要………」

  惠美忍不住地大叫着。

  「可是很遗憾的还没有完全勃起,怎么办呢?」

  「不行啊………我会疯的………」

  「没有办法呀,这根东西没有精神就进不去的。」

  龙泽冷冷的说。

  「让我舔吧………我会给你弄大的………」

  阴部的强烈搔痒感使惠美说出大胆的话。

  「妳要口交吗?」

  「是………请放在我的嘴里吧。」

  龙泽露出得意的笑容看沙树,沙树也做出一切都顺利的表情。

  「惠美还是大学生吧。会做口交吗?」

  沙树用手指在惠美的嘴唇上轻抚着。

  「我能………所以快一点吧………」

  「这样催促………真淫蕩………妳真的这么喜欢吸吮阴茎吗?」

  沙树用言语继续折磨惠美。

  「啊………不要欺负我啦………」

  强烈的搔痒感和无法解决的迫切感,使惠美忍不住扭动着下半身。

  「惠美,妳说喜欢吸吮阴茎吧。」

  「喜欢………我喜欢吸阴茎………所以快一点放进我的嘴里吧。」

  龙泽把开始勃起的阴茎压在惠美半启的嘴上。

  「唔………」

  惠美淫浪的缩紧美丽的脸颊,上下摇摆蒙上眼的脸,龙泽的肉棒得到甜美的
刺激。

  「噢………」

  受到美丽大学女生的口交,龙泽的肉棒立刻有了精神,开始侵犯红唇。

  「惠美,妳的阴户是不是想要这个东西了?」

  龙泽用沾上唾液的肉棒拍打惠美的脸颊。

  「想要啊………快给我插进来吧………」

  感到脸上有火热的肉棒,惠美兴奋的颤抖。因为看不见,更感到刺激。

  龙泽用龟头在惠美的身体上摩擦,然后逐渐向下移动。

  「啊………这样会急死我的………快一点吧!」

  「惠美,妳是想用我的肉棒塞满妳的肉洞吗?」

  「是啊!快一点塞满吧………和我性交吧………」

  雪白的裸体为追求龙泽的肉棒不停的扭动。

  「妳要说,请把龙泽先生的肉棒插入惠美的阴户里,让我淫浪的哭泣吧。」

  「啊………在我的阴户里………」

  惠美在得不到的焦急感中只好照龙泽的话说出来。

  「惠美,妳喜欢性交吗?」

  「喜欢,我最喜欢性交。」

  惠美完全变成了一只雌兽。

  「好,妳吞进去吧。」

  龙泽用龟头在惠美的肉缝上摩擦。

  「啊………别急死我了!」

  惠美忍不住的扭动屁股。

  「妳是母狗。」

  龙泽把勃起的肉棒塞入惠美的肉洞里。

  「啊………好………」

  惠美仰起下颚饮泣着。

  噗吱噗吱的淫浪声,显示惠美的阴户已湿润到极点的程度了。

  惠美主动的开始扭动屁股。

  「啊………好………啊………」

  因为经过长时间的等待,使身体溶化般的快感向全身扩散。

  坚硬的龟头刮到火热的肉壁的感触令人无法消受。就像抓到痒处一样的产生
舒畅感。

  ^ 「好啊………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用力插吧………用龙泽先生的肉
棒在我的阴户里搅动吧………」

  惠美陷入快要昏迷的快感中。

  贪婪的摇动性感的屁股,想多得到男人给她的快感。

  欢喜的饮泣,使惠美的表情充满妖冶。

  「惠美,妳真漂亮,就是女人也会为妳陶醉。」

  沙树的脸贴近惠美半启的嘴上。惠美迫不及待的吸吮沙树的红唇。

  惠美已经忘了对方是沙树,像在表现强烈的情欲似的和沙树深吻。龙泽开始
小幅的活动,同时揉搓汗湿的乳房。

  「啊………受不了了………」

  惠美拼命的摇动双手被绑的裸体,淫浪的饮泣。

  惠美配合龙泽的动作,不停的扭动屁股。

  「啊………」

  惠美感到眼前一片白,一波一波的性感蜂涌而来。

  「惠美,妳洩了吗?」

  在强烈的性感旋涡中,惠美不停的点头。

  「妳要用很好听的声音喊出洩了。」

  龙泽开始猛烈的抽插。

  「啊………不行啦………」

  惠美的身体不住颤抖,受到海啸般的快感袭击。

  「洩………洩了………」

  惠美把汗湿的身体变成拱形,身体猛烈的颤抖。

  「真不得了………」

  沙树很羡慕的自言自语。

  「真是好女人。」

  龙泽忍受阴茎被夹断的感觉,把仍旧勃起的肉棒从惠美的肉洞里拔出来。

  肉棒沾满惠美的淫液发出湿湿的光泽,好像要产生蒸气。

  「沙树,给我弄乾净吧。」

  龙泽把振动的肉棒向沙树。

  「啊………」

  沙树叹了一口气,用纤细的手指握住肉棒揉搓,将红唇靠了过去。

  伸出舌头,从肉棒舔到下面的肉袋。

  「啊………也给我弄吧………」

  沙树用热情的眼光看着龙泽,同时脱下裤袜和三角裤。

  「求求你………从后面来吧………」

  沙树在床上採取狗趴姿势引诱龙泽。

  龙泽抱起惠美的双腿,再度结合。

  「不………要给我………」

  沙树大叫。那是嫉妒的呼喊。

  龙泽不理会沙树的要求,继续有节奏的抽插。

  「啊………啊………」

  惠美发出沙哑的哼声。

  「不能这样………不要………」

  沙树站起来,脱下衣服,出现雪白的裸体。

  吸取男人精液的肉体虽然苗条,但乳房和屁股都很丰满。

  「快抱我吧。」

  沙树把自已的裸体靠在龙泽的身上。

  「沙树,妳是看到惠美的样子就兴奋了吗?」

  龙泽一面在惠美的肉洞里抽插,一面抚摸沙树的乳房。

  「沙树,妳上到惠美的身上去。」

  龙泽拔出肉棒。「你想要做什么呢?」

  「比较味道。用我这个东西比较妳们两个人的阴户,看看到底有什么不同的
味道。」

  龙泽揉搓自已的肉棒,继续说:

  「沙树,照妳的意思从后面插入。现在骑到惠美的身上去吧。」

  「我知道了。」

  沙树在惠美的身上採取狗趴姿势,两个人的乳房自然接触。

  「啊………」

  柔软的肉感使惠美立刻发出甜美的哼声。

  「惠美,妳感到舒服了吗?」

  沙树把乳房压在惠美的乳房上摩擦,彼此的乳头陷入对方的乳房里,引起强
烈的刺激感。

  两个女人开始热吻。

  龙泽站在两个女人的身后看美女的胯下。

  惠美的肉洞里湿淋淋的,能看到粉红色的肉壁,表示刚才经过强烈的性交。

  沙树的肉缝为追求男人而蠕动。

  龙泽抱住沙树的细腰,从后面直驱而入。

  「啊………」

  沙树雪白的肉体颤抖,同时挺出雪白的屁股,企图把龙泽的阴茎深深的吞进
去。

  龙泽猛烈抽插数下后,突然拔出肉棒。

  「啊………不能拔出来………」

  沙树发出焦急的声音,拼命的扭动屁股。

  「啊………」

  龙泽像画圆似的转动屁股,惠美也自然配合其动作。

  「啊………不………」

  龙泽突然拔出肉棒,惠美发出不满的声音。

  「啊………插吧……狠狠的插吧………」

  沙树拼命的扭动屁股,享受肉棒带来的快感。

  「你说………我和惠美得比较,谁的好………」

  ^ 「我看………谁的好……是………」

  龙泽拍一下沙树的屁股,肉棒就离开湿淋淋的肉洞。

  惠美分开双腿等待,立刻吞入肉棒。

  嫉妒的哭声和欢喜的声音上下交换。

  「啊………太好了………」

  惠美身上的味道和沙树散发出来的味道相混。龙泽最喜欢女人的这种味道。

  「啊………太好了………」

  第三次从后面插入时,沙树抓起床单,不停的颤抖,恨不得就此达到性高潮。

  「让我洩了吧……洩出来吧………」

  沙树更用力扭动屁股,心想绝对不能放走龙泽的肉棒。在下腹用力,拼命夹
紧肉棒。

  龙泽猛烈抽插。

  「要洩了……要洩了……」

  沙树为获得龙泽的精液,更用力扭动狗趴姿势的裸体。

  包紧肉棒的肉壁猛烈缩紧,溢出大量的淫液。

  龙泽突然拔出肉棒。

  「不………不能啊………」

  变成空洞的肉壁,不停的颤抖。

  「噢………」

  在沙树下面的惠美猛烈弯曲上身,龙泽为射在惠美的肉洞里扭动屁股。

  「啊………好………」

  遇到中年男人熟练的动作,惠美开始在快感中陶醉,眼前的景色开始模糊。

  「惠美,还要用力扭动屁股。」

  「啊……好……我又要洩了……」

  惠美配合男人的动作扭动屁股。

  「啊……不行了………」

  从下体的深处涌出强烈的性感,彷彿在阴户深处爆炸。

  「啊………洩了………」

  在子宫感受男人的喷射,惠美跃进梦幻的世界之中。

    第四章 三人行的甜美飨宴

  「太过份了,你竟然射在惠美的身上!」

  龙泽和沙树正在浴室里。

  沙树坐在木凳上让龙泽洗胸部。

  「这表示惠美的比较紧。」

  「气死我了。」

  沙树在龙泽的大腿拧了一下,握起他半勃起的肉棒。

  沙树就这样把龟头含在嘴里,同时温柔的揉搓下面的肉袋。右食指伸到男人
的会阴上时,龙泽的屁股抖动了一下。

  一面施展舌技,一面将手指伸入肛门,使龙泽的下半身亢奋。「我喜欢鸡巴
………」

  用使男人的下腹会搔痒的性感声音喃喃的说着,同时将美丽的脸上下摇摆。

  这就是深喉咙。

  「唔……唔唔………」

  随着恼人的哼声,也听到淫浪的声音。

  龙泽抓着沙树的头髮,在她嘴里用力抽插。

  「唔………唔………」

  沙树发出痛苦的声音,但嘴唇更用力的吸吮肉棒。

  龙泽的阴茎迅速的恢复力量,把沙树的嘴塞满。

  此时,惠美走进浴室。

  双手还掩着胸部和下腹。

  看到沙树的脸贴在龙泽的胯下,惠美立刻转移视线。

  「惠美,到这里来。」

  惠美低着头来到龙泽的身边。

  「摆出狗趴的姿势。」

  惠美看了一眼龙泽,还是照他的命令做出野兽的姿势。

  「把屁股对着这边抬高。」

  「啊………」

  惠美颤抖的屁股对正龙泽,同时抬高。

  「惠美,妳在这里手淫吧。」

  「什么………」

  惠美的裸体颤抖了起来。

  沙树抬起头看向龙泽和惠美。

  「不会有生以来没有手淫过吧?」

  龙泽催促沙树进入浴缸里。

  能清楚的看到惠美的阴部。

  沙树用手握住龙泽的肉棒。

  龙泽的手指也钻入沙树的肉缝里。

  「还不开始。在洩出来之前不能停止。」

  惠美感受到两人的视线,同时右手伸到大腿根部。

  当然有手淫的经验。可是手淫本来不是在别人面前做的事,也不是让别人看
的行为。

  比看到性交更感到羞耻,只是想到那种情形就头昏目眩。

  惠美以颤抖的手指拉起贴在阴部的阴毛,露出肉缝。

  「漂亮的粉红色。」

  沙树小声的说。

  「啊……请不要看………」

  想到同性的沙树看到自已的阴部,心里一阵刺痛。

  「不要说了!快手淫吧。」

  龙泽的阴茎在沙树的手里已勃起。

  「沙树………请妳闭上眼睛吧………」

  惠美雪白的手指抚摸火热的肉壁。分开阴唇,摸到阴核。

  「啊………」

  背后有甜美的电流传过,下意识的扭动抬高了屁股。

  「啊………啊………」

  惠美的指尖画圆似的活动,刺激最敏感的肉芽。

  溢出火热的液体。

  惠美将一根手指插入里面。

  「啊………」

  像搅动一样的转动,摩擦黏膜。

  屁股如享受快感般开始扭动。

  「真淫蕩……」

  「女人都是这样的。妳还不是看着就湿润了,而且湿淋淋的。」

  「唔………你欺负我………」

  沙树故作打龙泽的姿态。

  「啊………唔………」

  惠美的声音更亢奋。

  手指的动作更激烈。在发出湿润光泽的肉壁上活动的白手指,像极了奇妙的
生物。

  「惠美,把手指插入屁眼里。」

  「屁………眼………」

  「不错,就是屁股洞。」

  惠美以小手指沾上蜜汁,悄悄伸到后面的菊花蕾。

  「啊………」

  惠美的屁股微颤。褐色洞口紧缩,夹紧手指。

  惠美同时用食指爱抚前面,用小指摩擦肛门。

  「啊………好……好……」

  从红唇发出娇柔的声音。

  「她的屁股也有性感了。」

  「沙树,妳不是也喜欢玩弄屁眼吗?」

  龙泽摸沙树的肛门。

  「哎呀……」

  「沙树,妳的屁眼夹得更紧了。」

  龙泽的手指在沙树的肛门上下不停的活动。

  「不要……我会觉得怪怪的。」

  沙树扭动性感的屁股。

  「啊……好……」

  惠美的声音更亢奋。

  已经用肩和脸支撑上半身,用另一只手开始揉搓乳房。

  可能是嘴乾了,不断的露出舌尖舔着。

  「啊……啊……」

  呼吸越来越急促。手指的动作也更激烈。

  抬高屁股用力扭动后一阵痉挛。

  「唔………」

  惠美发出哼声,仰起秀丽的脸。

  「她好像洩了。」

  沙树自言自语的说道。

  惠美的裸体倒在磁砖地上,上下起伏的后背渗出汗珠。

  从龙泽的位置可以看到惠美的侧脸。

  很美,也很吸引人。

  龙泽很想把精液射在惠美的脸上。把沙树扔在浴缸里站起来。用力拧乾毛巾,
在惠美的屁股上拍打。

  「啊………」

  「惠美,把头转过来。」

  龙泽伫立在惠美的面前,冲天砲似的肉棒摇摆。

  「沙树,妳也到这里来。」

  沙树跨出浴缸,在龙泽的脚下跪下。

  「沙树,给我揉搓吧。」

  「什么?」

  「我要射在惠美的脸上。」

  龙泽对惠美露出得意的笑容。

  惠美的表情紧张,但没有逃避。

  沙树的手指缠在振动的肉棒上,开始揉搓。

  惠美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

  「唔………」

  沙树的动作加快,龙泽的下体感到喷射的欲望。

  白浊的液体喷射出来。

  「啊………」

  精液射在惠美的脸上。

  一种屈辱感使惠美的脸抽搐着,但仍继续接受龙泽的射精。心里产生难以形
容的被虐之喜悦。

  这比研一的射精更富陶醉感。

  精液特有的呛鼻味,现在也觉得很好闻。

  「看她露出陶醉的样子了。」

  「嗯!这是洩出来的表情。」

  惠美逐渐张开眼睛,沾在眼皮上的黏液,形成淫浪的线条。

  惠美的眼神显得性感,看着龙泽。同时伸舌头舔嘴边的精液。

  那是令人震憾的动作。

  ^ 「我给你弄乾净。」

  惠美没有拭去脸上的精液,抬起上身,把龙泽萎缩一半的阴茎含在口唇之中。

  右手抚摸下面的肉袋,雳出恍惚的表情吸吮阴茎。^ 龙泽和沙树都以惊讶的
表情看着惠美。

    第五章 綑绑剃毛是奴隶的烙印

  到深夜时,龙泽和沙树仍在露天浴池。

  可能是激烈的性行为使她疲倦,只有惠美一个人睡在床上。

  沙树在不久前一直揉搓龙泽的阴茎。今天在自已的身上始终还没有感受到龙
泽的精液。

  焦急感使阴户搔痒不已。

  「今天是不可能了。」

  「不,不能这样。不能把我一个人不上不下的丢在这里。」

  几次把精液射在惠美的身上,中年的龙泽无法很快的恢复精力。

  「刺激………」

  沙树的手指伸到龙泽的肛门上,丰乳紧紧压在龙泽的胸前。

  此时,沙树突然想起龙泽曾经说过的话。

  「你以前说过,想剃光女人的阴毛。」

  「嗯,很想看一看成熟女人的肉缝,而且也想嚐试一下剃毛的感触。」

  「一定会有很大的刺激吧。」

  沙树的眼光发出妖媚的光彩。

  「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剃惠美的阴毛。」沙树在龙泽的阴茎上更用力揉搓。

  「把惠美的阴毛……」

  「这是难得的机会,反正惠美是暂时在一起的女人,而且她有被虐待的欲望。」

  「说的也是。」

  龙泽的阴茎在沙树的手掌上似乎跳动了一下。

  回到卧室时,看到惠美发出鼾声,睡得很熟。

  拉开毛毯,出现的是一丝不挂的年轻裸体。

  龙泽的眼光很自然的盯向惠美的大腿根。

  包围肉缝的黑色阴毛,在灯光下发出亮丽光泽。

  想到现在要把美丽的阴毛剃光,心里便兴奋不已。

  龙泽抓住惠美的脚,套上绳子,轻轻的分开。

  惠美还没有发觉,仍在熟睡中。

  用手掌在阴毛上轻抚。有说不出的美妙感。

  沙树拿来的剃刀和刮鬍膏。

  此时的龙泽和沙树都是一丝不挂的。

  沙树看向龙泽的下半身,阴茎似乎恢复相当多的力量。

  龙泽拿起刮鬍膏準备涂在惠美的阴核上。

  「等一下。还是把惠美叫醒。让她看着剃毛会更有意思。」

  「沙树,妳真是坏女人。」

  龙泽摇动惠美的上身。

  惠美从睡眠中醒过来。

  「妳睡的可好?」

  「怎么回事………」

  惠美想起身时,发现双腿分开,还被綑绑。看到沙树手上的刮鬍刀,露出紧
张的表情。

  「这是………要做什么呢?」,「要把妳的毛剃光,让肉缝完全暴露出来。」

  沙树兴奋的说。

  「这………」

  看到龙泽手上的刮鬍膏,惠美皱起眉头。

  「惠美,要把妳的这里弄成光溜溜的。」

  龙泽看着惠美的紧张表情,笑着把刮鬍膏涂在阴毛上。

  「啊………不要………」

  惠美的声音颤抖,将脸转向另一边。年轻而富弹性的大腿不停的颤抖。

  龙泽拿起刮鬍刀。

  「不………不要………放了我吧……^ 」

  惠美无来由的求饶。

  看到惠美这个模样,龙泽显得更兴奋了。

  「开始刮毛了。」

  「啊………」

  刮鬍刀的感觉使惠美发出悲哀的声音,泫然欲泣。

  龙泽的眼里露出兴奋的光泽,慢慢的刮,像在欣赏刮的触感。

  「唔………不要………」

  惠美紧紧的闭上眼睛,忍受耻辱。刮毛的沙沙之声形成强烈的刺激。

  沙树靠在龙泽的身边,伸手摸到阴茎时,已经相当硬了。

  用毛巾拭去刮鬍膏时,露出有新鲜感的肉缝。

  「啊………不要看了………」

  失去阴毛的耻丘高高隆起。在沙树手上的阴茎也已经完全勃起。

  沙树露出火热的眼神,立刻跪下来把龙泽的肉棒含在口中。

  龙泽凝视惠美的肉缝。

  「请不要看………」

  就算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龙泽火热的视线。

  「真是淫乱的肉缝啊。」

  龙泽用手指在惠美的肉缝上抚摸。

  「啊………」

  惠美的下半身开始颤抖。

  「快给我吧………」

  吸吮肉棒的沙树开始要求。

  「好,照妳的希望,让妳痛快的哭一场吧。」

  「从后面来吧……」

  沙树发出性感的声音,立刻趴在地上抬高屁股。龙泽把沾满唾液的肉棒插入
淫靡蠕动的肉洞里。

  「啊………受不了……」

  沙树主动的扭动屁股。好像全身都有欲火燃烧。

  龙泽慢慢的抽插,好像怕他的肉棒逃走似的夹紧味道实在美妙。

  龙泽向惠美看去。

  因为双脚被綑绑而不能活动的惠美,以怨尤的目光向这边看。

  「好………太好了………」

  沙树的淫浪声音实在恼人。

  龙泽一面在沙树的肉洞里抽插,一面伸手到惠美的肉缝。

  「啊………」

  拨开肉缝,插入手指时,那里完全湿润了,还能感受到里面蠕动的情形。

  「惠美,妳有性感了?」

  「我不知道………」

  惠美的脸红了。

  龙泽找到惠美的阴核,轻轻揉搓。

  「啊………」

  惠美扭动裸体,发出难耐的哼声。

  「啊………快用力插吧。」

  沙树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扭动屁股。

  龙泽一面玩弄惠美的花蕾,一面在沙树的肉洞里转动。

  「好……唔………好……」

  「唔………啊………」

  沙树的亢奋哼声和惠美压仰的呻吟声混合在一起。

  卧房里充满女人的性味。龙泽继续动作手和肉棒。

  「啊……好……」

  「啊………饶了我吧……」

  沙树的声音更高昂,惠美的声音也有了性感。

  龙泽也已经兴奋,下腹部出现火热的搔痒感。

  龙泽一面抽插,一面转洞肉棒。

  「啊……好………就在那里用力插吧……」

  沙树的身上冒出汗水,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奔向最高潮。

  「啊……怪怪的………受不了……」

  ‘惠美好像难以忍耐似的扭动屁股。

  「啊……我要洩了………这一次和我一起射出来吧。」

  听到沙树的淫浪声,龙泽更猛烈的抽插。在惠美的阴核上玩弄的手指也增加
力量。,「啊………我洩了………」

  在沙树大叫的同时,龙泽也射精了。

  「我也………」

  惠美仰起头,雪白的喉头颤抖,也同样的洩了出来。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vmxsw.com/post/82916.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